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真武星

小说: 武神的重生 作者: 江闲鱼 更新时间:2022-04-30 字数:2479 阅读进度:1/24

有一天,神要一朵蔷薇,于是宇宙产生了——《真武星预言》

云层从山顶飘渺而过。建于山巅的宫殿,红墙黄瓦。瓦片反射光,隔百里也见得到。

这是真武大殿,真武主神的居所。2000阶梯,拾级而上,每隔50层有一个平台,皆有巨人甲士持戟把守。

天宁气静,缕缕白云绕着甲士膝下飘过。现在一群散发着杀气的黑衣甲士,蹑手蹑脚的顶着白云,无声的向大殿进发。巨人甲士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按紧手中的刀。

黑衣甲士们绕过大殿前两个张牙武爪的玉龙,依次隔墙排列。他们静听着大殿的动静,随时准备发难。

殿内布满了各色装束的星君,真武主神严贵一身黑衣坐在高处,一身白衣的大祭司坐在旁边。今天是庆功大会的日子,各家星君都到现场。

前些天,真武神江阔云带领麾下士兵,大破西蛮星。战斗还没结束,他们的事迹随着无数记录战事的幻影珠已经传遍联盟。

今日是庆功宴,真武星所有有头有脸的星君都来了。真武星主神严贵微笑着,余光却打量下面红色衣服的真武神江阔云。

真武主神下面就是真武神,他二人明争暗斗很久。本来主神的位置,应该江阔云坐的,偏偏出了意外。严贵得到后,两人之间表面和平,但严贵总是认为江阔云图谋不轨,随时提防着他。

现在江阔云战绩越好,羽翼越丰。严贵越忌惮江阔云。只有一个人能执掌大权,另一个只能死。

严贵拍了拍手,示意众人安静。“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

严贵声音一顿环顾四周,最后目光与江阔云相汇。“诸位知道,西蛮星向来不服教化,历代多有纷争。所以我们才派出先头部队。而稍后的大战,我将亲自上阵。”

江阔云和一众星君都拍手叫好。唯独大祭司觉得情况不对劲,严贵寥寥几句,就抹杀了江阔云的功绩。言下之意,他们只是先头部队,立的功劳当然不算大功。

但大祭司看到江阔云开心的红光满面,便又安慰自己,希望是他自己多想了。

严贵接着说,“500年间,西南部有一个叫地星的星球。从蒙昧中分野。我们历代都有派修士去那边,启迪教化。没想到他们在关键关头,转向科技文明,如今已经要到临界点。”

严贵说着,停顿了一下,看着江阔云,“武神,你认为应该怎么办?”

大殿霎时一片寂静,只听得白云渺渺从窗前飘过,刮着窗户,发出细细微微的声响。

坐在真武主神旁边的大祭司,看看两个人,微微皱眉,拿起杯子抿了一口元气露水。

江阔云察觉到四周众人的眼睛都汇集在他这儿。他从地星出来。上届真武主神于十年前,把真武血脉传给他。以便有朝一日,他执真武血脉登顶真武主神之位。

万万没想到,四年前老主神死于西蛮星。真武血脉却因人而异,铸造真武血脉的时候,并没有想到江阔云的身体会产生排异,所以他根基不稳。

等到选真武主神的时候,江阔云的能力还没有达到金丹。而成为真武主神,必须达到金丹级别,否则便不能武服众人,随便一个普通星君都比你实力高,那怎么行。

真武主神的大弟子严贵,身陷险境,背负真武主神尸体,撤离战场。随后又亲手报仇,以武立威。所以江阔云败,只当了真武神,而严贵得到主神的位置。

虽然以前二人竞争,但江阔云从来没有二心,他觉得技不如人,就是技不如人,他也输的心服口服。虽然有风言风语说严贵猜忌江阔云,江阔云都无动于衷。他认为,只要能尽心尽力,总有一天会冰释前嫌的。

如今严贵发难,要征服江阔云的母星,江阔云很是意外。众人也都悄然的望着江阔云,看他如何接手。

“额……这个嘛!”江阔云搔搔脑袋,“主神有令,如此我勉为其难带麾下的人,踏平地星。”

“哈哈哈哈,”大祭司拍手,笑盈盈的说,“江武神说的没错了。踏平地星,非你莫属。”

江阔云和大祭司的对话氛围缓和,下面多数星君都跟着哈哈笑。而严贵和他手下却悄悄按住兵器,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慢点儿。”严贵抬手制止了大祭司。

大祭司刚刚放下的心又升到半空。

从历代来讲,武神和主神不合,便是内战的先兆。而这一代武神和主神明争暗斗在先,严贵小肚鸡肠,江阔云对权谋又不敏感,随着江阔云功绩越大,拨刀相向的时间点终会来到。

严贵抬手,换出一个幻影珠。珠子飘飘渺渺,来到大殿正中。“这种小事不消江武神出手,我早已安排下去。”

严贵一抬手,珠子闪出幻象,一只舰队正在前进,目的地蔚蓝色星球映出陆地与大海的轮廓。

严贵笑着说,“地星这种小星球,不需真武神亲自去。500多年之前,真武星已经派出潜伏者,那时候江武神还没出世呢,如今我们派的舰队,5年就能到达地星,里应外合。不过地星元气充裕,我倒想把它作为殖民地,到时候江武神,还可以回去重温儿时旧梦呢。”

“额!主神这样做就这样吧。”江阔云指头敲着桌子,他仍应选择退让。

严贵话锋一转,“江武神,你是地星人,地星战事结束前,你都不宜再领兵作战。你的兵就暂且我带领。”

严贵淡淡的说着,下面的星君背后都发凉,悄无声息就夺了江阔云的星兵。

大祭司拿着青瓷盏的手,逐渐颤抖。大祭司就想得更远,主神后面要杀江阔云,那就是随便安个罪名的事。他跟江阔云关系好,自然知道江阔云的缺点就是不爱权谋。他早就提醒江阔云,但江阔云一味的信任严贵。

大祭司见到江阔云脸色阴晴不定。他祈祷江阔云不要动怒,一旦在大殿上打起来,再无回转的余地。他就朝江阔云打手势。

江阔云感觉众人的目光,眼下正是到了抉择的时候。严贵咄咄逼人,江阔云根本不愿跟他争夺权位的。江阔云的心在滴血,地星是他的家,有朝一日退隐江湖,他会重新回地星。

如今,严贵目的昭然若揭。要征服地星,江阔云自不同意。要拿走他麾下的儿郎,江阔云也不同意。

“江星君意下如何啊?”严贵看着他。

“严贵!我从没有想跟你争,为什么要逼我!”江阔云声音颤抖,一腔愤怒。

饶是他再迟钝,也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是鸿门宴,是杀功臣的宴会,是自毁万里长城的宴会。

“你想打西蛮星,我就打下来给你,功劳也给你。你想打地星,我就亲自去!你还想要什么?”

“因为主神只有一个,错就错在他们当年选你当主神。”严贵悠然的说着。

声音如银瓶落地,全场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