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你划的是我妈的车

小说: 武神的重生 作者: 江闲鱼 更新时间:2022-05-16 字数:2535 阅读进度:22/24

江阔云上楼才没一会儿,酒店的停车场满眼全是车,密密麻麻。丰田车好几个,深色的也有不少,江阔云这会儿,对于车型的了解还不是很多,一时竟犹豫着,不知道开哪辆车,就从最远的车试起,试了车钥匙也没有反应。

江阔云只好走到每辆车的旁边摁车钥匙。只能是一个一个的试了。

这时候,张杰、欧妍和阿成等人已经进房间,还有几个外校同学。

“操这个江阔云……”张杰进门的时候,仍在碎碎念。

欧妍打断他,“别说了,好好吃饭行不行?别提这档子事儿了,就不能安安生生的吃顿饭吗?

“不能。”张杰碎碎念道,“就是看不惯他!瞧他以前耀武扬威的,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张杰说着点烟,抽了一口站到窗户旁吐烟圈。看到下面一个人影,在车旁边站着。

“咦,那不是江阔云这小子是不是偷车呢?”张杰指着窗外。阿成和欧妍听到,忙凑到窗前。

江阔云又试了两辆车,仍是无反应。他正苦恼,乱按钥匙,门口的一辆车却有了反应。找了半天,原来就在门前,江阔云便过去打开后车盖。

楼上三个人都看着。欧妍最先离开窗户,坐下来拿着菜单,“没什么好看的,快点过来点菜啦。”

张杰很不乐意,“点什么点,我要看清楚这家伙干什么。”

随后阿成就看到江阔云拿出来两瓶五粮液。“这小子还真tm来吃饭,还喝五粮液。”阿成眼睛好。

“不对劲儿啊!”张杰转念又一想,“不是他来的时候坐的宝马。”

张杰眼珠子溜溜的转,跟阿成说,“喂,你去把他的车画了。”

“什么,你开玩笑吧。”阿成指着监控,“没看到酒店有监控摄像头啊。划了车照样逮住你。”

这时候张杰瞧见酒店外的马路上有几个小孩追逐打闹,张杰一想就计上心来。

“你们在这吃饭,我去去就来。”

“你干什么去呀。”欧妍显得不开心,“今天我过生日,你到底还想不想吃饭了。”

“想啊,肯定想啊。五分钟!五分钟立马上来,你们先点菜。”张杰说话间已经迈出门。

江阔云回在房间,百无聊赖。洪升跟他说了几句话,后面注意力就全在徐丽丽身上。

洪升真是见色忘友!江阔云坐得不耐烦了,他的时间很宝贵呢。

“我看时间差不多了,要不你们先吃,我回去了。下午还要上学呢。”江阔云直接告辞。

洪升伸手拦住他,“不要啦,再坐一会儿吧!好不容易跟你徐姐在一起,来喝茶,喝茶。”

徐丽丽也出声阻拦江阔云。美人发话,洪升更不乐意让江阔云走。

江阔云听得不耐烦,嚯的站起身。“我江阔云要走的时候还从来没有人能拦住我呢。这饭吃得不耐烦,走了。”

“小兄弟不要这样子?”洪升急忙站起来。

徐丽丽说,“那我就去结账吧,今天就到此为止,时间也不早,我等下还要去店里呢。”

洪升就有点不乐意,他跟徐丽丽正聊到兴头,热火朝天呢。

江阔云不理他,他前世遨游四海,哪里没去过,哪里没进去过,哪里没离开过。想去哪就去哪,从未被别人束缚。

洪升攒饭局也无非是找机会跟徐丽丽搞关系。名义上是请江阔云吃饭,其实无非是利用江阔云接近徐丽丽。江阔云察觉后,早就不耐烦了。

下楼,洪升去前台结账。徐丽丽拿来的酒,还剩下一大半,江阔云只喝了一小杯。所以徐丽丽去放酒,打开后备箱,却看到旁边一道长长的划痕,从门把手那里一直到车尾,车门被刮花了。

“我的车被划花了。”徐丽丽回头惊讶的大喊。

江阔云凑上来,很惊奇,“这他妈谁搞的?”江阔云刚刚拿酒的时候,确认还好好的。

徐丽丽生气了,“找监控,酒店有监控的,你刚刚下来的时候,这里有问题吗?”

江摇摇头,他确定当时绝对没有问题。

洪升结账完出来,看到划痕,立即兴致勃勃的要为美人出头。

洪升气冲冲的对着酒店的保安怒吼,“怎么回事?你他妈没长眼吗?车都被划了。”

保安一脸的莫名其妙,随即带他们去查监控。

一行人去前台,前台的小妹见到进来人,本来笑脸相迎。但一看到洪升怒气冲冲,如要吃人的样子。她们的表情迅速就变得僵硬。

“请问先生有什么要求吗?”

“你们怎么搞的我的车都被画了,赶快给我查监控。”洪升演起来了。

酒店调出监控。却发现刚才除了江阔云接近那辆车,没有任何一个人接近过。中途有辆大众挪了一下车,别无其他的动作。

这时候早已经蹲在一旁的,张杰站出,指责江阔云,“我看到了刚刚就是他划的车。”

车当然不张杰划的,他没有蠢到这个地步。张杰下去后,找了外面路边嬉戏的小孩。

小孩在张杰的车掩护下,悄悄溜进车场,划了车。又就在张杰的车掩护下离开,张杰为此付出20块钱。

张杰这个人,肚子里面没什么墨水,但还是有点阴谋诡计的,心眼又坏,经常坑别人。

江阔云的嫌疑最大了。洪升、徐丽丽,加上酒店的保安、服务员,一众全部都盯紧江阔云!

洪升陡然间挡在徐丽丽前面,做出英雄救美的样子。他见识过江阔云的功夫,“兄弟,怎么回事嘛?你说一说。”

“艹!”阔云气炸了,他这一生,什么时候给别人解释过,他从来都是靠实力碾压的。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计谋都是浮云。

“要为自己开脱?”江阔云纵横百年说一不二,“拿我信用担保,不是我干的!”

旁边的人都以为江阔云发高烧,有几个服务员当下就笑了,“这小子是来演戏的吧?”

两个收银员笑得笑的花枝招展,眼睛眯着像月牙儿,像看小丑一样看着江阔云。

保安也在窃窃私语,“这小子是不是脑袋有病啊?”

张杰又在一帮帮腔,“哟!江阔云,吹上牛啦。”

江阔云盯着张杰,寒芒暴涨,“一定是你,肯定是你干的。”

张杰却得意洋洋,这回坑定江阔云了。

“妈?”

他正想说话,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他,所有人目光齐齐转去。

欧妍快步走下楼梯,拉住徐丽丽,“妈,你怎么在这里?”欧妍刚刚去洗手间,错过了楼下的好戏。

徐丽丽见到欧妍,立即脸若冰霜,摆出一副大人的架势,不似刚刚在洪升面前的媚态,“你怎么在这里吃饭?跟谁一起?”。

欧妍指张杰、阿成,“我的同学,这个也是我的同学!”他指着江阔云。

徐丽丽说,“他把我的车给划了。”

欧妍一听愣住,回头看着张杰,冷不丁的抽了他一嘴巴,“你丫神经病啊。你划的是我妈的车。”

“啊!”在场众人齐齐掉了下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