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无敌的人降临世间就问你们怕不怕

小说: 无神大道 作者: 风尘救美大侠 更新时间:2020-08-20 09:53:18 字数:3412 阅读进度:6/7

落雪城,城东,落月山庄。

庄内人声鼎沸,正是一年一度的落雪城宗门大比的日子。

每年的宗门大比都由落雪城第一宗门落月宗主持,今年也不例外。

不仅每年大比皆为落月宗主持,大比到底比什么也是落月宗说了算。

而更重要,更能彰显落月宗强大的是,名列前茅者所能得到的丰富奖励也都是落月宗提供。

可以说落月宗在整个落雪城都是说一没人敢说二的存在,甚至高高在上得让人们无比崇拜和信仰。

落月宗的权威早已在人们心中根深蒂固很多年了,有人需要主持正义第一个找到的必然是落月宗,落月宗也不太吝啬帮助那些看起来比较弱势的宗门或者武者。

另一方面,其他宗门弟子在遇到什么涉及全城安危的紧急情况,第一个报告的并非自己宗门,而是直接报告给落月宗。

俨然,落月宗已经成为了全城人的守护神。

而落月宗也早习惯了守护神的这重身份,无论是外门弟子、内门弟子、核心弟子亦或亲传弟子都不自觉地把这份重任扛在了肩上。

落雪城乃天元大陆东南角一偏隅小城,多年不得见武道上位强者所光临。

正是大比热闹非凡的时刻,一布衣老者呼喊连天朝主比武台奔来,老者嘴里不停喊道:“大人物来了,大人物来了。”

落座于主比武台上位的皆是落月宗宗主、副宗主和长老,以及各宗门主事者,观其狼狈者都纷纷面露讶色。

老者之姿态用连滚带爬来形容一点不过分,这一怪异行为引得周围观众纷纷侧目。

宗主秦月明原本脸色微有阴沉,却见来人竟是和自己相熟的月杀老人,赶忙飞身相迎。

比武台下,秦宗主搂住月杀老人,不禁好奇地问:“银月杀你个老不死的,什么大人物把你吓得这般屁滚尿流的?”

老者似哭似笑表情夸张,瞪大了眼叹道:“不得了,不得了,我几十年没见过这么骇人的光芒了。”

面对月杀老人,秦月明眼神闪烁,瞳孔微有瑟缩。

但毕竟是经历过生死考验之人,秦月明慌乱的眼神只在一瞬间便镇定了下来,淡然问道:“这骇人的光芒你在何处所见?”

“就在城外不远,我这就带你们前去观~望。”月杀老人说话间仍然还喘着粗气,吐最后一个字前还吞了一口唾沫。

要是上位强者莅临落雪城,自己乃这城中第一宗门掌舵者,若未能及时相迎,恐会被治一个怠慢之罪。秦月明想着,这可万万不能慢了半步。

想到了这一切,秦月明迅速宣布道:“本宗所有外门长老以上者都随我来,”顿了顿,又望向各宗宗主一干人等,吩咐道,“另外各位宗主也随我去吧。大人物我们可得罪不起,我等须得速速前去迎接。”

说罢,秦月明直接飞身而起,跟随月杀老人朝城东方向飞去。

落月宗各大长老和副宗主季越然也紧随其后飞身而去,各大宗主亦是不甘落后,紧紧跟在了后面。

毕竟是大人物光临,武力稍低的其他人等也不甘示弱,争先恐后朝城东而去。

还不会御空飞行者亦是马不停蹄步行着朝同样的方向飞奔而去。

各宗同门亦是纷纷传音传信,各大宗门可以说是倾巢而动,都为一睹大人物之风采。

当然了,对于那些无门无派的散人武者来说,也同样被吸引了注意力,四面八方的零星地朝城东方向聚集。

然而让人更加心潮澎湃的是,那束被月杀老人所见绝强的光芒,在大多数人还未到达城东城门之时,已然出现在了东城门之上。

那耀眼的橙白色光芒,仿若天上的神之星光,那么绚丽夺目,令人出神。

所有人仰天而望,原本高高在上的光芒缓缓降落,光芒缓慢收拢,似要聚拢一处,却在一半时忽地消失大半。只有几束细微的白光仍然环绕在空中。

随之出现在大家眼里的是一个英俊少年的模样。少年所占位置正是光芒原本所在之处。

所有人都呆住了,毕竟是自己从未见过的大人物,那种发自内心的敬畏感,让他们都停住了脚步。

而第一个到达东城门的月杀老人,也是愣在了原地不敢说话。

身为落月宗宗主的秦月明卑微微地试探着问道:“敢问少侠来自哪个大宗大门,我等乃落雪城武者,特地前来迎接少侠。不知少侠可否赏光,让我等薄酒款待,以慰我等恭迎之心。”

秦月明虽是阅历不浅,但这等异常之芒,他也不敢妄加猜测,此子极有可能是哪个上界天才人物到这下界游玩来了。

秦宗主亦是从未如此卑躬屈膝过,说完前面的话,感觉身上鸡皮疙瘩都起满了。

少年似乎还在懵睡之中,听到外面有所耳语,才缓缓睁开了眼睛,随着缠绕在身上的光芒消失,少年的身躯轻轻地飘落在了城头最高的瓦梁上。

然而让大家惊掉下巴的是,少年在瓦梁上一个没站稳差点摔滚下来,索性在最后关头稳住了身形,这才抬起眼睛好奇地望着下面同样好奇的人们。

见此情形,秦月明忍不住偷偷窥探起少年的实力来,虽然这是他一开始绝不敢想的,但眼前的事情出乎他的预料,似乎眼前的这个少年就刚才的表现来看一点修为也没有。

怎么会这样,竟然毫无修为,秦月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又分了一丝神魂窥探起来。还是一点修为也没有,这怎么可能,明明刚才的光芒这么耀目。

心中犯难的秦月明不禁和月杀老人传音交流了起来,而且看起来他们的传音交流这位少年似乎毫无察觉。

“不会是传说中的大能强者那般修为都隐匿起来了吧。”月杀老人回道。

“这不太可能啊,我明明已经用神魂侵入了他神识之中,我不相信真有这么厉害的人,连神魂识海都能伪装隐匿的。”

听秦月明如此肯定笃信,月杀老人也叹道:“你我这般传音交流,他似乎毫无察觉,真要到了能完全隐匿修为的境界,不会识破不了你我的传音。”

“难道这也是他装的,假装不知道我们在传音?”这是秦月明脑子里冒出来的又一个疑问。

少年这是身体开始动了,他在瓦梁顶上慢慢朝城楼一边走过去,就在大家等待他下一步要做什么的时候,让众人傻眼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少年脚下一滑,一个趔趄从瓦梁顶上滚了下来,从城楼的最高层滚落到了城楼大平台上。

如果说上一幕让大家惊得眼珠子掉地上,那么下一幕绝对是让人更加意外的。

少年似乎是被摔疼了,哎呦哎哟地叫了起来,口里还念念有词:“我去,我去尼**个巴子的。”

这忍俊不禁的一幕原本是搞笑至极的,可有先前神芒的震慑,大家只能把笑憋在了肚子里,怕这肚子因憋笑憋得疼几天了。

作为落雪城第一人,身为第一宗门宗主,秦月明是,也必须是那个控场的人,这场面要是再不加以控制,不得让人全部憋出内伤啊。

身为第一人,要是再不有所行动,也愧对大家对自己的厚爱与敬重了。

只见秦月明,不疾不徐来到少年跟前,轻轻扶起了少年。

“疼,疼,疼。”少年不住喊道。

秦月明同时也惊讶的发现,少年竟然摔断了左手肩胛骨和手臂上骨。

这?秦月明额头都快要冷汗直冒了。

强行镇定下来的秦宗主,立即运功,将一股股玄气注入到了少年体内。

不会儿功夫,少年的断臂竟然接上了。

虽然还暂时不能活动开来,但比刚才可要是好了很多,少年自觉刚才钻心的疼痛感消失不见了。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意。

少年转过头,愣了足足数秒,才开口道,“多~谢这这……位前辈相救。”

秦月明也一直在打量这位少年,身着金棕色束腰长袍,头戴凤冠银髻,还能发出橙白色耀世盛芒,这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啊。

秦月明不住想着,想来想去,觉得就算是毫无修为,也说不定是练武天才呢?要真是绝世天才,我可一定要笑纳才行。

想着想着,竟差点笑出了声。也忘了回应少年。

少年见眼前这位前辈不应声,又喊了一声:“前~辈,多谢前辈。”

秦月明笑意盈盈,这才回应道:“你身上的伤我暂时用玄气给封住了,你还需要随我去寻名医治伤。”

秦月明转而又神秘一笑,“而正好,我宗就有一位能治好你的肩伤的名医。”

“快随我前去治伤吧。”

秦月明不等少年回答,已经一只手牵着少年准备往落月山庄去了。

少年被拉着往前走,有些忐忑,道:“可是前辈,我还有很多疑惑,你能不能先……”

不听少年话语,秦宗主就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带着少年飞驰而去了。

秦月明是走了,可留下的都是对他深深的疑惑。

在人们眼中就刚才少年的表现,无疑在武道为尊的天元大陆来说,绝对是废物中的废物了。就如在垃圾中还是那捡垃圾的人还不愿意捡的垃圾。。

那绝世的光芒早已被一众人忘得一干二净了。不是他们不尊重神芒,只因为他们此生也从未见过什么狗屁神芒。

而少年此时还在懵逼和震惊中没回过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