终章

小说: 作为反派的我抓了女主角,尚好? 作者: 太宰乱 更新时间:2022-05-15 字数:5069 阅读进度:399/442

“那究竟是什么怪物!”

“骨架...是傀儡吗!?”

“而且他的气息还在不断暴涨,境界,看不出境界,但就是觉得他的实力都要比合体期的宗主大人要强了!”

“难道魔主姜无夜死后重回巅峰了吗!?”

“那我们下界是不是要完蛋了!”

“要死!”

没了先前的淡然,此刻三宗联军的人再看重生为亡灵天灾的姜无夜有的尽是难掩的恐惧。

着实是姜无夜身上的气势已经无限毕竟下界的底线了。

“嘶~吼~~!”

只见这具隐藏在残破衣衫下的烈焰骷髅僵硬的张合了一下下巴,吐出滚滚热浪,凹陷的眼窝里两团猩红的灵魂之火直勾勾的望着自己抬起的手掌。

那是没有丝毫血肉,是纯粹白骨的手掌。

活动了骨节。

卡巴卡巴!

双手的骨节发出如同炒豆子一样的炸响,可又活动自如,并没有想象中的散成一地骨架子。

“嘶嘎嘎嘎嘎!(亡灵天灾吗!?)”

转化成亡灵的姜无夜想说什么,可张嘴发出的却是上下颌骨咬合的骨头抨击的声响,无法发出正确的声音。

“嘎嘎!”

姜无夜摸了摸自己完全化作白骨的下巴,虽然没有皮肉,可众人只感觉他是在笑,而且是有些癫狂的笑:“嘶嘎嘎嘎(即便是这幅模样又如何,本魔主...活下来了!)”

“(而且力量在不断恢复,不够,还不够,还不足以突破下界的壁垒,不过只要有充足魔力补充的话......”

“...我即便是恢复到生前的实力也不是梦!)”

“(还有这幅全新的身体,哪怕不当人了,以亡灵,以天灾的身份活下来了,那又如何,我只要杀上仙界!)”

“(我...只要找到那个神秘人!)”

姜无夜空洞洞的眼窝内两团灵魂火焰飞速悦动着,脑海内不断回忆生前最后一刻碰到的那名神秘人。

滑稽的鬼哭脸面具。

一张碎嘴。

还有什么救世主,魔尊之类狗屁不通的说辞,还要自己成为那四大妖将,第四席,姜无夜不断回忆起所有能用到想信息。

当姜无夜感受到体内的力量停止增长后,他知道这是神秘人给予的匕首内的力量耗尽了。

嘎巴嘎巴!

姜无夜攥了攥骨节发白的手掌,掌心有仿佛能够焚烧一些的火星迸溅,皱起了眉头,虽然他没有眉头了就是,嘀咕道:“嘶嘎(还差一点就能大乘了)!”

“(因为是重修的缘故,因并未招引雷劫!)”

“(在那神秘人传承下来的记忆中,不管是亡灵,还是最高位的亡灵天灾,对天雷这种至刚至阳的攻击都存在威胁。)”

“(嘶~!)”

姜无夜开始捂住额头,眼窝中的灵魂之火也是疯狂跳跃,灵魂下意识的读取着一道讯息。

即便是姜无夜这种看似不稳定的不设防情况像是弱点。

可在场众人依旧不敢轻举妄动。

“怎么会,开玩笑的吧,这复活的魔主此时的气息已经比得上门内镇宗老祖了!”

北天宫有幸见过北天冥门镇宗老祖苏醒,其渡劫境的气息压得人喘不过气起来,可依旧没有此刻魔主姜无夜带来的那种窒息感要强烈。

“...会死,会死的!”

即便捕捉到了魔主姜无夜露出的破绽,可面对一个堪比渡劫境的骷髅架子,北天宫依旧提不起战斗的勇气。

要知道化神跟渡劫可差着两个大境界呢。

“会死,我们都会死在这里的,魔主一定会将我们都杀光的!”

有北天宫失态在线,北天冥门的一众实力参差不齐的弟子自是面露惊恐,尽管嘴上喊着却每一个人敢撒腿跑。

不为别的。

最先跑的那个肯定会激怒魔主姜无夜,基本上谁先跑,谁最先死,但不可否认的是留下来也只有等死的结局。

差异大概只有先死和晚死的区别。

尤其是这种刀架在脖子上,随时能砍下来的才是最绝望的,被逼疯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

韩乾元没说什么,可面对魔主姜无夜不断暴涨的气息波动,额角渗出的密密麻麻的冷汗说明了一切。

“圣女大人,我们要不要!”

顾云依脸色苍白,转头看向自家圣女,眼中却流露出危险的光芒,一看就是在想着什么危险的事情。

“云依,不要冲动!”

玉灵清抓住顾云依的手腕,输送一股冰寒的灵力叫这个热血上头的宗门暗属冷静下来:“在情况未明朗前,我们先静观其变!”

虽然这么说。

如果自己看就会发现玉灵清已经将封印修为丹冰晶莲花捏在手中,如有意外不用怀疑她会立刻恢复修为,并合道希望引下合体雷劫对敌。

不得不说的是如果玉灵清真的招来合体雷劫说不定真的能重创刚刚转变成亡灵的姜无夜。

“可!”

顾云依的双目变得清明,但冷静下来后依旧没放下紧蹙的眉头,目光不断环绕周遭有着扭曲迹象的空间:“可圣女大人也看到了,这魔主的修为已经快要打破遗落古州的空间所能承受的底线了,空间都有着崩塌的趋势,如果再这样放任下去我们则很可能湮灭在破碎的空间风暴当中!”

“......”

面对顾云依所说的事实,玉灵清无法反驳。

“等!”

然而玉灵清依旧坚持了己见,她总有一种预感,不管是遗落古州突然爆发的邪修危机,还是这是魔主姜无夜的一样,还有这上演的一出出闹剧。

她可能是想到了邪修霍乱修真界,却从未主动霍乱过凡间。

尤其是这个叫周子敬的魔修......

...从始至终都像是他在中间搅浑水,遗落古州掀起的讨魔风波,亦或是推波助澜的魔尊大秘宝,镇压魔尊东方朔也是。

再有这背刺魔主,对方都在中间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

他不像是操手。

这个叫周子敬的更像是被一双大手操纵挥舞着的刀,控制着一切,其目的在玉灵清看来还不明确。

但玉灵清就是有一种预感,她们可能并非是幕后之人目标的感觉。

说是这么说。

“哈啊!?”

当视线转到周子敬身上,虽然掩饰的很好,依旧是那张不变的眯眯眼笑容,可透过半眯的眼皮透露出的却是懵逼的目光:“魔尊大人交代下来的任务,这魔主,究竟是死透了,还算是没死透啊!”

说人死了的确是自己把人给捅死的。

可说人没死......

...魔主姜无夜的骨头架子确确实实的站了起来,跟个活死人似的,到底算是死了还是没死。

周子敬那叫一个真·见了鬼了。

更见鬼的还在后面。

“嘶~你!”

浑身燃烧着猩红烈焰的白骨骷髅猛地转头盯向某个方向的周子敬,上下颌骨咬合,发出的声音模糊不清。

可任人都能看见那眼窝中火焰跳跃的愤怒。

姜无夜完全转化成灵魂火焰的双眸倒映出周子敬的身影,像是要将其吞入火海似的,慢慢从地上捡起了掉落的翡翠色匕首。

“我去,这人奸要被魔主算账了!”

虽然大家都处在即将面临死亡恐惧当中,但吃瓜是人类的本性,依旧有人看热闹的吐槽道。

“咕咚!”

说实话周子敬也是这么认为的,喉咙干涩的滚动:“听我狡辩,呸,魔主大人听我解释......”

“...啊!”

话说到一半。

周子敬只感觉眼前一花,一道黑影,不,应该说是一具漏光的骷髅架子贴了上来,那双燃烧着灵魂之火的眼眸顶着他的眼睛。

如果这时姜无夜再来个‘看着我的眼睛’那真就是cos恶灵骑士了。

“额......”

周子敬瞳孔骤缩,还有就是胸口那顶上来的一柄匕首,让他感觉下一秒就要透心凉,心飞扬了。

在众人看来复活的魔主也是打算捅死这个背叛自己的人奸吧。

然而。

姜无夜接下来张合着下巴,却是用转音的声音说的话叫周子敬眼睛真是瞪大了,人有些傻:

“魔尊大人有令!”

这一句话就把周子敬给震懵了,眼中闪过恍然,暗道:“是啊,能做到让一个魔主认主,死而复生的只有他们的魔尊大人了!”

“魔尊大人有令,整合遗落古州所有的魔修,全员转移到北地奉幽城固收,而我......”

“...魔尊大人座下四大妖将,第四席,姜无夜,将作为魔修总管,代替魔尊大人驻守奉幽城,协同奉幽城之人,发展以奉幽城为驻地的魔修势力,期限不定,静候魔尊大人重新归来!”

“是,魔徒周子敬听令!”

周子敬低下了头,不仅仅有听命的缘故,还有那姜无夜十分不悦的目光。

想想也是。

谁想跟一个背刺过自己的人是同僚呢!?

“既然您作为妖将大人,作为同僚,您看......”

他扒拉了一下还顶在胸口的匕首,没扒拉动,嘴角抽动的咧开一个僵硬的笑容朝向姜无夜说道。

“哼!”

姜无夜的哼声伴随着吞入的火苗喷了周子敬一脸,就跟吐口水一样,着实把周子敬恶心到了。

“这魔主不讲武德啊!”

周子敬心中大骂,接下俩还不等有多余的心思,就发现自己的领口被揪住,如提小鸡在一样提溜起来。

“妖将大人!”

不去理会叫骂的周子敬,姜无夜提起人,身影陡然消失在原地,只留下几颗噼啪的火星落地后熄灭。

顿时间笼罩在三宗之人头顶的阴霾瞬间消散。

“嘶呼!”

仿佛劫后余生的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只能感觉压在头顶的大山消失了,对魔主的突然消失还有些不知所措。

“我还活着......”

“...为什么,魔主姜无夜,就这么走了!?”

这对于所有人来说注定是一个得不到答案的事了,其中就只有太清圣女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

三宗之人不敢多留,生怕魔主杀个回马枪,带着人马离开。

太上清宫和绝云仙宗死亡忽略不计。

这一趟出来北天冥门可以说损失惨重,化神之下的弟子死了个干净,上千号弟子返回时只剩下百人,不可谓不惨烈。

不过这些都跟离开的魔头没有关系了。

真要说关系的话。

可能最憋屈的也就是我们的真·主角,魔尊东方朔大仇得报,又惨遭追杀,逃至秘境又化身魔头,被大荒古碑镇压。

这怕是没个几年大荒古碑力量耗尽是出不来了。

受伤的总是我们朔子。

.........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

与此同时的另一边。

忘仙宗。

某处偏僻隐蔽的山峰上,一道绿油油的勾玉宛如一道流星划过天际,而在山峰内的茅庐内的一名大肚孕妇就像是心有所感一样。

“夫君!”

柳语柔心悸下从榻上惊醒,满头大汗,忽然捂住了剧痛的小腹,有羊水破裂浸湿了床榻,暗道不妙:“怎么会这么快,要生了!”

“啊,疼......”

寂静的茅庐内传来女人的痛呼声,不过这样一个偏僻的地方,哪里会有人过来,而且她本就是一个寄人篱下的人。

不过柳语柔虽才筑基境,但因为是妖傀的缘故对疼痛免疫力较强。

就当柳语柔都想咬着牙自己将孩子生下来的时候。

吱嘎!

玉灵清推门走了进来,就见到马上要生了的柳语柔,秉着人道主义她还是把要说的话咽了下去。

她临时找来稳婆接生。

“呜哇哇!”

突然响起的哭声有气无力的。

“生了,是男娃,不过看样子有些早产!”

稳婆的声音传来。

没过多久。

“多谢宗主了!”

柳语柔恢复些力气,就抱着尚在襁褓里,跟东方朔眉眼有七分相似的男婴走了出来,向玉灵清道谢道。

“不必!”

玉灵清欲言又止,觉得就这样告诉魔尊东方朔的噩耗会不会对这对父子太残忍了。

可她也没时间耽误了。

她本就是来寻厉青秋的,想带她一起回太上清宫,时间不多。

随后。

玉灵清干脆将魔尊东方朔被镇压在大荒古碑下,也给了这对父子希望,告诉对方打开大荒古碑五枚勾玉钥匙散落在修真界。

可以预料。

未来将会有一对父子劈山救父的佳话流传。

.........

最后玉灵清也没找到早随司机玄前往中州的厉青秋,忧心的随三宗的大部队先返回中州了。

返程时遭遇两只盘踞传送阵的活死人不提。

.........

无涯宗。

两道人影凭空出现在宗门大殿,吓了武阳一跳:“你们是什么人...周子敬,你怎么回来了,他是!”

没人理会没搞清状况的大光头。

“你想问什么!?”

姜无夜大踏步的坐到宗主宝座上,撑着下巴,用魔气重新凝聚了一具身体,恢复了说话的能力,回头看向疑惑问话的周子敬。

“妖将大人你说带着魔修迁居北地,发展势力可以理解,但静待魔尊大人归来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

姜无夜扭了扭脖子,淡淡的回道:“根据魔尊大人的交代,魔尊大人会暂时离开修真界,至于去哪里,不知道,但根据交易这段时间我则会负责驻扎北地的一切事宜......”

“...这时候,魔尊大人大概已经离开了吧!”

话落。

一双暗沉的目光遥遥望向北方,北地,那座爆发震荡的黑石城池。

**************

(第一卷)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