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大长老辰战天

小说: 小女子修仙记 作者: 萧颜蝉 更新时间:2015-06-16 字数:2742 阅读进度:5/13

已是心如死灰,仍想侥幸,是否有可能恢复。萧婉用神识窥内部经脉,令人吃惊的是,几乎爆破的经脉未受任何伤害,还比以前来得宽广。萧婉将之前的记忆梳理了下,发现自己痛晕过去,如何躲过此劫,一无所知。

现在爹娘还没回来,看来是过了不足六个时辰。幸好,要自己突然晕过去,定是要要吓到他们。先不说萧蝉会因此延长禁闭的时间,若得知一个才出生不久的婴儿能修炼心法,再怎么血脉相连,也是会将她当成妖孽看,心生间隙的。

还好,一切都没发生。

萧婉尝试将灵气按循环运行,倒也顺畅。不过灵气的数量却较昨日多了一倍有余。从表面的好处看来每一个小循环可以将经脉的容纳量扩展一倍。不知道以自己的灵力,现在是灵动期几层。

凭借杀手的直觉,萧婉敏锐地觉察出来了一个陌生人,并不是爹娘的脚步声。可奇怪的是,抓不到他的踪迹。上一刻还在千米之外,下一刻就在眼前了。

他很强。萧婉感觉不到任何强者的气息,却更能肯定这人的可怕。爹娘放心将自己一个小婴儿扔在石洞,想必在附近设了什么大阵。这人用了呼吸的瞬间,轻松而入。再者,高手,收敛气息的功力炉火纯青,她这个刚刚踏入修真的菜鸟自然看不透。

在萧婉打量老者的同时,老者眼中爆出一抹精光,扫视着这漂亮的婴孩。一抹惊讶的神色一闪而过,随后是戏谑顽皮的目光。萧婉被他看着,似乎有种被看透的惊心感觉,顾着心凉也无忌其它。

“小娃娃,你是何等妖孽,敢在此地放肆,还不快快离去,再不离去,就不是离开这么简单了。”老者阴毒的目光让萧婉心颤了起来。

萧婉绝望地闭上双眼,却感觉身体被抱了起来。“难道他这么残忍,连让爹娘为我收尸都不肯,要将我毁尸灭迹?”想起爹娘,还有哥哥的脸庞,似乎又回到了前世那个万念俱灰的夜晚,一样的无助与绝望。

老者欣赏地看着这怀里的小娃娃,哈哈,终于被他等到了,承接着整个修真界的希望,定将能即将发生的祸患平复。越看越欣赏,不愧为历代老祖口传下来的逆天者,这般戏耍,还不说一句求饶。生下变有自行修炼的潜质,带着常人难以理解的睿智,指引辰星宗在妖魔乱世里得以保存。

这传承下来的逆天者果然名副其实。最易走火入魔的辰星耀世决,居然也修炼地这般容易,想当年就是他也在最后的时候借助了师父的灵力才得以突破。最开心的,这萧婉还是他最得意弟子的孩子。他当年的眼光果然是毒辣的,否者生出的这两个小变态怎么能一个比一个变态呢?

趁着她还未知晓真相,好好戏耍一番。也好抵偿了他寻找上百年之久的艰辛。

萧婉慢慢觉得不对劲了,要是杀自己,何必这么麻烦,为什么还要抛尸荒野。先前那老者还说自己是鬼魂,占了婴儿的身体,按他这么说就更不能伤害自己的肉体了。他究竟带着自己去做什么,难道还有驱魂的器具?这具真的是自己的肉体,若自己魂不在了,肯定死透了。在也无回天之术,能起死回生了。

不能让爹娘伤心。萧婉攥紧小拳头。谨慎地看向抱着她御剑飞行的老者,刚才的阴毒神色却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狡诈笑容。这是什么情况。

“小娃娃,别乱看。”老者佯装生气,给怀里的小婴儿一个威胁的眼神。这又加快了飞行速度,不行了,要忍不住了。

本来就是爱屋及乌了,加上这样的资质,性清,看来需要重点培养了。最近妖魔太猖獗了,自己闭关时也感应到逆天者的出生。掐指一算,倒也合适,爱徒的孩子更合自己的意。

就怕那些老家伙,当年因为修为不如自己,拱手让出收下萧永言的机会。这件事已经让他们吹胡子瞪眼了,现在应该也能算出这孩子的使命。无非要和自己取闹一阵了,想象真是头疼。

接着就是这孩子如何让修行,普通的速度是难以达到他们的要求了。眼看着天下大乱,这唯一的拯救者才出生。还有短短300年的时间可以争取。300年真是为难这孩子了。

她爹萧永言天纵之才100年也仅仅达到结丹期后期,现在300岁了也才元婴中期。这样的速度已是自身努力,天资和辰星宗大力培养的结果。想起寻常子弟最早6岁修炼,她哥萧蝉3岁修炼已经超过他爹,现在这女孩才出生几天就能修炼,并且有所小成。

找这么下去,300年之后应该也有一定潜力能带领辰星宗以及其他门派了。

令人为难的是,天才多是遭人记恨的。这关乎妖魔之事,也不能泄露给寻常人,否则一旦使用搜魂术,妖魔知道计划败露,宁可错杀不能放过。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真伤者婉儿怎么办?若是放在身边,且不说成长起来,光是那些不明目的的桃花运就让他焦头烂额了。

此事还需从长计议。和各位长老商量下,再作打算吧。

萧婉看老者沉思,就想和他沟通一下。既然不想让自己死,那也说出个子丑寅卯来。可是一张嘴,就是“哇哇”的呼声。

“丫头,你还真以为自己能说话。”老者不给面子地大笑起来。

果然他心知肚明。“试着用你看玉简的方法和我沟通。”

难道老者一直在监视她,要不怎么知道玉简?

“别乱猜了,我告诉你,那玉简就是我给蝉儿修炼的。你体内的灵力流动我一清二楚。”

“那你究竟是谁?”萧婉立刻用神识和他沟通。修真者的功法果然妙哉。能用思想交流。

“呵呵,不错不错,现学现用。言儿没给你说过?”老者似笑非笑地打量她。

“难道你和爹有什么关系?”

“哈哈,丫头。你爹是我徒弟。”

萧婉终于明白自己被耍了,先不说他究竟对自己知道多少,光“你爹”二字她就明白了。既然认定了自己的身份,刚才之前的一切明显在逗她玩。尽管她萧婉不是个小婴儿的灵魂,但是这事……她却记恨上了。

这么长的内心折磨,这老头当成一种考验来着。

一个欠扁的声音继续响起,无论萧婉怎么屏蔽都无用。“丫头,你怎么忘了现在你才出生,就算已踏入修真者的行列也没用。你还没有长牙。哈哈!”

萧婉小手捂住自己的脸。好不容易当回小孩子,报复性地咬了一口。敢情给人挠痒了,她怎么就忘了她还没有长牙呢?这可恶的师公这么喜欢捉弄人!想必哥哥也没逃出他的魔爪,想着想着她就淡定了。

“丫头,别自我安慰了。你哥可没好玩,他没你的表情丰富。我可没兴趣逗弄他,装得和你爹的性子一模一样。”

萧婉认命地做鸵鸟状,暗暗地赌气。这老头实力很高,在辰星宗也有一定威望,那看来这世爹娘的地位很高。自己先前的忧虑都是泡影,真实情况和自己猜测的肯定大相径庭。

修**,自身没有实力,也多半会死于非命。初衷变了,自保之力仍应该存在。或许能继续上升地位也说不定。

“丫头,可能的。完全存在这种可能行。修行是件很枯燥的事情,你也必须为你的使命履行义务。”

这老头为什么说话这么隐晦。明明知道自己心里在想什么,偏偏不明确告诉自己。不过说的倒也是事实,迅速强大起来才是乱世生存之道。不是有人说过吗,在绝对力量之前,什么阴谋诡计都是没用的。

“好了,丫头,前面就带你去长老阁。”老者念了句口诀,那灵剑在他身旁停留片刻,自动飞入他身后的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