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江家的小孩

小说: 武神的重生 作者: 江闲鱼 更新时间:2022-05-13 字数:3115 阅读进度:4/24

小茂放话离开,江阔云很焦急。如果小茂下午带的人多,那他根本不是对手。他虽有功法记忆,可能第一重境界的突破也没那么快啊。

要是被小茂胖揍一顿,那还是没法保卫财产。“我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妈,你快去做饭。”江阔云催促江母。

江母就做了一碗炒饭,她唉声叹气,完全没有心思。江阔云吃到炒饭愣住了,炒饭的味道竟然也一样。他顿时鼻子酸了,第一次打量江母,样子也一模一样。大祭司真是厉害,竟然能让亲人也重现了。

江阔云忍住眼泪,要说之前他以为只是普通的重生,跟这家人非亲非故,并没有必要保住财产。但现在不同了,江阔云知道,往生决就是有夺天造动的功力。这已经像到不能再像,不由江阔云不出手。

“这件事情我有办法对付。”江阔云快速吃饭,同时下决心要守卫自己的财产。

江母叹气:“钱是身外之物,只要能保证咱们娘俩的安危,给他们又何妨,我当然看得出来他们骗我。但是给他们才能保证咱们安全。你要钱,那么安全怎么办。”

江阔云点着自己胸口,“妈你放心吧,安全不必多说。我去去就来。”江阔云回了书房,其实他说大话,几个小时,根本不足以突破。

江阔云躺到床上,枕着荞麦皮枕头,翘起来二郎腿,调理周身气脉。时间紧迫,他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这意味着小茂很快会带人来,而在那之前,江阔云必须要有足够的能力,打败几个成年人。只能运行功法,尝试突破进入第一重境界——外劲。

如此,就先要把关节血脉打通,元气通畅是所有武道的开端。他还没有任何等级,身上的元气微弱到无。就好像是十米之外饭店飘出来的菜香,微微的闻到,但仔细寻究时,却又空无一物。

江阔云已经有血脉,还有从他青阳师傅那儿学来的三生诀。所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三生诀乃是他师傅青阳仿宇宙相生的形态所创制的。

地星跟寻常星球不同,能孕育出生命的星球,自然元气充盈。历代都有修士来地星修身练气。而凭借一套武学飞升的地星人更是不在少数。地星的条件不差,有利于江练功。

真武主神认为青阳的三生诀是最配合真武血脉的功法,所以选青阳作为江阔云的师傅。可是无奈,江阔云对真武血脉排异,所以落得个高不成低不就。一切重新开始,想要复仇,就一定要注重根基。

练武之道,最重根基。江阔云前世之所以排异真武血脉,就是根基不稳。武道练到一定境界,就一定要有相应的身体素质,这样才能承受得功夫的威力,才不会被功力反噬。

江阔云是地星人,根基并不牢固。等到练到中期。他和青阳才发现,真武血脉出现排异,无力回天。为此真武主神非常愤怒,迁怒青阳,觉得他教徒不当。现在是普通血脉,那排异问题就不大了。

江阔云微弱的元气在身体环行,打通下身的关节血脉,**跟血脉的元气结合。但是微弱的元气量,根本不足以突破。于是江阔云翻箱倒柜的寻找,想找出屋里有哪件东西,元气充足,可以给他吸收,但是一无所获。

屋里有几个古董宝贝,都是他爸高价买来的垃圾货。没有一个是有元气的。

这可就麻烦了,江阔云只能练习三生诀,希望以功法带动突破。但是打完三生诀第一式,墙上的挂钟指针已经指到下午三点。根本无法突破啊。

江阔云累得出汗,就给自己倒杯水,拉开灰色窗帘,打量着街边景物,汽车急匆匆从窗下过,单车争分夺秒从窗下过,公车竟也不甘示弱从窗下过。

时间过的太快啦,不久白色的面包车停在他家门前。

不知是由于主人不爱打理的缘故,还是最近1个月前下雨的缘故,车牌布满泥尘,仔细看也看不出是什么号码。车门打开,小茂当先跳下,他的胳膊上还打着白色的绷带。

“唉,医院半日游这么快。”江阔云推开门下楼,把皮带扎紧,活动手指。刚打了三生诀,应该有用。江阔云知道自己的实力有所提高,实际相当于成年壮汉。

他走下楼,他母亲早把大门加锁。“千万别出去,我打1100。”江母拿起桌上的电话。

“不用啦。”江阔云抬手制止,“看我的吧。”

“儿子啊,你说什么?他们那么多人,你怎么打得过?你还是个孩子?”江母说着就抹眼泪。

“哎呀,不怕的!”江阔云准备打开门。

但他母亲不给他钥匙,“你打不过的呀。你才上高中,怎么跟那些人打。”

这时候外面响起敲门声。小茂在外面喊,催着他们开门。“臭小子毛都没长齐,看你活腻了,让大爷来教训你。”小茂话音一落,外面的都哄笑。砸门的力度更大。

这声音把临街的其他人都吸引了,临街都是做生意的门店,对门还有江阔云经常去的早餐店,人们或站在门口,或站在绿化树下围观。但没人敢上前,小茂属于业余混混,人们都不想惹事。

但是都围观着,评论。“那是江家吧,说败就败了。”

“是啊,几天前还风风光光呢。”

“听说他们还欠了人家几千万,人家要到门前了。”

“就凭他们孤儿寡母,我看是完蛋了。”

人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沫星四溅。

江阔云拿出钥匙打开门。小茂身后,站着七八个成年人。有几个脖子上还带着链子。

看到江阔云出来,小茂把手里的烟,狠狠的扔在地下,“就你TM也想跟我打。”

“本来看你们可怜。谁知道你们敬酒不吃吃罚酒?”小茂说着,露出轻蔑的表情,把烟头踩灭,指着江阔云,“合同签还是不签?不签,我今天就打断他手脚。”

“签,别动手。”江母忙制止。江母跟江父沉浮这么多年,耳濡目染,自然懂进退。小茂带着人来,背后就不仅仅是小茂。按道理说应该还有李家。

这个时候,不能硬碰硬。李家是公司的大股东,势力庞大,直到省城都有他们的势力。他们孤儿寡母,惹不起这样大的势力。

小茂指着他身后,“我这些哥们儿,都是打过大仗,见过血的。你一个高中生,你算什么?”小茂像是斥责小孩。

“还在说我?”江阔云眨眨眼。他挺直胸膛,虽然身材小,却有一股睥睨天下的姿态。“你们啊,还是要提高姿势。”

小茂还想说话,江阔云忽的又一抬腿。众人都一愣,想过江阔云出手,没想过那么快。小茂没有发出喊声,已经被重重地踹倒。江阔云踹在他流血的胳膊上,又准又快又狠,恰是在伤口。

小茂只听到咔嚓一声,胳膊发出清脆的断裂声,骨折了。尖锐的疼痛几乎让他晕厥,他毫无力气的躺倒,被众人扶住。

在小茂身后,一个金链子冷哼着,面露不屑。要说打架,这些人打心眼儿里轻视江阔云。眼前这瘦弱的高中生,比他们低了半头,怎么能是他们的对手。

真武神可不是浪得虚名,江阔云的速度像是扑食的猎猫。直直白白的出手,江阔云直接一拳打飞。接着在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又用拳打倒两个。

人群有点犹豫,小茂躺在地上怒吼,“你们看什么?还不赶紧上。”

愤怒和羞愧使小茂的脸胀得通红。平常有事,带着七八个人,基本上面包车一到,对家就吓得不敢作声。都是平常的**,只求个安安稳稳,遇上事儿哪个不得委曲求全?妹想到,这次碰到硬的了。

江阔云纵横星海。什么样的恶人狠人都见过。他发起狠,自有股逼人的气势。他气势上来了,自有一夫当关之勇。而几个小混混心里发怵,身材好像也矮了半截。

江阔云踏前一步,手脚并用。又上来了几个,要么被踹飞了,要么打在脸上,更有甚者,被拳打脚踢。当场有三四个人,已经爬不起来。

街上围观的人都面露兴奋神色。“现场武打片啊,就差摄像机就位了。”

“我去,江家这小孩儿什么时候练过?”

“哈哈,你们快看那小茂被打的。”

小茂可没有往日耀武扬威的样子,躺在地上像死狗一样。

解决所有人,江阔云走到小茂面前。俯视着小茂,“话多怎么改不了。”然后江阔云走向面包车,他试了试力气不够,想把车推倒的想法就此作罢。

“看看等下怎么收拾你。”小茂还想说什么。

江阔云不耐烦的皱眉,“换个台词吧,你上午说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