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第19章

小说: 我在异世当团宠 作者: 山间云雾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3110 阅读进度:19/27

“啊?”连夏和小七两脸问号,熊牛市主理人?

“熊牛市当初是由三个人发起建立的,这三个人的后代就是现在的主理人,他们一起掌管者熊牛市,所有规则皆由他们来订,而这个人就是其中的主理人之一。”

恺叔说着,把男人从地上扛起来,“快,你们两个也搭把手。”

“要救他吗?”连夏问。

“虽然他算不得什么好人,甚至还是个冷血无情的人,但你相信我,救了他,你到熊牛市去办事会方便很多。”

既然对她去熊牛市有帮助,连夏当然乐于救这个人,当即上前扶住男人的腿,与恺叔、小七一起施力把男人抬到了房车附近。

梅姨闻声而来,见状拿了一床闲置的毯子,铺在地面,让男人可以躺在毯子上。

恺叔:“去拿医药箱来,他身上有很多地方溃烂了,必须要进行处理。”

连夏忙去房车里拿了医药箱,恺叔和梅姨两人通力合作,将男人的衣服用剪刀剪开,然后检查他身上的伤势,发现身上的皮肤大面积的溃烂,其中以面部溃烂得最厉害。

“夏夏,你去喂他吃两颗消炎药,”梅姨在帮恺叔替男人冲洗伤口,不得空,于是把这个任务交给了连夏。

“哦。”连夏应着,蹲在医药箱旁找到消炎药,想了想他全身溃烂得这么厉害,又多弄了两颗止疼药,随即走到男人面前蹲下,把药片送到男人嘴边,问:“你是想一口吞,还是一片片吃?”

男人冷漠地看着他,伤口被冲洗着,应该非常疼才对,可他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得不到回应,连夏说:“你张嘴!”

男人置若罔闻,好像很不稀罕人救似的。

连夏没办法,只得用手掐住他的脸颊,迫使他张嘴,然后硬塞,结果男人还来脾气了,牙关紧咬,死活不肯松开。

“哎!你有没有搞错啊!我们在救你,你居然还不配合!”

男人干脆闭上眼睛,连人都不看了。

连夏被气得不轻,就没见过这么不识好歹的人。

恺叔笑着说:“我虽然与这位大人没有接触过,但听说这位大人的性子是出了名的高傲,且一向不把常人放在眼里,如今落得这个地步,想必是吃了不少苦头。”

“哦?”连夏跟这个男人杠上了,高傲?就这半身不遂的样子,还想高傲到哪里去?她说:“恺叔,那你还听说过他什么事?”

恺叔顿了顿手上的动作,思绪飘远了一点,接着又继续清洗伤口,说:“这倒是让我想起十年前的一件事,真是印象深刻。”

梅姨:“确实是印象深刻!”

“什么事啊?”连夏更好奇了。

恺叔:“犹记得十年前,这位大人刚满十八岁,接替上一任的主理人成为新的主理人之一,他下令干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寄居在熊牛市的人赶出熊牛市,并且建立了进入必须缴纳物资的规矩,并且根据缴纳的物资数量从而获得在城里呆的时间长短。”

“那个时候我们就在熊牛市,”梅姨接过话说:“还以为不用再流浪,以为从今往后能安定的生活,没想到却被驱赶出熊牛市,又过上了早不保夕的生活。”

“当时我们站在城门外,这位大人就站在城墙之上,他俯视着众人,口气冷漠地让大家离开,否则就会开枪!”恺叔说:“这么大点的人,明明还是个孩子,却冷血至此。”

“后来,我们也缴纳物资回去过,”恺叔继续说:“听人们说起这位大人,手段一直凌厉,牢牢地掌控着熊牛市,甚至比其他两位主理人更有权势,也不知道如今怎么落得这个地步。”

说话间,连夏已经将药碾碎撒入了装有纯净水的杯子里,她端着杯子就往男人的嘴里灌,怕他不张开嘴,还用力地捏他的鼻子,迫使他张嘴。

男人紧闭的双眼瞬间睁开,阴恻恻地盯着连夏,像在盯一个死人一样。

连夏瞪回去,“像你这样的坏人,有人救你,你应该感恩戴德才对,居然还敢这么嚣张!”

手腕一倾斜,灌水灌得更狠,男人不得已张开嘴,大口地喝着水,眼底的冷意愈盛。

恺叔和梅姨将他身上溃烂的地方消毒完,又抹了药,旋即用绷带一点点地裹起来,直到把男人裹成了一个木乃伊,最后只剩下两只眼睛和一张嘴在外面。

伤得这样重,连夏很担心地说:“他伤得这样重,能撑到熊牛市吗?别浪费了我们的精力,结果没到地方就翘辫子了。”

“应该能的,”恺叔说:“好好护理伤口,不让伤口恶化,性命就保得住。”

折腾这么大半天,天也黑了,连夏和恺叔、梅姨三人合力把男人抬上了房车,男人的状态很不好,无法坐立,只能平躺。

“放我们的床上。”梅姨说。

“那你们呢?”连夏第一次觉得房车居然有点小,连躺的地方都不够。

“我跟你恺叔到时候睡沙发床就行。”

没办法,地方有限,况且平时吃饭要坐沙发那里,也不能现在就把餐桌降落,然后把沙发变成床,连夏只能让男人先安置在恺叔他们睡的床。

“对了,”连夏突然想起什么,问恺叔:“说了半天,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呢?刚刚恺叔你叫他大人,该不会名字就叫大人吧?”

“大人只是尊称,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的名字应该叫褚云深。”

“哦……叫褚云深啊,”连夏的肚子叽里咕噜地叫了起来,她转身往厨房去,挽着袖子说:“还是先做饭吧,我快饿死了,等吃饱了,再来讨论这个褚云深的事。”

褚云深置身在柔软舒适的床上,他的伤口经过处理,从原先火辣辣的疼转变成舒服的凉,不再像身处地狱油锅一样的煎熬。

床帘被拉上,四周漆黑,只有余光从床帘底下的细缝透进来,外面的人在说话。

说话的是那个竟敢对他动粗的女人,只听见她声音清脆地说:“今晚上吃什么菜啊?你们也拿下主意啊,不然我一个人想,头都要秃了,每次都不知道吃什么。”

男人嗤鼻道:末世之中能有食物吃就不错了,还有的选?

梅姨:“鱼香茄子!”

恺叔:“啤酒鸭!”

小七弱弱地说:“炒蛋?”

男人:这些人怕是在做什么白日梦!

不想那女人爽快地应声,“没问题,我这就安排!”

一群异想天开的人。

只是没过多久,房车里就飘荡着一股饭菜的香味,那是肉香味,那是炒鸡蛋的香味。

男人愣了愣,居然真的有食材做这些菜?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在末世之中,能有这样的房车,还有那么多医疗物资给他使用,这些人肯定不简单。

男人继续想:他们要去熊牛市,本来要放弃自己,一听自己是熊牛市的主理人,又救了自己,难道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并且这个目的需要借住他才能完成?

随即,男人嘴角划过一丝讽笑,他都这样了,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

晚餐做好,大家都带着对食物的敬畏心,吃着晚餐,能吃饱肚子,这简直是莫大的幸福!

梅姨突然想到:“里面那个褚云深还饿着肚子吧,以他的情况,应该不能吃我们这样的食物吧?”

连夏说:“我给他煮了点小米粥,在炖锅里熬着呢,我们吃完也差不多了。”

“那行,”梅姨点点头,“那等会我去喂他。”

吃完晚饭后,梅姨盛了小米粥,端去了房车的卧房里,她拉开帘子在一旁坐了下来,舀了一勺子送到褚云深嘴边,小心翼翼地说:“大人,您张嘴。”

尽管面前的这个人口不能言,身不能动。对于这样曾经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大人物,梅姨依然带着一丝畏惧。

本来还以为这个褚云深会像之前吃药那样难对付,没想到他直接张嘴一口将小米粥吞下来,梅姨高兴万分,跟外面的连夏等人说道:“他吃小米粥了哎。”

正在切水果的连夏顿时气得牙痒痒,合着就跟自己过不去是不是?喂他吃药他都满脸嫌弃,什么意思嘛!

连夏把苹果切得咔咔作响,切完又顺势拿了一根胡萝卜切块,最后丢进果汁机里,倒入温水,榨汁机地声音嗡嗡作响,刀片剧烈地转动,把它们全部榨得粉碎。

“来杯苹果胡萝卜汁吧!”连夏一口饮了半杯,甜甜地味道让她心情大好,她问起恺叔,“以我们现在的速度估算,我们还有多久才能到达熊牛市啊?”

“起码要半个月时间,”恺叔说:“前面的路不像我们之前走过的路那样平整,很多公路都被炸毁了,或者毁于自然灾害,更别说还有一些聚满了丧尸的城镇,我们得绕行,才能平安抵达熊牛市。”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