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五章

小说: 影帝总想把我拐跑 作者: 霍米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3276 阅读进度:5/16

接下来的几天,乔弈安忙到有上顿没下顿。而贺文师则悠悠闲闲到处闲逛。

期间,贺文师的爸妈爬完泰山回来了,于是她顺便去了一趟两老家。

出发这天,她在机场拍了照自拍照,发了个微博,再发了个朋友圈。

微博上,有眼尖的粉丝看出来这是在s市机场拍的,于是评论说:“妮妮这是回国了吗?”

心情很好的贺文师在候机的时候一直在和粉丝们聊天。

微信上联系她的人不多,周思昱是一个。

而乔弈安估计因为正在忙着拍戏,没空看手机。

所以当乔弈安看见贺文师的朋友圈的时候,她已经到了q市吃海鲜了。

秋冬交接之际,赶上了吃虾蟹的尾班车,还能吃到味鲜肥美的生蚝。尤其是盛产海鲜的q市,海鲜便宜量大味美。

一下飞机,贺文师先去她定的民宿放行李,然后直冲向距离她最近的海鲜市场。

挑挑选选,最后贺文师拎着一大袋海鲜,两只梭子蟹,一斤对虾,两斤生蚝,还有两条带鱼。她还顺便买了几听啤酒和一些调料。

回到民宿不过下午,但贺文师已经进了厨房开始处理那一袋子海鲜。

她先把带鱼切了段,洗干净,再用盐腌制。腌制需要的时间有点长,她干脆把鱼放到一边,自己去洗漱休息一番。

房子的阳台正对着大海,偶尔能看见归来的渔船。

贺文师洗完澡出来,就在收拾东西,把行李箱的东西都拿出来。

收拾得差不多,鱼也腌得差不多了,于是她去了厨房准备大展拳脚。

不过在开始做之前,她在厨房架了个相机。她准备把她这次旅程记录下来,给粉丝看或者留着以后自己看。

她把经过热心摊主处理后的海鲜全部洗干净。

新鲜肥美的梭子蟹不需要太多的处理,只需要把蟹的腹部朝上,再放上几片生姜,几根香葱,直接上锅蒸。

贺文师挑了几只对虾做白灼之后,把对虾分成了两部分,一半做椒盐,一半做香辣。

而腌过的带鱼直接香煎就足够好吃。

至于生蚝,自然是最传统的做法,蒜蓉生蚝。

装盘之前,贺文师搬了张桌子和椅子到阳台,顺便把相机移到阳台。

相机里,一碟碟海鲜冒着热气。贺文师将镜头对着海鲜一顿拍,顺便拍了一下阳台海景。之后她对着镜头比了个耶,就暂停了拍摄。因为她暂时还没有做吃播的打算。

看着已经暗下来的天色,闻着海鲜飘来的香气,贺文师打开了一听啤酒,喝了一口,舒服地叹了一声。

她看了眼手机,发现乔弈安在下午和刚刚都给贺文师发了条微信。

乔傻子:我今天终于能早点下班了!今天能蹭饭吗!——来自下午

乔傻子:!怎么走得这么快(p′︵‵。)——来自刚刚

于是贺文师顺手拍了那一桌海鲜给乔弈安看。

nini:能来就给你蹭。

发完,她就把手机扔到一边不再理会。她慢慢品尝着她的海鲜大餐,喝着酒,看着夜晚的海景,惬意。

海鲜还是新鲜的最好吃。

吃下最后一口虾,贺文师打了个饱嗝,意犹未尽。休息了一下,她就站了起来收拾垃圾。

虽然现在还很早,但是她休息了一下,做了会运动就准备睡觉了。因为明天她要早起。

而另一边的乔弈安,此时正在家里吃着某五星级酒店的外卖。但是他觉得不过如此,尤其是在看完贺文师的照片之后。

第二天凌晨,贺文师就起了床,去了港口。

凌晨五点,天还没亮,贺文师踏上了一艘渔船,跟着渔民们出海打渔。

她坐过船,但还是头一回坐渔船。

听着渔船发动机的声音,和渔民们带着乡音的普通话,贺文师发现渔船已经驶离港口很远。没过多久,渔民们开始撒网,贺文师就待在一旁举着相机拍他们。

旁边一位渔民走过来,想让贺文师去试一下。但是贺文师怕会打扰他们,没答应。还是渔民说没关系,她才把相机交给那位渔民,上前去试着撒网。

渔网很重,撒网的动作很累,但她乐此不疲。

她不敢打扰人家太久,过了下瘾就接过相机,站在了一旁。

这个时候太阳升了起来,她在海上看了次日出。

贺文师从渔船上岸后,去了q市著名的各个旅游景点。在这里吃饱喝足后,她收拾东西,坐了高铁,去了下一个地方。

——

周思昱去拿贺文师寄来的q市的明信片的时候,贺文师已经离开q市一个星期了。周思昱还拿到了刚到的j市的明信片。

而贺文师此时在b市玩得正开心。

在b市的第三天晚上,天上下起了雪。

贺文师发现下雪了,是在第二天早上。她从阳台往外看,外面白茫茫一片。

贺文师不是没见过雪。她在y国拍戏的时候,冬天经常会下雪。只是这个时候她通常只会顾着拍戏。

但是现在,她没戏可拍。于是她像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人一样穿好了衣服冲了下去,扑倒厚厚的雪地上玩雪。

拍戏间隙休息中的乔弈安收到了来自贺文师的两张图片。一张是一只矮矮胖胖的雪人,一张是她和一个小朋友的合照。看到之后,乔弈安马上回了个表情。

[可爱]

而另一边的贺文师没看见,因为她忙着和小朋友堆雪人。

这小半个月来,贺文师和乔弈安的交流倒是一直不断,多数是由乔弈安提起。但是因为她们看手机的时间不一致,所以总是隔了很久才有后续。

贺文师堆够了雪人,在小朋友妈妈的指点下,来到了附近一条不怎么出名,但是体验一流的小吃街。

她发现了,每到一个地方,她最喜欢的,必定是美食街。

离开b市,她继续往北走。

在两个北方城市玩了一个星期之后,她来到了最北端的省份的其中一个市h市。

将近深冬,h市的最高温已经在零下,到处都被白雪覆盖着,湖面全部结了冰。

在h市,溜冰似乎是市民的必备技能。在冰面上,时常看见上到七八十,下到五六岁的人。

从未溜过冰的贺文师也去租了套装备准备在冰上滑野冰。只是因为她没滑过,只敢在旁边一块没什么人的小地方自己慢慢悠悠摇摇晃晃往前滑。

她战战兢兢的样子吸引了旁边在教小朋友溜冰的女生过来。

“是初学者吗?我扶着你吧,来。”

贺文师抓着女生的手往前溜,感觉好多了。

这个时候,这个女生教的其中一个小男孩滑了过来对着贺文师说:“漂亮姐姐这么大还不会溜冰吗?”

“是哦。你们好厉害呀,小小的比姐姐都厉害。”

贺文师摸摸小男孩的头,笑着说。小男孩摸着自己的头,傻笑着滑走了。

贺文师的运动天赋很好,磕磕碰碰几次之后,很快她就学会了平稳往前滑。

傍晚,贺文师在冰面上滑得不亦乐乎。刚刚过来找她的小男孩的家长来接他了。周围好几个大叔大婶见男孩妈妈来了都跟她打了声招呼,看起来应该是熟人。

“妈妈,那个漂亮姐姐笨笨的不会滑冰唉。”小男孩跑到他的妈妈面前说。虽然声音不大,但是距离没多远的贺文师还是听到了。她一抬头就看见小男孩的妈妈对着她抱歉地笑了一下。

“别乱说话。跟妈妈回家。”男孩的妈妈低声呵斥了一下男孩。

“我还没说完呢妈妈,但是漂亮姐姐好聪明哦,一下就学会了。”

男孩妈妈对着贺文师尴尬一笑。

“不好意思哦,小孩子乱说话。”

“没关系,他没恶意的。”

“听你口音不像本地人哦。”

“嗯,我是来玩的。”

“哎呀,晚上吃了没?要不来我们家吃?我们家开饭馆的,铁锅炖。方圆十里最有名的,谁都知道咱家老周铁锅炖。”

盛情难却,于是贺文师就跟着这位老周铁锅炖的老板娘周姐来到了一条繁华的美食街。老周铁锅炖就开在这条街的正中间。

不愧是周姐口中方圆十里最有名,才刚到饭店,老周铁锅炖就已经坐满了人,热气腾腾,在这寒冷的冬天里显得格外温暖。

周姐给贺文师找了块安静的角落,再给她点了个铁锅炖大鹅。

这边贺文师在愉快地吃铁锅炖大鹅,那边乔弈安忙得剧组盒饭都没空吃。

因为有个新人演员ng了十几回,连带着同场拍戏的乔弈安都遭了殃。

最后导演看不下去,决定先拍另一场,乔弈安这才有机会看见贺文师给他发来的铁锅炖大鹅。

能看不能吃,乔弈安的心情很郁闷。当他看见那个ng了十几回的新人演员战战兢兢地走过来的时候,他更郁闷了。

“那个,乔老师真的不好意思,连累你了,我会继续努力的,很对不起。”说完,这位新人演员给乔弈安鞠了个躬。

“没关系,回去好好琢磨一下这个角色,不懂的可以去问导演,继续努力吧。”

打发走了那个演员,乔弈安松了一口气。他虽然经常冷着脸,但他并不是一个很凶的人,他只是觉得冷着脸能免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只是一些不熟悉他的人似乎对他有很大的误解。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