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缺一把刀

小说: 王爷狂宠倾城妃 作者: 沈初九容渊止 更新时间:2022-01-15 字数:2287 阅读进度:32/436

若不是受伤严重,她又怎会被几个小兵小卒抓到?

“有太子在,你还怕你出不了这皇都吗?!你急什么急!”沈宏远憋屈了一天了,对落羽丝毫没有耐性了。

可这句话,倒是让容景曜有些不满了:“沈将军,这是何意?”

沈宏远听了容景曜训斥,当下从盛怒中清醒,赶忙一拱手:“下官失,请太子殿下恕罪……”

可沈宏远怕太子,落羽却是不怕。

她甚至从太子的话中听到了不一样的东西。

“听太子这话的意思,是想和我撇清关系了?”

“我与你何谈关系!”容景曜嗤笑。

“没关系吗?”落羽低低的吟了两声:“付云山一战,探子被拔,容渊止身受重伤,导致双腿残疾……太子殿下不妨猜猜,若让祁王爷知道这件事情的始末,不知道会不会血洗了沈府和东宫?”

“你敢威胁本宫?”

清淡的声音,却透着无边的杀意!

只是落羽却丝毫不惧,淡然一笑:“我劝太子殿下你可千万不要轻举妄动的好,因为啊,我把所有的东西都藏在一个安全的地方……

殿下不妨猜猜,我究竟知道你多少秘密!”

容景曜眉头一跳!

他听出了落雨的一些外之意。

难不成除了他算计容渊止的事之外,她还知道那一件事?

那……

“你想怎样?”

落羽一副占尽了上风的嚣张模样,灿烂的笑着:“殿下倒也不必这么害怕,只要落羽出了皇都,这秘密……自然就会烂在我肚子里了。”

容景曜的眼中闪过一抹暗光:“好,本宫助你出这皇都,事成之后,若再让本宫瞧见皇都中有你的身影,本宫定格杀勿论!”

落羽盈盈一福身子:“那便多谢太子殿下了,三日之后,还劳烦太子殿下费心。”

容景曜睨着落羽,也不说话。

——

祁王府,沈初九替容渊止施针的时候,有侍卫走了进来。

“主子。”

“说。”

“这……”侍卫看了一眼沈初九。

容渊止便一皱眉:“无妨!”

那侍卫才道:“探子传来消息,太子那边有了动作,似乎是准备送什么人出城。时间定为三日之后。”

三日啊……

容渊止没有说话,沉思了片刻,这才继续道:“调些人盯着,将出城的人带回来。”

“是。”侍卫一抱拳,立刻退出了书房。

容渊止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

到底是行动了。

今日在沈府,他便发现太子和沈宏远对落羽有所忌惮,这无疑是在说明,落羽手上有他们二人害怕的东西。

而这个东西,可能正是自己需要的。

沈初九的心里亦是忐忑。

这种情报,容渊止本应背着她去处理的,现在竟然当着她的面。

是真信任她,还是在试探她?

就这样心不在焉的替容渊止施完针,回了别院。

次日一早,沈初九便着急出了门去医馆。

本想着过去看看沐玉枝,但她却在治病的队伍里,看到了落羽的身影。

入隔间,放下帘子,迅速的医治完前面的人后,落羽走了进来。

不用沈初九提醒,她直接坐到了凳子上,将手伸了进去。

换药不复杂,三两下便处理了个干净。

碎银子叮当扔在桌上,落羽起身便走。

“且慢。”沈初九叫住了落羽。

落羽眸色不善:“何事?”

沈初九压低了声音,道:“姑娘聪慧,老夫便也不和姑娘绕弯子。姑娘三日之后离都,老夫可助姑娘一臂之力。”

“你!”落羽大惊!

她离皇都之事本是机密,这一个乡野大夫怎么会知道?

手瞬间摁在了匕首手柄上:“说,你究竟知道些什么!”

沈初九安然一笑:“姑娘不必如此,老夫已说要助姑娘一臂之力,便不会戕害姑娘,请姑娘放心。”

“为何帮我?”

沈初九轻笑:“自然是有利可图。”

落羽嗤笑一声:“你一乡野大夫,在我这儿图利?”

“乡野大夫待的地方不一样,身份也便不一样了。”

落羽这才想起来,当初太子让她来这里治伤时便说过,这是祁王妃的家人开的医馆。

难不成……

祁王妃是太子的人?

倒是可笑,她掳了她,刺穿了她的手,她还会帮自己?

落羽打心眼儿里的不信任。

沈初九又道:“没有永远的朋友或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姑娘若是信不过,大可离去。”

她既然愿意拿自己的性命去赌,那她也没什么办法。

顶多就是一个棋子罢

.

-->>

了!

“什么意思?”

“太子要杀你,祁王爷要抓你,横竖都是个死,就看哪边能死的痛快点了。”

落羽沉默了。

心里不禁生疑,祁王妃……听这话又不像是太子的人!

但太子杀她这绝对是必然的!

她不能拿自己的性命赌。

只是容渊止,祁王为何会知道这事?

是这个女人!

落羽心中瞬间明悟,这女人是夹在太子,祁王中间的第三方势力!

有点意思啊!

想到自己绑走她时说的那些话。

落羽一笑:“我凭什么信王妃?”

“就凭你现在已经无人可信。”沈初九自信道。

这女人现在形单影只,若无杀手锏,她估计也不敢在沈宏远和太子身边周旋。

不过以她对太子的了解,这么个连拉拢人都谨小慎微的人,怎么可能任由一个手握他把柄的人,活着离开他的视线?

这一点,想必落羽也想到了,否则她也不会跟自己废话。

沈初九便是要将三个人之间的嫌隙慢慢扩大,大到能将落羽单独撬出来。

落羽最终坐回了椅子上:“说说她的目的。”

沈初九喝口茶水润了润嗓子:“王妃想必之前与姑娘见过一面了,她欣赏姑娘的身手和魄力。”

“就为此?”

“当然,关于沈府的资料也是要的。”

落羽冷笑:“你主子还真是好大的口气!”

要沈府的资料,这个倒不难。毕竟没有利益牵扯的交易,她做着也不放心。

但那祁王妃,竟然想让自己为她所用。

可笑,真是可笑!

便听沈初九继续说道:“这个交易成与不成,全在于你,我主子势大,只是惜才与你,但也并不是非你不可。给你十息时间,好好想想自己的命重不重要。”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