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回宗与危机将至

小说: 小女子修仙记 作者: 萧颜蝉 更新时间:2015-06-16 字数:2904 阅读进度:12/13

“无事。萧婉是我的朋友。”薛白衣将她的手握起,深情的摸样让小紫恍然如梦。

过了万年之遥,就是这种曾经的温柔让她不能放弃。就算是当年的小紫不复存在,就算是她为了神识而活,她知道却放不下。她已经变成了痴情的小紫,漠然的紫薇花妖片片碎裂,甘愿化作一个柔情女子,痴痴地等待。

薛白衣暗叹声,将她紧紧纳入怀中。“从此,不离不弃。”这万年,他何曾好过。自以为是,尝尽噬心之痛,寂寞了万年。

“陪我回去。”薛白衣轻轻吻上小紫的脸颊。

“可是,我只是妖。”尽管被如此温柔对待,小紫还尽量保持清醒,她记得当年他们的悲剧就是因为她的身份。

“无妨,辰星宗自古没有门户之见。”薛白衣意味深长。他还记得当年太上长老的话。只是那时候他们都错了,都被表面蒙蔽了。

小紫贪婪地吸着薛白衣身上特有的味道,“我跟你回去。”这万年没有他的日子,她不堪回首。

萧婉似乎琢磨到了什么,却看到那对神仙道侣终于出门,这才结束修炼。只戏谑地看着这将她丢在外面三天的两人。

当两人终于被看得不好意思的时候,萧婉这才慢声道,“恭喜了。”

“谢谢。”薛白衣真心实意回答。若不是萧婉带来的那场造化,如今他也不会得知当年的真相,他和小紫还相互折磨着。

萧婉淡然,珍惜眼前人,还好他懂了。

辰星宗外,

小紫抱着萧婉的手紧了紧,她无法不在意。这个是当年她的葬身之地,哪有什么好心情。她迟迟不来,也是因为自己的心魔作祟。

萧婉示意了下薛白衣。

此时,辰星宗王若飞王若飞在大殿里感受到一丝妖气,心有不安。难道妖魔这就忍不住,大张旗鼓打来了?可是这么弱的气息难道有什么依仗,敢来辰星宗捣乱。

“玄仁,你去通知大长老。剩下的人随我去看看,何等妖魔如此嚣张。”

“不用怕。有我。”薛白衣挡在小紫的身前,看着一行飞来的辰星宗弟子。

王若飞毕竟身为掌门,在藏书楼见过太上长老也曾被蹂躏过,对那个散发妖气抱着孩子的紫衣女子却是不解。这连孩子都有了?

“太上长老这?”王若飞多是见过大场面的,如今没弄清情况,万万不可责问太上长老的,再说他也没这个资格。辰星宗在危难之际要依靠谁,这点他很清楚。

薛白衣并不说话,却淡定地看向周围的弟子。他不信这些人看他有心护着小紫还伤害他,他就是怕他们欺侮了小紫。

王若飞看次情形,心里却愈发着急。早知道就不加理会,这如今要是惹得太上长老不高兴就坏了。

不过,王若飞有些气恼,你说你有这个实力掩饰妖气,偷摸把人带进去不就行了。为何故意进来,让他们做晚辈的看笑话。以后知道了就装傻充愣不就得了,为何要将事摆到明面上。现在他要是没有任何表示,不就是对门下弟子暗示,以后任何妖魔都能进辰星宗。那岂不是天下大乱?

这棘手的事,怎么玄仁还不将各位长老请来?连修为最低的他都能觉察到,长老们难道就没有什么疑惑了。想到这里,就更加气急败坏了。

“她是我的妻子。我带她回宗门。”薛白衣轻描淡写地说。

“这?”王若飞简直可以用提心吊胆来形容现在的心情了。

周围的弟子却不明所以。毕竟王若飞才能感受到紫衣女子的妖气,他们仅仅是被叫过来的。发生了什么事却一无所知。平时去藏书楼的人不少,可真正见过薛白衣的却寥寥无几,现在听到掌门如此为难的表情,都下意识地猜测其那个紫衣女子和她怀里抱的孩子的身份。

“恭喜太上长老了却心中执念。”大长老辰战天及时救场。

王若飞舒口气,脸上瞬时转变了表情,满是欢喜,“恭喜太上长老了。”

在场的弟子更加糊涂,却只能跟着掌门一起大声恭喜。

“行了,你们退下吧。战天留下。”

一声令下,众人这作鸟兽状,匆忙退场。

辰战天这才恭敬地递出一块记忆晶石,“这是历代大长老吩咐下来的,若太上长老带回一女子,便可将晶石交换。”

薛白衣皱了眉头,将晶石收起。“你也暂且退下吧。”

“是。”辰战天在薛白衣的身边可不敢造次,瞥了一眼紫衣女子怀里的萧婉,恭敬地离去。

“夫君。”小紫是异常感动的,他的用心良苦,她明白。

“我们到家了。”

藏书楼,

往日品抿香茶的人旁边又多了一位紫衣女子,依旧是红木圆桌,却比以往的画面多了几处温情。

一个小头悄悄探出,“又笑了,这可是今日第十次了。”

“只羡鸳鸯不羡仙。”另一个声音默默想起,声音的主人懊恼地看着那个一本正经修炼的小娃娃。现在愈发可爱,几天不见,毛发也浓密不少。

“李耀武,你又来了。”柳容蹙着眉头,一脸不耐烦。自从他故意暴露了隐藏,和这些朋友真心相交。便不再故作受气包样,只是这八卦的兴趣并未改。不过李耀武看萧婉的眼神,却让他不乐意了。当然这些,他是不会说的。毕竟现在他不是她,李耀武再如何恋童癖,这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柳容气恼地暗自决定,这几日不理李耀武,任他如何哀求都不指点他半分功法技巧。

那边静坐的小紫宛然一笑,纤纤细手被那边一本正经的薛白衣握着。羞怯的摸样惹人怜爱。

薛白衣心头一紧,拿出那个玉瓶,“该上药了,娘子。”这些药可是小紫的心血,无论有用与否,都值得他一试。何况小紫替他上药的过程,更加令人期待。

薛白衣手搂住小紫的腰,两人的人影再度消失。

萧婉吐纳出身体的浊气,慢慢思索:几经耽搁,明日就该是四长老辰战雷的授课了。她真想知道,这个魔门有什么本事能教导她,怕是迫不及待想害她了吧。毕竟,魔门一向耐心不好,怕是身后的主子要着急了吧。急吧,乱吧,越级越好,就怕找不到主动权。看来明日要做两手准备,她真不信,在毫无胜算的情况下,魔门那个主子还能没有二手。在残酷的蚀骨魔海,没有高超手段,估计是不能坐上高位的。

只是,她不知道,这个主子和她是一天出生的。

辰战雷手起鬼火,将手中的玉帛焚烧。眼中怒火滔天,他好不容易在少主面前借发现逆天者之际,立下汗马功劳。这几日,接到少主的命令,便急不可耐地准备起来,想再接再厉。对付一个小孩子,就算是逆天者又如何,他可不相信有第二个少主与之媲美。

少主可是天之骄子,这个星罗大陆是不可能出现这样的。只有他蚀骨魔海才能出如此人才。他被派出的时日较早,并未亲眼见过少主,却通过许多魔门弟子知晓少主的过人之处。如此天赋,肯定将他们蚀骨魔海冲出禁锢的牢笼。他们可肖想星罗大陆几十万年了。

辰战雷将手中的戒指对上火热的熔炉上,左右旋转了些许刁钻的角度,熔炉竟突然开出一个小门,另一个辰战雷看见他破口大骂,“你个狗奴才,枉我真心对你。”

“你算什么东西?真心对我?”外面的辰战雷随手将一把鬼火朝里面的人飞去。

“狗娘养的小畜生,我要出去,要吃你的骨,喝你的血。”里面那人尽管强忍着燃烧灵魂的痛楚,仍然不放弃口头上的痛苦。

“骂吧骂吧,算你命大,要不是我的任务没有完成。你早就命丧黄泉了,这熔炉可是能将你神魂俱灭。”外面的辰战雷折磨了被囚禁的真主,这才将刚才被少主冷漠话语激出的邪火发泄出来。

“哼,小丫头。明日你若来,定将走不出去。”桀桀的笑声肆无忌惮地充斥整个房间。

“属下明白。”一个黑影在皎洁的月光下,紫色的光芒转瞬即逝。

到底这另一枚暗棋是谁?萧婉闭目沉思。看来明日不得安宁。

真的很抱歉,现在才更,罪过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