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十章

小说: 影帝总想把我拐跑 作者: 霍米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3312 阅读进度:10/16

之后的拍摄倒是一直顺风顺水。钟知薇隔三差五就跑去找贺文师请教演技。之后轮到她们两个演对手戏的时候钟知薇来得更是频繁。

“竹曼,不可。不要冲动行事。我知道你对三皇子有恨,但是一切行动需要从长计议。”钟知薇拿着剧本,跟贺文师对戏。

“不要急不要急,没人在后面赶着你,台词最重要的就是要听得清咬字清晰,没有字幕都听得清你在说什么,你说太快观众听不清楚的。第二点,要有节奏感。根据这句台词的情景,选择合适的情绪,一个长句子要分轻重音,还要分语段。你听我说一遍。”

贺文师按着自己的想法读了一遍。

钟知薇听了之后茅塞顿开,重新念了一遍。

“不错,进步很大。”贺文师满意地点点头。

第二天拍摄,钟知薇发挥出了她应有的水平,剧组提前收工。

本来贺文师以为这部戏的拍摄会一直顺顺利利。可没想到过了几天,一条“h姓女星倚老卖老,欺压新人女演员”的小道消息上了热搜。

最新发出这条消息的是一个有百万粉丝的营销号。他说某位最近凭借某网剧配角出色的打戏成功上位的h姓女星,仗着自己年纪大,因为抢角色,把另一位同剧组的女主角扮演者z姓女星骂哭。然后还贴了两张照片。一张是一个穿着古装戏服的女人嚣张地站着,另一位也穿着戏服,像是在低头抹眼泪,脸上都有马赛克。另一张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女人拽着另一个女人走的照片。

贺文师一看就认出来那是她和钟知薇。

很快,宋佩给贺文师打了个电话,乔弈安也给她发了微信问她情况。剧组里的其他人,包括钟知薇都在剧组群里面说会帮忙澄清。而贺文师告诉他们暂时不需要插手,她会处理之后就气定神闲地发了条微博。

贺文师v:猜对了,照片里的人是我,所以呢?

钟知薇被贺文师傲慢的语气吓了一跳,心急如焚,但又记着贺文师的话,不敢轻举妄动。

很快,贺文师最新一条微博的评论区就展开了骂战。基本上都是来骂她的,其中有路人,有钟知薇的粉丝。其中还夹杂着一些贺文师的粉丝在替她说好话。

过了大半天,贺文师依旧该拍戏的拍戏,该吃饭的吃饭,丝毫没有被影响到。而剧组里的其他人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晚上,贺文师见事情发酵得差不多了,就联系了剧组的工作人员,让他们把贺文师和钟知薇在休息室的对话两个多小时前前后后完完整整全部发出来。

等剧组把微博发出来之后,贺文师转发,并加了一句话。

贺文师v:人永远要保有自己的思考,用事实说话,看图说话谁不会。

然后还顺便贴了张律师函,把第一个造谣的营销号告了。

看贺文师开始回应了,钟知薇在问过贺文师之后也发了条微博。

钟知薇v:图上是我和妮妮姐没错,我确实因为妮妮姐的话哭了。但那不是因为抢角色,而是因为我作为演员,不敬业,耽误了整个剧组的时间,妮妮姐作为前辈简单说了我两句。我因为羞愧,所以情绪低落。妮妮姐是一个非常好非常温柔的前辈,她没有骂我。她在我对演员这份工作不上心的时候及时点醒我,并且很认真地教导我如何去作为一个好演员。官博发的那段视频就是妮妮姐在休息室耐心教导我的全过程,我保证绝对没有剪辑。我今后会以妮妮姐为目标,在演员这条道上一直踏踏实实地走下去,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我,谢谢。

发完之后,钟知薇得意洋洋地找贺文师邀功。

贺文师无言一笑。

澄清,但是一半的内容都在吹贺文师。

此时,网上的风向彻底变了。有人对贺文师黑转粉的,有人给贺文师道歉的,更有人嗑起了贺文师和钟知薇的cp。当然,其中依旧夹杂着一些骂她的人,但贺文师一概不理。

——

“行风?是三皇子派你来杀我的?为什么?”竹曼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裹得严严实实的黑衣人。

虽然黑衣人只露了双眼睛,也没说话,但是共事十多年,凭身型动作竹曼就能认出来,黑衣人是三皇子的暗卫之一的行风。

行风武功了得,但竹曼也不差,轻功更是一绝。受了伤之后竹曼趁机逃跑。只是受伤之后她动作迟缓,没过多久就被行风追上来。她拼着一口气和行风打了两三个来回之后,被巡逻的太子府守卫发现。

行风寡不敌众,受了点皮外伤之后迅速逃离太子府。

而竹曼在昏迷之前迷迷糊糊地说了句“三皇子”,被赶来的长榕听到了。

“好,卡。长榕表现不错,但是表情稍微有点偏向于担心而不是疑惑。”导演看着屏幕对着钟知薇说。

“那导演,我可以再来一次吗?”钟知薇问导演。

“好,来所有人准备啊,再来一次。”

虽然今天比原定计划迟了一点点下班,但是贺文师没有一点点不开心。因为她看着钟知薇快速地成长,她很欣慰。还好在她对演艺事业彻底失望之前把她拉了回来,不然贺文师就会开始惋惜,失去了一个好苗子。

晚上休息的时候,宋佩给贺文师打了个电话。

“有个武侠剧本,女主角,上星剧,周日试镜,行吗?”

“这么快吗?我这里才拍了一半。会轧戏吧。”

“我问过了,那边最快八月中下旬才开拍,你最少还有一个星期的休息时间。”

“行,那我没意见。我等会去找导演请个假。”

挂了电话之后,贺文师看起了剧本。明天要拍一场竹曼戏份最重要的戏,她要好好地琢磨一番。

——

“长榕?!不要!”眼看着长榕背后一个黑衣人持剑快要刺中长榕,竹曼使出了轻功将长榕拉开,但是自己却没躲开,直直撞上了黑衣人的剑。

黑衣人顿觉不妙,还没来得及离开就被包围着,最后死在剑下。

“竹曼,竹曼,你别睡,很快,很快,大夫很快就来了,坚持住。”长榕慌张又害怕地说着,她抱着竹曼不敢动,眼眶溢出的泪珠滴到了竹曼的额头上。

“没……没用了……我知道……你一定……要和太子……好好治理国家……这是我最后的……心愿……”

说完,竹曼头一歪,没气了。

长榕趴在竹曼身上,恸哭不已。

一直到导演喊“卡”,钟知薇还没从长榕的情绪之中出来。贺文师只能“诈尸”坐起来,轻轻拍着钟知薇的背。

“不好意思妮妮姐,我入戏太深了。”停住了哭声的钟知薇接过助理递过来到纸巾擦了擦眼泪。

“没事,新人总会这样。入戏是好事,但是你一定要学会控制,一直入戏太深倒是一件坏事了。”

“好的我知道了妮妮姐。”

这不是贺文师第一次演死在主角怀里的戏。她的出道剧《权杖》里面,她的角色结局就是死在了女主怀里。

这场戏是竹曼领盒饭的戏,但不是贺文师收工的戏。因为场地或者其他因素的影响,很多时候拍戏不会连戏拍。甚至有的时候演员刚进组就要拍领盒饭的戏。演员必须保证当时的状态是对的,必须要连贯,这是一个演员必须具备的专业素养。

因此,演员以拍戏先后顺序来掩饰状态不到位,那就是演员水平不达标。因为观众不会理会每一场戏拍摄的先后顺序,只看演员状态对不对。

拍完长榕和竹曼的戏份之后,她们两个人到一旁去休息了。下面是三皇子和太子的对戏。

两位皇子剑拔弩张,仿佛马上就要开战。而两位演员老师演技都很在线,没有谁被谁压着,旗鼓相当。

这个时候,旁边樊千敏走了过来,跟贺文师说总导演找她。

贺文师跟着樊千敏走到了会议室。她推开门,看见里面总导演、制片坐着,还有宋佩。

“妮妮,我们找到了关于你之前那条谣言的始作俑者了。”看贺文师坐定,宋佩开口道。

“嗯。是谁?”

“邵志峰,你有印象吗?”宋佩把手机屏幕递过去给贺文师看。

“嗯,那天被我骂了几句的那个龙套。”贺文师丝毫不意外。

“人找到了,你的意思是?”

“你看我是个大方的人吗?”贺文师笑着说着,没有把话说全。但宋佩很快就明白,贺文师不准备放过他了。

“明白了。”宋佩点了点头,转向导演,问他:“麻烦你问一下那天在片场的剧组工作人员有没有拍下那天的情况?最好是手机拍摄。”

“啊,哦哦,我等下派人去问问。”导演愣了一下,点点头。

“那个……”角落的樊千敏举起了手,“我拍了,佩佩姐要吗?”

作为贺文师的助理,除了平时给她端茶倒水处理一些事务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任务,给老板拍照,让老板发微博的时候有图可用。

那天,樊千敏在贺文师休息的时候就举着手机对着她拍照。没拍几张就听见她在教训那个龙套。樊千敏怕之后会有人拿这件事做文章,于是赶紧切换到录像模式,只是前面一小段没录上。但是这样反而增加了事件的真实性。

之后的事贺文师安心交给宋佩去处理,自己则回片场准备之后的戏。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