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第十六章

小说: 影帝总想把我拐跑 作者: 霍米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3336 阅读进度:16/16

当晚男人进不去贺文师的房间,自然失去了造谣用的证据。

所以第二天,新闻的娱乐版块依然是风平浪静。

一次失手,郭晨云一时也不敢往贺文师旁边凑。因此贺文师过了好几天安生日子。

这天他们要拍《御赋山行》的重头戏,也就是贺文师试镜的时候演的那一段。

梁宗平突然背叛苏桐。而苏桐发现梁宗平在利用自己,被怒火冲昏了头脑,拿着剑就想把梁宗平杀了。而唯一清醒的卓少白则死死拉着苏桐不让她手上沾血。

这本身是一场极具张力的戏,如果演得好的话。

可是不知道应该说秦熠昇没力还是贺文师太大力,秦熠昇一直没抓住陷入癫狂状态的苏桐。偶尔抓住了,导演却不满意演出效果。

导演惆怅地摸着自己的光头,他觉得这部分剧情是没问题的。他忽然想起景勋当初试镜的时候试的是卓少白。于是他不死心地让景勋来演一遍。

景勋还真演出了导演想要的效果。

导演让秦熠昇参考景勋的做法。只是又试了六七遍,秦熠昇始终达不到导演的要求。

导演无奈之下只好把编剧喊来,临时修改了剧情。

改后的剧情倒是没有卓少白什么事了。

“苏桐,现在来一遍可以吗?”

“可以。”

贺文师迅速把剧情记牢然后进入状态。

前面的剧情没变,一直到苏桐愤怒地剑指梁宗平。

“你利用我?”苏桐的眼中是愤怒,是难以置信。

“这怎么是利用你呢?我所做的一切全是为了你啊!”梁宗平脸上尽是痴狂,“他们害死你娘,他们该死。他们死了,你就是唯一的皇家后裔,这天下都是你的啊!”

苏桐听完,不怒反笑。“为了我?还是为了你自己?”

“苏姑娘等一下!不要!”卓少白冲了进来,看见苏桐手中的剑已经入了梁宗平前胸,以为苏桐要杀了梁宗平。

苏桐没有理会卓少白,只是冷眼看着梁宗平。苏桐此刻冷静非常,她心知梁宗平这样做是想引她破戒杀人,所以她不会如他的愿。于是她手一挥,把梁宗平前胸的皮肉划开,再趁他不注意将他的双腿废掉。

完成后,苏桐把剑一甩,冷漠地俯视着正躺在地上□□的梁宗平。

“我不会让你这样的人脏了我的手。”

说完,她转身朝窗户走去。走到窗户,她朝角落喊了一声:“出来。”

神情复杂的太子从阴暗处走了出来。

“……姑姑。”

苏桐从衣服里掏出一个小瓶子,朝太子扔去。

“让你爹服了它,一个时辰内会有好转。还有,别再叫我姑姑,我与皇家毫无瓜葛,从今以后,我苏桐不会再踏入皇宫半步。”

说完,苏桐翻窗而去,卓少白紧随其后。

“好,卡。”

“怎么样导演?可以吗?”

导演一喊卡,场上的演员都围了过来。

“比我想象的好。有几个镜头要补拍一下。”

他们拍了一天,终于把这半个小时不到的戏拍妥当了。

导演看他们几个拍了一天,就让他们去休息,换了个副导过来拍配角。

“妮妮姐,我还有些问题想问你。”

贺文师被追上来的秦熠昇叫住了。

景勋看着两人,欲言又止,但很快转身离开。

贺文师看了一眼景勋的背影,又转过头来回答秦熠昇的问题。

当她和樊千敏到了酒店大堂打时候,看见景勋站在角落。她主动地走了过去。

“你好像有些话想和我说?”

“我……”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有分寸。”

贺文师对他神秘一笑,便和樊千敏一起上了楼。

《一百分的你》这个时候正播到高潮部分。男主和女主打得火热,女主被人找上了麻烦。在孔丹语的指导下,女主成功蜕变奋起反击。相较于这种落入俗套的爱情故事,观众们似乎更喜欢成语cp拽姐和忠犬的组合,热度隐隐有超过主cp的势头。

可惜让嗑成语cp的粉丝们难过的是,三月之期已经到了,孔丹语马上要飞走。而欧成不想让她走,向她告白。但是孔丹语很潇洒地拒绝,并在第二天坐飞机飞走了。

成语有be的趋势,让观众哀嚎着不要。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条写着“别哭了,你们的成语he了”的推文悄悄冒了出来。

推文说,在《一百分的你》拍摄结束之后,秦熠昇和贺文师互相对对方有意思。而恰巧他们两个成功获得《御赋山行》的主要角色。再次见面让他们擦出了爱火花。再配上了几张拍摄时的肢体接触的照片,说得跟真的一样。

于是cp粉们开始狂喜。但秦熠昇的一些女友粉却很不开心,她们不开心自然想骂人。骂谁?除了骂瞎编的营销号之外还骂起了贺文师。于是惹到了一些在贺文师多番规劝下已经变得很佛系的“贺卡”们,双方顺理成章地展开了骂战。

虽然贺文师入圈早,前段时间也圈了不少粉,但是比起一直在国内发展的秦熠昇,微博粉丝数还是不够看。所以,在这场骂战中“贺卡”落入了下风。

贺文师知道这件事情,还是乔弈安告诉她的,他把那条推文发给她了。

乔傻子:妮妮姐,这是真的吗?

贺文师被他气笑了,说他傻还真的傻。

nini:营销号说的什么时候是真的?安心拍你的戏,别瞎传。

乔傻子:……哦。

然后乔弈安就没有再回复,估计是睡觉或者拍戏去了。

贺文师粗略地看完了全文,不出意外全是瞎编。

难怪她总觉得最近总有人在暗处盯着她。

宋佩知道她一向不爱炒作,特别是炒绯闻。而工作室的人没她首肯也不会乱来。

现在看来,这次绯闻的直接收益者是剧方和秦熠昇。但鉴于之前的房卡事件,贺文师把郭晨云也加了上去。

仔细思索了一番之后,她打了电话给宋佩。

“佩佩姐,留意秦熠昇的团队。”

在宋佩的指示下,樊千敏用工作室的微博号发了几张剧照说贺文师在工作中,并暗示粉丝不要乱来。

本来还不甚清楚那天那个男人是谁的贺文师,这个时候已经基本确定,要怪就怪秦熠昇太心急了。

但是她还暂时不打算对秦熠昇和郭晨云下手,毕竟这部戏还拍着,两个重要角色突然出事对剧组很不利。

更何况,与其让他们两个轰轰烈烈地火一把然后退圈,还不如让他们慢慢沉入湖底,没有人再记得他们的名字。

秦熠昇的团队发了一条模棱两可很暧昧的微博,看上去是在否认,实则却在说两个人有发展的迹象,但碍于事业只能暂且抛开。既安抚了一些只愿意相信自己所见的女友粉,又安抚了一些cp脑各种解读文字的cp粉。

但是她确实惊叹于现在的年轻人嗑cp真的嗑得出神入化,明明没关系的两个人在cp脑的加持下能变得缠绵三世。

不得不说,部分cp粉确实拆解到了秦熠昇团队想要暗中表达的意思。

毕竟还要继续拍戏,她暂且按兵不动,暂时还不能和秦熠昇闹僵,因此也没有发微博。

——

“走了。”梁宗平靠在墙壁上仔细听着外面的脚步声。

三个人纷纷松了一口气。

“我的易容术明明毫无破绽,为什么那群人总能找上你?”梁宗平百思不得其解,然后他注意到苏桐的腰上,“你的全身上下包括脸都是新的,除了它。”

梁宗平指着苏桐腰间的荷包。

“我的荷包?这不是一个普通的荷包吗?”苏桐拿起腰间挂着的荷包仔细端详。

“他们肯定是认出你的荷包了,不然没有别的解释。莫非你的荷包有什么玄妙之处?”

“我娘给我的荷包会有什么玄……”

说着说着,她似乎感觉到手上的荷包似乎有些不对劲。这个荷包她视若珍宝,以前一直都收在一个小盒子里。现在是因为下山,苏桐才把它挂在腰间当护身符。这么多年她还从来没仔细摸过也没打开看过。

这下一摸,她感觉到荷包里面有些凸起。她把荷包打开倒了过来,但是没有东西掉出来。

于是她把荷包的里子翻了出来。她发现在荷包的里面绣着一朵小小的葵花。

苏桐好像想到了什么,脸色突变。两个男人见她神色不妥问她怎么了。而苏桐只说没什么,她想静一静,就先行离开了,留下两个男人面面相觑。

卓少白眼看着苏桐离开的方向,因此自然没留意到梁宗平眼中一闪而过的阴谋得逞。

“卡。”

“苏桐可以。梁宗平最后的眼神差一点。卓少白状态不行啊。再来一条。”

这本来是一场很简单的戏,戏份主要在苏桐的身上其次是梁宗平,最后才是卓少白。按道理来说应该会很快结束,可是由于秦熠昇三番两次的不在状态,导致这条ng了六七遍。最后导演还是因为不想拖慢进度,拍了一条勉强可以用的之后才说可以。

趁着休息,贺文师拿了两瓶水,走向了秦熠昇。

“卓少白?先喝点水吧。”贺文师递了一瓶水给他。

“妮妮姐?”听见贺文师的声音,秦熠昇脸上闪过一丝慌乱,很好地被贺文师捕捉到了。“不好意思,今天我拖慢了进度。”

“没关系,喝口水,好好休息。”贺文师把水塞到他手里,保持着得体的笑容走开了。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