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李家公子病症

小说: 王爷狂宠倾城妃 作者: 沈初九容渊止 更新时间:2022-01-25 字数:2199 阅读进度:36/436

沈初九微一挑眉:这么冰冷吗?

李夫人一听李学士这话,惊的脸色都变了!

这,这不是得罪大夫吗?

“您别在意,我家老爷他就是这个脾气,他……”

李夫人还要说话,李学士忽然武断的说道:“夫人,莫要再胡闹!让这大夫打哪儿来,回哪儿去吧!远儿的病你我心里都清楚,让他多活两年,别再折腾了。”

一次次的希望换来一次次的失望,他早已有些心灰意冷,而他也心疼夫人再没办法承受打击。

这些年来,旁的大夫见着李家的人便躲,好在他有一名医好友,吊着儿子的命,好歹是这么平平安安的过吧!

别折腾了,他们心力交瘁,折腾不起了。

更别说,听这大夫的声音,看这大夫的身形,不过是个女子而已,又如何让他信服?

“不曾想一个大学士,竟也会如此忌医?”沈初九语气不善。

李学士哼了一声,锐利的目光剐在沈初九的身上:“姑娘你还是请回吧!”

“老爷!你莫要再惹大夫不痛快!”李夫人眼见沈初九语气冰寒,当即训斥了一声李学士,而后赶忙对沈初九道歉:“大夫,我家老爷着实是被远儿的病给惹的烦心,这才口无遮拦,请大夫体谅……”

“来人,送客!”李学士揉了揉太阳穴,再次武断的将李夫人拉到身边,眸色微微发凉,带着厌恶。

他认定沈初九和那些人一样。

沈初九笑了一声:“如此……”

她顿了顿,众人都一她要放弃了。

可谁知一根银针忽然自沈初九的手中飞出,不偏不倚的扎在了李学士的面门上!

“啊!”李学士痛呼一声,后退几步直接坐到了地上。

又惊又怒:“你这女子怎敢伤我?来人!”

李夫人大惊失色,慌不迭地的过去搀扶,她怎么也没想到被自己带进来的大夫,竟然会伤到自己的夫君。

“有刺客!”

众护院大惊,当即抽出佩刀,将沈初九围了起来。

枫璇枫叶见状不对,立刻严阵以待。

沈初九轻一挥手,示意她们先不要轻举妄动,而目光则是一直锁定在李学士的身上。

好整以暇的等着。

许久。

“慢着!”李学士终于开了口。

这个先前还一脸嫌弃沈初九的老人,轻轻拍了拍李夫人的手,艰难的站了起来,再伸手拔下脸上的银针,一扫衣尘,竟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惊掉下巴的动作!

他行大礼,恭恭敬敬的双手捧着银针递到了沈初九面前。

“姑娘乃是神医,是老夫有眼无珠了!还请姑娘救救犬子……”

李学士乃是殿阁大学士,自幼饱读圣贤书,也涉猎过医经古志,知其医者,望闻问切。

望其面而闻其气,问其疾而切其脉,而这世间的悬壶济世之人则分三等。

最上等者,不施针,不用药。推拿按捏,手到病除!是乃医仙之境。

再次者,施针行气,通透肌体。依旧不用药,此乃医圣之境。

而这天底下的大夫,以草药滋补,佐以阴阳调和,不入仙圣之流。

这女人,绝对超凡入圣!

她只一眼就看出了自己的病症,一针就见了效果!

出神入化的一针啊!

一根银针扎下,起初他还觉得疼痛难忍,被扎的半边脸火辣辣的痛,可痛过之后,头脑一片清明,他那从儿子生病后便开始的偏头痛,竟然就这样好了!

手到病除!

沈初九接过银针,笑了一声:“方才见李大人面色晦暗,眉略脱落,眼中有血丝,是为偏头痛的表现,便自作主张,为李大人减轻些痛苦。如此,便也算没白来一趟。李大人,沈某就此告辞。”

说着,沈初九直接就要走。

谁知李学士赶忙挡住了沈初九,急急道:“大夫,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犬子被病痛折磨,已有八年之久,如今每况愈下,老夫深感着急,这才口无遮拦。得罪之处,老夫深表欠意。大夫您高风亮节,还请……”

这次,沈初九的姿态就很高了,讥讽道:“李大人,方才赶我走的人是你,要我留下的也是你。

我是看在祁王殿下的面子上才走这一趟,否则即便是当今天子,我能躲也便躲了。如今我与你李家缘分已尽,治不了,治不了了。”

沈初九说完,便又往前走了两步。

这下可急坏了反应过来的李夫人。

“你、你这学究的臭脾气能不能改改!若是因为你得罪了大夫,害的我远儿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便、我便与你合离!”

李夫人气恼万分,不管不顾的往前跑了几步,拉住了沈初九的衣袖,直接跪了下去,哽咽着说道:“大夫,求求您,救救我儿卓远吧,我儿命苦啊……”

李学士也走到了沈初九面前,通红着眼睛行礼:“大夫,老

.

-->>

夫方才有眼不识泰山。是老夫愚钝,大夫,我儿……”

正说着,便听屋子里一声痛呼,而后有丫鬟急匆匆的跑了出来。

“老爷夫人,不好了不好了!公子又吐血了!”

“远儿!”李夫人急火攻心,顾不上拦着沈初九便要往屋里走,可是还没走一步,眼睛一花,直接给晕了过去。

李学士也吓得失了分寸:“大夫,我儿病发,老夫求您了,求您了!”

沈初九皱眉,似是沉吟了许久,才终于一叹气:“也罢,今天也是遇上了,也算李家公子命不该绝!”

手一抬一落间,一根银针入了李夫人的人中:“夫人无碍,扶去休息片刻就是,我去屋里看看!”

罢,直接抬步冲进了屋子。

进了屋子,沈初九才发现这屋子被封的严严实实,就连窗户的缝隙都被牛皮纸填着,地上铺着一层薄薄的白石灰,白石灰上溅了不少的血。

屋里灯光昏暗,气味也不是很好,腐肉味掺杂着血腥味,直往沈初九的鼻子里钻。

掀开床帐,沈初九吃了一惊。

只见一个骨瘦如柴的公子正躺在床上,紧闭着双眼。

触诊,搭脉。

这人发热,盗汗,脉搏虚浮,几不可闻,呼吸缓慢,伴随着浓浓的痰鸣音。

肺结核啊!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