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狂妄之徒必受天谴(12)

小说: 罪恶终结1狂徒之惩 作者: 游梦终生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6442 阅读进度:194/194

夹板的后方被一老一少占据,他们没有任何遮遮掩掩的放声交流,似乎丝毫不担心被人偷听,大概这种天气也不会有多少游客肯出来吧。

诡异的天空与升起的浓雾,环境的温度在这一刻仿佛降到了最低,有的船舱甚至开启了暖气。

“楚先生,我觉得我们应该回到船舱内去聊……”文森·卡索船长老而有神的眼眸瞄了瞄四周做出了好大的内心选择才做出这个决定。堂堂前阿尔法上校难道会因为恶劣环境而退出?胆怯?去像个普通老头一样在舒适的环境内喝着小酒看着漂亮姑娘的大腿?他想啊!这样的生活谁都憧憬,怎么可能会有人想一辈子都过打打杀杀隐姓埋名的生活,文森·卡索厌倦了!他也想像个普通老头一样过享受享受后半生,和爱人一起躺在黄灿灿的一大片秋菊里吹着下午不冷不热的风,双方喂对方吃食物,然后回忆以前的点点滴滴。这多好啊!他已经老了,尽管有些时候看上去那么犀利,但是心却无法再像以前那样,他的热血早以燃尽,仅剩的激情他只想和爱人一起欣赏秋菊,本来打算干完这一票就带着奖金从此收手回到他的德国家乡的乡下,但他知道,这一次如果出手绝对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容易过去,可他就像着了魔般答应下来,因为雇主开的价钱太诱人了。此番出行,他隐隐感觉心脏被什么握住过一样,那那感觉是错觉还是什么他也说不清,太过真实,他曾怀疑过会不会是心脏病发作的前兆,但医生给他的答复却是“马拉默德船长,您身体是我见过的老人中最强壮的一个,您只是肾器官有点问题外会导致您嗜睡外其余的都没毛病,您只需要多吃点干贝和鸭肉就可以了。”

当然,这只是他的私人医生这么说的,但是这并没有他想要的答案,身体好?我自己都知道我身体好还用你讲。

“你是觉得有点冷吗?”楚陌雨环顾四周的环境迟疑了一下才说。因为他的任务就是负责勘察一切发生在突发状况,然后汇报给专员再由专员汇报给上级,不过听这老头话里面的声音似乎是觉得冷想回到船长室吹吹空凋。

“楚先生,你可真幽默,作为前阿尔法上校如果我连这点抗寒能力都没有的话哪岂不是会被人怀疑身份真假?即便我已经老了!”这个老头似乎没觉得自己是中了楚陌雨的计,仍在哪自顾自的说前阿尔法上校多厉害什么什么的,的确,你或许会很厉害,但是我可没有多少兴趣会听,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地形勘察得做到完美,否则那个专员可得找我霉趣,她可是个强悍的女人。

“那我们言归正传。”楚陌雨一只手偷偷伸进裤带里,那是只录音笔,在这样安静的情况下能录到两人的交流。不过他这个动作却被眼睛犀利的文森·卡索船长逮到。

“等等,开始之前我得指出您的失礼。”文森·卡索的目光落在了楚陌雨那身漂亮西装裤的口袋。

“好吧……我的失礼(失利)”他无奈,只好拿出录音笔,他可不想因为在这件事上跟这个老家伙耗费太多的时间,但也没有人可以随便轻松的改变楚陌雨的想法,之前的动作却是显眼,但这次呢,眼睛犀利的文森·卡索上校,您逮到了吗?

录音笔放置地上,起身时触碰一下袖口,双手放进口袋内,真是娴熟的步骤啊。

“对于格陵兰的……神话传说你知道多少?”楚陌雨问。这是专员下达的命令,询问信息方面不能明说,只能以神话传说为引慢慢延伸到灵异事件,说是这样容易把人的戒备心磨灭进而更快的获得更准确的信息。

“神话传说吗?”文森·卡索想了想。“还真知道一些。”

“几年前我曾听人讲起过,说是格陵兰的深海中有一头……龙存在,里面还有它的王宫与鲨鱼一样的侍卫,它们会在每年的特定日子浮上海面进行“天奉”以此向上帝发誓它们决无反抗之意,传说那头……龙是海神波塞冬的神兽,诸神黄昏来临时海神波塞冬受到感应前往神庭支援,但是却将那头龙留在了海神殿。”

楚陌雨现在有点后悔了,他不知道这个老头从那听来的故事,还龙……波塞冬,海神殿的,说的有头有理,但是尽管如此,在正常的历史面前仍然脆弱如白纸,以不死族的历史角度来看,那只所谓的“龙”其实只是一只体型较大的鲸,至于它为什么会被错认为是龙,大概是留有一点它侏罗纪祖宗的血脉吧,而且那些鲨鱼又为什么会和一头具有“龙血基因”的鲸一起走,答案更简单,它们受到了海妖塞壬后代的催眠,至于特定的日子浮上海面向天发誓祈求什么的更是扯蛋,无非就是一群活久了因此生出活腻歪想法的东西想借刀杀人。那些家伙永远都是人类的敌人,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几千年了,还想着卷土重来,真是可笑。

“没趣的故事,还有其他的吗?”楚陌雨干脆的打断了他,尽管这样很失礼,但这就是他的一贯作风,没必要做的事不做,要做的事尽快解决。

“文森·卡索船长,您长年行驶在大海之上,难道就只有这点故事?不可能吧?”楚陌雨试探性的问,但在文森·卡索看来,这是赤裸裸的鄙视!

“楚先生,您稍等我回忆回忆,作为一个长年在海上漂泊的优秀船长,我所知的故事时不时就会和这些海水一样时起时息。”文森·卡索船长再一次自卖自夸起来,只不过这次好像是真的想卖出点什么真正的好东西,瞧他那额头的青筋。

“哦!有了!”过了好一会儿,文森·卡索船长大叫一声,咧嘴笑笑,说:“这次的故事可是具有很强劲的感染力,而且还具有很强大的真实性。”他在笑,仿佛一个正在施法的老巫师正在为他的魔法施展成功而向人炫耀。

“楚先生,您是否知道“海上屠杀者”?”文森·卡索故意卖关子的笑笑。

“不知道!”楚陌雨回答的很干脆。他真不想像这样闲聊的浪费时间下去,此刻他的心情很槽糕,不光是因为这个天气环境,还有这个笑起来很欠打的老头,此刻楚陌雨的心情如果要形容出来,说的好听,文艺一点的话就是心烦意乱,但是如果说的难听,带点小痞子的问题的话就是,真闲的季霸蛋疼。

“那是一个很久远而且很真实的故事!”他说话的声音忽然变得诡异起来,别说!配合这环境还真他娘的有点感觉!

“海上屠杀者!几乎是整个世界的航海禁语!这是个受到过诅咒的词汇!凡是提到过它的,都会有不好的下场!”

说实话,楚陌雨还真有点被这个文森·卡索说的话给吓到了那么一两秒,确实,在这样的环境渲染之下,多少还是会有点影响,因为怎么说都还只是个人类,又不是莫得感情的机器人。

见楚陌雨没有多大反应,文森·卡索不服气的继续讲起恐怖故事来:“海上屠杀者,他会在每年的七月十五号驾驶他的幽冥船从冥界归来只为寻找目标,而他的目标大多数都是哪些体型巨大的大船……”他停顿,不知为何的环顾了一下四周,“他所降临之地往往会生起浓雾,而且气温也会极速下降,据说那是为了适应……什么东西……而且同时也是在警告感受温度的人们迅速撤离,他此行将会带走一艘大船上的人!所有!”

楚陌雨没有动容,看着他。这种故事如果比起学院读书馆里的不死族历史哪还真算是儿戏了,什么狗屁从冥界而来的幽冥船,有阿尔萨斯可怕吗?

“您……难道不觉得可怕……我是指……在这样的环境下你难道不应该产生一点恐惧心理……哪怕是一点点……”瞧见楚陌雨没有太大反应,文森·卡索好奇问,毕竟哪怕是他这种身经百战的老船长在这样的环境下都会有些悸动,他可不敢相信眼前这名看上去只有18岁左右的年轻人能有那么强的心理。

“并没有,你能继续说下去吗?”楚陌雨干脆的回答。不过听文森·卡索的意思好像是指半夜在坟地讲鬼故事……呵呵……乍一听好像的确有些吓人,但楚陌雨这个家伙更多的是内心吐槽。大半夜不睡觉跑去坟地讲鬼故事,这是哪个傻X闲的蛋疼才会干出来的事。

“呵呵……好吧……看来我是真的小看您呢……”文森·卡索尴尬笑了两声,如果这种心理素质不是装出来的,那么文森·卡索真得好好重审这个来自中国的年轻人。

他拿出一个盒子,里面装有香烟,“要来一根吗?”他递向楚陌雨,“不了,谢谢,我抽不来。”

老家伙笑了笑,背靠在铁皮上,点然一根香烟,微微仰头似乎是在酝酿。

“那艘幽冥船的船长叫做德普船长,浑身穿戴着已经破旧不堪的中世纪海盗船长服,就像一部电影里的杰克船长那样,他的双眼早已被夺取只剩下空洞,但是他的双眼洞里却在燃烧着焚烧人灵魂的鬼火……”

楚陌雨感到有趣的眼瞳微变。

“触犯海洋禁忌的人,将永世漂泊!”文森·卡索吐出一口烟。

老家伙认为楚陌雨是被吓到了其实楚陌雨只是在思考而已,他是海天学院的学员,同时也是空间系能力的拥有者,怎么可能会被所谓的幽冥船吓到,真是可笑,虽说他从未正面接触过不死族,但通过图书馆的书籍他也了解过不少,凶残,嗜血,好杀,狡猾是给它们定义的标签,人类社会几千年来一代又一代的精英都站在与不死族对抗的最前面,至于不死族为什么会与人类做斗争,图书馆内的书籍他都找遍了也没有找到半点有关的信息,但所有有关不死族的书籍最后一页都有这样一句话:

“物种与物种之间的战争,唯有灭族才能终止。”

这句话就像拥有某种强大的精神力量,使读它的人被深深烙印在心里。

但是,他们此行的任务只是单纯的清扫,并不会遇到强大的不死族……可就在这个念头刚刚出现时,一个猛雷并低而有力的雷滚声在他脑海里说:

“凡事可都有意外,别用你的无知来衡量这个世界!”

“是谁!”楚陌雨大吼,向四周扫描,那个人的声音如同闷雷滚滚怎能不令楚陌雨感到不安。

但是任凭他再怎么观察,看到的都只不过是浓浓雾,他忽然意识到了不对,催发身体内另一半的血脉,黄金瞳审视着周围的一切,但楚陌雨无法通过黄金瞳看穿浓雾,那层浓雾仿佛就像被挤压过,一层叠着一层。

“你赶快回船长室!”他冲文森·卡索说。但并没有回头,现在的他如果被普通人冒然看到那么难免会有些槽糕,事后文森·卡索免不了被学院的人洗洗脑。

试想一下,如果某天你忽然在街上看见一个眼睛里泛着金光的人会是怎样的反应?

“啊?啊?”文森·卡索没能反应过来,之前的故事不是讲的好好的吗,这是怎么回事。他不明白这个青年为什么会突然变得这么警惕,就像……即将面对什么强大而说不清的东西做准备……

“别啊了!赶快回船长室通过并且封锁所有来夹板的通道,每个通道都安插两名安保并且告诉他们如果看见是穿着黑色衣服胸口徽章是云与海的人就放他们过来!”

他回头了,那对黄金瞳再也隐藏不住,文森·卡索在一瞬间仿佛受到了灵魂冲撞失了一下神,但毕竟作为前阿尔法的上校,本能反应还是让他苏醒过来。

“当浓雾升至迷眼之时,意味着德普船长的冥界幽冥大船正在附近寻找猎物,当天空变色之际,意味着那艘船就是德普船长的目标!”文森·卡索忽然想起了这句话,印象中,是一位吉卜赛女人说的,她的打扮有点像一名占星术士,当时的文森·卡索只是单纯当做打发时间的故事听,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但现在一想,后背竟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就像被浓雾外什么人给死死盯住,这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就像被人当做猎物看待……这是作为前阿尔法上校的直觉,他曾靠着这股直觉很多次死里逃生,但是……这次呢……

“快回去!按我说的做!”楚陌雨冲他大吼,黄金瞳的威慑力成功让文森·卡索醒过来。

他跑向船长室,楚陌雨站在夹板前方,利用空间能力为自己制造了一个绝对完全的领域,虽然很小,但是面对偷袭却是第二条命。

楚陌雨非常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无异于待宰的羔羊,黄金瞳都无法看透的浓雾,只是说明它的密度很高!很高!一般这种情况下都往往象征着即将发生难以想象的现象,他手上没有武器,只能等待任务的其他执行人员。

船长室内,由于浓雾太大,以及加上SoPhia号上空那边诡异的云彩使SoPhia号的卫星定位暂时失去联络,游客们丝毫没有为船外的浓雾担忧的意思,这到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否则安抚情绪这种事可是麻烦透顶了呀。

“塞壬后裔察觉到了吗?”他在心中问自己。

也对,一艘船上几十名异能者,塞壬后裔的鼻子可不是盖的,对于食物……我想谁都会记住那种味道吧。

上夹板的电梯中,叶灵背着刀袋站在刺玫后面。这可真是个懦夫啊,竟然要人家女孩子给你当挡箭牌?这到不是叶灵怂的问题,是刺玫执意要站在前方,谁叫人家胆肥啥事不怕呢。通过楚陌雨最后的蓝牙信息回复,刺玫和叶灵都换上了海天学院的……校服,冬季校服,颜色是云彩白和海洋蓝的组合,还蛮好看,尤其是徽章的做工更是精细,都快赶上限量版的劳斯莱斯飞天女神了。

“终究还是来了……”他喃喃低语,双目无神。如同梦境中发生的一样,自己背着刀袋,站在刺玫后面,在去往夹板的门前有两个彪形大汉守着,他们得到的指令是不认人,只认徽章。

那场变成现实的梦境终究还是无法避免,他真的很害怕那场梦境会变成现实……他从未如此害怕过一件事……他盯着刺玫的后背,“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

既然无法躲过梦境即将发生的事,那就将梦境里发生的事在现实中他妈的进行改变!

他真的很害怕……很害怕面前这个女孩的腹部在三小时后被贯穿……热乎的鲜血沾满双手望着拿着双刀的死亡骑士只能死死盯住,那场梦境真实的过分……把他所有的情绪都在那一刻印照出,如果说那是一种预知能力的话,那么……你他妈的这么强烈的真实感是怎么回事呀!但是生气过生气,他更多的还是欣喜,只要是没发生在现实中,哪怕是噩梦,他也会用尽全力去将它改变。

梦境是预知未来的话,那就说明刺玫必须死,这是天命,上帝的选择,神的选择,但是拥有预知未来梦境的人呢?!同样拥有能够改变未来的能力!那么就叫做逆天?逆命?老子他妈的管你是上帝还是撒旦,哪怕你是神老子也会逆给你看!

他小步向前抱住刺玫,头靠在她的肩膀上,心中说:“我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

“你今天这是怎么了?”与以往的叶灵相比,刺玫真的很难相信这是叶灵……这个现在吃自己豆腐的家伙和七个小时前羞涩跟个古代未出嫁的大家闺秀比较。

她倒是并不反感,反正自己也无父无母,什么事情都是自己做主,按照法律规定,结婚年龄是男二十二,女二十,如今她也二十一了,大不了等他四年就是了,反正又不长。

“你是被什么事刺激到了吗?”刺玫温柔的抱住他,这哪有情侣的感觉鸭,倒是有点姐姐照顾受到打击的弟弟的意思。

她温柔的抱着叶灵,他身上湿漉漉的有点像是汗水。

“你是做噩梦了吗?”她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噩梦能将堂堂时间系的异能者吓到。

难道是基因合成的后遗症?刺玫在脑海中寻找有关基因合成的所有有关信息。

她曾经也接受过基因合成,那时候的仪器设备还不如现在的发达,为了防止中途出现意外,一般都会锁住四肢,而那种金属往往都是很厉害而且很神秘的炼金材料。

基因合成的过程中会让接受者做一个很长的梦,那个梦很长,直到接受者将步骤进行到现在的时间段,当然,接受者无法在短时间内分清楚接受过程中做的梦境和现实社会的桥段,这是一种必要避免手段,叶灵并不是独特份子,所有人都是这么做的,基因合成的梦境后遗症会伴随接受者很长一段时间,长的话会是一生,短的话五年,而基因合成的梦境往往是通过接受者大脑中记忆模块最多同时也是接受者主动唤醒最频繁的一段,简单点说就是……如果你是一位资深死宅,那么你的基因合成过程中的梦就是你所看过的动漫,小说,漫画,也就是可以将你脑海里的YY变得更真实一点。

刺玫是在十二岁时接受的基因合成,但是她仅仅只用了五年时间就从后遗症中摆脱出来并且扼杀,而且她的真实姓名也不叫刺玫,只不过是为了掩饰叶灵基因合成后的后遗症中的女主名字。

“放心,不会有事的。”她轻轻抚摸叶灵面颊。心说“只要找到塞壬后代取到她们的声带中的宝石你就会恢复原样。”

塞壬后代的歌声能迷惑人心,但是这种能力往往会成为一些势力的觊觎,基因合成的后遗症使许多天才迷失在梦境中无法分清现实与梦境,为了避免他们造成更多的损失前,学院往往会采取切除他们的脑叶白质……真过分呐……

但是塞壬后裔的出现让学院看到了希望,塞壬后裔声带中的高强度能量结晶能将进行过基因合成人从梦境中拉出来,方法虽然过于强硬会产生一点轻微脑震荡以外,目前再也没有任何技术能做的更好了,这也是为什么学院会派一群新生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