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IV 蓝色生死恋

小说: 无声宣告 作者: 黎景至 更新时间:2022-06-23 字数:3575 阅读进度:11/22

“人们所熟知的遗忘,意味着记忆痕迹的毁灭或者消失。在心理生活中,任何事物一旦形成,就永远也不会消失,一起都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保存,在适当的情形中它还会再次出现,无法遗忘。“

平海和淮南市交界处的支流勿忘河那边发现一具男尸。是附近的村民路过那边前去采药的过程中发现的,他立即就报了警,那边已经有警察在那边,平海市的刑侦队长顾至已经在在那边了,

当喻归远一行人赶到了,现场并没有很多围观群众,因为这里地僻人稀。陈稳先去询问村民,季时先去查看尸体,尸体很新鲜,死亡可能不超过八个小时,衣着穿戴整齐,围着一条蓝色围巾,眼角有淤青,手和脚皆有被绳索捆绑的痕迹,衣服上面还有勿忘草,陈稳把那名采药的村民带了过来村民简称老李。

老李说:“这条河流有尸体很正常,这条河流叫勿忘河,是因为河旁边的山坡种植了很多的勿忘草,但是这十多年有很多情侣在这条河流殉情自杀,所以这条河流也叫无望河,估计这小伙子也是殉情自杀。唉,真不知道现在的小年轻是怎么想的,动不动就寻死觅活。”

喻归远摆手喊停朝陈稳说道:“老陈,你先把带他回去录个口供!”

喻归远朝季时问道:“季时,怎么样,有新的发现吗?”

季时说道:“暂时还没有,我总觉得这事情不怎么简单,还是把尸体带回去看看。”

“行,我知道了,那先收队!”

毕业对喻归远说道:“喻队长,平海市刑侦队长顾至要跟你对接一下这个案子。”

“行了,我知道,你先去忙吧!”

“好嘞!”

顾至过来拍了一下喻归远的肩笑道:“好久不见!这些年过得还好吗你离开这几年,我还怪想你的!”

“少肉麻。你还是老样子,真的没想到是在这种场面下相见。”

“你认为那孩子是自杀吗”

“也不排除这种可能性,结果还没出来不能轻易下定论。”喻归远说完,顾至就被人叫走了,他们只好告别,顾至约了喻归远下次喝酒。

而当所有人都可以离开现场,一名少年躲在树后面掩面痛哭,是他,真的是他。

喻归远回到警局,发现了许由并不在档案室,心里暗骂:“这小子居然敢迟到,还不来上班。”旁边的小警察说许攸今天请假了。

此时在孤儿院的许攸正和小孩子在草地上踢足球,踢了一会儿许攸就坐椅子上休息了,一个男子朝许攸走来,递给他一瓶水,许攸抬头看向男子想说谢谢,开心得笑了起来说:“你来了!”眼前的男子素色打扮,白色中式衬衫颇像民国教书先生,无迂腐多了些清冷。

许攸和面前的男子寒暄起来,询问最近过得怎么样,他们其实好久没见了,他们是漂洋过海的好友,在此时还是很熟络,仿佛昨日刚在他家吃过饭。只有一年的中旬许攸才可以见到路知行。路知行淮南大学文学系知名校友,他的处女作《灯火阑珊处》一经发布,文笔细腻,真情实意,令人叹为观止,闻名中海外,讲述是路知行和他的爱人叶阑珊相识相知相爱的故事,可是结局叶阑珊失踪了,路知行苦寻良久,辗转海内外依旧没有找他爱人的踪迹,所以他每年中旬都会回来看看他和叶阑珊一起待过的地方。在2014年的校友演讲会上,许攸和路知行一见如故,许攸知道作品的渊源后,也一直提供国内的消息给路知行,希望他能早日找到挚爱之人。

“怎么样,他有消息吗?”许攸问路知行。路知行摇了摇头后说道“我知道他们把他藏起来了。”然后就愣神看着前面踢足球的孩子,许攸拍了拍路知行的肩,邀请他和小孩子一起踢球。

而此时在警局的喻归远正在为案子焦头烂额,其实如果是自杀其实也不必如此,主要是近几年自杀殉情的人还真实多,而且那个尸体的身份还没有出来。dna匹配身份最快也要两天,让毕业去查这三个月失踪的小孩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这个时候季时找了过来,说这起案件不是自杀,季时说:这具尸体死亡的真正原因并不是溺水,而是被人心脏被挖失血致死,死亡时间是八个小时之前,是死亡后抛尸,他的手和脚都是绳索被绑的痕迹,身上有不同程度的淤伤,还有新的伤口,新的伤口是被水面的岩石割破,心脏是在有意识的时候被活生生取下来的。

陈稳说了这个孩子的身份有了消息,之前喻归远让陈稳把这孩子的照片拿去给淮南和平海高中的学校查证,还真得找到了,陈稳说这个孩子名字是连洲,是淮南高中高三学生,已经将近十天没有来上学了,学校说是他爸给他请假。说孩子精神有点不太正常,压力太大,所以请假在家休息,

喻归远询问他的家庭住址,陈稳说是居住在民安巷老厂c区44号,那一片可是不太太平,据说里面有不少黑色交易,而且有背后的高官支持,所以那里是三不管地区。喻归远说让陈稳带着毕业去那里通知一下家属,顺便了解一下情况,最后还提了一句让陈稳委婉一点,不行就让那小子说那孩子的事。说完便让毕业和自己一起出发去淮南高中了解情况。

喻归远去淮南高中先是见了自己的母亲陆静嘉,陆静嘉是淮南高中的语文老师,陆静嘉说这孩子的班主任是文聿成,去找他了解一下情况,文聿成是连洲的语文老师,三十多岁,儒雅谦和,在师生之间口碑很好,喻归远见到了文聿成,和他差不多高,只是身形很消瘦。

文聿成说连洲这孩子性子孤僻,不怎么爱和人讲话,成绩一直都是名列前茅,他家里状况不是很好,但是这孩子真心喜欢读书的,其实像他那么闷的孩子挺容易受欺负的。说完老师感叹了一下。毕业问这孩子在班里有什么朋友吗?

文聿成说这孩子回学校和江潮生走得挺近的,他们现在常常形影不离,那孩子是江潮生,这孩子很阳光,爱笑爱闹,和连洲就是截然不同的人。从连洲那孩子请假不来上学了,江潮生这孩子也是经常迟到早退,后来这孩子就是不来学校了,毕业问你们没有去询问孩子的去向,老师说现在是高考前复习的时间,有些孩子在学校压力啊过大,申请回家复习也正常我问过孩子的家长说是请病假了也是在家休息。

喻归远和毕业从办公室走了出来,这个时候正好下课铃声响起。环境十分得嘈杂,喻归远和毕业快步走向楼下,而此时在对角的教学楼上有一人望着喻归远正处教学楼的位置,对角的教学楼永远见不到阳光。

喻归远打了电话给陈稳询问那边的情况,电话声音嘈杂十分地混乱就挂断了,没有过多久,信息发过来说查到了,现在准备回警局。

喻归远想找到那个孩子说不定可以知道什么信息。他让毕业查一下这孩子的手机号还有信息。

回到了警局,陈稳说这孩子怪可怜的,这孩子他爸是一个烂赌鬼还酗酒,找到他时刚赌完烂醉躺在家门口,话都说不利索,告诉他儿子死了,一点反应都没有,还大叫死了就死了,反正我也没有这个儿子。毕业打探了一下,连洲的母亲生下他后便抛弃他了,跟别的男人走了,这个连申就是畜生,他对连洲时常殴打,连洲身上的旧伤叠新伤就是拜他所赐。

这父亲连自己的孩子失踪了也不知道,我觉得这孩子被绑架的可能性大,可是这孩子的心脏被挖简直就是太残忍了。我觉得现在找到那个孩子江潮生很重要。

路知行和许攸正踢得开心,喻归远朝他走过来,喊了他的名字,许攸停下来看向他,问道:“喻队,你怎么来了。”

喻归远对许攸说:“我是来看看旷工的某人在干嘛!”

许攸说道:“喻队,我可是走了正当的请假手续,对了给你介绍一下,路知行,著名作家!”路知行就上前和喻归远打招呼,然后对许攸说有事先走了,下次一起吃饭。

“路知行不是常年在海外,你怎么认识他的?”喻归远问许攸。

“喻队,你也做起户籍普查的工作了。”许攸回道。

许攸朝小朋友告别,又和喻归远说去换件衣服,让他等一下。

等许攸换好衣服,喻归远还是十万个为什么的样子,许攸就解释道:“路知行,是我在校友会认识的,我后来才知道他也是这所孤儿院的,他时常会捐钱到孤儿院。”

说完许攸就推喻归远说自己饿了,先去吃饭,边走边跟他说。

路知行从小是一个孤儿,他记事的时候就在孤儿院了,他不爱说话,其他的小朋友以为他是哑巴,就排斥他,他脸上经常都是伤,直到那天一户高知家庭说来孤儿院收养小孩,他们相中了路知行,可路知行却不想离开孤儿院,无奈高知家庭只好每个月都会来看望他,还资助他读书。路知行和叶阑珊他们遇见是在高中的时候,晦涩的长情在前途和世俗简直就是不堪一击,他们相爱、离别、痛苦,正因如此,才确定他们彼此是最深的羁绊,无法割舍。

叶阑珊向父母坦白了他们的恋情,叶阑珊的父母骂他们是精神病,高知家庭根本无法接受叶阑珊这个异类,他们把他藏起来了,让路知行再也找不到。后来的路知行才知道资助他的人就是叶阑珊他们的父母,一切都是上天开了巨大的玩笑。

正在吃面的喻归远听着许攸阐述路知行的故事,“我讲的故事都是书里的,你可以去看看这本书《灯火阑珊处》。”

喻归远听完就噎住了,连忙喝了口水然后说道:“我都忘了今天的正经事,又发生命案了。”

这下轮到许攸噎住了,他们吃完,喻归远去付钱。许攸朝喻归远说:“喻队,我们去勿忘河散散步!”

喻归远明白许攸的想法,一般杀人凶手都喜欢故地重游。

s..book539872597842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无声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