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闯祸,有个霸气的师尊

小说: 修仙有劫 作者: 陈抖抖 更新时间:2020-06-03 14:20:03 字数:2800 阅读进度:224/289

宛如魔神恶鬼索命般的黎星呼啸而来,姜峰的心中恐惧到了极致,慌乱之下更是胡乱挥舞着手中巨斧,欲抵挡黎星。

哐~

只听一道碰撞的声音响起,黎星手持苍松剑直击姜峰巨斧,长剑一挑巨斧横飞。

咚!

随即,就在场外站台上一众天玄弟子惊愕的目光下,黎星以头撞在了姜峰的头上。

眉心相对,二人紧贴,场面一度诡异非凡。

然而,仔细的人却是发现,此刻黎星的天灵同样紧贴着姜峰的天灵。

无一人察觉的是,一闪而逝的一道微弱黑白流光,自黎星的天灵中悄然汇入姜峰天灵。

阴阳神磨图!

磨!

黎星闷声一语,更是一脚踹飞姜峰。

“住手!”这时神元境执事终于赶到,法力巨掌直直镇压黎星,封锁了黎星的行动。

然而,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啊!”痛彻心扉,声嘶力竭的惨叫,响彻云霄。

倒飞而去的姜峰抱头狰狞,无尽的痛苦自天灵席卷而来,宛如万刃割身,千蹄乱踩。

姜峰只觉得自己的魂魄,此刻正被一块神磨研磨,神磨带着绞灭之意,粉碎他的魂魄。

这块神磨,正是黎星的魂魄修炼功法《阴阳神磨图》只是这功法多为自己修炼。

可万事皆有两面,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药可救人亦可毒人,功法也是如此。

黎星知道自己一旦出手,此间看守的天玄宗执事,定会出手阻止,姜峰又是神魔练体,想要在瞬息间对其造成伤害,唯有针对魂魄。

而阴阳神磨的磨魂之苦,黎星自幼深知,那是令人恐惧到心髓,足以泯灭意识的。

黎星也是自幼苦修,循序渐进才得以慢慢承受,可姜峰却是从未体会过,这般魂魄被磨碎的滋味,温室里的花朵,一场暴雨足以覆灭。

“姜峰,姜峰!”姜勤赶来,抱着倒在地上惨叫痛苦的姜峰,狰狞的盯着黎星,眸中有着浓浓的杀意汇聚。

嗡~

正在这时,一股霸道至极的法力突然并发,汹涌而来,笼罩姜峰。

姜峰的魂魄海中,正有着一块若隐若现的神磨虚影转动,研磨着姜峰的魂魄。

强横霸道的法力流入姜峰天灵,这块神磨虚影在这股法力的冲刷下,化为须有。

“小子,同门间竟下如此毒手!”一道威严愤怒的声音怒喝而起。

黎星寻声看去顿时皱眉,来者是那位自称绿猿的绿袍青年,返璞中期的天玄长老。

“违反宗门门规,现将你逐出宗门!”绿猿怒喝一声,更是袖手一挥,欲将黎星扇飞而去。

绿猿倒不是在意姜峰的死活,只是对方的父亲......姜峰拜他为师,若出意外,绿猿也是觉得头皮发麻。

只见徐徐浓郁的法力,自绿猿袖间流转,一道清风凭空出现,席卷黎星。

不待清风袭来,另一股法力波动从另一个方向,带着无尽锋芒的气势,碾压而至。

嘭~

“住手!”随着闷声响起,一道悦耳的女子愤怒声音,也是紧随其后。

“何人阻我!”绿猿见法术被挡,怒吼道。

这时,传来悦耳女子声音的方向,缓缓显现出一道身影,红袍飘飘身姿傲,一张绝美的脸上尽显冷漠冰寒。

“师尊!”看着来人,黎星心中感动。

来者正是黎星的师尊,葵姬。

黎星赶来论道殿时,曾向葵姬传音,葵姬生怕黎星有什么意外,因而一直关注着。

方才黎星出生的一幕,葵姬自然看在眼里,那声怒吼就是葵姬都感到心中震撼,只是徒儿未曾受险,因此葵姬也就未曾出现。

“葵姬,你也敢阻我!”绿猿怒容满面,看清来人,大声呵斥。

葵姬则是无视绿猿,看了一眼此刻被几位宗门神元境执事,镇压的无法动弹的黎星,顿时皱眉,一挥袖手,锋芒的剑意席卷而出。

黎星只觉身躯瞬息变得轻快无比,压制着自己的那道无形枷锁,徒然消散。

枷锁解除,镇压得破,黎星也知此番自己恐惹大祸,见陆林身边已有陆曦儿照料,倒也放心,乖乖的跑到师尊葵姬身后,静静的待着。

“绿猿前辈,黎星是我的弟子,是否逐出宗门,似乎不是您决定的吧。”葵姬见黎星无碍,这才面向绿猿淡淡说道,话语平和却带威胁之意,更是有着冰冷的寒意伴随。

“哼!”绿猿冷哼说道,“老夫身为殿主,论宗门地位比你都高,只是逐出一位弟子,莫不成还要你点头不成!”

葵姬闻言,美眸微眯一线,其内蕴含锋芒,冷冷笑道:“绿猿,我劫剑一脉的弟子,岂是你说逐出宗门,就逐出宗门的!”

葵姬冷言滔天,语气中更是有这一股不可忤逆的锋芒,气势令人生寒。

“此子迫害同门,违背门规,有目共睹!”绿猿怒喝,可语气却不再如同先前那般强硬。

若只是葵姬,绿猿自然不惧,可若是劫剑一脉,就是绿猿也得掂量掂量。

劫剑虽非天仙,在天玄宗的威望却是堪比天仙,有着非同一般的超然地位。

当年劫剑在世,一人一剑何等逍遥。

那段岁月,无数修仙者慕名而来,劫剑亲和未收弟子却也倾力相助。

受劫剑恩惠之人,其中有着不少都是如今宗门内的老人,同为宗门长老的浪童子,当年弱小之期,也曾受劫剑恩惠,而他也是绿猿在宗门内,为数不多的不敢招惹的一人。

就是如今的天玄宗,依旧有着大量弟子崇拜劫剑,劫剑门下虽仅葵姬一位弟子,可崇拜劫剑的弟子,尤其剑修都是自认劫剑一脉。

绿猿乖僻嚣张,却也知与劫剑一脉作对讨不到什么好处,这也是葵姬说出黎星是劫剑一脉弟子时,绿猿不再强硬的缘由。

“哼,劫剑一脉的弟子自有我劫剑一脉处置,尚且轮不到你来做主!”葵姬厉声喝道,一甩道袍风采动人,气势更是磅礴。

“葵姬小儿,莫以劫剑压我,今日你保不住他!”对方如此不给面子,绿猿也是恼羞成怒。

“你敢动他一下试试!”葵姬强悍回应,毫不示弱,美眸中涌动着浓浓的威胁。

只见绿猿与葵姬皆是运转修为,法力流转,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二位,稍安勿躁!”这时,一道身影显现而来,正是掌教天策。

看着眼前二人,一个任性自我,一个老而固执,天策掌教满脸无奈。

事实上他早已来此,只是不愿出面,对于这二人,天策掌教也是头皮发麻,毕竟说到底,他也不过是名义上的掌教而已,论地位不比绿猿高。

若不是此间弥漫着浓浓的硝烟之味,眼看无法收场,天策掌教着实不愿出现。

“天策,你也要阻我?”绿猿当即怒道。

天策虽为掌教,可在绿猿眼中,不过一个晚辈而已。

“天策师兄......”葵姬却是冷冷看着天策。

听着葵姬的称呼,天策掌教更觉头皮发麻,论辈份,葵姬的确应唤自己一声师兄。

可这么多年来,葵姬如此称呼自己,只有一次,还是三百年前,那一次,天策掌教可是在床上躺了足足半月,才恢复些许。

“二位,弟子间偶有摩擦也属正常,待此事调查清楚,再做评判也不迟啊。”天策掌教无奈,硬着头皮回道。

“哼!何来调查,众目睽睽,这小子还能说出花来不成。”绿猿怒哼说道。

“我说了,黎星,是我的弟子!”葵姬美眸一瞪,流露着极致冰寒的神色,阴沉着脸,语气中更是带着不可商量的霸道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