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辰星耀世决》

小说: 小女子修仙记 作者: 萧颜蝉 更新时间:2015-06-16 字数:2863 阅读进度:4/13

不知为何,这些日子爹娘越来越忙碌,每天就出门时亲亲她的小脸,回来时继续亲亲她的小脸。其他时间再也不见。萧蝉更是被爹爹禁足,以奇门遁甲之术困在阵中,被告诫不到练气七层休想出阵。

萧婉只能把玩着手里的玉简,这个是萧蝉偷偷塞到她枕头下的。萧婉无聊地将玉简来回翻滚着,因始终不明其意而怒火起,加上以往不多见的执拗性子,便与这块玉简较上劲来。只见萧婉目露精光,死死盯着这块玉简,约莫是想将这玉简瞪出孔来。

不服输的性格作祟,萧婉的精神力也越来越集中。尽管看得眼睛肿胀,布满血丝也毫不放弃,终于神识随着眼睛迸发而出,进入到那玉简中。若是寻常人必将承受不住浓烈的灵气爆体而亡,萧婉却日复一日地浸泡灵泉,承受力自然比平常人强上许多,但头脑仍是一阵刺痛。此时,竟有字凭空出现于脑海。《辰星耀世决》五个大字如星辰般发出耀眼的光芒。

“习吾心决,大成者,必有大作为。且行吾未了之事,以为回报。如若不从,悉数废去。切记切记。”一行字体突兀地将五个大字挤了出去。

本来亦是刺耳的话,赤裸的威胁却让她多了几分好感,这必定是本顶级功法,要不怎如此斩钉截铁地将“必有大作为”说得掷地有声。再者,辰星耀世决肯定和辰星宗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加上哥哥并不会无缘无故耍弄自己。那这肯定就是真的,无论是哪里,奇珍异宝定是遭人记恨的。贪婪之人如此之多,这就好比是定时炸弹,越少人知道越好。

萧蝉是如何拿到这个玉简的,萧婉就不得其解了。她确实不知,辰战天让萧蝉修炼此心法,竟是萧永言和罗梦溪都不知晓。仅仅“以为回报”四字,可见功法背后不仅仅是大作为,还有一切未知的责任。

辰战天那一脉修炼此功法,不把此事放在心上,尽管这功法是顶级,修炼的人要求也很苛刻,辰星宗传承这么多年,接触到这本功法并研习的人也不下于千人。千人中无一人能让这本心法提出要求,其中更不乏资质卓越之人,更包括练到化神后期的辰战天。就算有要求,也是无休止的未来,资质再好也是未来的事。再者,辰星宗人多势众,若是这本心法的创始人老祖宗提出要求,必将集全宗几十万人,助一臂之力。

就怕罗梦溪的前顾后瞻,辰战天直接传给萧蝉,并限制他告诉萧永言和罗梦溪。至于其他人,辰战天自然没提,那是由于能和萧蝉交心的也就这二人,可他万万算漏了罗梦溪肚子的那个异数。若是知道,也不会担心,毕竟一个小婴儿也不能知其根本,修炼危险与否更是无稽之谈,看都看不到,怎么能修炼呢?

萧蝉觉得这玉简是他有妹妹之前最珍贵的东西,从他开始修炼以来就陪在他身边。这次他被勒令闭关,当然要让这个宝贵的伙伴陪在他最重要的妹妹身边,就像他还在一样。其实,是他怕这初生的小婴儿忘了自己,故意拿稀罕物拴住她。

《辰星耀世决》必须在一个同时修炼此决长辈的护送下,内视小辈身体里灵气走向,在他的指导下,才能完成第一次修炼。否则,一步错步步错,后来这心法就不是什么顶级的,而是令人走火入魔,自废经脉的毒术。

萧婉是不知道这些险恶的。只觉这些心法应该是对自己有利的。前世修炼过一种心法,能看出不及这十之一二。相对而言,难度就更不在一个层次上。入门难,一旦侥幸得入,后面便是通天大道。何况哥哥都可以,她这个带着前世记忆的人,怎么能不行?

原本安全的做法是等着自己长大后,在高人的指导下一步步修炼的。这么久的日子无事可做,真是无聊地很。经脉尚未成型,修炼心法速度不快,却重在厚积薄发,随着体质的改变,修炼也能随之改变。之前的努力就当是提前奠定的基础了。

有了前车之鉴,萧婉将神识集中下,心随念动,想着下一篇。这心法自然也到了第一篇——盈盈之辉。研习了许久,萧婉才将这第一篇的上部分有了初步认识。

所谓盈盈之辉就是在自己的意识海中点亮一个星星,更通俗地说就是借天地灵气打通穴位,使穴位连成一个小循环,接循环之力再形成气旋,灵力如体。在此期间不停滋养经脉,拓宽它。在日后突破境界的时候,经脉越宽广,危险就越小。

突破境界,是心境和灵力都达到临界点才行。一般人都是灵力到了,却领略不到下一层次的意境,所以很多人都是止步在某一境界上,停滞不前。也有人突破境界,身体却受不了灵力的猛增,功亏一篑。

萧婉前世做杀手的时候,已经将这穴位通透了解,毕竟知道一个人的死穴在哪里,才能一刀命中,不留一丝余地。机会,只有一次。一次过后,有了警觉,难度提高后,到时候不知道谁阻击谁了。为了学这些穴位,她可是受尽了许多折磨。教她穴位的名医,唯一条件是让她做免费实验品。其中掺杂的蚀骨之痛,令人难以想象。好处也只有一个,这些穴位都已刻骨铭心。现在找起来,却也毫不费力。

据玉简记载,引天地灵气打通穴位。萧婉知道定会有些危险,还是平静了起伏不定的情绪,小心翼翼的将一小撮灵气引入体内。奇怪的是灵气在一个穴位上并未做过多停留就进入经脉到下个穴位,一直都是顺畅无阻。心里多觉怪异,萧婉仍是小心翼翼,不敢有丝毫差错。也就是她这等能在一个地方为了等待一次机会几天几夜不动之人,才有如此的毅力能一直坚持下去。这心法,若是在运行时除了一点点小差错也会让经脉错乱,酿下祸患。

时刻谨慎行事,才能避免修真界突出起来的祸事,乱世多乱事。杀人劫货,抢夺异宝,这些都是必然之事。谨慎之人才能走得更远,天才往往夭折在阴险恶毒之辈手中,只因他们太心高气傲,不知收敛。

应是水到渠成,却突然有一丝不对劲。萧婉按照功法所述,无论如何都卡在了最后一穴。偏偏据她所知,这个是人体的死穴之一。灵气都堵在这里,继续增长。若是这么下去,不说死亡,身体会不可避免地受重伤,这伤可不是什么灵丹妙药能治愈的,说不定自己的经脉全废。

危及时,萧婉疼痛异常,愈发地镇定。不舍现拥的一切,便要竭尽全力。思及刚才自己神识对玉简有用,玉简本是灵物,接收这神识自然回馈信息。经脉呢?得了,失败的结局也不外乎成为废人,何不试上一试?且当死马医吧。

萧婉将神识集中,慢慢汇集到最后一穴上。终于窥得不妥之处,那穴只有细微的空间能让灵气通过,大多数是阻塞的杂质。想必将它作为小循环的最后一穴,如同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道理,难度是自然的。不会让轻易地过去。萧婉试图将灵气调集起来,形成动力,冲击壁垒。遗憾地是这簇灵气对她而言已是控制的极限,对终破穴位来说却微不足道。萧婉已疼痛万分,滴水尚能穿石,她能做的就是一遍遍地忍受痛苦不放弃,冲击着穴位。

就连她终于痛得失去知觉时,神识还在组织着灵力一遍遍地冲击。眼看灵力越积越多,一道旋风凭空而出,形成巨大冲力,带着灵气冲破穴位。小循环终于完成。萧婉并不知,神识延续着她的命令,带着灵气向前不停地流动,自行循环。

长辈们就是知道小辈一方面在控制神识方面有些许欠缺,当灵气形成循环时又不能有丝毫差错,另一方面最后一穴冲破的可能行是为零。在帮助小辈冲破最后壁垒的时候,修炼同种心法的人才能将强悍的些许灵力混着天地灵力进入小辈的经脉中,助其形成循环。要知道有人能单独成功,必将惊讶万分,要知道都这么帮助了,修炼成功的几率仍是很小。自己便能成功的,更闻所未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