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其他小说 > 王爷狂宠倾城妃

第27章 他脸红了

作者:沈初九容渊止 更新时间:2022-01-09

沈初九笑的高深莫测:“蛇有蛇道,鼠有鼠路。初九只是使了一点不入流的手段,不提也罢。”那芝麻大小的东西叫傀儡仪,是她从千机中取出的追踪神器。

虽说对她而不过是小玩意儿,但这种东西放在现在这个时代,可是了不得的东西,藏拙还设有些必要的。

许是心情着实不错,容渊止的表情都比平日里和煦。

他心里记下了这事,却也没有再多问。而是抬起促狭的眸子,睨了沈初九一眼,忽然说道:“今日朝堂之上,沈将军大放异彩,父皇赏了他不少的宝贝,真是了不得。”

沈初九沉吟,许久之后,才说道:“殿下,初九想去沈府一趟。”

“沈将军正是高兴的时候,以你和沈府的关系,去了不怕扫了沈将军的好心情?”

沈初九恭顺行礼,道:“还请殿下恩准!”

她不过是教训了沈梦瑶一两次,沈家便有人想要了她的性命。

正所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若是不解决了这些人,指不定什么时候会阴沟里翻船。

容渊止眉心一舒:“去吧。”

这女人,这次又不知要搞些什么,他颇有兴趣!

“多谢殿下。”沈初九说完,话锋一转:“殿下这些天也要抓紧时间恢复恢复双腿机能,准备刮骨疗毒。”

容渊止缓缓闭上眼睛,尽力做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知道了,下去吧。”

沈初九行礼:“初九告退。”

虽然容渊止的语气平淡,表情漠然,但那微微抬起的肩膀和那轻颤的指尖,无一不是在宣泄着心中的紧张。

退出房门,沈初九叹了一声。

莫名就有些心疼。

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能锻炼出这幅整日波澜不惊的模样。

回到自己别院的时候,枫璇已经热好了洗澡的水。

枫叶还是老样子,闲不下来。

看到沈初九进来,赶紧停下了手上的活:“王妃安好。”

这问候中规中矩,但沈初九还是听出了那语气中的疏离。

不等沈初九应一声,枫叶已经坐回了台阶上,看着手上的小巧袖箭眉头紧锁。

沈初九好奇之下,走到了枫叶身边。

“这小物件儿着实精妙了些,只可惜瞬发速度不够,很容易被人躲开。”沈初九淡淡道。

枫叶当即抬起头,有些吃惊的看着沈初九。

沈初九勾唇一笑:抬手指了指那袖箭的后端:“往这儿加上个燕尾榫试试。”

枫叶微微一怔,回神的时候,沈初九已经进了房间。

看着屏风后准备好的热水,沈初九说道:“你出去吧,这儿不用人伺候。”

这么久了,她依然不习惯沐浴的时候让人伺候着。

“主子吩咐,让属下照顾您的衣食起居,请王妃准许枫璇留在这儿。”

沈初九勾唇一笑。

“我说,让你出去。”

一字一句里,虽平淡,却透着不容人拒绝的威压!

“这……是!王妃!”

枫璇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退了出去。

王妃方才骤然发出的冷意,都快比得上王爷了!

坐进木质浴桶中,温热的水驱散着一整天的疲惫。

沈初九不知不觉便睡着了。

半梦半醒间,她听到有人进了房间。

她太累了,好半晌才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只看到一抹玄色衣角闪出。

是谁?

主院。

容渊止推开门,艰难的走了进去。

他不让旁人扶着,坚持自己走,直到侍卫退出后,才弯身抚了抚衣摆上灰尘。

他的脸上有一抹可疑的红晕。

从门口到木棉树,正常人只需几步的路,让容渊止走了近一盏茶的时间。

两个身影闪了进来,跪在了容渊止的面前。

枫璇开口,道:“主子,您没事吧?”

“嗯,只是跌倒罢了。”说着,容渊止只觉脸上更烫了。

方才无事可做,便听着沈初九的意见,站起来锻炼,恢复双腿机能。

可是鬼使神差的,竟然到了沈初九的别院,好死不死的推开了那紧闭的房门。

他只看到一抹乌黑长发垂在身前,衬着那女人的肌肤宛若流云般白皙轻盈,用冰肌玉骨来形容都欠妥当。

那表情是那么怡然自得,仿佛在享受着世间仅有的温存,这让他的心狂跳了起来。

看着看着,他竟然有些舍不得移开目光。

女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眼睛缓缓张开。

他第一次感觉到了窘迫。

转身,出门,也不顾腿上的疼痛,也是在出门的那一瞬间,他整个人失去重心,跌在了地上。

枫璇看着容渊止想事情想的出身,垂眸不再说话。

许久,容渊止才问:“过来何事?”

.

-->>

枫叶先开口:“主子,王妃似乎懂得机关巧术,属下深觉可疑,所以过来禀报一声。”

容渊止没有说话,又看了一眼枫璇。

枫璇立刻道:“禀报主子,属下去了别院后,王妃从没有让属下们近过身,并且每每深夜,王妃的房内都会飘出异香,且王妃似有武艺在身。”

响起那一抹寒凉,枫璇又加了一句。

容渊止静静的扫了她们一眼:“本王让你们过去,是干什么的?”

“保护王妃。”

“那你们在干什么?”

淡淡的质问,听的枫璇枫叶瞬间冷汗直冒。

“属下……属下罪该万死!”

不是监视吗?

两人偷偷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的困惑。

容渊止冷哼一声:“知道是罪,便去赏罚堂领罚。记住,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只要她不逾矩,便由着她吧。”

“是!”

两人退出院子,容渊止站在木棉树下,看着那绽放的花蕾许久。

花开三季了……

他的心微微一沉。

沈初九并不知道这些事情,这一晚她睡的很香。

次日一早,枫璇照例过来为沈初九梳头。

沈初九闻到枫璇身上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似是皮外伤,她被那狗男人罚了?

为什么?

从梳妆盒里取出一个瓷瓶放在桌上:“拿着,止痛的。”

“不用了,多谢王妃。”只是一夜,枫璇语气中的疏离更甚。

随便吧!

沈初九也不计较:“去吧,准备马车,去沈府!”

“是!”

两女行一礼,离开了院子。

彼时的沈梦瑶正坐在凉亭里,拽着大夫人的手一直在问:“娘,沈初九逃了,好像还回王府了,怎么办、怎么办啊!”

.

_soso

上一章 所治何病?烈火灼伤主目录下一章 落汤猫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