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第8章

小说: 我在异世当团宠 作者: 山间云雾 更新时间:2022-06-23 字数:3555 阅读进度:8/27

连夏笑着说:“没事,房车的隔音效果特别好,只要门窗关好,一点声音都传不出去。”

“真的吗?”

“当然,我看着像是会拿生命开玩笑的人吗?”

夫妻俩摇摇头,“不像。”

“那就好好的追剧。”连夏去抱了几袋零食,拿了三瓶汽水,把沙发调转了方向,三人坐在沙发上一边追剧,一边吃零食,追到精彩之处,还讨论不停。

“哎呀,没想到电视剧这么好看,古代的人衣服这么漂亮,生活也那么富足,”梅姨感慨万千地说:“不用像我们现在这样提心吊胆,一步小心命就没了。”

“是啊,”恺叔赞同地点头,一口一个脆角米,说话含糊不清,“简直太让人羡慕了,要是我们生活在那样的时代该多好啊!”

连夏也有点感慨,毕竟她所在的那个时代,科技是很先进,但环境太糟糕,呆得太久整个人都会觉得压抑,幸好可以去时光旅行,转换心情,不过可真是个倒霉蛋,唉……给时光旅行局送到了末世来。

看着梅姨夫妻俩开开心心地老小孩模样,她在心里有一丝安慰,至少她的到来,给他们带来了一丝开心,能吃上好吃的美食,追好看的电视剧,晚上还能睡在柔软的床铺上。

连追两集,恺叔他们还兴致勃勃,想要继续往下追,像无法自控的小孩,连夏连忙叫停,说:“该睡觉了,你们谁先去洗澡。”

“不用那么麻烦了。”梅姨却拒绝,说:“我们不用洗也可以。”

“可是——”连夏不太好说,她看见他们身上的衣物都沾着泥垢,头发油油地有点发臭,真的不考虑洗个澡吗?那这样的话,这一路,她可有的忍了。

恺叔也摇摇头说:“我们不要紧,等哪天下雨了,我们到时候再洗,这样可以节约用水。”

“哦,原来你们是为了节约用水啊,”连夏笑了,说:“你们可能不太了解我这辆房车,它不仅仅是一辆普通的房车,里面关于它的设备都是经过专门设计过的,为了使用方便,它的储电箱、水箱以及废物箱都用胶囊技术改造过,能保持水和电能至少用一年以上。”

“哇……这么厉害,”梅姨又惊又羡慕,说:“在末世之中,能有这样一辆房车,那也太幸福了吧!”

连夏心想:那是梅姨你没见过树屋,不然肯定得高兴晕过去,比起树屋的舒适和安全性,房车差远了。

不过可惜,树屋是她租用的,不能留给他们,还得带回去归还给时光旅行局。

“梅姨你先去洗澡吧,”连夏起身说:“我来教你怎么使用浴室的淋浴器,还有洗护用品。”

末世连吃的都没有,那什么洗护用品,更加不可能有。

“可是我只有这么一身衣服,”梅姨有点不好意思,说:“之前在躲避丧尸的过程中,我遗失了一个背包,里面装着的衣物都丢了。”

“那你穿我的衣服啊,”连夏带着她往房车的后面去,拉开一个衣橱的柜门,里面挂着整整齐齐的新衣服,有唐装也有现代服装。

“这些也是穿的衣服吗?”梅姨欣喜地伸手摸了摸,说:“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衣服。”

“这个是唐装,”连夏说:“是十世纪唐朝人的服饰,梅姨你喜欢的话,可以穿这个。”

“可以吗?”梅姨的目光中有些小心翼翼,面上显露着欣喜,显然很喜欢这个唐装。

“恩,当然,”连夏点头,说:“你喜欢哪些?尽管挑,挑个五六套吧,这样可以换着穿。”

梅姨连连摆手,笑眯眯说:“我不用那么多套,两套就行了,正好轮着穿。”

“那挑个三套吧,”连夏笑道。

梅姨开开心心地挑了三套喜欢的颜色,一套喜庆的大红色绣牡丹交领襦裙,一套墨绿色的齐胸衫裙,还有一套是为了方便出行挑选的一套运动服。

“咳咳……”连夏有点尴尬地清了清嗓子,问:“恺叔,你需要衣服吗?我这里有几套男装,或许你可以挑两套。”

本来是为了在唐朝出行更方便,就准备了男装,没想到此刻派上了用场。

恺叔笑着说:“那就不用了,我自己还有几套衣服。”

浴室中,连夏展示了冷热水淋浴头,还有洗发、洗浴的用品,可让梅姨长了一番见识,她嗅了嗅洗护用品,高兴地说:“好香啊!”

“梅姨,那你继续,我就在外面,有什么不会的再问我。”

连夏关上门出去,梅姨把衣物放到置物架上,站在浴室的镜子前,看着一身脏兮兮的自己,直皱眉头,再闻了闻头发和身上的衣服,眉头皱得更紧,还真是跟流浪乞丐一样,亏得连夏能忍受她在房车里呆那么久,也没有见连夏流露出什么嫌弃。

梅姨赶紧脱掉脏衣服,开始清洗自己,越洗她越不好意思,干净的热水冲下去,都成了泥水……

梅姨在浴室整整呆了一个小时,等她出来的时候,整个人焕然一新,香喷喷的。她穿着大红色的交领襦裙,湿漉的头发披散着,像极了从古画里走出来的美妇人。

“真好看,”恺叔看得有些惊呆了,他走上前还想拥抱一下梅姨。

梅姨侧身一闪,说:“你可别碰我,我才洗了澡,你一身臭烘烘的,别又把我给熏臭了。”

“臭吗?”恺叔抬起胳膊,用力地吸了一口,“不臭啊,哪里有味道了?”

梅姨催促着他,“你跟我来,我教你怎么用浴室里的东西,等你洗一洗,你就知道自己有多脏了。”

进了浴室,梅姨一一介绍着,“这是淋浴的喷头,你太脏了,先淋浴洗干净了,然后再泡澡,别搞得到处都很脏,要爱干净。”

“我很爱干净的。”恺叔据理力争。

“还干净?你都臭得跟臭蛋一样臭了。”

“你胡说,我再臭,肯定也没臭蛋臭!”

“我才没有胡说,我说的都是事实。”

连夏听着他们夫妻俩斗嘴,嘴角笑意渐甚,真是一对活宝!

夜已深,该歇息了。

在房车的尾部,有上下铺两张床,它们的入口一前一后错开,非常的有隐私性,拉上帘子,就是一个小房间。

“这边是我睡的,你们睡那边的下铺,”连夏拉开帘子,伸手指着说:“被褥也都是新的。”

下铺紧挨着的车尾角落还安置了一张桌子,能放一些东西。

夫妻俩看着这个温馨而舒适的小房间,感动得有些哽咽,梅姨伸手抱了抱连夏,说:“孩子,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才好,能与你结识,是我们夫妻这辈子遇见第二棒的事。”

恺叔默契地说:“第一棒的事是我们夫妻俩遇见并结婚。”

连夏被恺叔的话逗笑了,“我能遇见你们,也非常开心。很晚了,都早点睡吧,明天早上起来还要赶路。”

梅姨很久没有睡过床了,她小心翼翼地在床边坐下,柔软地床垫往下塌去又回弹回来,弹性极佳。

“真舒服!”她感慨道。

恺叔在旁边笑着说:“快躺上去试试。”

“哎,”梅姨应着,甩掉拖鞋,躺到了床上,这一刻只感觉整个人放松得骨头都要化掉了,整个人像是躺在云端一样,轻飘飘的,睡意也排山倒海地向她袭来。

“我得好好的睡一觉。”

他们夫妻俩很久都没有睡一个好觉了,此时睡在这样舒适的床上,身处在这样安全的房车里,心中有着从所未有的惬意。

森林里的后半夜非常寂静,只有微弱的风声,虫鸣声此刻已经歇下。

连夏被一阵尿意憋醒,晚上她喝了太多的汽水,房车里的壁灯是亮着的,她借着这微弱的光蹑手蹑脚起身,生怕吵醒到了下铺的梅姨和恺叔。

不想走到厕所门口,忽然发觉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人,登时吓得整个人都清醒过来,待定眼一看,却发觉是恺叔,他正靠在沙发上打瞌睡,怀里就抱着他那把打死过丧尸的铁铲。

连夏顾不得上厕所,好奇地走过去喊道:“恺叔?恺叔?”

连续喊了好几声,恺叔才从睡梦中醒来,仓惶地擦了擦口水,抓紧了他的铁铲,“怎么了?怎么了?”

连夏见他睡蒙了的样子,忍不住笑道:“大晚上的,您不去床上睡着,在这里干什么呢?”

“哈啊……”恺叔打了个哈欠,把眼泪都打了出来,“我在守夜啊!”

“守夜?我在外面放置了感应器,如果有丧尸靠近,警报器会响的。”

“那也得守夜啊,有个人清醒着,总归是好的,”恺叔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说:“我实在有点累得慌,一不小心就睡着了,你千万别跟我那老婆子说,否则她肯定要跟我生气。”

连夏很尊重恺叔的坚持守夜,毕竟在末世他的经验要老练得多。

她提醒说:“把餐桌往下调,可以把餐桌和沙发拼在一起,拼成床。恺叔你要是实在困得不行,就睡一下吧。眼看天也要亮了,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嗯嗯,我有分寸的,你快去睡吧,”恺叔说:“等你们睡醒了,我再去补补觉。”

梅姨睡了饱饱的一觉,醒来只觉得神清气爽,见到老头子盯着两个黑眼圈,略带着不好意思地说:“老头子,辛苦你了,你快去睡吧!我来接你的班。”

犹如枯木一般的恺叔站起身来,把铁铲塞到妻子手里,麻木地往房车尾部的床铺走去,嘭地一声倒头就睡。

连夏看得有点不好意思,说:“以后守夜也算我一个。”

“那就不用了,”梅姨说:“你能收留我们,我们已经非常非常感激了,就让我们做一点贡献来守夜。”

“那,那好吧。”连夏举起柜台上的铲子,说:“我来做饭,早餐给你们做煎鸡蛋、见煎香肠,配吐司吃。”

“叮咚——叮咚——”忽然房车里响起了警报声,把连夏他们吓了一个激灵,睡着的恺叔也从床上一跃而起,操起房车里的扫把就冲了出来,满脸防备道:“丧尸来了吗?”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