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说客

小说: 武神的重生 作者: 江闲鱼 更新时间:2022-05-16 字数:2152 阅读进度:10/24

江阔云并不打算用挂件,他才刚刚突破,为了根基牢固,他要等身体完全适应外劲初期的血脉之后才使用。所以他将挂件放在枕头下面,等到时机确定了再用。

他现在进入武道的第一重境界——外劲,外劲初期,属于练体武者。有门路的普通武者突破到外劲初期,需要一个月。在经验丰富的师傅教导下,没有十天半个月也做不到。没有门路的人,终一生也只能在公园打打拳。

他突破外劲之前,出其不意的一对一,打倒七八个人,不在话下。但是如果对面带了家伙,人数达到十几个,二十几个,一拥而上,江阔云就有点吃力。挂彩必不可少,输是大概率。

外劲与普通武者是天壤之别,到了外劲元气游于周身。江阔云遇到20个人的小流氓,哪怕是拿着刀,信手夺刀不在话下。自然也可以抵挡普通的磕磕碰碰,连微弱的划伤,甚至都可能划不破。当然如果被刀直直的砍上,那另一说。

江阔云的力量速度,都快于常人。现在突破外劲,三生决才练开端。三生决一共有九重境界,包括功法,招式,变化,飞天等奇术。

外劲的突破,不仅仅是对于内。对于外整个人的精气神也有很大的提高。若一副病殃殃的人练了三生拳,进入外劲初期,顿时可以精芒四射。体态精气如同常年运动一般。

江阔云此时眼中闪着精光,而他眼睛眉毛、甚至寒毛和毛茸茸的胡须,都变得更加明亮。功力越往上,人的精气神会有更大的提高,以至于到神标,神标圣者的魅力,对于一般人来说无可抵挡。

江阔云今天早上,便收到魅力增加带来的好处。他去楼下吃早点,老板娘见到她,笑呵呵的跟他打招呼,“小云昨天干的好,阿姨都为你叫好,打得实在太痛快。就应该好好的收拾这些坏人,你放心街坊邻居都会为你出头的,这个棒棒糖给你。”

“嗯!”江阔云接住,挺起胸偷偷瞄着老板娘的身材。“放心吧,以后我在这里会保护大家,那些小混混我见一次收拾他们一次。”

接着江阔云点了皮蛋瘦肉粥,坐着看会儿手机。满满一大碗粥放在他面前,肉片加皮蛋足足有半碗。以前的皮蛋瘦肉粥肉和皮蛋,都是小碎块,倘若运气好,能有两块肉片,已经算是谢天谢地,有时候一个块也见不到。

江阔云看到那一碗皮蛋瘦肉粥,暗自乐。没想到他才突破外劲,魅力值已经这么大。“谢谢老板娘啊”,他笑嘻嘻的。老板娘说:“小孩子眼睛乱瞄,那是给你补身体的。”

好吧不吹了。其实是因为老板娘那一碗皮蛋粥是专给他丈夫的,没想到儿子端错了。背过身,老板娘进后厨对他儿子抱怨,“你是怎么搞的?上一碗粥也能搞错,那是给你爹的。”

江阔云得了便宜,埋头喝粥。昨晚消耗不少体力,他要好好补充。进入化劲之后,再往上升,就要吸收更多的元气。

运用水压吸收湖底元气的做法。终究是对人身体有害的,一次两次可以,时间久了,倘若时间控制不好,进入修炼功法的忘我境界,会窒息在湖里,那可是会出人命的。

江阔云琢磨着是时候要主动淘点元气宝贝。元气可以附着在玉器,附着在古玩,附着在任何一件东西上。前提是这件东西因偶然机缘,感天受地,吸收了天地精华。

有元气的东西遍地都是,真正具有精华,纯洁度高的元气宝贝的却万里挑一。

真武星有不少邪恶法门,通过抽取他人元气,强行进行修炼。容易走火入魔,正道的派别都不屑于用。江阔云师承青阳,又有真武血脉,自然不会打这种主意。

是时候要挣点钱啊,江阔云从干瘪的钱包中摸索出几张零钱,他反复数了两遍后。把钱放在桌面用碗压着,叼着棒棒糖回家。

股份保住一些,或者找一个合适的操盘手,或者卖给合适人。这也是个令人头疼的事。

出了门,看到一辆银色的丰田停在他家门口。那是魏梨的车,魏梨是他爸的世交,也是公司的小股东。

魏梨并没有在事情发生时立即站出来。魏梨是商人,商人讲究和气生财,不敢公然跟小茂及其背后靠山李家作对,也是情有可原的。

同样,魏梨是商人。要是魏梨给的价格合适,卖给他也不是不可以。江阔云暗自苦笑,他倒不是笑钱的事,而是魏梨的女儿说的意思似乎是要嫁给他的。

魏梨跟他爸是好朋友,魏梨的女儿魏晓燕如花似玉,是他的同班同学,也是他的暧昧对象。记忆中,两家长辈在酒后曾经开玩笑,让她们两人长大之后结婚。魏晓燕也没有表示反对。魏梨笑呵呵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

对此江阔云无感。魏晓燕那么漂亮,搁谁谁不要啊?可是搁江阔云这儿,江阔云就不要。

婚约魏梨也记得,不过假装忘记了。如今江家遭遇变故,显见江家衰微。魏梨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受苦的。魏梨也受到李家的压力,李家命他今天上门做说客。

江父已死,魏梨没有好朋友和好靠山。没有办法跟李家斗。李家是他惹不起的,况且李家给出的利益也不低。不由魏梨不同意。

江阔云想保住他的家业,跟魏家结盟倒是个很好的选择。江阔云想不出有谁更适合经营他的公司。

“魏叔早啊,这么早就来了。”街上没有很多车,江阔云径直横穿马路,他急切的走上去。“昨天小茂那伙人又来,被我痛打了一顿。”

“小云啊,你太冲动了。不是叔叔说你。而是你根本不应该跟小茂和李家作对,你打了他们,现在事情只会闹得更大。我是来劝你。赶紧找个机会。借坡下驴,你才是个小孩子,怎么斗得过他们。”魏梨看到江阔云,有些紧张,把想好的台词一股脑全说了。

“哟嘿!”江阔云不乐意了,“搞了半天,原来魏叔叔你是来做说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