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为什么不可以是我

小说: 武神的重生 作者: 江闲鱼 更新时间:2022-04-30 字数:2489 阅读进度:2/24

严贵清清嗓子,换作镇定的语气,“只能有一个主神,所以你要死。”

“不!”江阔云愤怒的站起来,“既然只有一个主神,那为什么不可以是我!”

“江武神!”大祭司听到这里险些晕倒,前面的话还有回转余地,或许可以给江阔云谋个交出兵权退隐江湖的下场。江阔云此话出口,就不死不休了。

“不要再说了,名誉、利益我什么都让。我还能让什么?”江阔云负手而立。

他运气施放神念,瞄到大殿内金刚甲士,全副武装跟柱子一样高大.神念又感受到殿外士兵的影像。严贵看来是有备而来。主神没有城,只有宫殿,所以主神的兵都在宫殿附近驻扎。

江阔云拍手,“愿意跟我走的站起来。”

江阔云派的星君们都呼啦站起,占了人数的大半,搅动大殿凝固的氛围。这些星君是江阔云最大的依靠。

江阔云傲然的看着严贵,又重复一遍,“既然只有一个主神,那为什么不可以是我!”

“既然只凭拳头和阴谋就可以当主神,那我为什么不可以。”江阔云说着放出幻影珠调兵。

星君都是金丹级别,甲士们很难打得赢。时间拖得久,城外江阔云的大军就会发动。所以江阔云反而不怕了。诸侯都是有傲骨的,谁都是执掌一方。况且,真武星都是松散联盟的形式。

“哈哈哈哈。”严贵笑了,“你是有真武血脉的人。”

严贵站起,双手指天,目光中展现着杀意,“幸亏先人们留下引雷决,专治对你这种不服管教的真武血脉。”随即晴空炸响,天雷直冲大殿。

“哼,找死。”江阔云随手推出,真气击碎房顶,迎击雷电。两者在空中相交,引起巨大的震动,连山头都在晃动。

双方初一接触,江阔云大吃一惊,这并不是金丹级别的能量。江阔云料定自己不能抵抗,他突然冲向严贵,疾如风。

只要千分之一秒。只要千分之一秒他的手就能抵住严贵的喉咙,然后解决战斗。就像他以往做过无数次的动作,熟练、下意识、条件反射。

这回江阔云失算了。就在他跃出的一瞬,真气一溃千里,雷电如江河决堤,直击大殿。整个大殿都被击毁,山头被削平。刚才还气势宏伟的山头,凭空被惊雷削减大半,乱石林立,烟尘漫天。

连那些中立的星君,因为来不及反应都被击中。雷电击落江阔云,他只觉得皮开肉绽,万蚂噬心,手脚不听使唤,任何功法都无法使用。

雷击的尘雾消散后,山头林立着尸体,严贵满心欢喜,走到江阔云面前,“你不可能赢的,引雷决专治真武血脉。”

就在这时,一颗幻影珠飘来。严贵笑道,“真快,你的星兵也尽数被捉。”

珠子飘飘渺渺的到江阔云面前,显出影像。真武城外的星兵营地,一片火海。有七个将军正跪在地下,正是七个跟江阔云出生入死的将军。下一秒,这些将军全都身首异处。连他们的血脉都被摧毁。

“**!**!那是我的兵。”江阔云愤怒的挥舞拳头,伸手捏碎眼前的幻影珠。

江阔云怒视着严贵,“我一定会取你狗头,为他们报仇。”

严贵蔑视的笑,他跟手下说,“把逆贼江阔云放进幽火天牢。”

十五天,江阔云被锁在九幽天牢十五天。天雷打过,地火烧过,催魂咒也用过,就是不死。忍受着巨烈的痛苦,江阔云心中只报着一个信念:他不能死!他要报仇!

全星球的人都知道,江阔云正在忍受着史上最严酷的酷刑。真武星从来不对自己人用的酷刑,有识者都咬牙切齿。

大祭司四处打探着消息,听到了汹涌的风潮,终于决定去见严贵。

“主神,江阔云还不死。”

“对啊,你有什么办法?”严贵现在受极大的压力,很多他势力的星君,都被他的行为震惊,谣言四起。江阔云一天不死,严贵就寝食难安。

“我可以让江阔云今晚死。”大祭司平静的说。

“好,我不管你用任何办法,江阔云今晚必死!”严贵让人领大祭司去见江阔云。

在真武城最深的地方,九千九万里之下,比岩族居所还深。九幽烈火包裹着几个石室,温度高的惊人,没有任何生命可以活过七天。江阔云活十五天,已经创造开天以来的奇迹。

江阔云被锁在烈火包裹的铁柱上,他一身是血,皮包骨头,血快流干了。

大祭司披着寒雪披风飘然而入,“你还好吧。”

“我的血脉被击毁,身体也已经死掉。”江阔云伸出手,用力却也无法显示皮下的血脉,血肉已经干涸,整个人都枯萎了。

大祭司拉着江阔云的胳膊看了看,大祭司正色道,“全毁了,你要从头再来。”

江阔云呼吸吐呐,“命不久矣,我不服,我要活着报仇。”

他抬起可以活动的指头,指着大祭司,“为什么,好人没有好报,他们出生入死,镇压星域蛮族,打了十几年仗,为什么!”

“我要活着,为他们报仇!”江阔云咬着牙,“笑不出来啊,我不想死。”

大祭司拉着江阔云的手,“你信不信得过我。“

“绝对信得过,你还有办法?”江阔云的眼睛明亮起来,“那肯定,我都忘了你,你绝对的办法。”

如沙漠中见到绿洲。大祭司地位崇高,功力非凡,传承的都是上古神术,他有办法并不出奇。

大祭司沉默片刻,“那借你的肉身给我一用。我可以发动往生诀把你送回地星,从零开始,那样你就有机会报仇。”

“你会记得所有事并保留真武血脉。”大祭司郑重解释。

江阔云想到他自己麾下3万多星兵,以及父母子女,还有他麾下的诸侯。还有严贵肆无忌惮的笑声。

“我不要真武血脉,给我个普通血脉。”江阔云的表情变得凝重。

“普通血脉没有功法记忆!”

江阔云点点头,“刚才明显引雷决可以对付真武血脉。一定是主神才会的法门,我不要被人捏着命门。”

大祭司随手自空中抓出一个幻影珠,珠子飘向江阔云,溶于他的身体,“便是真武血脉5年也未必成型,普通血脉最快也要十年期才到金丹。”

“上次发动往生诀是叔季之战?”江想起一个典故。

“对,五千一百年以来再次使用往生诀。”大祭司临场默念咒文,他从来没用过。

“你在地星生成的肉身还是你江阔云,但家境一切随机。”说着大祭司向江伸出手,他念动咒语,全身被元气笼罩。“天发杀机,斗转星移;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覆……”

黑夜响起惊雷,天色骤然转亮,黑风在真武城顶空生成,瞬间包裹全城。空中落下黑雨,响起鬼泣的呼号。

真武神江阔云闭上眼。万物一片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