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终见小紫

小说: 小女子修仙记 作者: 萧颜蝉 更新时间:2015-06-16 字数:2985 阅读进度:11/13

薛白衣闷声不语,他只能强迫自己淡定下来。

“珍惜眼前。”萧婉帮不了他,但知道失去时的痛彻心扉。

有时内心的煎熬远远比身体上来得刻骨铭心。做任何事,都不要让自己悔不当初。

薛白衣似乎有些明悟,这万年的心结松动一丝。如今,这一切都水落石出的时候,不知道她是不是还在原地。应该不会了吧?伤得那般体无完肤,她定是怨恨的。不然这万年间,不再见她一面。

小紫,我们是不是该放下一切,珍惜彼此?

萧婉静静地看着那抹白衣,身影更重了几分,不再遥不可及。作为知己,她不想他重蹈覆辙。

“陪我去。”紧闭的双眼却无法抵挡主人的决心,毁去的半张脸刹那间也似乎没有往日的狰狞。

萧婉嘴角牵起弧度。伸手。

薛白衣将这抹温暖拥入怀中,万年,猜不到小紫如今的答案。但不去试试,他不会甘心的。以前怕修为不够,如今始祖既然成全他,他也好走上一遭。一遭不行还有二,三,四……乃至成千上万。

他们还有足够的时间,既然万年都没有将她从心里抹去。那就用万年的时间将她挽回。

“她在哪?”萧婉仅仅想提醒这个反常的热情人,他们去找的可是万年不知音信的人。

薛白衣的动作突然停了。他只知道去找,却不知从何找起。

“若她心里有我。”他的速度继续加快。

萧婉暗叹这随心所欲的上天入地的神通。没有借助任何的外力,也没感到他身体灵气的变化。这等造诣,恐怕是那些自诩实力高超之人溜须拍马都赶不上的。这天地规则,到底薛白衣融会贯通到何等地步。如此惊才艳艳的人都没有逆天者的资格,不知道这300年之后的大战,她能有多少资本立足天下。

叹息声,萧婉再次放下逃避的念头。路,再长,莫不是有个尽头。假如都不愿意挪动一步,世界毁灭也不能走完这条路。成功贵在坚持和平常心。而脱凡超神在于永不放弃的毅力,和宁愿忍锥心之痛也要奔跑的胜利欲望。

人一旦有了这些,便能成功。别人能不能她不知道,她一定会坚持到底地跑。

薛白衣看到那片茂密的树林,仿佛又回到万年前,那个厌倦修仙成活的年轻男子。只是和他一起的绝世女子,不见了。是他的误会摧毁了她,是他耽误的她,是他用那半张脸皮侮辱了她。

是他,都是他的错。他万年来平静如水,是以为皆是她的错。万年来的怀念只是在追忆他们的曾今。而如今他得知一切,噬心刺骨。却心存幻想。他真的希望小紫能等上万年。

萧婉并为催促他,是该好好地看自己逃避了什么,又错过了什么。

薛白衣一如当年初入世的模样,用双脚踏上这片土地,才感觉真实。这里的每一寸他都记得,那些人,那些事,他更是不忘一分。

萧婉注意到薛白衣的轻车熟路,并未提点他。

沉浸在回忆的薛白衣是不会想到,为什么这里万年不变?

小紫,用心良苦。

薛白衣抱着萧婉步步走向他们的回忆,从树林到周围的每一个角落,独独遗漏了那片圣地——他们的家。

“放我下来。”

薛白衣却丝毫没听进去,紧紧抓住萧婉小小的身子。他真的害怕了,他怕小紫不在。

“放我下去,进去。”萧婉重复着。

一向冷静的淡然之人,如此不淡定。萧婉知道小紫定在里面,这两个人折磨了彼此万年,现在终于有所结果了。可她真的心意阑珊了。爱,抵不过安定和家人的幸福,她不想沾染。

薛白衣却感到那抹熟悉的香味,将萧婉匆匆放下,心急火燎地奔进中心地带。现在,他什么都不想,因为小紫在他触手可及的地方。

高高的屋顶,一紫衣妖媚女子皱着眉头看着手中的玉瓶。阳光下,那晶莹剔透的玉瓶折射出夺人心肺的美。一看便是不凡之物。万年来,她收集完所有的天下至宝,用整整三万年的功力才练出这一瓶续肤露,每日涂抹一次,月余便消。

可她不想去见他,小紫是一抹神识,他不知道,他才可以接纳。而她,苦笑下,只是个妖。他知道一切,她也仅是个妖。现今掉落三万年修为的花妖,又能有什么力量去抵抗他们的命运。

她很努力,在小紫身亡后,以为这便是他们的结局。终于伤情,入道。可她不甘心,她每日拿着他保存完整的脸皮,发呆。她知道她是过不了这关。原本她只是个看客,可是不知不觉中成为了小紫。那曾经的骄傲与冷漠因为一个人,全部磨平殆尽。

紫衣女子修为掉落太多,发现不了那越来越近的身影。

薛白衣眼神一暗,瞻仰这屋顶那位紫衣女子,没有了之前的单纯。可仍是他心心念念的小紫。他们曾经在屋顶上许下的誓言,他仍历历在目。

只是她还在,他失信了。

心灵一动,下一刻他出现在屋顶上,和紫衣女子对立着。

“你……”紫衣女子惊恐地看着这个万年未见,魂牵梦绕的翩翩男子。那半张残破的脸让她明白这一切都不是梦。

“我知道错了。”薛白衣忍不住伸出双手,触碰这万年未见的心上人。

“可是……”紫衣女子温吞地说不出话来,她的冷漠早在爱上这个男人的时候消失了,她真的是不在乎别人。却惟独忘不了他,也做不到在他面前冷酷。只能自然的小妻子的羞赧。

薛白衣看这些万年不变的记忆,终于勾起他万年来第一个笑容,肯定道,“你在等我。”心满意足地将修为掉落严重的小紫拥入怀中。

紫薇花妖默认了他这句话,将手中的玉瓶送到薛白衣手中。

玉瓶瞬时消失,萧婉知道他是收了。

“你还要我吗?”温柔的带着磁性的声音判若两人。

他们万年来的分离,并未阻去相互的心有灵犀,大家都是明白对方的情谊的。

小紫挣开他的双手,踮脚凑上,轻吻着他损伤严重的脸。哀伤道。“你介意我是妖吗?”她担心了万年,当然尽管那些人都死有余辜。但是最后她还是气恼极致,伤害了许多无辜的辰星宗普通弟子。这会不会让他记恨她,现在勉强在一起,是不是真的可以将那些往事忘却,莫不是化成了刺,深入了骨髓。

薛白衣没有说下去,将她拥紧。脸上疤痕痒痒的,被温暖的唇勾起了甜蜜的回忆,他眼神一凛,错过脸,嫣红的**纳入口中。

最初的轻啄,到口舌交缠,一发不可收拾。修仙之人,修生养性,灭六欲。这些训教早被遗忘。

万年不曾碰触的热情一触即发。

看着怀里轻喘,衣衫凌乱的美娇娘,薛白衣勉强压制住体内的欲望。横抱起她,随手将传音符打向萧婉的所在地,他们消失在屋顶上。

还是那张他亲手制作的柳木床,薛白衣心生怜惜,将小紫放在床榻上。她信任的目光让他迫不及待……

紧闭的屋门,隔去了热情的声音,也遮住屋内的澎湃春色。

“你且在这里修炼,我会带着小紫一起回去。”萧婉并不嘲笑那对急切在屋里亲热的夫妻。这万年误会虽久,但是他们把握住了。

这样的感情,让看惯了世间男女丑态的人也顿生感慨。前世许多人为了权、财、色在一起,危及时,背叛的往往是这些感情。看起来相爱的情侣,禁受不了考验,抛弃对方的大有人在。

是不是,其实等待爱的艰难过程一过,后面便是滔天的甜蜜。

现在她还是为了自己的前途、大陆的前途努力,她一向不怕孤单的。况且还有爹娘,还有哥哥。现在只有保全了他们和这片大陆,她才能幸福。萧婉立刻盘腿坐下,吸收灵气。

比藏宝楼的灵气还要纯,她有点疑惑。可能吧,这万年来小紫都是用灵气来维持这里原来的面貌。

难怪这里的灵气沾染上紫薇花的生机,更加浓厚。萧婉不做猜测,引入灵气开始修炼。另一边开始研读起了阵法,自从上次薛白衣丢给她之后,她就一发不可收拾。谁让她前世吃过亏,今世当然不再犯错误。

没办法,将小紫写成这样,不是我本意。但是我不忍心折磨他们了。让白衣一直陪小紫吧,他们应该幸福。顺便你要是喜欢我写的故事,给些票票,给些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