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 第44章 秦王

小说: 赵驰何安 作者: 寒鸦 更新时间:2020-06-01 02:13:59 字数:3605 阅读进度:44/69

何厂公让五殿下那么一闹腾,等从暗房里出来的时候,还觉得自己呼吸凌乱,早不记得刚才对王阿的警惕和忧虑了。

一想到刚才殿下的所作所为……

只觉得自己还在那个幽暗、全是喘息和热气的环境里……殿下他……他太、太……

过分二字,何安是万万说不出来的。

连想都不敢想。

这雷霆雨露都是君恩。

何况殿下还是宠爱自己……等再过阵子,殿下新鲜劲儿过了,兴致不在自己这边儿了,求怕是也求不来的。

他在配殿外面吹了好一会儿的风,只觉得自己冷静下来才回了宴席。

这边大裆们也吃够了酒,眼瞅着时辰差不多,王阿站起来道:“时候到了,正殿那边有烟花,咱们去给陛下说个吉祥话,今儿晚上就算是热热闹闹的过了。”

众人都唱了个喏,陆陆续续站起来跟着往外走。

等到了正殿广场上,皇上带着后宫诸位已经在屋檐下摆了罗汉榻,一人一碗消食茶喝着,瞧见他们进来,皇上道:“开始吧。”

王阿应了声是,挥手让下面的人去办。

董芥连忙碎步出了广寒宫,拿着宫灯超太液池对面晃了晃。

接着就听见“咻——”的一声,一个窜天猴先冲上半空,啪的一声炸响,接着五颜六色争奇斗艳的漫天烟花就铺散开来。

烟花映照着空中霓虹闪现,将夜映照的犹如白昼。

过往这宫里的种种压抑和不安都被融化在了这短暂的快乐中。人人都只记得这一霎时的美景,忘了自己的忐忑之心。

何安看了一会儿烟花,不由自主的又往屋檐下那群皇子们身上扫去。

去寻找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正巧五皇子似乎早就在看他。

两个人的眼神在空气中遇见。

何安连忙不自在的垂下眼,然后又缓缓的抬眼去看殿下……殿下正带着笑意瞧他,那笑的眼神也如他的手,仿佛要透过层层人群,来抚摸他的脸颊,与他抵死温柔、极尽缠绵……

何安脸红了。

*

漫天的烟火不知道炸了多久,终于渐渐熄了。

何安缓缓收回眼神,正垂下眼帘,左手侧站立的王阿就走了出去,跪在院内,皇上脚边道:“今日宫内喜庆,奴婢斗胆提个想法,也想让大内喜上添喜。”

“哦?”皇上道,“说来听听。”

“五殿下回京已有两月,这两个月内,京畿水利一时办的极为妥帖,朝内诸位赞誉。前几日万柱国庆生时,从中间做媒,说是工部尚书徐之明想将幺女嫁与殿下做侧妃。奴婢后来请了几位王妃郡主前去打听这位幺女,听说是才艺双全,恭良淑德的一位小姐。想必也是门当户对的。”

万贵妃听了微笑道:“嗯,这确实一喜。陛下,我父亲素来慎重,这保纤拉媒的事儿也是慎重又慎重,徐之明乃是工部尚书,他的女儿做侧妃。我看可以……姐姐您怎么看?”

万柱国乃是皇上的太傅,皇上一直敬重他德高望重。

万贵妃又是皇上爱妃……如今兴头上,自然不好直接驳斥。

皇后瞥了万贵妃一眼,笑道:“这事儿啊,还是听皇上的罢。”

皇上咳嗽一声:“驰儿,你怎么想?”

赵驰出列跪于阶下,抱拳道:“皇上,儿子风流管了,暂时不想找王妃。”

他那群兄弟中传出一阵低压的嘲笑。

皇上皱眉道:“男大当婚乃是理所应当。你已经年近三十家里连个侍妾也没有,已经是不成体统。要知道为皇族延绵子嗣也是你应尽之事。”

赵驰垂首道:“父皇说的是。”

“那朕做主了,便将徐之明之女嫁给你。”

何安咬牙。

他手在袖子里攥的紧紧的,指甲压着掌心,刺痛不已。

他告诉自己这事儿本来就会发生,他不过是太监……也不过是殿下这阵子宠爱的新玩意儿……待殿下有一日收了心。

不但有王妃、还会有侧妃……

这本就再正常不过。

“陛下。”

不了王阿话并未层说完,王阿从怀里拿出一封写了批红的奏折呈上去。

“奴婢觉得,成家立业成家立业,如今既然殿下要纳妃,这品阶位分还是早些定了的好。”王阿笑道,“这折子乃是内阁票拟,司礼监批红了的。还请皇上过目。”

李伴伴把折子递在皇上面前,皇上并不感兴趣,挥手让他拿开,问王阿:“你亲口说说吧。”

“奴婢斗胆。”王阿躬身道,“五殿下办事有功,又年岁见长,自然应该早些封潘成王,据拥封地,未来交粮纳贡,镇守一方,为我大端朝基业添砖加瓦。”

“那厂臣有什么建议吗?”皇帝又问。

“西北秦川八百里,自古富饶,六朝古都。自太祖皇帝封秦王后,秦王一脉人丁凋零,如今空剩王府一座,急待新主。”王阿说话滴水不漏,已是早有了计划,“奴婢认为,封了殿下做新秦王,镇守秦川之内,又拥秦蜀要道,乃是最适宜不过了……”

秦王?!

何安站在一侧,浑身一颤,他朝五殿下看过去……

五殿下就跪在地上,垂着首,看不清表情。

*

皇上与王阿再说了什么,何安都听得不清,他脑子里一时清醒,一时昏沉。再不敢去看殿下,这么熬到了这家宴散场。

等回了配殿,诸位大裆都开始收拾走人,只有王阿坐在主位上喝着清口茶。

何安看了他一眼,便要带喜乐先走。

“何厂公慢走。”王阿唤他。

何安身形一顿,回头瞧他:“王掌印还有什么事?”

王阿放下手里的茶碗,问他:“今儿五殿下被封了秦王,又让陛下指婚。怕是这辈子也没这么荣耀过。明儿个就是京城里的红人了,谁还敢把五殿下当作不受宠的皇子看待。怎么,我瞧你这不太高兴啊。”

何安亦淡淡一笑:“咱家自然是高兴的,有什么不高兴呢?皇家的喜事儿,做奴才高兴的很。王掌印若是没什么事,咱家就先走一步。”

“等一下。”

何安回头瞧他:“掌印还有要交代的?”

“你可真能忍。”王阿一笑,“小安子,是哥哥小瞧你了。”

“掌印什么意思?”

“搁着是我,自己心尖尖儿上那个人,被人面团儿一样这么揉搓,早就气的肺炸了。你倒好,装的跟个没事儿人似的。这让我做哥哥的还怎么往下接戏呀?”

何安眼神一凌:“掌印说什么,咱家可听不懂了。”

“哎,听得懂也好,听不懂也罢。”王阿道,“哥哥就是给你提个醒儿。你之前做的那些,我尽了哥哥的本分,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你记住了,这大内里,不是你何安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

王阿放下茶碗站了起来。

他平日里说话斯斯文文,从没什么架子。

如今这番话说完,却隐隐戴上了不怒自威的气息。

他走到何安面前,直盯着何厂公的双眸:“大端朝外监六部,内监二十四,东西两厂,打头数都得从我王阿开始。别怪我没提醒你。”

他说完这话,忽然莞尔:“嗨,咱们兄弟,说这么紧张做甚。大中秋的,好好回家吃月饼去吧。”

王阿拍拍何安的肩膀,一撩袍子自行先去了。

*

喜乐再外面等了会儿,就瞧见王阿先走了,正在奇怪,就何安缓缓从里面最后一个走出来。

“厂公,怎么了?”喜乐直觉不好,连忙问他。

何安摇摇头,几个人出了西苑,坐进轿子里。

“厂公,咱们回家吗?”喜乐问。

过了好一阵子,轿子里才传出何安的声音:“回去吧,殿下一会儿要来,莫让殿下空等。”

他声音有些空落落的。

回去的路上,空无一人。

清冷的月辉之下,只有这一顶小轿孤单前行。

*

赵驰回府后,便去换夜行衣。

白邱早得了消息,站在门口道:“殿下今夜不应再去何府。”

赵驰换衣服的手一顿:“我若不去,他必会心急死。我放心不下。”

白邱道:“前两日您不是还说的挺高兴的,什么飞鸽传情、千古佳话吗?”

赵驰苦笑:“那也是等我俩情义定了再说,如今这情况,八字还没一撇呢,突如其来。虽然已是有准备,依旧是措不及防……何安稳坐西厂之后,王阿一直没有动作,低调的叫人忘了他老祖宗。”

“王阿果然名不虚传。”白邱也认可道,“如今你栽了个大跟头,他又敲打了何安,一箭双雕。让你们都不得安宁。”

他顿了顿:“因此我奉劝你一句,跟何厂公当断则断,别再纠缠……一开始就是错的,再这么错下去,怕是等不到你们飞鸽传情,就要黄泉相见了。”

白邱说的乃是实话。

赵驰比他更是清楚万分。

自己身上背负的血海深仇,决不允许他肆意妄为。

可何安早就长成了他的软肋……如今再拔定是生不如死。

前后皆是踌躇,难以抉择。

到了最后,赵驰换好了夜行衣道:“无论如何我先去何厂公家一趟。”

“嗯……”白邱以为他想清楚,点头道,“也是得当面说清楚。”

“哎……”赵驰叹口气,感慨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就算是要分开,也得抵死缠绵一番,才不枉费我对何厂公赤诚之心。”

“???”白邱怒了,“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想这些龌龊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