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顺水人情

小说: 王爷狂宠倾城妃 作者: 沈初九容渊止 更新时间:2022-01-28 字数:2351 阅读进度:37/436

只一眼,沈初九就探出了这公子的病症。

这病自古便有,只不过在过去,人们对细菌生物并不了解,都当成肺痨去治。

这病……

其实不难治。

只不过这公子已经有些小衰之相,要治,怕是得耗些功夫。

沈初九二话不说,自千机中取出回魂针,趴在李卓远的胸膛处听了听,便一针扎了下去。

再取参片压在他舌下吊气!

有腐血源源不断的从针尾流下,李卓远的面色也越来越苍白,甚至连呼吸都有偶尔的暂停。

“大、大夫,我远儿他……”李学士将李夫人送回卧房后,便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

只是他刚开口,还没问什么,沈初九便先是冷冷的问:“这个房间是你布置的?”

“对对对,老夫请来的大夫,都犬子不能受风,不能受湿气,所以便封了窗,地上撒上石灰。”

“知不知道这样是在害他?!”沈初九忍不住怒斥了一声 。

病人住的房间,哪个不是干净通风?这倒好,直接把窗户都给封上了,使得污浊之气散不出去!

甚至还往地上撒着石灰,本就是肺上的问题,干燥的环境和人走动时带起的粉尘,更是加重了肺的负担。

真是嫌病人死的太慢!

“马上让人把这里给我打扫干净,开窗通风!”沈初九命令道。

李卓远已经不适合再挪动,只能先将这边收拾出来了。

李学士迟疑了一番:“沈大夫,可是……”

“若是不想你儿子出事,就别废话!”沈初九拔针,开药方。

动作行云流水,不敢有半点耽误。

灌下汤药,约莫半个时辰之后,李卓远的呼吸便略微顺畅了。

沈初九重重的呼出一口浊气:“李大人,贵公子算是挺过来了,只不过这往后啊,还是得好生调养。草民这就告退了。”

李学士看了一眼床上昏睡的儿子,当即跟着沈初九出了房间。

“沈大夫,沈大夫您可别走啊!”李学士搓着手,有些不知所措。

之前进房间时,地上的血看的他触目惊心。

他认定了,这大夫定能治好自己的儿子。

可……他之前说的那些话,着实有些寒了这位大夫的心,这可如何是好?

沈初九摇了摇头,明知故问:“李大人还有事?”

话音还未落下,清醒过来的李夫人便赶了过来。

二话不说便要朝着沈初九跪下去:“沈大夫,我远儿能否痊愈,可全靠沈大夫您了啊。我夫君说话鲁莽,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救救我远儿吧。”

但这一跪却没跪下去,沈初九拦住了她:“李夫人,我很理解您的心情,可是我这一门儿里有规矩在先,先声而挡者,神仙不救!今日我施针破例,已是门规不允。还请恕沈某无能为力!”

说着,沈初九向着李夫人做了一礼。

这礼不能受啊!

李夫人心惊,这礼一拒,可真是没半点回旋的余地了啊!

“沈大夫……”

当下,急的眼泪直掉,转头开始训斥李学士:“都怪你,都怪你!远儿可是我的命根子啊!你若留不住沈大夫,远儿因为你的无礼而错失诊治良机,我便也随着远儿去了!”

李学士一边安慰着自家夫人,一边跟着沈初九后面急急道:“沈大夫,您……拜托您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还请您高施妙手,我李家一家,对您感恩戴德,就是我冲撞了您,这条命便也也随您拿去啊!”

沈初九没有说话,只是往外走。

枫叶忍不住了,低低的问沈初九:“小姐,您看他们这样子,多可怜啊,您真的不治了吗?”

枫璇嗤了一声:“莫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如此好心肠。”

沈初九驻足侧目,看了枫璇一眼。

这一眼,就看的风璇直接噤了声!

“再有下次,你就这辈子都不用在说话了。”

很轻的语气,却听得凤璇头皮一麻,心底一寒!

她这时才真的后悔自己多话了!

另一边,李学士还以为沈初九是因为他的话而驻足,扶着李夫人几步跟了上去:“沈大夫……”

李夫人狠狠一把推开了李学士,抓住沈初九的胳膊,用力之大,竟让沈初九感到些许疼痛。

“沈大夫,求求你了,救救远儿吧!”

嘴笨的妇人,说不出半句感人至深,只是那张涕泗横流,满脸的憔悴脸,却也让身为女人的沈初九感同身受。

试问这天下,哪个母亲不心疼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

沈初九不忍看那张憔悴的脸,强忍着要立即答应下来的冲动,叹了一声:“夫人,时候不早了,我便先回祁王府了……这样吧,贵公子的事……沈某会考虑考虑的。”

在提到祁王府的时候,沈初九故意顿了顿,李学士的脸上果然有

.

-->>

些许不自在了。

而这,也是沈初九的谋划。

狗男人的那点小心思她怎会不知?

既然如今变得这么好说话,那他想搭上李家这条线,便送他个顺水人情吧!

“这……”李夫人纠结,只当那些话是沈初九的推托之词。

“还不快谢谢沈大夫!”李学士瞪了夫人一眼。

她一个妇道人家听不出沈初九的话外音,他李学士能听不出来?

“谢谢沈大夫,谢谢沈大夫!”李夫人当即醒悟,激动的伸手擦去脸上的泪,又招来丫鬟。

丫鬟手上端着木盘子,里面整整齐齐摆了不少的首饰:“沈大夫,我家老爷虽为官多年,却也没多少积蓄,这盘子里是我的嫁妆,原是为远儿将来娶妻留的,在此转赠与您,还请您莫要嫌弃,往后的诊金,我会想办法凑给您的,请您放心。”

“不用,等我回去考虑清楚,再给您答复。”沈初九挡下了财物,二话不说离开了李府。

回了祁王府,沈初九便径直的去了别院,回禀关于李家的事情,便交给了枫璇去做。

“她真的提到祁王府?”容渊止抿了一口茶水,漫不经心的问道。

枫璇立刻说道:“是,王妃提到了祁王府,李学士似乎也记下了。便不知李学士接下来会如何做。”

容渊止笑了一声,眸色渐深:“等着吧,这次或许会有不小的收获。”

枫璇应了一声,本汇报完李府情况便可离去的她,却始终跪在原地。

容渊止皱眉:“可还有事?”

枫璇沉吟片刻,似下定决心般道:“主子,眼见李家夫妇苦苦哀求,王妃却无动于衷。可见其为人十分冷情,还请主子多多提防。”

“嗯?”容渊止看着枫璇,眸中笑意渐失。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