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始祖的秘密

小说: 小女子修仙记 作者: 萧颜蝉 更新时间:2015-06-16 字数:3013 阅读进度:8/13

一些列传、传奇可当消遣之物略作了解。

还是先修炼会,实力才是最重要的。萧婉小小的身子盘腿而坐。看起来有些滑稽,但更多是化腐朽为神奇的和谐。她吐纳天地灵气,开始修炼。思维不停歇,除了将一抹神识分离出去督促那些灵力自行循环外,还在思考几个问题。

始祖到底是谁,他怎么知道自己能转世,还带着前世的记忆。出生便能修炼《辰星耀世决》,给自己另类的举动给了遮掩,什么生来便聪慧的借口。她是不相信的,除非有人跟她一样是转世。这样的几率好比路上捡到一本顶级功法。

萧婉似乎对那个对联越来越感兴趣了,她的直接告诉她,那就是真相。

先看“道者莫来盗者来”这句,既然道者莫来,修道者不让进,小偷让进。肯定是宝贵的东西,是只对小偷有帮助,对道者无吸引力的。更没有任何的灵力波动,那就是能让小偷看上眼的凡物。

这个嘛,萧婉扫视了一周,除去玉简,这个屋子内只剩下茶壶,圆木桌以及放玉简的红木架。

首先可以排除圆木桌,红木架。这些物品在小偷的眼里虽然值钱,可沉如山石。试问,一个小偷夜晚来偷东西,这么笨重的物品会拿吗?显然不可能。

二来这些茶壶也排除。这些年来,薛白衣不知喝了多少次,把玩了多久。他这么聪明,不可能独独漏过一个他常年使用的东西。其中,又有谁能比他了解这茶壶。

看来这个假想是不成立的。再来看这一句“贤人免进闲人进”贤人多是附庸风雅的,那些茶水,红木,都是他们的最爱。要是谜底,肯定不会是这些东西。闲人,便是像她这样的。这些东西都对她无用,那些闲人爱看的说些传奇故事的玉简,她刚才翻阅时看见了10个。其中3个并未有什么出彩的地方,能让她这个闲人着迷。另外7个倒是能多让她花费些时间。可她仔细检查了,并无异常。

闲人和小偷到底有什么同共处呢?都不是进来看玉简的,这是肯定的。一个是进来偷东西的,一个是进来懒散随便翻翻,偶尔看看带有传奇故事的玉简。这两个人有什么共同之处呢?

小偷,闲人?萧婉究竟不是好奇心过重的孩子,她早已过了那个时代;她是个杀手,不应该对任何事感到好奇。这件事关乎到她的密码,自己暴露在陌生人面前的弱点,应该知道并加以修正。一旦陌生人被敌人收买,自己就不知道怎么死的。

这点杀手尤为看重。

等等,小偷?似乎这里少了很关键的条件在里面,既然是小偷,行动的时间应该是黑夜,不是夜晚。这些玉石板好生刺眼,将这座藏书楼照得如同白昼。莫非这就是重点?

“薛白衣,能否将这些玉石遮去光芒。我还令需一个发微光的东西。”

一颗夜明珠落入她的手掌,双手捧着都有些为难。不知薛白衣施下何等妙法,玉石不见了光芒,整个藏宝楼陷入一片漆黑,夜明珠发出微弱的光芒。

渐渐,四十多块玉石石板下光芒透了出来。小偷偷得无非是奇珍异宝,卖的上钱又不要命的东西。试问能发出光芒的玉石能不值钱吗?

那闲人呢?萧婉回忆下那7个玉简的位置。果然,她当时奇怪,为什么摆放如此接近,按类归分的话,其他的3个却零散地摆放在其他各处。这7这玉简果然中间有一处石板下面发出光芒了。可是她当时敲了每一块灵石石板,都没听到空的声音。

她仍是爬到那里,继续敲了敲。不对。到底哪里错了?等下,7个?难道是北斗七星阵?自己所知就是唯一能找的就是北极星。开启点应该在那里。

按着五倍的勺间距,萧婉爬到了应是北极星的那点。竟然是在红木桌的地下。

萧婉轻轻敲了下,没有反应。又敲了下,直到第七下结束,异相才出现。刚才那耀眼的石板全部被巨力顶起。

楼外的星光仿佛被什么牵引,悉悉索索地汇聚此处。一个身影从无到有,从矮小到高大。终于,一个十分普通的年轻女子被星光组合而成。

目睹了这些,萧婉和薛白衣都已猜出了这女子的身份。真是没有想到始祖竟是个普普通通的年轻女子。

“始祖。”薛白衣从小就在辰星宗里接受洗礼,对这神像自然多有所见,如见见到真人,尽管是幻想,恭敬的一声也是发于内心的。

“你万年一直守候这藏书楼,有功了。痴儿,我送你一段造化,算是这些年来的报酬。”年轻女子轻手一点,那抹星光在夜色的淹没下,渐行渐远了。

薛白衣被余下的那抹星光进入心神,失去了知觉。

“你呢,你应该猜出了什么。”年轻女子与萧婉直视。

“为什么是我?”

“我也想知道当年为什么是我。”年轻女子庄重的面容中闪过一丝微笑,“可你不觉得这比当年的结局要好多了吗?”

“恩。”萧婉不再迟疑,这确实比绝望地生无所恋好上许多,一切都在自己手中掌握。

“尽管你通过了刚才我的小测试,我也不会给你任何外力上的改变的。你知道,自己努力后才会真实。”

“你为什么不在了,你那么强,原本不需要我来到的。”

“这就是命。我去了更广阔的天空,那里有我的一切。这里只能交给你。”

“我会比你做得好吗?”

“不知道,但希望你活下去。每隔千年,都有逆天者从各个平行世界转世,不止你活下来。可我的传承者,这个大陆只有你。”

“我知道了,我一定能成功。”

“我爱这个大陆,我希望你也爱它。”年轻的女子轻轻的话语里是浓烈的依恋,这里是她和她爱的人的养育之地。今天,她终于可以放心,因为有继承者的到来。如果继承者足够强大一如当年的她,足以让大陆生存下去。“如果有一天,你也能像我一样,飞升到另一个世界。我希望你来找我,记住,我叫辰微。”

“相信不会让你等太久。我叫萧婉。”

“不能太久,有人来找你,我走了。”辰微挥开遮挡玉石的法术,将薛白衣和那刻夜明珠一起带走了。

萧婉直到那人重新化为一地的星光流出窗外,这才回神。怎么就感觉像是一场游戏,比拼的就是后来者之间的战争,代价是背后的整个世界。不知主导这场游戏的人,是何等的无聊与冷漠。这整个世界随意化为赌注。只为消磨时间。

她萧婉发誓,一定要成为那样的人,立下新规则。不让更多的世界成为陪葬品。就算前世是杀手,但她第一身份是女子。做不到这样轻贱生命,就算她曾经杀人如麻。她所杀之人皆是丧尽天良,该死之人。以后她的使命又多了一条。

“妹妹,你怎么在地上。”蝉小哥从大长老辰战天的剑上一纵而下,将许久未见的妹妹抱在怀里,怜惜地碰触一番,以消多日的相思之苦。

“哥,我没事。”萧婉亲热地抱住萧蝉的头,蹭着他的脸。似乎只有在哥哥面前,自己偶尔还是那个会撒娇的小孩。

路上已被告知妹妹的寻常之处,萧蝉一心思心疼妹妹的责任太大,却从未想过与她生疏。他已经想好了,以后自己一定要比妹妹努力,比她强大才能保护她。什么事都替她斟酌着,一定要杜绝一切危险事情的发生。

萧婉可没学什么读心术之类的法术,她不知道萧蝉立志成为她的贴身护卫,扫除一切险阻。若是知道,定是苦笑。谁能比一个杀手单独行动更安全的。

“丫头,那个人是谁。”辰战天不得不打断他们俩。现在当务之急是捉住心怀不轨之人,又不能伤了四长老。

萧婉将那人的面目集中在脑海,等待辰战天观察,她知道他能看见。

“原来是他。别人都好模仿性情,提防力也高。遇到此事过后,老四也要长点记性了。”辰战天敲下旁边的圆桌,“为了不打草惊蛇,这件事交给你去办。看看老四到底被关在哪里。”

萧婉早知道他会这么说,没有拒绝,本来就是她该锻炼的地方。

“妹妹,我帮你。”萧蝉对他的遗传能力很有信心,妹妹逆天者,他好歹还是天机者。

“呵呵,不错不错,蝉儿你也锻炼下。”辰战天心里暗自盘算着,准备给小辈出点难题。

若是喜欢我的书,请投下推荐票。新人新书需要支持,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