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好一个阳谋

小说: 王爷狂宠倾城妃 作者: 沈初九容渊止 更新时间:2021-11-15 字数:2181 阅读进度:16/436

沈初九眉头一皱,“敢问太子殿下,何出此?”

容景曜的目光像是钉在沈初九的身上,“初九,难道关于我那兄长的事,你就半点都未曾听说过?”

“不知太子殿下所说何事?”

“先前那五位祁王妃的事。”

“克……”沈初九微微垂眸,“初九……略有耳闻。”

容景曜呵呵笑了两声,“初九可真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啊。”

“难道另有隐情?”沈初九心里一动。

“哎,”容景曜叹了一声,“实不相瞒,本宫从他处得知,那五位女子,都死于非命……至于谁敢对祁王府下手,便不得而知了。”

沈初九立刻装作震惊道:“什么?!”

这表情,让容景曜分外满意,“初九能在祁王府活这么久,也算我那兄长对你不薄。”

“敢、敢问太子,可有解?”沈初九的眸子里水汽氤氲,像是强忍着才不让自己哭出来一样。

可实际上,她的心里却敏锐的察觉到了一丝东西。

传闻太子与祁王向来不合,既然不合,太子又怎会知晓祁王府的这些事?

难不成……

美人垂泪,容景曜看的心神一荡,只觉这女人嫁给容渊止那残废,真是可惜了。

“这……”容景曜踌躇了片刻,转瞬道:“真是对不住了,祁王好歹是本宫的兄长……”

容景曜说完,转身就要走。

“太子殿下!”沈初九一步拦住,直接跪地行了大礼,故作惊慌道:“还请殿下指点初九,日后若是初九在什么地方能帮上太子殿下,只要太子殿下开口,初九定是赴汤蹈火,再所不辞!”

果然是有点脑子!

容景曜睨了沈初九一眼。

略微一笑。

沈初九当即表忠心,说:“请太子殿下指点一条生路!”

容景曜隐晦道:“本宫自幼便与我那兄长一同长大,兄长与本宫无话不说,兄长之事,本宫也无事不知。只是年岁渐长,兄长竟慢慢疏远了本宫,本宫很是怀念那无话不说的时候啊。”

沈初九当下会心一笑!

听琴么,要听个弦外之音!

“太子殿下关心兄长,仁爱有加。实乃祁王之幸。初九既为王妃,自会为殿下与祁王分忧。只是奈何初九命薄,不知还能活多久……”

“初九如此乖巧可人,自然会长命百岁了。”容景曜呵呵笑了两声。

这庶女应了做他内应,但这话说得,可真是有够滴水不漏!

“借太子殿下吉,太子殿下福泽深厚,初九今后定为太子殿下马首是瞻。”

“哈哈哈。祁王妃别忘了十日之后,将手抄的沈家家训送去我东宫。”容景曜心情大好,转身便离开。

沈初九在他身后,规规矩矩行一礼,“恭送太子殿下。”

等周围再无任何人之后,沈初九才叫了一声:“灿阳。”

和太子飚了一通演技,虽说有点累,但好在有惊无险。

灿阳自阴影中走了出来,他的表情有些不对,手也一直摁在佩刀的刀柄上。

“王妃唤属下何事?”灿阳问沈初九。

沈初九也不在意,翩翩然坐到了一块石头上,左手抚摸着身边那盛放的牡丹花,幽幽问道。

“太子在王府中,有多少眼线?”

灿阳一副听不懂的样子:“属下不懂王妃此何意。”

沈初九笑了,“不懂?太子这么关心祁王府的事,自然会想尽办法,派人混入府中。可现在他又来拉拢我,说明他的人,要么全死了,要么得不到任何消息,我说的对吗?”

灿阳坚定道:“属下不知王妃意思,还请王妃明示。”

沈初九眉心一皱,站了起来:“你若只有如此之才,殿下放你在身边可真是令人失望,备车,回府!”

灿阳脸色微变。

此番敲打,她还真把自己当成祁王府的女主人了?

挥了挥手,手下的人立刻去备车,并先一步将沈初九与太子对话的消息传了回去。

而他则跟在沈初九身后,寸步不离。

想他少时便跟着自家主子,见惯了风风雨雨,也遇到过各种难缠的人,只是像沈初九这般胆大心细,能在主子身边游刃有余的人,迄今为止,独数此一人。

祁王府,书房内。

容渊止手上虽拿着书卷,但心却始终静不下来。

灿阳的消息一条一条传了回来,沈初九竟然真与太子有所接触。

这女人,不能留了!

做出了决定。

可容渊止却也莫名的烦躁。

一闭上眼就是这女子的音容笑貌,那日洞房,她展露身手时的英姿飒爽。

为母屈膝,眉目间那掩藏不止的柔弱。

解他衣襟,眼中闪过的那一抹贪恋火热……

容渊止心烦意乱的将书卷扔到一旁。

.

-->>

沈初九进来的时候,只觉得容渊止今天的气压特别低,他很安静,但是却给人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殿下。”沈初九朝着容渊止福了福身子。

容渊止闭着眼睛,不做声响。

本以为这女人会就此施针,哪料她一脸的肃穆:“殿下,初九有件事情,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

“殿下,今日初九无意间遇到太子殿下。”

容渊止的眼睛徒然张开,看着沈初九皱眉,“遇不遇到太子,与本王何干!”

“太子想让初九做他在祁王府的眼睛,初九想着这可不是什么小事,便假意附和,赶忙回来,先说与殿下听。”

容渊止的心莫名的漏了半拍。

这个女人……她不是奸细?!

一念起,容渊止的心也平静了不少,但忽然又意识到另外一个问题。

这次回沈府,灿阳可是跟着的,沈初九某是自知瞒不过,所以自己回来说与他听。

好一个阳谋。

“太子想知道什么,来问本王便是。如何用你一个妇道人家?”

“太子想知道的事,自然是殿下不想让太子知道的事。不过……若殿下想让太子知道什么事情的话,初九……倒是可以传话。”

容渊止闻,猛地睁开了眼。

那一睁眼的光芒,险些将沈初九一颗沉稳的心,惊到飞起!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