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意外

小说: 无神大道 作者: 风尘救美大侠 更新时间:2020-03-22 15:09:59 字数:3321 阅读进度:3/7

易天成面对贺炎,自己明明是主动进攻的一方,却反而感觉隐隐被贺炎压制着。

贺炎舞动手中中品高级宝剑,剑气纵横天地,慢慢将易天成的元气攻击化为虚无,时不时剑气寻到空隙还能划过易天成的衣衫。

一会儿工夫,绝强的剑气已经在易天成的衣衫上划出了好几道口子。

易天成自始至终都在同一位置,不停地发出攻击,看似贺炎是被动应对。形势却并非如此,贺炎的攻击随时都有可能冲破这元气攻击波,变被动为主动,给易天成绝强一击。

“看样子门主若再不使出更强的招数,恐怕是要被这贺炎所伤啊。”众长老担忧道。

眼见贺炎就要冲破易天成的攻击,大长老宁鹏鲲却毫不在意,反而自信满满,在他眼里仿佛这贺炎今天是输定了。

之所以有这样的自信,只因为宁鹏鲲知道,门主修炼了一门地元境至强功法《元气功》,能将真气化为元气攻击,而且元气攻击能直接吸纳天地元气增强攻击。

这种元气攻击力道威力无穷,修炼到大成甚至可以毁天灭地。

或许只有大长老知道,门主不使出全力,甚至只用了五成实力的真正原因。

贺炎仍在不停化解易天成的元气攻击,但与易天成的距离和一开始相比已经缩短了一半。

在元气震荡,剑气纵横捭阖的天地之间,两个身影久久对立着,一方攻击源源不断,而另一方却能轻易化解。

但这种僵持并没有持续太久,贺炎见易天成的元气攻击略有放缓,只见他双手发出全力,一剑斜上挥出,绝强的一剑似要荡平这方天地。

剑气只在极短的一瞬间便切割开了元气波,易天成似是没有防备,剑气瞬间划过他的身躯,一条细细的血线忽地飘飞。

“门主!”长老们惊呼道,还来不及反应,就见易天成收起浮尘,拱手道:“贺少主手下留情,易某技不如人,我认输了。”

贺炎一听易天成认输,立即收起宝剑,只听“哗”一声,剑已入鞘。而贺炎本人则一个潇洒转身空中漫步般便落在了旁边一处房顶上。

“什么?这就认输了,我怎么感觉还这场面完全还能大战个三百回合的。”

“我感觉仙鹤门门主并不弱于这个贺炎的。”

“我也感觉到这易天成是故意输给贺炎的。”

一众看客不停议论道,下一秒却忽然变得鸦雀无声。

看戏人皆尽瞪大了眼睛,似是发生了什么惊为天人的大事,因为张大着嘴巴,下巴似都要掉在了地上。

只见易天成先前被贺炎划伤的那一道血痕忽然爆开一大片血雾,嘴里也是口喷鲜血,就这么直挺挺地从空中栽倒在地上。

仙鹤门门前空地也染上了一大片血色。

“是离合剑气,他竟然练成了《离合剑》!”人群中一个声音惊呼道,此人正是明阳宗宗主竺坚。

虽然能认识这离合剑气的人少之又少,但一听到是《离合剑》,众人无不惊叹起来。

曾经那个疯子横扫天元大陆所使用的正是这恐怖的《离合剑》。传言这剑法乃大陆剑道祖师之一的离悠所创,剑法诡异无比,造成剑伤再小,也难以愈合,只要一定时间之后,这伤便会凶猛爆发,甚至能伤及性命。

大长老宁鹏鲲第一时间动身,飞身而下将易天成扶在了怀里。赶忙从身上摸出一个玉瓶,倒出几粒估摸着是疗伤灵药的药丸,塞进了已经昏迷的易天成嘴里。

仙鹤门长老们纷纷落地,围在门主周围。这次门主栽倒太过突然,他们甚至都反应慢了一步,都被震惊在了原地一秒有余。

长老们不停喊着易天成“门主”,心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在徘徊着,这次门主难道真的栽在这个贺炎手里了?

“爹。”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响起,这个是一个少年,约摸十五六岁的样子。

少年从仙鹤门出来,一个飞身便落在了易天成身边,倚着易天成竟然大哭起来。

“是谁伤了我爹!?”易天成唯一的儿子易小周突然站了起来眼神愤恨着扫视周围。

“是我伤的,小子。”贺炎从房顶斜飞而下,落在了易小周面前。

“你爹又没死,你哭什么?”贺炎似是忍不住要笑的表情说道。

“你……”易小周虽然恨意满满,却也不敢轻举妄动,想说的话,也咽了回去。

修为只有明元镜的他跟本不可能是贺炎的对手,就算有长老们护着,但他自知,此时不是逞强的时候,报仇只能是以后的事情。

“告诉你们门主,下次别人找他切磋的时候,千万别手下留情了。”贺炎说着转过身,头也不回就这么走了。

他原本是有治伤良药可以救易天成的,而且这种药是他自己配置专门治这种剑伤的。只是他见仙鹤门众人对他全都在仇视,天生狂傲的他也就懒得去救了。

这本来只是一场切磋,他也无心伤人,只可惜这离合剑气太过特殊,贺炎每一次使用都非常谨慎,而且因为但凡提到《离合剑》三个字,无不引起仇视和敌意。当然了这一切皆因当年那个疯子所犯下的滔天大罪。

宁鹏鲲正准备将门主带回仙鹤门,却见贺炎去而复返。

“伤我门主,小子,你还敢回来?”

“宁大长老误会了,我回来不是来找茬的,这种剑气十分特殊,我手里这颗药正是解药。”贺炎说着将手中的褐色药丸扔了过去。

宁鹏鲲,左手真气一运,将药丸吸在了手中。

“我怎么相信这就是解药?”宁鹏鲲严肃着脸道。

“爱信不信,本公子还懒得骗你们一个微不足道的宗门。”贺炎说完,飞身而去。

“大长老,千万不可相信这个贺炎啊,万一……”三长老莫不悔急道。

但话未说完,便被易小周打断,“快给我爹服下,我不想我爹死,快!”

易小周说话间还带着哭腔,那急切的神情,大长老看得微有动容,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

……………………………………………………

离开仙鹤门,贺炎直奔城外,通过刚才同易天成一战,他似有新的感悟,找到一处僻静山岭,他便开始迫不及待地准备开始修炼。

今日他急于求胜,竟然暴露了他会离合剑这个秘密,这也是他没想到的,如果是没有遇到这样强的对手,他也万不至于如此。

认真回想同易天成切磋的整个过程,贺炎忽然拍着大腿站了起来,自言自语道:难道是因为我看破了他故意让着我的玄机,所以才激起了内心强烈自尊心,不计后果的使出了离合剑?一切皆因我的傲气?

没太想明白,贺炎索性不去想这个问题,盘腿坐下,双手放于膝盖,运转真气,将天元真气按照一种特殊的路线运行起来。

在贺炎修炼的同时,在他的灵魂深处,一个微不足道的灵魂正漂浮在一个空荡空间里,这已经是萧凡被夺舍之后的第九个月了,他感觉自己的灵魂长大了不少,而吸纳灵魂养分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这无疑是让他欣喜的。

萧凡“飞”累了,停在了一根极为细小的灵魂“丝线”上,他开始回想起自己的过去,真身穿越到这片大陆这五年时间,虽然极为艰辛,但也算过得幸福。因为他遇到了一个女人,虽然武道修为低微,甚至都不能教会他武道入门。

但她的温柔,她对自己的无微不至的照顾,还有他们在一起无忧无虑的所有生活瞬间;这一切让他在这个万般艰难的世界感受到了难以比拟的温馨。

他早已把她当做了家人。

而他不知道的是,她已经把他当做了可以依靠一生的男人!虽然这个男人甚至不会武功,不能够保护自己,危险的时候还需要她来保护。

但这一切在爱情面前,是那么的无足轻重。

她教会了他这个世界的预言,而他也教了她一首他曾经最爱的歌——半山谣。

每当他津津有味的听她讲述这片大陆那些高高在上,凡人难以企及的名门贵宗时,两个人那充满渴望的眼神总是那么独特,仿佛能释放出无比耀眼的光芒。

她曾经说过,她最崇拜的人就是明阳宗宗主竺坚。从小到大最渴望的便是有一天能够成为明阳宗的外门弟子,而成为内门弟子,甚至亲传弟子,这是她万然不敢奢求的。

这五年,萧凡改变了很多,他也开始渐渐对武道渴望起来,他的武道之心正不知不觉地建立起来。

这一切都是受她的影响,她可以说是他在这个世界的第一个启蒙老师!

回想到这一切,他是欣慰的,然而这一切似乎又离他越来越远了,她和他的世界现在再也不再有他的存在了。

虽然他现在仍旧充满了希望,但这一切都是漫长得没有尽头、遥遥无期的等待,是无比痛苦的煎熬,萧凡甚至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他似乎要陷入了沉睡,他有些累了,累得快睡着了。前一秒还万般欣喜,后一秒却失落不已。

这,也许就是萧凡的性格,忽明忽暗,阴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