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我竟然无敌了,这不会是真的吧,我再试试

小说: 无神大道 作者: 风尘救美大侠 更新时间:2020-09-17 16:02:43 字数:4477 阅读进度:7/7

来到落月宗,秦月明将萧林带到一处僻静之地,将他安顿好,便去请所谓名医去了。

萧林躺在一张素净的木床上,身体受伤还不太能活动,他只能慢慢爬起坐在了床边。

萧林抬起了头,望着窗外静谧的风景,眼神有些呆滞。

许久之后,萧林目光移动,发现窗边靠角落的位置放着一面镜子,而自己的身影完完全全的出现在了镜子里。

“我去,别说还真帅!”萧林自言自语道。

可是下一秒萧林忽然发现,镜子中的自己年轻了不少,走近一看竟似个少年模样。

没想到这一路穿越过来,身体竟发生了蜕变,不仅变年轻了很多,肌肤也变得十分嫩滑,就如初生的婴儿一般。

萧林暗暗吃惊,这算是他穿越过来第一个惊喜了。

惊喜过后,萧林还是忍不住又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事情,还仍旧心有余悸。

萧林经历过生死,也经历过爱恨别离,人生什么场面他没经历过!!可就在刚才,他穿越来到这片地面时,竟然有些紧张,还出了一个大丑。

那些人明明是要笑话他却生生忍住了的画面现在还在他脑海里盘旋。

这么丢脸的事情对于前世颇有些风光的萧林来说是有些不可忍受的,这落差实在是太大了。

萧林进入深渊之前,好说不说也算是半个宗师级别的武者。

原本萧林的前世并没有武修一说,穿越到未来的世界,一切都变了,有很少数的人开始了武修,而萧林也凭借前世兵王的那种不服输的精神力,从零开始,一步步奋斗到了半步宗师的境界。

可是就萧林跌个狗吃屎,还摔断几根骨头的表现来说,他是十分失望的,他也因此而变得有些忐忑、畏缩。

萧林有一种直觉,这汪深渊的宇宙规则可能同外面世界截然不同,他感觉自己原本是会被吞噬化为虚无的,可是不但没有死,还完成了彻底的蜕变。

这时萧林忽然感觉自己心里有一股涌动的力量正在冲击自己的内心。

萧林胸口的银坠这时也发出了一阵微微的光芒,他自己却并未发觉。

慢慢地这股力量开始向外扩散,渐渐填密了整个身体。

这种有力量的感觉真爽,萧林舒展四肢,开始耍起了太极。

这套太极是前世萧林当特种兵时,他们队长教他的。队长是个太极爱好者,而萧林从小痴迷武术,因此跟队长学了很长时间。

想起前世教自己太极的队长,萧林开始有些怀念那段当兵的岁月了。

那段时间,萧林成长了很多,从最初的懦弱无能,最后变成了一个兵王般的存在。

要不是自己遇到敌人同样强大,而且人数太多,依他超强的战斗能力,他说不定还能逃走,说不定他还能好好的当他的兵王,也不至于沦落到现在。

“唉。”萧林叹了口气,继续耍着太极。他慢慢发现自己的伤竟然一点痕迹都没有了,刚才明明隐隐作痛的受伤部位现在也一点不疼了。

微微震惊的萧林还没来得及细想,秦宗主忽地出现了。

这速度快到他竟没看清秦月明究竟是怎么出现在自己眼前的。

“抱歉了小兄弟,今天名医没在,可能是外出游历去了。”秦月明一脸灿笑,却突然微微躬身道,“你这伤算不上什么大伤,我到城东去请王大夫给你开副药调理调理,过不了几天你就会康复了。”

“前辈,我感觉我身上的伤似乎已经没事了。”萧林略微迟疑,还是说道,“我看开药的事情还是不用了吧,不用麻烦前辈了。”

“哦?”秦月明显然不信萧林所说,伸手开始验伤。

这一验不要紧,却吓了秦月明一大跳。怎么一点伤的痕迹都没有,就像是一种错觉。

反复确认萧林的伤真的完全好了之后,秦月明不禁喜笑颜开,心想道看来是我我捡着宝贝了。

“哈哈,小兄弟,你太让我吃惊了,想不到你的伤真的一点事没有了。”看来这就是天赋啊,能在不到一刻钟时间就完全伤愈,恐怕在上界来说也是万中无一的了。秦月明这么想着,却没明说。

“还得感谢前辈帮我治伤,不然也不会好得这么快。”萧林望着满脸堆笑的亲宗主说道。

此时的秦月明原本就有些圆的脸,再这么一笑,快要和盘子一样圆了。

看着秦月明不住的笑意,萧林心里发毛,有些手足无措,只好又强调一遍说道:“感谢前辈帮在下治伤。”

秦宗主似乎这才回过神来,说道:“小兄弟不必在意,主要还是你的身体天赋特殊,才能这么快伤愈。”

秦月明表面上这么说着,心里却想,我他喵的只是用玄气给你封住了受伤的部位,哪给你治了伤啊,这断骨我可是没那能力接上的。要能接上这断骨的,起码得地元境后期强者才有的能力,自己一个化元境初期小渣皮可不敢奢望能办到。

见萧林已无大碍,问过萧林姓名,出自何处后,秦月明虽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也只好嘱咐完好好休息之后便离开了。

萧林只告诉了秦宗主姓名,至于来自哪里,他自然是不会说的,更何况说了也不一定有人信。

萧林又耍了一会太极拳,觉得有些累了便到外面院子里一处石桌前坐着休息。

来到这个世界,萧林还没有从懵逼中缓过神来,正好趁这会休息,他准备好好捋捋思路。

萧林原本是来这里寻找自己的爱人,他到达这片星域时,便有一种直觉,却语嫣就在不远处,于是他踏足了这片大地。

可就眼前所处的情况来看,他必须要强大起来,不然别说找人,可能寸步都难行。

萧林开始思虑起自己的处境,想了半天,不禁愤恨起来,心想道,要是我还拥有半步宗师的能力该多好。

想着,萧林便不自觉一拳砸在了石桌上。

这一砸不要紧,石桌却突然垮了,被砸得碎成了小块。

“这……”萧林一脸蒙圈,不会吧,我什么时候变这么厉害了。明明在刚出场的时候丢尽了脸……

萧林不禁开始兴奋起来,又一拳砸向旁边一颗大树,只见大树瞬间变被砸成了两截,生生折断成两截躺在地上,下半截还被连根拔起。

不行我得找人试试,我看看我有多厉害。边想着,萧林边往院子外跑。

可就在跑出院子的一瞬间,萧林撞到了一个人,萧林整个人被撞得眼冒金星,半天才回过神来。

这才定睛一看,和自己相撞的人躺在地上,似乎是受了不轻的伤。

再走近一看,那张圆脸,这不是刚才那位前辈吗?

“前辈没事吧。”萧林扶起秦月明,弱弱地问道。

没有等到秦宗主的回答,但看他那睁圆了的眼睛,和那欲哭无泪的神情。萧林忽然觉得好想笑。

这,这不会太冒失了吧。萧林最终还是忍住了笑意。

他搀扶起秦月明,坐在了旁边台阶上,秦月明才终于开口,“老夫这点伤算不上啥,能见证一个天才诞生,老夫甚是高兴。”

秦月明哭着大笑了起来。

“苍天有眼,看来我明月宗复兴有望了。”

萧林听秦宗主所说,有些懵,但听说什么天才的诞生,难道指的是自己?

不管怎么说,还是治前辈的伤要紧,萧林试着用进入深渊前的方法为秦月明运功疗伤。

他这也是为了试验自己究竟是不是真的恢复了实力。

只见一股股淡薄至极的白色气息从萧林手掌之上流到秦月明身体内。

秦月明见萧林准备为自己疗伤,也不抗拒,索性闭上了眼睛。

不一会儿,萧林终于收起了双掌,看着秦月明起色明显好转了不少,也终于是舒了一口气。

“多谢萧兄弟出手为老夫疗伤。”秦月明客气说道,脸上的笑意却被他隐去了几分。

“前辈不必客气,前辈也为我疗过伤,我能为前辈疗伤荣幸之至。”萧林回道。

秦月明就坐在台阶上,像个情人看自己的另一半一般,有些痴痴地望着萧林,一时也竟忘了自己要来干啥。

好在这时萧林提醒道:“前辈刚才莫不是找我有什么事?”

秦月明这才想起来正事,正身说道:“不瞒萧兄弟,我宗近日正在举办宗门大比,还希望萧兄弟明日能前来观摩指点。”秦月明顿了顿,又道,“嗯……若是萧兄弟要上场去试试,老夫也一定安排。”

秦宗主一口一个萧兄弟,萧林也有些受宠若惊,他正好想要试试身手,也就一口答应了。

不过想着明日若要上台比试,自己对这个宇宙完全未知,若不了解他们的武功路数,怕是不行。

想到这些,萧林便开口向秦月明问道:“不知道贵宗是否有功法秘籍啥的可以让我看看的?”

“这个好说,我宗藏书阁有数万功法武技,你都可以观摩。”

秦月明说罢,便带着萧林朝藏书阁的方向去了。

“进去吧,我已经同看管藏书阁的弟子说了,你可以无限制观阅全部的书籍。”来到藏书阁门口,秦月明便说道。

萧林虽有疑虑——这是什么时候说的我怎么没听见你说,但也毫不客气,朝藏书阁里大步而去。

来到藏书阁一楼,看着一排排密密麻麻的书籍,萧林瞬间便被吸引了。

看了一会儿功法秘籍之后,萧林突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他之前毫无察觉的问题。

他自己来自另一个世界,到了这里怎么无论是语言还是文字,他竟然都懂。

想了半天,想不出个所以然,萧林索性不再去想。朝一楼深处而去。

转过一处书架,萧林赫然发现,几个人正在对一个光柱猛烈挥拳,挥掌,挥剑。

“这时什么东西。”萧林好奇地问旁边观看的一个弟子。

“你连这个试功台都不知道,莫非是外门弟子,你是怎么混进来的。”那个弟子一脸傲娇地回道。

“哼,若真是外门弟子,还是劝你趁早滚蛋,这藏书阁的功法武技不是你能随便看。要是不小心让管事知道,怕是要打断你的狗腿了。”

这个莫非是内门弟子,竟然如此歧视外门弟子。萧林想着,也是一阵无语,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就是这么残酷而赤裸裸,一切都要以实力说话。

其实前世那个世界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他也体会过弱小时被人欺负的痛苦。因此看着这个内门弟子真想上去就是一巴掌,把他打服。

但萧林想了想还是算了,他现在要紧的不是装逼,而且对自己的实力或多或少还是有些疑虑的。

看了半天,萧林似乎懂了这试功台的用处,于是便上前一步,轻轻挥动一拳,朝那个光柱打去。

萧林先前看那些弟子们挥上去的无论是拳、掌还是剑,都无一不是被弹回来了的。可他这一拳他眼看着就穿过了光柱。

随着他的拳头完全穿过那道竖直光柱,整个圆形的试功台也开始震动起来,眨眼的功夫,试功台竟然开了数道裂纹,突然随着他的拳头捏紧,试功台竟轰然倒塌,碎了一地。

这,我只是想试试我的实力的,这下可创了大祸了,萧林心里一紧。

而所有在场的弟子看到这一幕无一不震惊的,全都面面相觑,睁大自己的眼睛,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这怎么可能,这试功台可是咱们落月宗的宝物,传说这可是天元境巅峰的实力都不可能催毁他的至宝。”角落里本来正在打瞌睡的管事,不知何时闪到了人群前面大声说道。

他并没有责备毁坏宗门至宝的萧林,毕竟相比一个天才,这些宝贝真的有些无足挂齿了。

藏书阁管事不住打量着萧林,问道:“你是那个长老的弟子,我怎么没有见过。”

萧林一听说天元境巅峰也不可能毁坏这个试功台,他内心忽然有些激动起来。刚才他通过查看书籍,已经了解了这个世界的一些概况,在天元大陆这天元境已经是实力顶尖的存在了,实力超过天元境的基本上已经去了上界了。。

那,岂不是我在这个大陆无敌了,萧林暗暗想到,不行我得再试试,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在做梦。

但他突然意识到,那个试功台已经碎了一地,他哪还有地方去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