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藏书楼

小说: 小女子修仙记 作者: 萧颜蝉 更新时间:2015-06-16 字数:3032 阅读进度:7/13

重兵把守,进入需要身份印证,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似乎只有一处不和谐的地方。

道者莫来盗者来

贤人免进闲人进

被抱在怀里的萧婉讶然看着眼前这副对联。她要没记错的话,原句应该是

盗者莫来道者来

闲人免进贤人进

萧婉若有所思,这副对联似乎有所指,很好奇也没向辰战雷问个所以然。秘密到处都是,知道了是要付出代价的。道理是人人都懂,看谁能克制好奇心了。

“这是始祖亲笔写下。无人知晓他的意思,你若是有意,便揣测一番,看出个什么来,就是你的机缘。”辰战日淡淡地提点。始祖口述相传的逆天者,必会有些不同。这困扰上万的对联肯定是意指什么的,可惜无一人有此造化。

萧婉默然不语。细细斟酌,觉意味更浓。

“进来吧。”威严的声音响起,大门应声而开。

“是。”辰战日抱着萧婉,一步步走着,像是前面有极强的气势在阻挡着他的步伐,每一步都死死地踩入地下。萧婉看后面的石板竟硬生生地被印上近5寸深的鞋印。看来里面这人功力十分了得。三长老如此,自己却丝毫不受影响。

“不错不错,以你今日的修为,比你师父当年也绰绰有余。”并未见人影,可是后面的石板竟瞬间完好如初。“将这女娃娃放入桌上,你可以走了。”

“是。”辰战日稳步进入屋内,将萧婉放在黄花梨红木圆桌上,顺从地离开了。

萧婉对那实力更胜一筹的人,并无一丝好奇之意,又被放在了桌子上,她很苦恼。可活动的空间就一点,也不能下去。不如将自己放在地上,活动范围还很大。况且这石板的灵力不下于她家石洞。鲜少有人出没之地异常干净。

是藏书楼,应该有众多玉简,玉牌。再不济也是应该有羊皮卷,丝绸。周围除了脚下的红木桌意外,却空空如,也像是被贼光顾了。贼?灵光一闪,抓不到一点思绪。

“女娃娃,不用想了。这和外面的对联没一点联系。要是这么简单,早被破解了,何必等你来?”

一袭白衣渐渐清晰,并不突兀,似乎他原本就是在那里,萧婉只是并为注意而已。他的容貌隐藏极深,越是想看清楚越觉得朦胧。不刻意看,反而真实具体了,只是仍看不清。

“这只是简单的障眼法,我除去就是。”衣袖简单一挥,一排排木架子摆满了玉简。连楼梯都出现在拐角处,想必楼上还有更珍贵的地方。

白衣飘然而至,萧婉没看到他如何出步,他就悄然而至了。

“才出生如此聪慧,资质极好。想必你就是逆天者吧。什么时候我们辰星宗的命运也被一个奶娃娃掌控,他们以生命为代价的预言,将赋予你重担。而你,准备好了吗?”

凌厉的目光对上萧婉的眼睛。她此时终于看清了那白衣的面容。半张完好无缺的仙人脸,半张损坏严重甚至皮肉脱落露出白骨的鬼脸。顿时想起前世的自己,是有苦衷的吧。看他修为极高,尚不能改变,想必都无药可治。同是天涯沦落人。

白衣诧异地看着这奶娃娃盯着他半张鬼脸,“尽管我不知道你说的逆天者是什么,但既然我选择了这里,我是不愿任何人破坏。如果我变强就能守住,那么我定义不容辞,全力以赴。”

萧婉是隐忍,一旦触及到自己的逆鳞,就不一样了。只有强大才能保障家人的安定,她有机会变强大,何乐而不为。再者,辰星宗对爹娘的意义非比寻常。作为他们的儿女,无论是萧蝉还是她,都定将踏上守卫辰星宗的路途。这恩重如山,她没有借口去逃避。前世不会,今世更不会。

“有出息。”白衣似乎感受到了萧婉的决定和意念。他们辰星宗对核心弟子并不是一味地使用,让他们有归属感,这才是辰星宗万年不衰的精华所在。自然,里面不乏宵小猥琐,心怀不轨之辈,人数尚少,不影响大局。大多数值得培养,将宗门传承下去,发扬光大。

“逆天者,是始祖令核心弟子各代口述相传寻找的拯救辰星宗乃至整个大陆的人。万年前,各位长老燃尽生命,窥得一丝天机。逆天者,出生就能自行修炼《辰星耀世决》,拥有常人未知的智慧。《辰星耀世决》修炼条件极其苛刻,在无人指导下,随时有生命危急。”

“离妖魔祸世还有500年的时候,妖魔还有部分邪恶的修真者开始骚乱。逆天者还未出现,再如何妖孽,500年能达到的程度,还是令人忧心。《辰星耀世决》绝不会外流。出现在其他地方的可能性极小。我们却等不及,派出去多人去曾经修炼《辰星耀世决》的外出弟子里寻找继承者。200年来一无所获。直到你出现。”

白衣一一道来的事实,让萧婉疑惑起来。难道真有天机说?如果不是,自己怎么能被2012年的狂风席卷而至呢?这一切真的是使命使然吗?若能让爹娘,哥哥安全地活着,让她赴汤蹈火,失去生命都行。她感谢这个世界,愿忍受常人所不能的寂寞,拯救这个世界。

她爱着并珍惜机会。坦然面对,她愿意,哪怕是地狱的煎熬。

“女娃娃,你为什么不怕我的脸?”

“你没有放下恨。”萧婉记得前世的那张脸,杀手的收入已经是日进金斗。当时的整容技术恢复容貌也不是不可能。但是她恨,她放不下,她要记住这张脸带来的屈辱。

白衣一语未发,将萧婉从桌子上放下来。

“薛白衣。”

“萧婉。”

“若是想看玉简,用神识一扫便可,不用手触摸。你的神识外放应该能看到最下层的。若想多看看,自己努力修炼增长神识。”薛白衣的身影再次变淡,一如他出现那样。

他要静一静,回想下这些年发生的事。是没有放下吗?怎能放下。

当年作为辰星阁最出色的弟子,他羽扇纶巾,年少轻狂。广交天下英雄,各种异性对他倾心,更不乏胆大者示爱。可他心无所动,因为她们有所求,他一直相信世界上有一种感情能生死相许,能突破所有的世俗。直到外出历练时遇到了她,他一颗心沦落。

心高气傲的他,却被一个平凡的女子纯真的性情吸引,从此不可自拔。修真界他见多了冷酷无情,阴谋诡计。对于这样的单纯,他趋之若鹜。两个人过了短暂的美好时光,那是他一辈子最珍贵的记忆。他甚至迫不及待将她带回宗门,就算她不能带来任何好处。他愿意与她长相厮守,倾己所能,将她寿命延长。

世事难料,人心叵测。他出去执行了任务,提前回来,发现与他同样出名的师弟刘羽正欺侮她。相信了她的无辜,看见了她的忍让与委屈,他竟失手打死了刘羽。师父念他情绪失控,只说了句红颜祸水,便关了他二十年禁闭。

二十年后,对于修真者而言,不过是挥手之间。他出来时,却目睹了更残忍的一幕,他的她正屠杀他的师兄弟们。而师父,支离破碎地倒在地上。师父已是化神期,却毫无挣扎之力,连神魂都被她掐在手中。

“为什么,小紫。”他以为他死了,从那刻死了。

“他阻止我见你。”她淡然地道。

“师父对我如再生父母。”他心如刀割,已痛悼麻木。

“我知道,但是这是他欠我的,你欠我的二十年。”小紫变了,狰狞的神色让她面目可憎。

“我的我还,他的我也还,你放了他。”他拿出上次历练缴获的鬼器,朝身上刺去。一刀一刀又一刀。

“你不必这样。”小紫松开那神魂,恢复了淡然。

“够吗?你说你最爱我的右脸,我还你。”他硬生生撕下半张脸,血淋淋的鲜血染红了他的右眼。

小紫接过那脸皮,抬起脸与他四目相接,想启唇说些什么。他却失血过多晕了过去。

一抹剑芒凌空出现,小紫与那光芒缠在一起。“妖孽,你二十四年前入我辰星宗,我看在你未作坏事的份上,饶你一命。今日诛我辰星宗子弟,饶你不得。”

“你这个老道,我今天就算只有神识再次也会与你斗上一斗。看看你们这些老顽固有什么能耐”

那场大战波及了许多人,辰星宗损失惨重。最后太上赵老负伤,小紫被灭,他被罚守在藏书楼不得外出一步。

如今,已过了万年。

求推荐,求评价。有评价不给推荐也行,说说我的缺点,说说不足之处都行,就是不要风过无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