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李耀武

小说: 小女子修仙记 作者: 萧颜蝉 更新时间:2015-06-16 字数:2989 阅读进度:9/13

看起来只有几个月大的婴儿和白森森的骨头相处甚欢。他紧贴骷髅头,低声发出阵阵享受的呻吟,从骷髅头中汇聚的丝丝黑气钻入他的手掌。

旁边,几个长相美艳,脸色惨白的女子失去意识,堆在一起。

“启禀少主,属下有事上奏。”这一男子屈膝跪在婴儿的面前。

“说。”柔弱的声音从骷髅头里诡异地传出。

“罗一传来消息星罗大陆辰星宗逆天者现身。”男子内心很服这个婴儿,魔界强者为尊。少主,才出生就练成魔界至宝——吞噬大法,克制反噬的冤魂。三百年后魔界入侵罗星大陆的大战,必将胜利。

“暴露身份了没有?”最奇特的是这吞噬大法在婴儿的炼化下产生众多变异,现在能用所吸魂魄的头颅生前的声音说话便是其中之一。

“应该没有。”

婴儿不以为然,“哼,什么叫应该没有。罗一那种好大喜功的性格,肯定隐藏不了多久。”

“少主英明,少主的意思是另有安排?”

“我就喜欢和聪明人说话。”婴儿阴森的脸上勾起一丝笑容,“这些自诩聪明的修真者,不会想到我们还安排另一枚暗棋。通知罗五,去杀了她。若他失败,自行了断。”手里捏的骷髅碎成片,掉落地上。

“是。属下这就去办。”

看着男子的身影渐渐消失,婴儿随手抓起一女子,长出红惨惨的尖牙,刺进嫩白的脖子中,大口地吸食。

乌云散去,皎白的月光从上面的洞中透了出来,照在墙上挂的一张张美人皮上,甚是妖艳。

辰星宗,藏书楼。

躲在书架后的一个小头偷偷小觑了下,对一旁修炼的萧婉说,“婉儿妹妹,太上长老似乎有些不对劲。”

那袭白衣坐在红木圆凳上,自顾自地品着茶,整幅画面和谐平静。可被他后悔、怀念却期待的复杂眼神破坏。昨夜又梦见小紫,这万年来从见过始祖就一直夜晚昏迷两个时辰,他把这当成梦。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一只小手伸出,按下前面那人的头,也探出头来,感慨着,“那光头是不懂的,她就是个修炼狂。”

“不准叫我妹妹光头!”萧蝉终于按耐不住,快速起身,对着第二个人的屁股狠狠踹了一脚。

第二个人不负众望地飞了出去,可怜了他下面那个人,跟着遭殃,连带着飞了出去。

动静过大,惊动了沉思的薛白衣,他淡定地继续喝茶,只是身影又渐渐模糊,再次消失了。

“你……”李耀武气恼地从地上爬起,紧握拳头,青筋暴出。

“我什么。谁让你又叫我妹妹光头。上次还凑得你不疼,没长记性?”萧蝉不屑地瞥了他一眼,继续坐在萧婉的声旁,盘坐前特意说了一句,“只要你能打过我,随时来。”

李耀武死死要紧牙关,还是不得不放下,尽管他如今都十五岁,仍打不过这个八岁的小男孩,好汉不吃眼前亏,哼了一句,“君子动口不动手。”

十年间,爷爷恨铁不成钢,打他责骂他,让他修炼,他当耳旁风。反正爷爷宠他,不能真动手,只是挠挠痒的痛感而已。自从五岁起偷懒一次,他就迷上了这种不修炼,整日自由自在的生活。所以十五岁,他愣是半点进步都没有,停留在练气层第三层已经十年。他不是意志坚定之人,况且他是二长老唯一的孙子。他知道,百年寿命不是自己的重点,爷爷定会帮他外力灌输灵力,突破境界的。有这种好事,怎么可能好好用功。

可是好面子的爷爷愣是把自己丢在这破地方,告诫自己不到筑基期不得出去。他挣扎了,可是不知道爷爷施了什么禁术,那门看似什么也没有,他却被弹回来无数次。他这才不得不死心,仍不想修炼,出不去只能找点乐子。

藏书阁每日都在的就他,同病相怜也被丢进来的另一个小子,为他是从,没有意思。其余的就是一个八九岁的孩童和一个每天爬来爬去的小光头。大的那个他也看出来,比自己强。柿子要捡软的捏,这个道理他活了十五年是知道的。于是,他寻思找点那小光头的麻烦,好生开解下自己烦闷的心情。

第一天,他耀武扬威地从小光头面前走过,小光头无动于衷,想上前招惹一番。那个孩童警告了他一眼,他作罢,老实地修炼。

第二天,他抢先一步,比爬得慢得小光头提前走到玉简前。牢牢挡住玉简。小光头继续无视他,坐在那里修炼起来。他刚想说些什么。熟悉的警告视线瞟了,他灰溜溜地跑到一边,继续修炼。

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一直被无视,一直被警告。泥菩萨尚有三分火,何况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实力不够,只能遭人威胁。

这些天,他废寝忘食,一直修炼。直到他突破了第五层,得意洋洋地向小婴儿喊了一声,“小光头,你脑门好亮。”小光头仍把他当空气,倒是那警告的视线变成愤怒的刀片,吓得他将后面的话吞入肚中。

反应过来后懊恼地想,他怕什么。才八九岁,最多也就练气层四层,他刚才肯定是这些日养成的习惯。

于是,他克制住自己的恐惧,“我要向你挑战!”难以置信,这话竟然从他口中说出来。

他吸口气准备做些准备工作,比如说爷爷给的防御符,攻击符。可惜使用这些需要灵力驱使,他最缺少的就是灵力。还未等他掏出,就被揍得鼻青脸肿。他从此知道,世界上真有妖孽这个词。说洗心革面,从心做人是不可能的。

他被揍得皮开肉绽,还好有药,他同病相怜的兄弟给他上药擦伤。他原本想将此事记下,告诉爷爷。

没想到那孩童却说:“是不是想找人寻仇?真没能耐。下次等别人杀了你,你告诉谁去?报了仇,你还是死了。”

他此时才后知后觉,本身没有实力,被杀也就杀死了。爷爷再护着,他也是有危机。

去年的时候,他惹了一个厉害的修道人,看中了那人手上的玉佩,亮出了自己的身份,便要强取豪夺。那人毫不领情,将他打了半死,最后是爷爷及时赶到,捡回他一条小命。但那人是宗里着重培养的核心弟子,二长老虽然护着他却不能坏了规矩,他只能自吞苦楚,躺了3个月身子才好利索。从那时起,他开始知道不能惹有实力的人,说不定其中一个就是核心弟子。

以他的能耐,也就悟出了这些。后来辰星宗出了叛徒,二长老一来下不了狠心,二来处理的事情太多,就任他去了。

尽管他从今开始发愤图强,是因为孩童的话,但他首要任务还是要将萧蝉凑得鼻青脸肿,找回场子。为不欠人情,他准备打得比自己受的伤轻一点。至于那个小光头嘛,她仍不和他说话,不过等他把她哥揍了之后她肯定会跑来和他求情。

想到这里,李耀武深吸口气,引灵力入体,静下心来开始修炼。

那个被连累的小孩不得不揉揉屁股,他是摔得最惨的那个,被李耀武压在了地上。看了眼前三位大爷,没一个好惹的。他无奈地盘坐。

最容易欺负的才是最危险的。因为他早让你失去防备。

萧婉睁开眼,看着刚才薛白衣消失的地方,若有所思。

“该走了,时辰到了。”门口一个传音符慢悠悠飘来,飞入萧婉的手中。

萧婉起身,自从那日大长老进藏书阁外,其余长老也不曾突兀地进来过。藏书楼的太上长老,经过上次昏迷之后,不待见他们随便进入。倒是小辈,凭借查阅玉简的权利,进出门也是自由。

李耀威和那表面惨兮兮的齐琉都是长老们塞进来的。看好了逆天者的智慧,他们个个有了心思。依仗对辰星宗的感情,想必萧婉会承情,忙帮敲打一番。谁也没想到,萧蝉看出了其中的道道,提前下手整治了李耀武。

萧婉这三个月最欣慰的事,她终于会走路了。不会爬来爬去了。每天能站着走路,也是一种快乐。

门口三长老辰战日站立着,沐浴着日光,似乎与天地相辅相成。

“来了,便走吧。”

一朵火莲从辰战日的手中飘落,渐渐变大。

萧婉沉稳地踏上火莲,随辰战日往太阳的方向迎面飞去。

不好意思,晚上2点才发。这篇算22日补上。还是那句话,多投票,多评论,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