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命悬一线亲吮毒(1)

小说: 销魂箭 作者: 暮江清 更新时间:2022-05-14 字数:1901 阅读进度:14/14

秦常蕊立于窗畔,侧身向外望去,一抹雪白身影突兀地映入她的眼帘,数十个黑衣人早已将其团团围住。刀光剑影如一个银色钟形罩紧裹着他。

“叮叮当当”的金属碰撞声不绝于耳。

她的心紧了紧。斯时,两抹黑色身影自小楼跃出,如离弦的剑般向那激战正酣之处奔去。

她暗吁口气,静静观战。双方虽然人数悬殊,但还算势均力敌。不过……

她正犹豫着,余光不经意瞟到一抹耀眼的银影。她扭过头,定睛一瞧,只见一个身着夜行衣、面罩黑色丝帛,一头银发的男子不知何时竟出现在小楼东侧的屋顶。他手按剑柄,专注地望着正激战的众人。他难道也是杀手?那他为何不动手?难道……突然,一道精光投射过来。那双狭长的凤眸紧锁住她。她心下一惊,陡然狠辣那银发男子为何不出手了——他是在探察方无讳的实力。高手交战,若能摸清对方底细,更增一分胜算。

秦常蕊轻拍窗栏,一跃而出,向小院西侧跑去。

方无讳一跃至半空,轻踩史进的肩头,猛地回身,趁围袭的黑衣人不及转身,俯冲而下,长臂一挥,剑尖所过之处,人似骨牌一个个向后倒去。

“这里交给我,你们赶紧回去护她。”方无讳放心不下秦常蕊。

李达和史进迟疑片刻,终相继离开。众黑衣人见只余方无讳一人,不禁精神振奋,卯足了劲儿,挥舞着手中的刀剑,向他扑去。

方无讳手腕翻转,重重剑影,宛如盛开的银色繁花。招招狠辣,直取对手脆弱之处。

眼见围攻之势渐弱,一抹银影猛地出现在他的面前。众黑衣人立即向后散去,以合围之势将两人圈在里面。

方无讳拉开马步,稳稳立在屋顶。一双眸子冷冷地注视着对方。

银发男子眸光森冷地盯着方无讳,“小丫头轻功之高,竟然甩掉了我!你没想到吧?”

方无讳微微一怔:她轻功了得?他可一点没察觉!寻常习武之人,大都从举止能看出一二,可她……难道……

“她对你倒是有几分情义,竟敢在我面前玩调虎离山之计!”银发男子长剑一横,摆出一招“山横水长”,“既如此,我就先要了你的命!”说罢,他左手一挥。

众黑衣人随着他以收紧之势向方无讳发起攻击。

银剑相交,如蛟龙,如银蛇,紧紧纠缠。数十柄刀剑,闪着银光,带着森森杀气,如地狱索明的白无常般疯狂地扑向方无讳。

秦常蕊扬首一望,那抹耀眼的白正在数十抹黑影铁桶似的包围下,银发男子已退至圈外,他的长剑穿过人缝狠狠地刺了进去。

她的心似被利刃捅过般痛。她终于还是来晚了?

李达和史进乍见眼前之状,惊怒非常,似发疯般冲了过去。

银发男子站在方无讳数步之外,阴冷的目光紧锁着那沾染了大片殷红的白影。他看着那雪白的身影缓缓倒地,方轻挥左手,转身而去。众黑衣人立即跟上,消失在了黑漆漆的夜幕里。

史进和李达无暇顾及那些杀手,忙背起方无讳,向房间跑去。

秦常蕊上了楼,便见史进匆匆而出。“秦姑娘,你赶紧去看看我家公子。”

她轻叹一息,加快脚步,走进房间,放眼一望,只见方无讳静静地躺在床上。他脸色白中发青,嘴唇乌黑,是中毒之状。

秦常蕊走到床边坐下,为他把脉。

其脉象浮取散漫,中侯似无,沉侯不应,并伴有脉动不规则,时快时慢而不均匀,但无明显停歇。此乃浮而无根之脉。

她掰开他的嘴,看了看他的舌苔,又让李达解开他的衣服,看了看腹部的伤口,不由皱紧了眉。“他现今气血衰微,精气枯竭,阴不敛阳,阳气离散,脉气不能内敛,涣散不收,无力鼓动脉搏,是元气离散,脏腑经气衰微之状。”如果她救不了他,这世上便无人能救他了。

李达急了,“秦姑娘,我大老粗一个,不懂你说的这些。你就跟我说,怎么才能救我家公子吧。只要我李达能办得到,刀山火海再所不辞。”

“秦姑娘,史进知道公子对你一直有所猜疑,但他护你之心却也是分明的。望你能看在这几日他护你的份上,救他一命。”说着,史进单膝跪下,冲秦常蕊抱了抱拳,“拜托了,秦姑娘。”

李达忙也跟着跪下,“秦姑娘,我家公子自幼失去双亲,身世可怜。望秦姑娘救救公子。”

秦常蕊莫名产生了同病相怜之感,动了恻隐仁善之心。“你们起来吧。”她又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伤口,并俯下身,嗅了嗅伤处的味道,方确定了所中之毒。她起身走到桌边,拿起桌上的笔,就着半干的墨,写了两张方子。

“你俩拿着方子,分别去城东的‘仁善’和城西的‘妙手’药铺。不要敲门,直接拿刀逼着老板给你们抓药。”秦常蕊叹口气,“行动要快。”

“你是说……”李达急得涨红了脸。

“今晚这些杀手明摆着是冲你家公子来的。他们既得了手,很有可能会连夜买空所有能解此毒的药材。而这方子里有几味特别的药,一般的药铺很难配齐。”

“明白了。”说罢,史进便和李达一齐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