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雨地激斗

小说: 武神的重生 作者: 江闲鱼 更新时间:2022-05-16 字数:2236 阅读进度:17/24

早上乌云密布,看起来要下雨,天气差得不行。江阔云出门的时候带着伞。到了半路就稀里哗啦的下起雨,都说春雨润如酥,这场雨却不是毛毛雨,而是春天极少发生的倾盆大雨。

江阔云撑着伞去学校,迈开几步,裤子已经湿了一小半。他能力不足,并不能让雨停,徒生出来一股虎落平阳的感觉。真武神也有天要走在泥泞的雨地,衣服淋湿大半,想起来也是搞笑。

上学几乎是重复着机械枯燥无味的生活,江阔云很久不读书,有点厌倦了。江阔云计划考虑,结束跟李家财产斗争就出去远游。至于去哪里,暂时没有想好。地星修仙的地方。就那几个,扳着指头都可以数。

江阔云比较倾向于去中州景山。中州景山,和尚很多,据说都是武学高手。甚至有夸张的说法叫,天下武功出景山。去那里也许是一个很好的开端。

江阔云想着。这时候再过一个十字路口就要到学校了。雨很大,现在约是早上7点半,正是学生上学的时候。很多穿着蓝色校服的学生,走在路上。

江阔云撑着伞慢慢的走着,两边的汽车溅起水花。这时候也是人们上班的点。但交通倒不至于混乱,汽车有序的行驶在雨中。

这个时候离前面约有两百米的十字路口,突然闯出一辆suv。

其他的车,雨天路滑,都是有秩序的,慢慢行驶。而这辆车明显超速。转弯的时候就,甩掉了两辆车,飞速即逝。

江阔云心里只想着他的长远规划,没太多注意。然而这辆车猛打方向盘,然后长长的踩了一个刹车,在雨地滑行。

声音非常刺耳,吸引了江阔云的注意。滑行到最后,车停在江阔云前面没多远。江阔云注意到车里面的司机戴着墨镜。

阴天并不需要墨镜,江阔云下意识的就抓紧了伞柄。这是一种武者在危机来临之前的第六感。

车门打开,穿西服的年轻人,从副驾出来,伸开伞。雨还在下,溅起地上的水花。

后门打开,出来个胖子。年轻人要给胖子打伞,却被胖子推开。江阔云看得好奇,他算是明白为什么要开suv。

因为迎面朝他走来的壮汉,高大的像个山。慢说这个年轻人撑伞,根本够不着!就是找个180的过来撑伞,也才不至于显得矮小局促。

相比之下,江阔云身材就显得过于渺小。江阔云抓着伞,立在雨地里不动。迎面来的壮汉攥着拳头。脚下溅起水花,每一步都很沉重。

江阔云静静地看着,双手悄悄的用力。壮汉直盯着江阔云,江阔云也盯着壮汉,丝毫不眨眼。壮汉后面三个西装男紧跟着,也都是静静看江阔云,目光像是要吃人。江阔云毫不犹豫的还以颜色,他不会在气势上输给任何人!

“你就是江阔云!”壮汉停在江阔云前面,以他的高度,俯瞰江阔云,脸上露出不屑的神色。

壮汉冒雨走来,才几步功夫,衣服已经湿透。江阔云把自己伞也扔了。无论是谁,这时候都知道即将发生什么。“没错,我就是江阔云!”江阔云昂首说道。

驱车经过附近的路人看到这个奇妙的景象,纷纷从车窗探出头围观。他二人站在人行道上,围观的人们停住不动。离在安全距离围观,有个别着急的,就绕过人行道,走下机动车道。

风夹杂着雨狂飘,后面的三个人都有些站不住,而江阔云和壮汉,都屹立不动。

“小子,我们是汇金典当行的。昨天你打了我们收债的人,你欠我们的钱。什么时候还?”

“可惜了,你还是个高中生,有人要我取你一条腿。”

“我听说做贼的人从不在白天工作。”江阔云背着手说。这是工作日闹市区的早晨,虽然下雨,但人流很多。

壮汉没有理睬江阔云,直接出手。

他动起来就像是个小山。江阔云敏捷的,往右转躲。一个照面,江阔云就能确定。壮汉的实力远远在侯公,邓世才之上。壮汉身形虽大,却动作敏捷,移动的速度很快,但是重心仍保持稳定。

从肉身级别的人看上来,此人有这样的实力,非常不俗。

壮汉一击不中,江阔云飘乎到他左后侧。壮汉转身,像是一个坦克冲锋,速度非常快,比落下的水滴还要快。

幸好江阔云在昨晚,进入外劲小成,反应速度、敏捷、力量,都比之前快了一倍。要不然,他很有可能无法及时反应。

江阔云侧身往旁边跳,随后伸出脚。壮汉来不及收势,被绊倒。壮汉滚过两个小水坑,顺势站起,从口袋里摸出一把匕首。

江阔云深吸一口气,伸出双拳,走到壮汉的正前方。这个时候,四周的声音仿佛消失了,落下的水滴、汽车的喇叭声、行人或惊诧或好奇的声音。

壮汉的匕首寒光一闪,扑向江阔云。江阔云矮身向前,左手先按住壮汉的手腕,同时出右拳,拳风击碎了雨中的水滴,重重地击打在壮汉胸膛。

壮汉的胸膛非常结实,江阔云就像是打在石头上。而壮汉握着匕首的右手,顺势一绞,盘住江阔云的左手,他只要顺势一拉,就可以割到江阔云的手腕。

正是危难时刻,生死搏杀之间,任何失误都会招到巨大的失败。江阔云收拳已变得来不及。他只好化右拳变掌,用力推出,直击壮汉的下巴。

江阔云听到了牙齿相撞的咯噔声,趁着壮汉反应不及,江阔云抽出左手,一脚正踹,踢在壮汉的肚子上。壮汉飞起,重重跌落在雨地,旁边的人都发出惊呼。

撑伞的三个西装男,急忙扶起壮汉。壮汉一把推开这三个人,大声吼着,朝江阔云冲来。

他的右手缩在后面,紧攥着匕首。

“啊!”江阔云也大叫着,声音更大,他也朝壮汉冲去。右拳紧攥在手,待到两个人将要接触的一瞬。江阔云双腿蹬地,凌空飞踢壮汉的脑袋。

壮汉飞奔的势头没有停止,惯性推动的壮汉前进。江阔云弹起的力度并不够。随即壮汉把他扑倒。江阔云立即架住壮汉的手,拿住匕首。两个人在泥地里滚打,全身都湿透。

这时,江阔云的班主任李伟老师,恰巧走到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