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六章

小说: 影帝总想把我拐跑 作者: 霍米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3438 阅读进度:6/16

贺文师吃了顿周姐特制一人份铁锅炖大鹅,吃得饱饱的,准备慢慢散步回酒店。

幸好酒店离这个美食街很近,不然h市晚上零下三十度的气温,得把她冻僵。

回到酒店,她拔出她相机的储存卡,插到她的手提电脑上,将刚刚今天拍下来的视频全部导进电脑里。

她刚刚在铁锅炖店里也架了个相机,周姐好奇地问她是不是在搞什么直播,她说不是。

吃完之后,周姐的小儿子跑了过来,说想要和她合个影,她自然是答应了。

不过这些都没有被她拍下来。

趁着时间还早,贺文师打开了一个剪辑软件,准备将她这几天的h市之行剪出来。

第二天,她收拾行李,继续北上。

——

这段日子里,周思昱几乎每天都收到贺文师的照片和一些视频。

周思昱看她在雪原白桦林中沐浴太阳,看她被雪橇犬拉着前进,看她在草原上策马奔腾。

不知不觉,贺文师在外面玩了小半年。这小半年的时间里面,她在草原上骑过马,飞上天跳过伞,爬过雪山入过海,偶尔爬上果树摘果子。但是她也会安静下来,坐在水平如镜的湖旁,静静品尝着普洱茶。

在自然里生活了两个多月之后,她又回归到现代社会,走遍各个城市,体会文化吃遍美食。

春暖花开之时,她终于回到了s市。

当她打开自己家门的时候,看见客厅里摆满了快递箱,里面装的全是她旅游的时候买了寄回来的手信。

幸好她之前托宋佩请了钟点工阿姨,让她清洁之余帮忙收快递。茶几上还摆着厚厚一沓她从全国各地寄回来的明信片。

累,是她现在的第一感觉,充实,是她的第二感觉。

但是现在第一感觉暂时占据了上风,所以她决定先洗个澡,再睡个觉,醒来再说。

不知道睡了多久,反正贺文师醒来的时候肚子已经很饿了。饿到她饭都不想做,直接泡了杯泡面。

吃饱喝足后,她开始拆她那一箱箱稀奇古怪的玩意。

她把自己喜欢的几件收了起来,再给她爸妈挑了一些,剩下的拍了张照发给了周思昱问她想要哪个。

但是她收到了乔弈安的信息。

乔傻子:妮妮姐回来了吗?我看你家亮着灯

nini:刚回来

哦对了,这几个月他们两个倒是偶尔会互发信息。而乔弈安对贺文师的称呼也成功从姐变成妮妮姐。贺文师终于逮着机会让他不用叫姐,但是他说叫习惯了,一时改不回来。贺文师就由着他了。

贺文师顺便给他发了那张照片,叫他自己挑。

虽然已经夜深,但是她刚睡醒,精神得很。于是她打开了自己的电脑,把还没剪完的视频接着剪。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把这几个月的视频剪好,上传到她常用的视频网站和社交网站。

一些深夜冲浪的粉丝们忽然发现平时自拍都没几张的贺文师大半夜发了一条时长将近一个小时的视频,欣喜若狂。

但贺文师没管,她关上电脑,上楼继续睡觉了。

她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

洗漱完,她刚想进厨房做饭,门铃响了。透过可视门铃,她看见乔弈安正站在门外等着,然后给他开了门。

“你怎么过来了?我还以为你在剧组。”贺文师边说着边往屋里走。

“妮妮姐忘了吗?我上周就杀青了。”乔弈安进了屋,顺手关了门,语气还有些许委屈。

“……哦,对哦,睡糊涂了。”

“妮妮姐还没吃饭吧,我带了外卖。”乔弈安提起手上的塑料袋。

“刚准备做饭。你带了那我就不做了。”

两个人安安静静吃了一顿饭。

“你要什么自己过去拿。下面那堆摆着的随便拿。”贺文师指了指客厅地面上像摆地摊一样摆着的那一堆小玩意。

乔弈安欢欢喜喜地去挑了几个摆件和织物。

等乔弈安走了之后,贺文师给宋佩打了个电话。

“喂,佩佩姐,你有空吗?”

“怎么了?你要开工了?”

“还没有,刚回来,可能再休息一个月吧。你有空来我家一趟,我给你带了礼物。”

“嗯,行。”

“啊对了,佩佩姐帮我找一下装修公司呗?”

过了一个星期,贺文师又来到了心意动物救助中心。

“贺小姐你好。”唐唐远远地就看见了贺文师,急匆匆跑过来开门。

“唐唐你好。生姜现在好吗?”

“可好了,能吃能睡能跑能跳,就是怕人。”

她们两个人又来到了那个熟悉的房间。

“生姜。”

贺文师喊了一声,蹲在地上,静静地等着小猫出来。

一声,没反应,她又喊了一声。

“生姜?”

过了几分钟,她才看见一个橘色的猫猫头从角落里钻出来,然后是半橘半白的猫身。

生姜怯懦地试探着往贺文师走过去。

小半年没见,生姜已经从之前的小奶猫长成现在直逼成年猫的体型。但没变的是一如既往的胆小,所以现在还没被人领养走。

生姜试探着靠近贺文师,贺文师一动不动等着它过来。然后,生姜蹭了蹭贺文师的小腿。

看见这样的情景,唐唐就知道生姜要被贺文师领养走了。

“贺小姐,是不是决定了要领养生姜呢?”

“嗯,它那么粘我,我就要它了。”

“好的,请到这边来办点手续。”

“我可以抱着它一起去吗?”

“当然可以。”

贺文师抱着生姜跟着唐唐来到了会客厅。会客厅中间有两张沙发一张茶几,而在会客厅的四周全是猫爬架。贺文师将生姜放在了猫爬架上,然后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好的贺小姐,我想跟你再确认一下,你家里封窗了是吧?”

“是的。”

前两天,宋佩找的装修师傅上了贺文师家里,将家里所有的窗都封了装了网,再将家里的杂物房改成了猫房。贺文师还揪了没事干的乔弈安上了做监工。

手续办好之后,贺文师就领着生姜,坐车回家。

回到家之后,她把生姜放到了猫房里,关上门,让它自己适应新环境。

贺文师就在家撸猫和锻炼这两项活动之中度过了她假期的最后一个月。

宋佩陪着贺文师带生姜去做绝育后,去了她的家,给她带了几份剧本。

“按你要求给你找的剧本,全部小制作,网剧,戏份不多但是有挑战性的配角。”

“行,你看着接吧。”

“对了,你之前拍的那部网剧前两天播了。有空可以去看一下,就不指望你宣传了。”

“哪部?”

“保镖那部。”

“哦,想起来了。”

自从贺文师决定开始休息之后,她就慢慢把重心转移回来。之前回国的时候,她跑去拍了几部网剧。制作需要时间,这部是她拍完之后第一部正式播出的网剧,在里面演的大反派的保镖打工人。

生姜戴着伊丽莎白圈蔫蔫地在墙角趴着。贺文师看了它一眼,打开了那部网剧。这是一部国际通缉犯和警察斗智斗勇警匪片,算是大制作,现在才出了前两集。

前两集贺文师的只在第二集结尾出现过,露了个小小的下半侧脸,接着是一分多钟打戏。

看完两集,贺文师顺便看了一下评论区。里面大半是男女主演的粉丝在控评,剩下的一部分是讨论剧情,一部分是讨论这部剧的制作。贺文师看了一会,没什么继续看下去的兴致,就把评论区关掉了。

晚上,贺文师趴在床上,琢磨着发了条微博,大意是她要正式开始复工,之后都会留在国内发展。发完之后,顺手回复了一个在网剧里认出她来的眼尖的粉丝。

和评论区的粉丝们聊了一个多小时的天之后,贺文师放下了手机准备睡觉。

乔弈安这边听着陈枫在跟他讲明天路演宣传的注意事项,手里用小号刷着微博。刷着刷着突然弹出一条特别关注消息。他点进去一看,坐直了身子,立马点了个赞。

陈枫看他激动的样子有点懵,然后留意到他手机屏幕,怒其不争地打了下他的肩膀。

“好好听我说话!别顾着追星!”

“我在听!明天路演会有神秘嘉宾给女一庆生!我听到了!”

见乔弈安真的听到了,陈枫也不好说什么。于是他揪着乔弈安又说了几遍就走了。

第二天,h市路演结束后,乔弈安给贺文师发了条微信。

乔傻子:妮妮姐,你什么时候进组?我后天要去c市路演了,走之前还能去蹭口饭吗(p′︵‵。)

nini:下周。那你明天过来吧。

对于一个喜欢做饭的人来说,最开心的就是吃到自己的劳动成果,以及别人吃到她的成品的时候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所以她还挺喜欢乔弈安上来蹭饭的,特别是乔弈安能给她收拾。

贺文师见乔弈安提到路演,于是搜了一下。

前面都是常规的路演流程。乔弈安是一如既往的神色淡淡。快到结束的时候,一位穿着西装的年轻男人捧着花,悄悄地走到女一号的身后。女主演转过身,惊喜地捂着嘴。

哦,那是女一号刚男团出道的弟弟。

这个时候弹幕刷过一片“弟弟好帅”“姐姐好漂亮”“姐弟感情真好”。

贺文师无声地看着姐弟俩的表演,实在是……很一般。

还好这部戏女一戏份不多,乔弈安演的男二戏份比她还多。

经过一场莫名其妙的演出之后,轮到了大合影的环节。

女一号的眼神似有似无地往乔弈安身上瞥。但乔弈安依旧目不斜视神色淡淡地看着镜头。

“啪”一声。

贺文师合上电脑,上楼锻炼。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