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IV 蓝色生死恋

小说: 无声宣告 作者: 黎景至 更新时间:2022-06-23 字数:1957 阅读进度:12/22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喻归远和许攸一路上也不说话,他们走到勿忘河边,就看见河边站了一个人,由于是夜晚视线不太清晰,他穿着校服,喻归远猜测他就是江潮生,河边的人脱了自己的校服外套,想要往河里走。喻归远率先冲了过去,拉住少年的手臂喊道:“你是江潮生吗?你做什么傻事。”

可江潮生整个人失了神,他拼命想要往河里去。

许攸朝江潮生喊道:“江潮生,你清醒一点,连洲死得不明不白,你难道不想为你的朋友找出真相吗?死对你来说是一种解脱,可你如此轻视生命,你对着起他吗?”

江潮生的脚步停了下来,许攸继续说道:“现在你是唯一能帮连洲的人,他现在需要你。我们需要你的帮助找出真相。”许攸和喻归远将江潮生拉了回去,勿忘河离许攸的茶馆近一点,要不去茶馆换身衣服,喻归远和江潮生半个身子刚才都陷在水里。

许攸和喻归远将江潮生带回了茶馆,一路上江潮生像失了魂魄一样。到达茶馆,许攸去拿毛巾和干净的衣服递给江潮生和喻归远,又去给他们倒了热水。

“孩子,你别怕,说说你和连洲是怎么认识的,还有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喻归远问道。

我的父母不在淮南市,他们在外经商,只有他们请的阿姨照顾我,没有人关心我的想法,我时常封闭自己,导致我开始出现语障碍,不与别人接触。

直到高一的时候,我遇见了他,那天他被围在小巷子里,有几个跟他年纪差不多的男孩向他勒索,这几个男孩好像是跟他同初中的,他们将他逼进角落里,很难听的脏话都有,你连洲就是有妈生没妈养的杂种,这种现象在这一片很常见,我不想管闲事,我看到被围攻的男孩,他眼神里透出的绝望和我好像。大声喊着教导主任来了,三个男孩回头看。

正好有空隙,他逃了出来,他和我撞了满怀,他看我愣住了,我拉起他的手朝远方跑去,那时我们的耳边只有风的声音,跑到一处海域的时候,他对我说了一句谢谢,往我的手里塞了一个创口贴,我才注意到我手臂上有擦伤,刚才都没怎么注意。说完然后他就离开了,看他离开的身影我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受,他和我真得好像,同样的绝望。

我开始打听他,他是中考全省第二考进淮南高中,我想去了解他的一切,他的班和我隔了两个班,去食堂吃饭或者上厕所我都要经过他们班,他做的位置是里面靠窗的位置,我开始和人交流,变得阳光外向,因为我想保护他,我想成为他的阳光,到高二的时候,我打听他选择了理科,我拼命学习才和考上同一个班,因为我想待在他的身边,他眼中的世界就是我的全部。我觉得自己很病态,怕连洲觉得我是一个变态,可喜欢就是单纯的喜欢,我喜欢只是他一个人。

所以我想和他尝试先从朋友做起,他说我是他唯一的朋友,今年的新年我们一起骑单车去海边,路上人烟稀少,这是我们相识的海边,海的对面万家灯火,烟花在空中绽放,陨落。一瞬间的绚烂。一瞬间的光彩。我向他表露我的心迹,他没有惊讶,他抱住了我说道:“潮生,谢谢你喜欢我,我和你一样。”

我们相拥痛哭,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一周以前,我送他回家,学校需要身份证上交信息,我陪他回家去,他不希望我进去,他爸喝得烂醉,我站在外面等他,我不希望他父亲伤害他,可当我听见酒瓶落地和叫喊声,我冲了进去,连洲的手臂被碎酒瓶的碎片划出一道口,我拉着他的手径直离开了那里,我们回了住处,第二天早上连洲说身份证很重要,这个时候连申应该还没醒,我取了就回来,不会有任何危险的。但是那天我是最后一次见到他,我一直都在找他,我唯一的信念都断了。再见到他就是河边那具尸体,他那条蓝色的围巾是我亲手为他戴上的。

江潮生说完以后,无声地痛哭起来,我真得好想你,我真得好想你。

民安巷那边的监控要查,初步怀疑是被绑架恶意谋杀,在意识清醒的时候将活生生取了心脏,它是被活生生被痛死的。许攸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民安巷那边是有黑市的,许攸觉得心脏被取会不会跟黑市的器官买卖有关,黑市的资料要查。

许攸和喻归远这些话并没有当着江潮生讲,许攸对喻归远说时候也不早了,就说让喻归远送江潮生回家,如果还需要你提供消息会通知你的。

许攸将他们送到茶馆门口,安慰江潮生说道:“潮生,你可不要做傻事了,连洲也希望你平安就好。”

许攸送完他们抬头望向天空,今天的月亮是上弦月。

喻归远送完那孩子回家,便回去整理线索,打算第二日去民安巷那边一探究竟,他走到窗前望着缺失的月亮。

然后第二天他们去查监控,发现那边的监控年久失修,根本就查不出来,陈稳去连洲家询问连申,发生连申烂醉在家门口,陈稳泼了水在他脸上,等他酒醒。

连申大叫是谁啊,是不是有病,

我是刑警,你的儿子连洲的尸体前两日被发现在河边,

他死了最好,他跟我有毛个关系,这种儿子还不如没有呢,他就是个变态,死了我都嫌恶心,我真后悔生出来他。

s..book5398725978422.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无声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