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魔头双双把家还

小说: 作为反派的我抓了女主角,尚好? 作者: 太宰乱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4956 阅读进度:398/399

“你...怎么,为什么,咳!”

姜无夜低头瞪大了眼睛盯着自胸口探出的刀刃,口中发出模糊的声音,血水渗出嘴角,声音也因为喉咙里卡着的血水变得模糊不清。

他难以置信的扭头。

望向背后持刀冷笑的周子敬,此刻他不是反派,这个叫周子敬的才像是个反派一样。

报以感动的兄弟之情,千疮百孔。

心凉。

心脏被狠狠的捅了一刀的心疼不及被刚认的兄弟的背刺的心凉的万分之一。

“为什么?”

周子敬手上的血红匕首扭动,透过姜无夜前胸还能见到一把匕首搅动着,可以想象一颗大好心脏被搅烂的画面,旋即用理所当然的语气大声说道:“你问我为什么,那当然是因为......”

“...我是卧底啊!”

“噗!”

姜无夜得到这个答案当即就是一口老血喷了出来,是被气的,也有感觉自己的愚蠢。

卧底。

可不是嘛。

他差点忘了这就是个见风使舵,说叛变就叛变的人奸,真就是那句‘良禽择木而栖’呗。

之前是他强势。

有魔主名头的加持所以对方才从对面叛变道自己这一方。

现在自己被围剿弱势。

这不自然就大喊着卧底以好重新投诚道另一方。

终日打雁,终究被雁啄了眼。

“我去,肾么情况!”

“内讧了?”

“这咋人奸喊着‘卧底’把魔主给捅了,虽然感觉他干得漂亮,可为啥心里还有点同情这个魔主呢!”

“这人奸不当个人啊!”

当机三宗联军就从寂静中爆发,仿佛到了那菜市场一样,叽叽喳喳的议论起来。

“怎么,难道他真的是卧底!”

韩乾元用一种奇异的目光看向同样一脸懵逼的北天宫,哪怕是一座冰山的玉灵清此刻都被这转折又转折的鬼剧情打蒙了。

二人还以为这真的是北天宫设下的套,暗骂阴险。

“这个锅我不背!”

北天宫那是黄泥烂裤裆,不是矢也是矢了,脸黑的跟个平底锅似的,可稍微冷静下来还真就思考起是不是自己某事的英明领导,派出了这样的卧底。

正当一众人都因为这个转着懵逼时。

下方。

大荒古碑的光芒自刚才就亮的耀眼,半空跟个牵线木偶一样拉扯着魔尊东方朔,感觉就跟憋着什么大招似的。

直到大荒北灵见到周子敬背刺魔主的一手。

老怀大慰。

“看来是老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虽然这后辈看上去不是个好东西,可还是个讲诚信的人!”

大荒北灵那缕淡淡的虚影话落彻底融入大荒古碑当中。

“所以你就是为了把戏看到最后就把我晾了这么久!”

被束缚住双脚,被当做牵线木偶的东方朔整个人都不好了,谁能体会他这绝望无助的挣扎,简直读秒如年,却因为一个老东西执念被吊了这么久。

“我不甘心啊啊啊啊啊啊啊!”

魔尊东方朔不甘的怒吼声响彻整个北荒山,身影刹那间被束缚的四根锁链狠狠的拉扯向大荒古碑。

刷!

最终在四根粗大锁链的牵引下撞入大荒古碑螺旋形成的秘境旋涡,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

“安心的去吧!”

周子敬不知道在对谁谁说,可能是对撒手刀刃从空中坠落的魔主姜无夜,也可能是被拉入大荒古碑镇压的魔尊东方朔。

“去!”

周子敬甩手,五枚勾玉钥匙激射而出,拦路的一众三宗弟子还以为是什么暗器纷纷避散开来。

嗖嗖嗖嗖嗖!

五枚勾玉激射而出,五种颜色的光彩凝聚成一把巨大的钥匙,插入秘境旋涡,就如钥匙怼进了锁孔。

咔咔!

可见一把巨大的钥匙正在上锁,秘境旋涡也在逐渐闭合。

“不~~~!”

在秘境旋涡彻底封闭前,还能听见一声凄厉的吼声,不甘,愤怒,其中夹杂的暴戾情绪让人心惊。

总之秘境旋涡彻底封锁的刹那,大荒古碑凭空消失,只留下一座被移平崩塌的不起眼山头,大荒古碑连同魔尊东方朔一同封印进入了秘境当中。

而五枚勾玉钥匙拖拽着五彩流光消失在天际。

雨过天晴。

正道的光撒在了大地上。

周子敬遥遥的望着自天际飞走的五枚勾玉钥匙,能够阻拦甚至损毁却没那么做,笑道:“把人家丈夫镇压了,总要给魔尊遗留的一对母子留下点念想吧,说不定日后还能看一处劈山救父的好戏呢!”

这突如其来的恶趣味让人总能不自觉联想到某人。

可见。

有这样的属下其主人也必定不是什么好鸟。

解决了一个魔尊,还有一个魔主。

噗通!

从天上掉下来的魔主姜无夜摔落在地上,吃了一嘴灰,灰头土脸的,半张脸都埋在了泥沙里。

从他那仅露出的半张脸眼中还能看到比东方朔更加浓郁的不甘。

这叫什么事啊。

从封印中破封而出,就跟那从五行山下蹦出来的猴子还没潇洒多久头上就被人带了紧箍,他这是蹦出来一半大半力量都被人截胡了。

结果到最后付出了真情的好兄弟从背后给他来了一刀。

“而且,咳!”

姜无夜又是咳出一口血,想要燃烧魔气魔血最后一战,却发现插在胸口的匕首就跟牢牢钉死了他的生机,钉死了他的神魂。

“我不甘,本魔主不甘心啊!”

“我还没杀上仙界,还没杀了叛徒,还没报了血海深仇,即便哪怕永堕就有地狱,我也不能死,不敢死......”

哪怕不愿意接受现实,姜无夜却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生机正被背后插着的血色匕首一点点带走。

恍惚间。

姜无夜的视线一片模糊,好似回到了那始终笼罩在血色苍穹下的魔域,喊杀声震天,而他如现在一般绝望的望向那被一众自视甚高的仙人攻击中泯灭的白衣倩影,从那最后的嘴型中只读到了‘活下去’三个字。

“你死了......”

“...而我苟活着,现在却要食言了,甚至出师未捷身先死,都未能重新杀上那仙界!”

姜无夜的血色双眸愈发的暗淡,天旋地转。

当他马上就要堕入无尽黑暗。

就在这时。

有一道声音却像是直戳姜无夜的识海,让他回光返照一样打起了最后的精神,只听见一声:

“...你想要力量吗!?”

啊,多么俗气老套的台词,都要烂大街了,此时却像是魔鬼的低语,也仿佛姜无夜最后能抓住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幻听吗!?”

姜无夜自嘲的笑道。

“当然不是,因为我改变主意了,我觉得你是个可造之材,所以要给你一次机会,如果非要称呼的话,你可以叫我‘恶人的救世主’‘反派的领路人’‘未来的魔尊大人’……”

“总之!”

“撒,要不要加入我们这个和谐友爱的反派大家庭!”

只存在姜无夜眼中的一道黑衣人影出现在眼前。

起先只能看见对方的鞋尖。

等对方蹲下,目光无力的上移,映入眼帘的是一张不合时宜的滑稽的鬼哭脸面具。

“话说你对一个将死之人在这废话真的好吗!?”

“就不怕我突然咽气!?”

姜无夜已经无力吐槽了,目光空洞无神的看向眼前突然出现的人影,可以确定只有自己能看见他。

现在已经不是问‘你是谁’的时候了。

姜无夜真不确定再拖一秒自己会不会真的咽气,凭借大毅力手想要抓住那人的脚踝,想要抓住最后的希望

噗!

手落空了,手从对方的身影穿过。

所以这只是一道虚影。

“果然是幻觉吗!?”

姜无夜心一沉。

“都说了不是幻觉了,这届反派怎么都这么难带,每一个脑子好使的,我就是通过插在你后背上的匕首出现的意志!”

能带着这张鬼哭脸面具出现的也只有佐秋枫了。

噗呲!

完全不顾姜无夜那见了鬼的表情,佐秋枫为了告诉姜无夜自己并非是简单的幻觉,手上一上一下,把插在姜无夜悲伤的匕首是拔起来又插回去。

“现在确定不是幻觉了!?”

“不,不是,所以你再这么玩我,真的,真的就要死了,咳!”

姜无夜的身体狠狠一抽,从嘴里又是咳出一大口血,那眼神就像是见鬼一样顶着眼前的神秘人。

这特么就是个魔鬼,不,是魔头才对。

“没事,反正都是要死的!”

佐秋枫那是全然不在意的样子把姜无夜给看傻了,说好了的是来送力量的人呢,怎么跟那个背刺本魔主的混蛋还不靠谱。

还反正都要死,姜无夜从来没感觉有这般心累。

“所以,我答应你,给我力量,哪怕是做鬼,只剩下一具冰冷的躯壳,我也不能死,最少现在不能死!”

姜无夜那饱含怨恨的目光说明了他的不甘。

“啊~很好的眼神!”

佐秋枫隐藏在面具下的眼睛与姜无夜的目光相交。

半分沉默。

他看得出来,也很熟悉:“这不就是死了老婆的眼神嘛!”

或许这也是让佐秋枫能给对方一次机会的原因吧。

“恭喜,你被反派联盟录用了,正式聘用你为本魔尊坐下四大妖将第四席,目前是考核期,时间不定!”

佐秋枫活像是一个黑心企业老板,不正经的录用结束,俯下身那面具背后一双深邃的漆黑眼眸直视姜无夜,一股居高而下的压迫感袭来,让姜无夜竟然对比眼前之人自己这个魔域魔主是不是假的一样,就听宛如魔鬼的低吟:“而且做鬼你也愿意,这可是你说的!”

“但...你可能比鬼怪还要成为更加可怖的存在!”

“我愿意!”

当姜无夜意识沉入黑暗之前,回道。

“嗯,安息的睡一觉吧!”

佐秋枫借由匕首意识降临的幻影站起身,看这个这个所谓的要被主角当做踏脚石的魔主,回想起借由匕首读取的对方的回忆。

当主角猎杀反派的时候,谁又能去真正关心一下反派的过去呢!?

“有时候...反派也是要给一次机会的啊!”

佐秋枫隐藏在鬼哭脸面具下的脸看不见表情,但不知不觉间,他似乎真的走上了一条‘恶人的救世主’的路了啊。

“不过也该收场了!”

话落。

佐秋枫静静的注视着插在姜无夜背后的匕首,本是翡翠色的匕首此时却如血一样鲜红,滚烫的魔力开始四溢。

“亡者复苏,从者召唤!”

隐藏的术式激发,霎时间一座魔法阵顿时以匕首为中心扩散开来,汹涌的魔力开始激发。

风云变色,刚刚晴朗的天空黑云压城。

浓郁的死气爆发。

“好冷!”

“怎么回事,天怎么黑了,还有魔主姜无夜这是死了还是没死啊!”

有人被浓郁的死气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大家的视线也是纷纷落向了死气汇聚之地,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的生机应该已经断绝了才对!”

玉灵清自始至终都在关注自己放出来的祸患,是亲眼见着魔主的尸体散去最后的生机,应该死了才对。

“可为什么......”

以韩乾元,北天宫为首的众人纷纷望来,还有周子敬也是不明所以的望向脚下突然升起的巨大魔法阵。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阵势,而起所催发动用的也与灵气有着差异,就像并非这个世界的东西一样!”

“所以一个死人还能翻起什么风浪来!”

“魔主姜无夜的尸体动了!”

不知道谁惊呼大喊道,所见之人纷纷屏息凝神,难以置信望着这堪称诡异的一幕。

咔咔!

咔!

寂静的空气中突兀的传来骨头的炸响声,原本躺在地上的尸体剧烈颤抖起来,以一种诡异扭曲的姿势站了起来。

滋滋!

姜无夜躺着的一颗脑袋仰天。

死不瞑目。

而他的一双眼窝如同倒入了热油一样,双目燃烧化作灰烬,两团猩红的火焰燃烧起来。

“嘶吼吼吼吼!”

宛如野兽的吼声震彻天穹,不同于一般亡灵的转换冒起了是幽蓝鬼火,自姜无夜身上,每个毛孔都喷发出猩红妖异的火焰。

火焰灼烧着他的肉体,焚灭殆尽。

嘎吱嘎吱!

肉体彻底烧尽后是惨白的骨架,骨缝之间是猩红的火焰作为连接,然而猩红的火焰焚烬肉体之后,还可见火焰中一道虚幻的灵魂在烈焰中挣扎。

直到那道虚幻的魂体都消融后,骷髅的眼窝中两道猩红的灵魂之火重新点亮。

哐当!

插在白骨骷髅肩胛骨处的翡翠色匕首掉落在地,其中蕴含的魔力早已被消耗殆尽,注入道亡灵中。

轰!轰!轰!

强劲的能量波动接连爆发,甚至就连整个遗落古州的空间都隐隐泛起波纹涟漪,预示着空间都有崩坏的迹象。

亡灵法师可怕的是什么。

亡灵法师真正可怕的地方就在于他复活亡者,只要提供给亡灵足够的魔力,就能让他恢复生前的实力。

而魔主姜无夜生前的实力不言而喻。

.........

【叮!】

【最高位亡灵天灾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