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落汤猫儿

小说: 王爷狂宠倾城妃 作者: 沈初九容渊止 更新时间:2022-01-12 字数:2352 阅读进度:28/436

大夫人气定神闲的抚开沈梦瑶的手:“有什么好慌的?一个庶女,能翻得了天?”

“可是她是祁王妃啊!娘,要是不能结果了她,我们哪儿还有好日子过?”

沈梦瑶只觉得自己的脸到现在还在疼!

遥想当初,沈初九还在沈府的时候,她就应该先杀了这贱人!也不至于让她成了祁王妃,回来沈府耀武扬威!

大夫人看这急得团团转的沈梦瑶,眉心一拧:“女儿,你记住了,你将来可是要成为太子妃的人,区区一个沈初九都不能对付,娘怎么放心你嫁去太子府?”

都说一入宫门似海深,就自己女儿现在这个样子,一点都沉不住气,将来怎么坐稳太子妃的位置?

沈梦瑶却像是听不进大夫人的话,只在原地来回的踱着步。

“好了,别想太多了。这次没能解决掉那卑贱庶女,是她运气好,下次……不知道她还有没有这个运气。”

说话间,有下人赶了过来。

“大夫人,来客了。老爷差我请您过去一趟。”

“嗯,知道了。”

大夫人说完,便起身离开,只留沈梦瑶在凉亭中,紧张的不知所措。

她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朦胧间感觉有一道目光看着自己。

“谁,谁?!出来!”沈梦瑶朝着空荡荡的花园大喊,而后指了指身边的丫鬟:“你、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去看看周围有没有什么人!”

丫鬟刚走,沈梦瑶便听到凉亭里有个声音响起:“妹妹,这些天没见,别来无恙啊?”

“沈、沈初九!”沈梦瑶吓的直往后退,第一反应便是捂住了自己的脸。

那动作着实逗笑了沈初九。

“妹妹见了本妃,怎得如此害怕本妃?常道平日不做亏心事,夜班不怕鬼敲门,妹妹这么怕本妃,可是有做什么对本妃不利的事?”

“我、我没有!你不好好在祁王府待着,回我沈府干什么!你、你走!你走啊!”沈梦瑶慌乱的不能自已。

沈初九步步逼近:“本妃也想好好待在祁王府啊,可是总是不能如愿,妹妹,你来告诉本妃,该如何是好?”

“我、我不知道!你别过来,别过来!”

沈梦瑶当真是做贼心虚了,双手挥舞着,试图阻止沈初九的脚步。

退无可退,就见沈梦瑶脚下一滑,整个人朝着后面倒了下去。

凉亭之下便是池塘,只听到咕咚的一声。

便看到一个淡粉色的人影,直直的朝着池塘栽了下去。

“咳、咳咳,救、救命啊。来、来人!”沈梦瑶在池塘里浮浮沉沉,惊慌失措的喊着。

沈初九一抬手:“枫叶。”

声音还未落下,枫叶便已经动了,足尖一点,飘下了凉亭,而后一直手提着沈梦瑶的领口,如同拎着一只猫仔,一甩手便将沈梦瑶甩上了凉亭。

沈初九微微挑眉,看来自己果然没有猜错,枫叶枫璇两个女子果真是有功夫在身的,这两女……想来是容渊止派来监视她的。

“妹妹怎么这么不小心?这要是出了什么事情,还不得让爹爹心疼死了?”沈初九拍了拍胸膛,像是惊魂未定般:“还好有本妃在,要不然妹妹今天非得溺死在这荷花池里了。”

“你、你!”沈梦瑶嘤嘤哭着:“我、我这就去告诉爹爹!”

沈梦瑶哭着跑开了,身后留下一串水迹。

沈初九看着沈梦瑶的背影轻笑一声:这沈梦瑶的心理素质,有待提高啊……

“王妃。”枫叶皱眉,叫了沈初九一声。

沈初九回头看着枫叶:“怎么了?”

“没事……”枫叶顿了顿,没有说话。

她着实讨厌那种只会嘤嘤哭泣的女人,更何况这个女人看似柔弱,心却歹毒的厉害。

虽然枫叶没有说话,不过沈初九倒看出了枫叶脸上那浓浓厌恶。

于是轻轻一笑,似呢喃道:“淹死……可是便宜了她呢。”

沈府的人和山匪勾结,将她掳了去,还要毁了她的清白,买去勾栏。

他们都知道生不如死才折磨人,那她沈初九,难道就不知道吗?

枫叶憋着嘴,忽然想笑了。

这王妃,会机关,会算计,真是越来越对她的胃口了,和主子简直天造地设的一对儿啊。

脑海里刚浮现这个念头,枫叶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身边的枫璇。

沈梦瑶刚离开没多久,家丁便来了:“祁王妃,老爷请您过去一趟。”

沈初九衣袖一摆,优雅至极:“走吧,去会会我那将军爹爹。”

还没走到客堂,便先听到里面一阵抽噎声,那哭声像是受尽了委屈,却依然隐忍的样子。

沈初九抬步进了客堂,还没站稳,一声暴怒炸响。

“只许你去沐氏房间拿她的东西,谁让你去花园的?!竟还害的你妹妹跌下池塘?跪下!”

沈初九皱眉,这沈宏远,就

.

-->>

这么喜欢别人跪他?

见沈初九不动,沈宏远越发恼怒:“逆女!给我跪下!”

他又恼又恨。

恼自己当初怎么会想着把这逆女送去祁王府。

恨自己没有在沈府的时候,便将这逆女连同她娘一起杖杀了去!

否则现在哪儿会有这么多事?

沈梦瑶,他一直当太子妃培养的女儿,如今竟然这么狼狈不堪,哪儿还有什么大家闺秀的样子?!传出去,损了名声可还得了?

沈初九抬起头,浅浅一笑:“爹爹让初九下跪,真的妥当吗?”

沈宏远瞬间火冒三丈:“你这逆女!”

她当真以为自己在祁王府站稳了脚跟,便可以如此忤逆于他这个爹爹吗?!

耳边是沈梦瑶那低低的啜泣声,面前是一派风轻云淡的沈初九。

沈宏远被气的手攥成了拳头,微微颤抖着。

大夫人见此,赶忙上去抚沈宏远的后背,替他顺气,一边回头呵斥沈梦瑶。

“你们两姐妹,便不要闹了。今晨陛下刚赏赐了你爹爹物件儿,咱们应该高兴才是,便别惹你爹爹不开心了。”

“初九,许是你妹妹眼花了,才说是你推她下的水。你妹妹心思单纯,受了委屈只会来你爹爹这哭诉,你便卖母亲一个面子,不要跟她计较,好吗?”

沈初九一听这话,登时冷笑一声。

这大夫人说话,着实艺术啊。

沈梦瑶心思单纯,她就是蛇蝎心肠了。

直沈梦瑶受了委屈便来沈宏远处告状,可不就坐实了她推沈梦瑶下水了?

一念至此,沈初九微微一笑。

“母亲,您可不要这么说,梦瑶妹妹还真是心思单纯啊,单纯到一句话,便落实了初九戕害自己妹妹的罪过呢。”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