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 第68章 天下

小说: 赵驰何安 作者: 寒鸦 更新时间:2020-06-01 02:14:22 字数:5043 阅读进度:68/69

何安今日不当值,在宅子里休息。

如今这天已经逐渐暖和了,而曾经在宫外会翻墙来找他的人,却住进了宫里,再不回翻墙进来,笑吟吟的瞧他。

新发的海棠花打了花骨朵,何安看了一阵子,就得到喜乐来报,说华雨泽来了。

“他来做甚?”何安问。

喜乐一笑:“可能有喜事儿近了。”

何安再问他,他却不说了。揣着一肚子狐疑去了前面会客厅,刚坐下,华雨泽就起身送上了一只玉如意。

“华老板这是要作什么啊?”何安瞧他那张漂亮的脸,就并不高兴,如今无事不登三宝殿,还送了这么只如意,怕是有些不让人如意的事儿要发生。

华雨泽退后几步,双手抱拳一鞠到底:“我是来求喜悦的。”

何安眉毛一挑:“你说什么?咱家没听错吧?”

“师父……”怯怯的声音从屏风后传来,接着喜悦就从里面走了出来,他咬着嘴唇瞧瞧华雨泽又瞧瞧何安,低声道,“师父,我给大姐姐下了聘,要娶他做媳妇儿捏。”

说完他抓着华雨泽袖子不放,回头对何安道:“你、你准了吧,师父。”

何安瞧瞧华雨泽。

再瞧瞧喜悦那样子。

“华老板可是认真的?”何安道,“这小子痴痴傻傻的,什么也不懂。而且还是个没根儿的太监,可给你留不了后。”

“真心实意,海枯石烂。”华雨泽道,“还请老祖宗成全。”

何安忍不住叹息一声:“一个疯了一个傻了。罢了罢了,你便带了他去吧。”

喜悦听了这话,高兴的蹦起来,去屋里准备了一大堆的行礼,什么都有,多半是吃的玩的。张大厨听了消息说他要走,哭的差点背过气去,又准备了好些个路上吃的零嘴儿给他。

过了三天,华雨泽骑高头大马,着了件红色衣服,牵着马车在外面等他。将他那些心爱之物统统放在车上,又抱着喜悦也上了车。

喜悦钻进车里,好奇的打量了半天,这才掀开窗帘道:“师父,喜乐师兄,那我便走啦。过好日子去啦。”

喜乐本来就憋着泪,听他这么说,呜咽一声,捂着嘴巴别过脸去。

“你若负他。咱家定饶不了你。”何安说。

“绝不可能。”华雨泽道,“不会有这样的机会的。”

向俊一甩马鞭,车子就啪嗒啪嗒的往前去。

何安回头去瞧哭的狼狈的喜乐:“哭什么?人过好日子去了,你没听见?还是你也想去。”

喜乐拿袖子狼狈不堪的擦脸上的泪,道:“我才不去,这宫里日子还不好吗?我不去,我要陪着您。”

“你也陪不了咱家几时了。”何安道,说着,他便将一块儿牙牌递给了喜乐。

喜乐拿起来仔细一看,那上面写着“御马监掌印太监喜乐”几个大字。

他正在发懵,耳边就听何安道:“御马监这咱们出身之地,你可给看好喽,千万别出了篓子。等过几日咱家跟皇上请旨,就举荐你做御马监掌印了。”

何安瞧他那又惊又喜的模样忍不住才有了些笑意。

“师父,我行不行啊?”

“不行也得行。不然还能有谁?”何安道。

那华雨泽带着的马车,在京城城门一开的时候,便离了这是非之地,再也没有回头。

从此以后,各人有各人的命,各人有各人的路要走。

*

送走了喜悦,收拾了心情,这边喜乐就安排了轿子,晃晃悠悠进了皇城。

刚坐下,便有从内阁送来的票拟。

何安随手翻了几个批了红,又拿起来一个,打开手里的票拟,顿了顿。

里面是内阁新任首辅谈立轩与诸位内阁大学士的谏言。

大体意思是皇上后宫空虚,已过而立之年尚未有子嗣,会使得前朝动荡,引得有心之人猜疑,怕有图谋不轨之人妄想一二。

该来的总是会来。

之前都是些六部的大臣上书,他还能装没看到,随便写个批红都打发回去。

如今这可是内阁的谏言。

他能做看不到。

把那票拟放在个金托盘中,何安对喜乐道:“送去陛下处,就说内阁的谏言,司礼监不敢随便批红,请陛下过目。”

喜乐应了一声,端着盘子从值房出去了。

这边又叫了敬事房的殿前太监们过来说了这个事儿。

“诸位们都讲讲吧。”何安道,“陛下之前禁了殉葬一事,之前在各位宫里的主子们都得送去守陵。这人一走空,东西六宫可就空虚了。先帝新丧,皇上也不好选秀,这后宫的事儿怎么办?别让人家前朝的大臣们还来操心呐。到时候说咱们群当太监的办事不利,这脸子可就丢大了。”

那几个太监窃窃私语商量半天。

何安已经出了神,去看窗外那屋檐下的悬铃。

如今春暖花开,燕子都回来了。

不少老燕在屋檐下筑巢,风一吹,巢里的小燕子就探出头来,叽叽喳喳叫着爸妈。

过了一会儿,许是有了结果。便有一个出列作揖道:“老祖宗,前年的时候,先帝曾广选秀女,但是之后先帝身体便差了一些,进来的多有封了才女、美人的,尚是完璧之身。这些个姑娘们年岁小的正好十六七,风华正茂的……充实陛下后宫暂且是够的。”

“这像话吗?”何安不满道,“说出去多难听。”

“可不能这样想啊,老祖宗。”那太监道,“您看这些个小主们去守陵也是糟蹋了青春。是善事一桩。”

何安问:“这合祖制吗?”

“合的。”太监道,“高祖时就有这种情况,当年有不过二十的才人、美人等近七十人刚选秀进了宫,高祖便仙去了,于是这批得了位分的秀女都充了成祖的后宫。其中几人还诞下皇子,更有一人做了太妃之位。也是荣耀加身了。”

何安沉默了一会儿:“现在又多少位小主合适?”

“也不多。”太监翻了翻名册道,“三十人不到一些。”

“把画像都拿到司礼监来,咱家亲自挑。”何安道,“总不能什么歪瓜裂枣都给陛下送过去。”

敬事房的太监应了声是,便回去取小主们的挂像,三十多个卷轴很快的送过来,何安左挑右捡,都没几个看得上眼。

“这都什么秀女啊。”何安道,“王阿当年眼力劲儿也是太差了吧,这高的高矮的矮,胖的胖瘦的瘦的。怎么就能进宫?”

那太监不得不劝道:“老祖宗,您再这么挑下去怕是没合适的了。”

何安心里烦的很,听他这么说狠狠挖了他一眼睛,吓得太监一哆嗦。然而他终归还是听了劝,勉强选了八位出来。

又让人呈上绿头牌,自己亲自写了名字上去。

什么吴才人,郭美人的,每一笔写上去就跟拿刀子捅自己心窝子一般难受。

他好不容易写好了八个绿头牌,放到托盘里,又用绸布盖了一层。刚放下笔,喜乐就回来了:“师父,皇上宣您去养心殿呢。”

“皇上有事?”

“嗯……看了内阁的票拟不太高兴的样子。”喜乐道,“您可小心点。”

何安站起来,带着那敬事房太监就往出走:“正巧,今儿把绿头牌给陛下过目,兴许陛下有喜欢的呢?”

去了养心殿,陛下正在东暖阁书架旁翻书,见他来了便道:“内阁的票你看了吗?”

“奴婢已看了才送到主子这儿来的。”何安柔声道。

“这事儿你怎么看?”赵驰问他。

何安一顿,躬身答道:“内阁所言有理,主子也应多操些心在后宫上。”

“大端朝至今已有十六位皇帝,其中五人都没有子嗣,也不见大端亡了。”赵驰道。

何安垂首而立,恭敬回答:“是奴婢眼皮子太浅,主子莫气。”

他就那么站着。

他几乎完全能够知道赵驰内心是多么的生气,这龙威一展,旁边敬事房的太监已经在发抖,那盘子都在晃。

他心里头也在发颤。

就跟人拿刀子破开了一样,里面往出涌动着血。

这根本是没办法的事儿……

就算是大端朝那些个没有子嗣的皇帝,谁人不是三宫六院七十二妃?

他贪心了。

可这贪念是主子纵的,这会儿当头一棒都不能救了他的心智。若这会儿陛下动怒,直接让人把他杀了,心里可能反而不难受了。

他一想到未来的日子,这后宫里隔三差五就要进些小主,在陛下面前争奇斗艳,每个月每宫陛下都得雨露均沾。

而他什么也不能做。

什么也做不了。

他就连呼吸都带着伤人的痛。

“盘子给我。”何安对旁边太监说,那太监连忙将装着绿头牌的盘子递过去。

“主子的事儿,事无大小,都是国事。如今守孝期内广纳秀女确实不妥。奴婢让敬事房安排了宫里年龄适合的小主们……”老祖宗就这么拿着盘子上前一步,跪倒在赵驰面前,将那盘子举过头顶道,”请主子翻牌子吧。”

东暖阁内一片寂静。

何安火上浇油道:“这里面每一位奴婢都看过画册了,样貌品性都是上品,还请主子——”

他话音未落,赵驰已经勃然大怒,扬手直接掀翻了盘子。

绿头牌七零八落,噼里啪啦的掉了东暖阁一地。

最后那镶金铜托盘也砸在了金砖上,咣当一声,震了半晌。

整屋子里的宫女太监们跪在地上都抖如筛糠。

“主子……”何安张口还想再劝。

“出去!”赵驰忍无可忍,“统统出去!”

*

养心殿里面的内侍们全都出来了,一群人站在廊下两侧,安静的不敢出生。

“……这、这怎么办啊,老祖宗。”敬事房太监忧心忡忡的问道,“主子气成这般,会不会有罚下来。”

“你先回去吧,咱家再劝劝主子。”何安道。

那太监忙不迭的退下了。

何安在门口跪了下去,双手叠放在额下,躬身叩首。

*

日头渐渐往西去,天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得阴沉,接着从东边传来一声闷雷,过了一小会儿,今年第一场春雨便淅淅沥沥的下了起来。

雨水飞溅到廊下,打湿了老祖宗的衣袍。

他匍匐在地一动不动。

两侧站着的太监宫女们也不敢多说话,除了喜平,其他人都悄悄退下,消失在不知道哪里。

又过了阵子,太阳开始西沉,在阴云中,勾勒出一个明亮的金边。

养心殿的门开了。

赵驰从里面跨了出来。

亮黄色的袍子在何安眼前停了下来。

“何安,你起身。”赵驰说。

何安摇了摇头:“主子生气了,奴婢有罪。”

“你起来,起来吧……”赵驰声音柔和,并没有什么愤怒的部分,“你起来瞧瞧我,瞧瞧这天地。我的小安子。”

他说着,已经将何安从地上搀扶起来。

何安抬头看他。

赵驰头顶那翼善冠已经去了,只有一个发髻盘在头顶。

“这不怪你,我也不该生气。”他笑了笑问道:“何安,你想过以后是什么样子吗?”

以后……

“还像现在这样?”赵驰说,“做皇上身边的鹰犬,做我背后的那个人。天天巴望我垂怜,连个不字都不忍心对我说?你甘心吗?”

“奴婢……我……”何安想说是,可他也问自己。

甘心吗?

他不甘心……

他付出了这多,却还是要跟其他人分享他的主子,分享他的爱人。

“你看这朱墙碧瓦。”赵驰推着他转身,去瞧春雨后的紫禁城,“你瞧这飞不出去的大内。一层层的,把人的心都锁死了。总有一天,我成了端文帝那样的老皇上,身边妻妾成群,而你永远在我身后瞧着。”

“这也许是幸运的。”赵驰说,“你还能安享晚年。也许更不幸的是我们都越陷越深,到时候权力和贪欲腐蚀了曾经的金风玉露。那些银汉迢迢,那些飞星传恨……怕是要真成了恨了。”

“不会的。”何安道,“主子要杀我,我引颈就戮。我不怕的。”

“可我怕。”赵驰说,“我怕我成了那样的人,你把一切都给了我。我能给你的……才有多少?这紫禁城,这皇权吃了多少人?每一块青砖,每一片屋檐都是血迹斑斑。我的生母,兰贵妃、王阿、郑献、陈才发、采青、喜顺……甚至是万贵妃,甚至是我那些死去的兄弟们,还有千千万万在这里虚度了时光,最终蹉跎到老的那些人……”

赵驰摇了摇头,笑道:“我不适合这里,我也不想让你在这里呆下去。”

他拿出了卷在一起的圣旨:“这是那**看到我放在东暖阁的圣旨。你打开瞧瞧,里面写了什么。”

何安双手接过圣旨。

里面是……

禅让书。

何安一惊,仔细去瞧。

皇上要把皇位……禅让给十三皇子,禅让给赵景同。

“我闲散惯了,不适合这紫禁城。”赵驰的话在他耳边缓缓说着,“如今大仇得报,更觉得在这宫中无趣。一直在考虑将这位置给了小十三,自己出去耍耍。你陪我吗?”

“主子,可这天下您不要了?”

“天下?”赵驰笑起来,他抬手指了指何安的左胸,又将何安的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前,“我的天下早就得到了,就在你的眼里心中啊……何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