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兄弟

小说: 永恒命章 作者: 寸光年 更新时间:2022-05-17 字数:2495 阅读进度:30/30

张家。

张胜坐在大厅中,有些焦躁不安。

杜飞那群人活的好好的,已经是两天多的时间过去了,按理说这些人应该已经毒发身亡了。

可是到现在,也没有传来杜飞那群人死去的消息。

“听说杜飞这些人去了杨家那边,该不会是有了解药吧?”张胜嘀咕着,眉头紧皱。

“不会啊,这玉螺粉是从海边递过来的,这邺都内怎么可能会有解药的?”

“不行,得去看看。”

张胜目光闪动,终究是不准备再坐在家里等消息了。

好歹是几百两银子。

虽然不多,但是张胜的心中就像是被小猫挠过一样,痒痒的。

这些银子,足足够他喝上好多天的小酒了。

“张宁,跟我一起去看看情况。”张胜对着外面喊道。

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出现在张胜的面前,面带讨好的笑容。

“老爷,工棚区那边很脏,我去就可以了,您在家里等我消息吧。”这人是张胜的心腹,张府的武术教头。

上次死掉的那批人,便是此人培养起来的。

“我和你一起去吧,这些人若是真的没出问题,那个叫方明的小东西手里肯定是有着能解玉螺粉之毒的解药。”

张胜轻轻摇头,皱眉说道。

张宁笑着道:“老爷何必惊慌,他便是有解药,又能如何,我真要是想动他,还是很简单的。”

张胜脸色微微一变,急忙说道:“这话还是不要说的好,这方明,轮不到我们去对付。”

“他这样的人,蹦跶不了几天的。”

“是,老爷您说的对。”张宁谄媚道。

张胜丝毫不知道,他觉得是奇毒的东西,在方明的手中只是用了几味很简单的药材便将毒给解了。

...

天色已黑,张胜和张宁两人出现在工棚区。

工棚区是对南城这一片区域的称呼。

在这里居住的人大多都是社会的底层之一,他们在邺都城内各处做工,勉强能管得住一家的温饱。

这里是整个邺都城中最为鱼龙混杂的地方,因为这里人多,所以具体每天来了什么人走了什么人也无人知晓。

当然,对于杜飞那些人来说,这里就是家。

工棚区的夜晚比别处的要黑,但却比别出更加热闹。

不是街上有多么的繁华,而是各家各户的争吵和孩子的哭闹声。

张胜和张宁两人来到这里的时候,整个人工棚区街道上已经没了多少人,时不时有狗吠之声从黑暗中传出来。

“这就是杜飞他们那些人住的地方么?”

张胜行走在街道上,随口问道。

张宁急忙点头道:“是的老爷,他们那些泥腿子,也就只配住这样的地方了。”

“我就说让老爷在家里的等着的,这地方脏,老爷您慢点,别脏了脚...”

张胜听着张宁不间断的马屁,嘴角却是露出笑容。

“也难怪这杜飞敢贪墨我的五十两银子,这地方,生刁民啊...”

张胜淡淡的说道,声音有些冷漠。

“老爷,要不...”张宁听出来张胜的意思,做出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张胜却是轻轻摇头:“算了吧,把属于我们的钱拿回来,嗯...打断他的手吧....敢对我动爪子?”

张宁点头:“是,老爷。”

“老爷,我们到了。”

杜飞的房子,在这拥挤的工棚区中,应该算的上还可以的。

一个客厅加上三个卧室,对于杜飞一家三口来说,足够了。

杜飞这个时候正在客厅中发呆,思考着以后的出路。

他一点也没有意识到张胜回来找他。

在杜飞的心中,这张家已经要取他的性命了,这钱他是肯定不会再还回去的。

这是杜城的彩礼钱...

“砰砰砰...”

敲门声响起,将杜飞从发呆中惊醒。

杜飞下意识的起身打开门。

“砰...”

门一开,杜飞的身体直接倒飞出去,直接将客厅的桌子砸成碎片。

张胜和张宁两人缓缓走进屋里,杜城和杜氏也是慌忙从屋里出来。

......

方明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

只记得这个这朱胖子不断的给他倒酒,这些酒大多都是存放多年的陈酒,酒精含量一点也不低。

饶是方明本身便是一个酒鬼,却也喝得有些晕乎乎的了。

这还是最近他有锻炼的结果。

若还是以前的那个柔弱身体,怕只是三杯下肚,就不省人事了。

方明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

“姑爷,您醒了。”陈昭正在小声的打扫着小院,见到方明,急忙行礼。

方明点点头:“我昨天什么时候回来的?”

柳玉现在不管他,方明也乐得自在。

但是这样宿醉的事情,是绝对不能再发生了。

自律一向是方明处事最核心的观念。

陈昭想了想,说道:“大概是子时。”

“赵四儿呢?”

“他不放心自己的老母亲,回去了。”陈昭说道,语气有些唏嘘。

他从懂事起,就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

“嗯,也好,他也恢复的差不多了。”方明点头,“我给你的东西,看了多少?”

“回姑爷,我才刚开始看,想要全记下来,估计至少得一个月的时间。”

陈昭慌忙说道。

他生怕方明将这书给收回去。

陈昭留了个心眼,在看书的时候,也会去验证书中将的一些植物药材特性。

十多种下来之后,他对方明佩服的是五体投地。

这本书更是被陈昭奉为神器。

“嗯,没事,你先看看吧,不着急。”方明看他紧张的样子,淡淡的说道,“对了,你去厨房帮我弄点吃的吧。”

“哦哦,好的姑爷。”陈昭听到这话,慌忙跑了出去。

方明则是在院子中坐下来,揉了揉眉心。

脑袋里面到现在还疼,就好像是有一个小锤子不断的在敲击一样。

“从今天起,你方明就是我朱富贵的哥哥...”

“以后哥哥的事情,就是我老朱的事情...”

“你放心,我老朱怎么会做坑哥哥的事情呢?”

“......”

方明坐在那里,双手抵在眉心。

脑海中响起的是昨天晚上朱富贵喝酒的时候说的话。

“一个不小心,就成了哥哥?”方明脑袋更疼了。

这朱富贵,是个人精啊。

方明几乎是可以想到,朱富贵这人,肯定是有事情求到他身上的。

但是对方在昨天的时候,却忍住了,只是不断拉近双方的关系。

两人都成了兄弟了,我真有事情求到你头上。

你还能熟视无睹?

“头疼啊...”

方明有些痛苦的闭上眼睛。

“哥哥在么,老朱我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大嗓门从外面大院直接传入到方明的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