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尘封万年的往事(一)

小说: 小女子修仙记 作者: 萧颜蝉 更新时间:2015-06-16 字数:2953 阅读进度:13/13

小溪潺潺涓涓,清澈见底的水面下,一曼妙的躯体盘坐其中。

一双紧闭的双眸,漠然睁开,露出紫色的瞳孔。和谐地将整张脸点缀地分外妖娆。

她平静地从身体幻化从一朵紫薇花,那花接触到了久违的新鲜空气,竟自然形成一个小婴儿的形状。

她已经修为停滞许多,据老一辈的花妖说,只有经历了情劫,才能破而后立,在道行上有所突破。妖,本身修炼就难。就让这分身无忧无虑成长二十年,看她的造化吧。这样的分身,她也不是很在意。她只能分一丝神识在这里,并不能控制身体的所做所为。看着这和她一样的分身,经历情劫,她应该也能感同身受。

希望这次的经历不会让她失望。

她将婴儿放入到林中一猎户妻子的肚中,也算做了一件好事。那胎中的婴儿前些日子被捣乱的貔貅吃了去,如今全当补偿他们了。

茅草屋中,

华长欣喜地抱起才出生的小孩,乐和地向辛苦的妻子说。

“孩子他娘,是个闺女。长得真喜庆!”

“他爹,叫小紫吧。昨晚飘了一夜的紫薇花。”

“行,就叫小紫。”

十八年后。

修炼房里,聚集着一群无所事事的女子。一个个花容月貌,各有千秋。

“我喜欢大师兄,他稳重、沉静。”鹅黄衣的女子细细低语,婉转的声音似黄莺般动听。

“大师兄有什么好?还是二师兄好,他风流倜傥。大师兄就是木头一个。”宝蓝衣女子似乎想为心上人在姐妹中多增加些好影响。

“可是,我们不是来看三师兄的吗?”嫩绿衣的女童有些不解,这些师姐此从得知三师兄会在每月的今日出现在练功房,就一直在这里候着。

火红衣的女子甩动手里的鞭子,冷哼一声,“她们一个个那么虚伪,珊儿你千万不能和这些人待在一起,以免她们将你也带坏。”

“你王岚有什么好的,不久依仗自己有个好哥哥。能和三师兄打上话,自己不也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几斤几两。”宝蓝衣女子被激得吐出恶毒的话语。

“你以为你好,你娘那个贱人爬上师伯的床,有了你,师伯才不得将她收为侍妾。不看看你娘的身份,师伯是可怜你们才对你们好。你还真以为自己是掌上明珠。”红衣女子讽刺地看这那个一向自视甚高的庶女,好歹自己哥哥是核心弟子,以后就是宗门的中流砥柱。师伯小小的侍妾生的女儿还敢和她争。

“二师姐,你少说点。”鹅黄衣的女子看同自己一向要好的师妹被欺负,上前为她解围。

“你就别装一个烂好人了。你不就是借着她的光,才让大师兄青睐你。我看,你才是心机最终的。”

鹅黄衣的女子撇撇嘴,“我是陪云儿师妹一起来的。”

“得了,你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你以为早些年的那个荷包我没看,我告诉你,那个薛字我可看得一清二楚。”红衣女子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外面若柳扶风,内心令人发指的双面人。

宝蓝衣的女子柳眉一调,看着鹅黄衣女子苍白的面色,“我哥?王岚你敢用心魔发誓吗?”

火红衣的女子甩动自己的鞭子,发誓又如何,可她不屑用着人打赌。

“那你就是诬陷了?”宝蓝衣女子咬牙切齿到。

“快看,三师兄来了。”双方的吵闹戛然而止。

一个个低眉顺首的安静摸样,似乎刚才狰狞的泼妇样都是幻觉。

“三师兄,你真是一表人才,怪不得众师妹对你倾心不已。”一向和薛白衣关系不错的陆浩仁看着那一个个透着爱慕的俊俏脸庞,心里好生嫉妒。这些酸溜溜的话说出来却也不怕薛白衣和他翻脸,本来三师兄就是一个大气的人,不会和他一般见识的。

“你想要留给你好了。”不在乎的语句让那些偷听的女子煞白了小脸。

陆浩仁无奈地摊手,“就算我有你的折扇,也不敌你十分之一的神采,她们怎能安心?”

薛白衣并不搭理他,只是烦闷地看着这些心口不一的师妹们。别以为这里面就拿最小的嫩绿衣的女童是优秀的。数她最会混淆耳目。刚才他分明看见她眼中的狡诈。打得的主意真是好,河蚌相争,渔翁得利。却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一个豆蔻年华的女童攻于心计,真难以想象。传说人间自有真情在,该出去走走看看,好生让他烦乱的心沉静下来。

“师父,我要出去历练。”

“三年为期,路上小心。”

薛白衣独自在这密林中行走,感受着天地的气息。尽管灵气不如宗门来得浓郁,甚至只能用稀薄来形容,可他仍喜欢现在这般。

以前他享受那种高高在上,与人把手言欢的畅快。可他拥有的,值得称赞的也只是实力,为了守住这份骄傲,他努力潜修。

现在偷得浮生半日闲,也可以随意走走,不怕浪费了修炼时间。不用与或蛇蝎,或心口不以,或耍着小聪明的师妹们虚与委蛇,不用应付那些可笑的竞争者和为撵上他,取代他的地位,整日打扰他的追随者。

强者更强,弱者更弱。这个道理在宗门中人人都知道,没人会下功夫培养一个毫无前途的废物。所以占有宗门最好资源的他便是众人眼中的刺。

薛白衣叹口气,难道修道之人就如此吗?不知道凡人如何,是不是也这般无情。

哭啼的救命声,让不爱多管闲事的他驻步不行。

若在修真界他是不管此等之事的,可是这里,就去看看吧。

华紫在十岁那年,爹因为突如其来的暴雪,在林中追捕猎物的时候不慎失足跌下,殒身而亡。十五岁那年,一向身体不好的娘也无力支撑下去,那双不放心的眼神让她记忆犹新。她答应娘亲,无论日子如何她都好好地活下去。

为了自己,为了爹娘都要。可是,华紫委屈地看着前面这如狼似虎的同村人。

他们猥琐的目光让一向善良的她都心存怨恨。都多少年了,她闭门不出这么久,他们还惦记着。可是,今日是爹的忌日,她仔细关了门才出来了的。

“小紫妹妹,你一个人在家多不安全。”牛二自从四年前在村落里看她卖刺绣,便惊为天人。如今,这小仙女,孤家寡人,可是会便宜了他们。

“对啊,你牛二哥哥说得对,我们来保护你,不让那些野兽半夜进了你家的门。”

华紫虽然有些单纯,但是娘亲一向教导,未出阁的女子是不能让男子触碰,更不能让男子进家门的。她怎么能答应。家中还有猎户的爹爹亲手做下的陷阱,护得她一世安全。这些人肯定心怀不轨。她惊恐地向后继续退去。

“别怕,让哥哥好好保护你。”牛二觉得这四年值得了,不过他已经娶了凶悍的婆娘,没有闲钱养活另一个。不过他们哥俩享用过,倒是可以买到大户人家做个妾,凭华紫的紫色,应该不是赔钱货。

牛大见此,递给牛二一个眼神。

牛二了然地上前抱住华紫,那女人特有的体香让他心颤起来。

华紫挣扎不得,大声叫喊着。

那两个恶人,任由她求救。

“丑化告诉你了,你还能指望你爹从坟墓里跳出来?这荒郊野岭的,你好好服我们哥俩,也不让你这么痛苦。”牛大冷哼声,要不是牛二没借口从弟媳出来,也不会有他的一份。他现在可只盼望着尝尝这美人的滋味了。

“大哥,你按住她的嘴,我怕她咬舌自尽。”牛二扯着华紫的衣袖,按住她的细嫩小手。“真滑,比我家那凶婆娘好太多了。哈哈,不亏我在这坟地等了这么久。”

牛大一手按住华紫的下巴,一手摸着那光滑的小脸,啧啧一声,“果然值得。”

华紫绝望地闭上双眼,她好怕,刚才想咬舌却想起娘亲的话,现在想自尽也不得了。眼泪顿时划落下来。这两人自然不会有任何疼惜之意。

薛白衣看着散落一地的野果,皱了下眉,一手一下击昏了那两个猥琐的男人,果然人间也是不太平的。

“姑娘,你还好吗?”薛白衣从特地背得的包袱中拿出件衣服,将衣衫凌乱的华紫裹了进去。

谢谢大家的票票,很感动,很不容易啊~~~好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