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九章 镇压魔尊,背刺魔主

小说: 作为反派的我抓了女主角,尚好? 作者: 太宰乱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4782 阅读进度:397/442

北荒山上一场追逐战拉开,绕了不知道多少圈,最后又回到大荒古碑附近。

借着大荒古碑的阻拦东方朔多少获得些喘息之机。

“…死!”

东方朔身为气运之子,不能说睚眦必报,但也将把自己卖了的大荒碑灵记了一笔。

魔气翻涌的一巴掌朝大荒碑灵拍来。

“前辈小心!”

周子敬伸手还一个臣妾做不到的标准姿势,大声喊着,身子更是有前扑的征兆。

“嗯嗯!”

虽然这随意的魔气大手印还破不了防,但在大荒碑灵看来周子敬的心日月可鉴。

虽然看起来就不是什么正派人物,但貌似是个好人来的,不然也说不出“我虽然身黑暗,却心向光明”这样令人动容的话。

没看到人家都要飞身给自己挡攻击了。

“真是个孝顺的后辈啊!”

只不过这个孝顺可能是“父慈子孝”就是了。

啪!

清脆的巴掌声格外响亮。

当时大荒碑灵就被一个魔气大手印糊在脸上,脑袋一歪,老眼里还流露出迷茫之色。

咋回事小后生……

…说好的替老夫挡下攻击,收获老夫的好感呢!?

这脸啪啪的被打肿了啊!

然而大荒碑灵被打歪的脑袋动了动,眼角的余光倒映出周子敬那僵硬的就像是拔不动的僵在半空的脚,悻悻的收回脚,止住前冲的石头,那张老脸上的表情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嘿嘿!”

周子敬看着脑袋被打歪的大荒碑灵,眯眯眼的笑容虽然是歉意,但怎么看怎么阴线,一副痛心的叹道:“我才元婴,面对化神境的攻击,岂不是只有送死,心意送到便可,相信前辈宅心仁厚,也不忍看后辈白白送死吧!”

“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大荒碑灵只感觉一阵胸闷,也就是现在是灵体不然绝对一口老血喷在这个不要碧莲的后辈脸上。

嘎吧!

把歪掉的脑袋摆正。

“这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那个魔尊也不是什么好货,心胸狭隘,睚眦必报,如果下界任由这魔尊为祸造成的灾难未必比魔主姜无夜小!”

心下衡量,还有东方朔敢打老年人的无耻行径,大荒碑灵已经对周子敬对魔尊东方朔残暴无度的形容信了九分。

这也更坚定他镇压魔尊的心了。

嘛!

其实如果东方朔拿出仙剑祛邪大荒碑灵还不会这么快下结论,毕竟能被仙剑祛邪认主的人大荒碑灵也会给予认可吧。

可惜仙剑祛邪在替东方朔挡灾后几乎失灵,被东方朔收了起来。

在这之后就像是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操纵着一切。

“还要麻烦小友了!”

大荒碑灵也别无选择了,将重新收回的五枚勾玉钥匙交到周子敬手中,称呼都变成了更加亲切的小友,讲道:“小友,接下来我会动用最后的力量将魔尊东方朔封印,拉入北荒山下的小世界,到时候还麻烦小友利用钥匙将秘境关闭,拜托了!”

大荒碑灵微微躬身,这种为了大义现身的举动看的周子敬怔住。

在大荒碑灵看来这就是对方被自己感动了。

而周子敬怔神真正想的却是:“原来天底下身真有这种为了大义献身的人,果然好蠢,也只有这样的人才最好骗了!”

“也只有你们这样的家伙才配被魔尊大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吧!”

“桀桀桀!”

作为天生的反派,周子敬心中发出了标准的反派式三段笑。

啊。

果然作为反派也烂透了呢。

笑过后。

不知道为什么周子敬又笑不起来了,看着将腰板佝偻下来的大荒碑灵,这个将头低下去的老人。

“啧!果然还是好不爽!”

周子敬不经察觉的咂了声嘴,旋即伸手接过五枚勾玉钥匙,立刻变换了一张笑脸笑道:

“我答应前辈你!”

“好!”

大荒碑灵深深的看了周子敬一眼,说实话活了这么久,千万年,怎么也算人老成精了。

虽然看出了些周子敬的不正常,但大荒碑灵也别无选择了。

听天由命吧。

“那就拜托小友了,魔尊东方朔,就交给我这风烛残年的老东西,为这个世界尽最后一份力吧!”

大荒碑灵展现出了身为老前辈的大义,虚幻的人影望向追逐战的方向,望着那狼狈逃窜的魔尊东方朔。

虽然疑惑为啥这二代魔头畏缩的就跟个乌龟似的,一点也没有魔头的杀伐果断,但魔头就是魔头,本性难移。

目光深深的盯了眼很下界修士混在一起的姜无夜。

最终大荒碑灵的实现落在魔尊身上。

近了。

东方朔重新绕回了大荒古碑这边,也只有大荒古碑庞大的体积能够分化一众追兵,还能对法术炮轰进行拦截。

“老东西,看招...嗯!?”

东方朔路过大荒古碑还没忘记招呼一下那个把自己拖下水的老东西。

只是东方朔抬到一半的魔气手掌顿住。

他的视线对上了大荒碑灵那阴惨的笑容,还有决绝。

“不好!”

当即东方朔就心生不妙。

此刻东方朔也是看清了大荒碑灵的虚幻灵体的状态,再看向大荒古碑,一个可怕的念头自心底浮现。

这虚幻老者就是大荒古碑,镇压了魔主姜无夜的仙宝。

就在东方朔失神之际。

“魔尊东方朔,为了下界的安宁,就让老夫与你一同堕入那无尽封印吧......”

大荒碑灵手结术式,背靠大荒古碑,撼天动地的能力波动席卷,只听悠悠之声传来:“...老夫,也算是尽了最后的责任了,无愧仙主!”

“呵!”

大喝一声。

只见暗淡如土色的大荒古碑重新爆发出耀眼的光芒,顶天立地。

“糟糕,这个老东西是想跟我同归于尽,不过你倒是找好目标,我又不是那真·魔头!”

东方朔欲哭无泪,是有槽无处吐,总感觉全世界的人都在针对自己。

不管是谁都对自己带着有色眼镜……

…这不好!

哗啦啦!

空气中突兀的出现锁链颤鸣的声音,又闻破空之声。

“草!”

东方朔双目爆凸,察觉到不妙时已经晚了。

嘶啦!

左脚踝之上浮现出一根套取的锁链。

可能是东方朔未反应过来,也可能是他才刚获得远超出元婴的化神力量没能完全适应,亦或是来自大荒古碑最后的反扑。

总之。

当东方朔想要挣脱时却惊恐的发现体内魔气的流失。

这本来是好事。

可在东方朔回头要杀自己的三宗弟子,还有喊着要吃他肉喝他血的魔主……

…如果这时候失去力量绝对死的不要太惨。

“不行,我不能栽在这,语柔还在等着我,她肚子里的孩子也在等着我回去,我不能再一次将语柔丢在忘仙宗了……”

东方朔有很多话要说,挣扎的更是猛烈,恨不得用牙咬碎束缚在脚踝上的锁链。

只可惜。

哗啦!

又是一条锁链不讲情面的浮现,飞速扣住东方朔抹向储物戒指的手腕,让本想逃出仙剑祛邪的东方朔动作一顿。

手腕被拴住,东方朔就想用另一只手。

哗啦!

再一条锁链将东方朔的手腕锁住,只见接下来仅剩的一条腿也是被困。

四条漆黑的锁链分别控制住东方朔的四肢。

且猩红的魔气将锁链染红。

“魔尊东方朔,不要做无用的徒劳挣扎了,大荒古碑的力量会将你体内的魔气磨灭,而我就算献祭了神魂也会将你永镇大荒古碑之下!”

大荒碑灵目露决绝,一根锁链也是将它的灵体贯穿,虚影愈发暗淡。

而大荒碑灵还在不断牵扯挣扎的东方朔。

如果佐秋枫在场一定会目瞪狗呆的吐槽:“三代,是你吗!?”

“这难道就是玄幻版的修真界崩坏计划!?”

吐槽到此结束。

回归正题。

“停!”

以玉灵清,韩乾元,北天宫三位圣子圣女联手的讨魔队伍见此情形立刻停下。

“yú~~!”

姜无夜着急忙慌的刹车,还差点被后面的人怼出去跟东方朔作伴。

“该死,要不是有这个假冒魔尊替我背锅,说不定这大荒碑灵留下的后手就要用在本魔主身上了!”

姜无夜暗自抹了把冷汗,看着东方朔凄惨的模样,竟有些兔死狐悲之感。

但是看着自己的魔气被浪费不心疼那是假的。

正暗自沉思之际。

身后有这样的声音传来。

“那是,大荒古碑的碑灵吗?大荒古碑这是正在重新封印魔尊东方朔吗!?”

“蠢!”

“什么叫重新封印,重新封印那也是封印逃出来的魔主啊!”

“不过话说回来!”

话锋一转。

“在大荒古碑将魔尊东方朔镇压后,那魔主姜无夜不就成了我们的大患了!”

有三宗的弟子议论。

华生:“你发现了盲点!”

“......”

姜无夜心中有句妈卖批不知当讲不当讲。

回过神。

姜无夜跟一众与自己刚才还混在一起的三宗弟子对上了目光。

这一刻人情冷暖尽显。

刷!刷!刷!

不管是北天冥门,绝云仙宗,还是太上清宫三方实力立刻跟魔主姜无夜拉开安全距离。

原本还一致对魔尊的众人此刻调转矛头......

...将矛头对准魔主。

“要不要这么现实!”

姜无夜堂堂魔域魔主感觉自己的心此刻有被伤害到。

就在姜无夜自认为孤立无援之际。

顿见天际掠来一道人影。

“魔主大人,恕您的第一魔仆就驾来迟,我来托住他们,魔主大人快走,只要日后能为您的忠实魔仆报酬就满足了!”

周子敬的声音格外嘹亮,就像是生怕别人听不见一样。

他的身影飞速闯入了三宗的包围圈。

而对于这个来送死的忠仆没有一人阻拦,就这样让他来到姜无夜身边。

其中三宗里就属北天宫脸色最为难看。

好家伙。

这算什么,难道是他北天宫的人格魅力就这么烂,让你见个人就认主,然后都能不惜性命来救人的程度。

这真的是他印象中眼睛都不眨就叛变的人吗!?

总感觉人设不对啊。

跟北天宫完全相反想法的姜无夜此时却眼角有些湿润,谁说魔就不配有感情了。

这般仁义的魔仆让姜无夜都感动了。

面对曾经冷酷的杀伐一生,被仙界之人讨伐,被属下之人背叛,最终走向末路。

他本来以为再也无法相信任何人了。

可此时。

“嘶...你是叫周子敬吧,本魔主记住你了,如果你能活下来,替我拦住追兵,日后你将是我姜无夜的兄弟!”

虽然上面说的感人肺腑。

可作为一个魔头,果然还是自己的小命要紧,压根没有半点留下来跟自己的忠仆并肩作战的意思。

如果两方战力相差不大留下来是并肩作战。

可这明显过于悬殊的战力......

...留下来那叫徒增伤亡,姜无夜对这一点看的很是清楚。

所以。

“一定要活下来啊!”

姜无夜拍拍主动站出来替自己挡刀刀周子敬,眼角真情流露的滴出一滴泪来,心底暗暗发誓想的却是:“本魔主一定会替你报仇,杀的这下界天翻地覆的!”

这样想着。

姜无夜转身就要突围,他决定催动燃血秘法,燃烧魔气和血气,一定要利用好兄弟为自己拖延的逃跑时间。

“快上,魔主姜无夜要逃!”

“先斩杀魔主的走狗,让他知道一个人奸即便展现出忠义的一面也是要被打死的!”

三宗之人义愤填膺的喊着。

“我们也上,魔尊东方朔有大荒碑灵镇压,我们也不能让魔主姜无夜逃掉!”

作为隐隐的话事人,韩乾元对另两位圣子圣女说道。

“到时候我要魔主的尸体!”

北天宫无愧魔修之名,上来就划分了自己的战利品,蠢蠢欲动。

“好!”

面对自己犯下的祸端,玉灵清自然不会留手。

霎时间在场数十名化神境一齐对只恢复到元婴修为的姜无夜释放了威压。

那种感觉叫姜无夜真心卧槽了。

“交给你了!”

姜无夜面色沉重,这也是自成为魔主以来,少有的将后背交给他人。

面对能同生共死的兄弟,值得信任。

只能说这个魔主还是太单纯了。

“好!”

周子敬应声,刹那间脸色流露出阴险的笑容,手中一把通体由绿宝石一样血红的匕首亮了出来,向前一刺,呢喃道:“交给我吧,魔主大人!”

噗呲……

…背刺来的猝不及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