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夺舍

小说: 无神大道 作者: 风尘救美大侠 更新时间:2020-03-22 15:09:58 字数:3594 阅读进度:2/7

天元大陆东南域最南方一偏远小城抚仙城城外。

正在练功的萧凡被人夺去了真身,一个异常强大的灵魂占据了他全部神识。他的灵魂犹如泥牛入海,几乎被这个强大的灵魂吞灭。

幸运的是那最后剩下的魂体小火苗终于得以保存下来,被包裹在了一个黑暗无比的魂体世界。

萧凡从这股无比巨大无比痛苦的夺舍中清醒过来,然而他唯一剩下的紧紧是一个微弱得随时可能熄灭的灵魂火种。

他无比清晰的感知着自己的灵魂,确信自己真的还“活着”。

只可惜,这种“活着”几乎毫无意义,最终的结局也许就如那风中的蜡烛,随时都会熄灭。

萧凡努力的“看着”四周,除了漆黑无比,再也找不到一点光芒。

在这个黑暗的世界,萧凡就这么静静地活着,直到不知过去了多久,他竟然发现自己并没有如预料中的那样灵魂彻底被抹灭掉,而是恢复了一点点神识。

他竟然能听到自己的身体正在说话,这无疑是巨大的惊喜。

只可惜萧凡并不能清楚的听到外面的声音。

萧凡开始努力想要听清楚自己身体到底说了什么,只可惜似乎他的努力都是徒劳,他依然是完全听不清自己的身体到底说了什么。

算了,看来再多努力也是白费,不如好好保存精力,想想怎么逃出这暗无天日的世界,就算被人占据灵魂,如果自己能看到外面的世界,也算是好的结果了。

萧凡这么想着,也细细地感悟着自己魂体外面的黑暗世界。

时间一天天过去,终于,萧凡发现了一个奇异的现象,自己的魂体似乎能吸纳外面这个黑暗世界的养分。

怪不得自己没死,原来是这个原因。萧凡激动地笑了,他精神一用力,在自己的感知下魂体居然动了,而且游移了不少距离。

自己的这一缕不灭神魂居然能在夺舍的灵魂中穿梭,这是萧凡之前怎么也想象不到的。

于是他集中精力,让自己的魂体就这么漫无目的地自由穿梭。

不知飞了多久,也不知过去了几天、几个月、还是几年,萧凡惊喜的发现,魂体竟穿出了黑暗世界,来到了一个空洞无比,灰蒙蒙的“新世界”。

终于不用在黑暗里呆着了,萧凡算是松了一口气,在愉悦的心情影响下,他开始在这个略微有一些光芒的灰色里自在翱翔。

由于能吸收外面这个无比巨大灵魂的营养,萧凡清楚地感知到自己的魂体正一天天的长大,而且是茁壮成长。

他感觉自己犹如还未出生的婴儿,在母亲的子宫里慢慢发育着。

萧凡从一开始被夺舍时的苟延残喘到现在,他终有了希望,他相信终有一天魂体长到足够大,大到他能夺回自己的身体。

……………………………………………………

抚仙城,城东,仙鹤门正门外。

一个英俊少年双手抱剑,头仰苍天,似是那眼高于顶的高手,想要傲视这如蝼蚁的一方世界。

他就这么静静地站着,却仿佛已经光环万丈,门外所有看戏之人全部都黯然失色了。

这个英俊少年的身体正是萧凡被夺舍前的身体,只可惜现在它已经属于另一个人——名剑门天才人物贺炎。

今天是贺炎扬言要挑战抚仙城所有门派的第三天,前两天他已经挑战了两个相对较弱的门派,这个两个门派由于境界最高之人也才化元境大圆满,根本不敢应战修为已经地元境初期的剑道天才。虽然化元镜大圆满跟地元境一级只相差两个小境界,但面对真正的天才,能越级挑战的武修天才,他们完全没有胜算。所以前面两天对于贺炎来说真的是无聊至极,除了罚站,竟毫无收获。

“贺炎已经在这里站了两个时辰了,居然还是没有仙鹤门的人出来应战。你说这仙鹤门是不是胆小鼠辈?”门外有人议论道。

“当然不是,这贺炎不知怎么得竟然夺舍了别人的真身,似乎强大了不少,有传闻他已经预定了名剑门门主之位。”另一人随声附议道,“所以你可别看他现在修为比仙鹤门门主易天成低,但论实力他绝不在易天成之下。”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从仙鹤门飘然而出,远远看去,仙姿倬影般立于空中。此人正是仙鹤门门主易天成。

随后,仙鹤门一众长老也侑然出现在了门主易天成身后。

“哈哈哈,仙鹤门高手可都到齐了?”

贺炎将剑微微抽出一截,面容上止不住的坏笑。他今日就是要来感受地元境中期的实力的,而门主易天成正合他的胃口。

“无知鼠辈,竟敢在我仙鹤门的地盘上撒野,还竟敢狂言要挑战整个抚仙城高手。你这种狂妄无知的蠢货,还是趁早滚蛋为好,免得最后让人笑掉大牙。”

说话的正是仙鹤门第一长老宁鹏鲲,他也正好是地元境中期修为境界。

“且不说你能否挑战整个抚仙城高手,就算在我仙鹤门面前你也毫无胜算。”

宁长老说完,身行欲动,却听门主突然传音道,“都别轻举妄动!”

宁鹏鲲只好打消了想要教训一下贺炎想法。

“听说你仙鹤门有一老祖,嗯,就是历届门主里唯一的天才易立人,也就是现任门主的爷爷,如今在你仙鹤门养老。”贺炎语气顿了顿道,“我有个不情之请,想请易老前辈出来指教一二,不知贵派门主可否赏脸去请一请……”

“好啊。”易天成出人意料的答应了贺炎,却又突然道,“当然了,前提是你得先过了我这关才行。”

易天成似笑非笑,方字形的脸上泛着红光,眼神微眯着笑道,“我想贺少主应该不会拒绝吧。”

“要我挑战你,这时当然的了。不过,你突然叫我少主,这个是不是有些不妥,毕竟我现在还不是名剑门真正的少主。”贺炎表情未变,应答道。

“迟早的事,不是吗?”易天成笑意不改,手中的浮尘一甩,从左边搭在了右边肩臂上,“贺少主天才之名,我等早已如雷贯耳,如今更是实力大增,狂妄至极,好一副天才该有的模样。”

“哈哈哈哈……”贺炎毫不掩饰内心的自傲,在抚仙城一众天才高手面前就这么放肆的狂笑。

而今天到场的一众人等,无一不是抚仙城顶尖的实力高手抑或出类拔萃的青年才俊。面对这般天才人物多少会有点自惭形秽。

又听到这般狂妄的笑声,无一不内心激荡,恨不能……

此时,却忽听易天成道,“不过你作为名剑门一世天才竟然使用夺舍这种卑劣的手段,用来提高自己的实力,你虽然变厉害了,但你还是你自己吗?不过是你内心膨胀欲望的一个傀儡而已。”

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这已经不算是以前那个贺炎了,这已经是彻底改头换面的另一个人了。

易天成的话有些刺耳,贺炎却面不改色,淡然道,“武道漫长,实力为尊。如若武道之心不变,身体是不是原来的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真的枉为一门之主,这般浅显的道理竟然还没有看通透。”

“哦?想不到贺少主竟然对于武道看得这么透彻,老夫和名剑山藏剑尊者曾有一面之缘,他也曾说过类似的话,我如果猜得没错,藏剑尊者是你师父吧。”易天成道。

“并不是,”贺炎微微皱眉道,“名剑山是我常年悟剑之地,认识藏剑尊者不足为其,但他的确是不是我师父。”

而之所以会提到藏剑尊者,只因为一个秘密。外人并不知道,名剑门曾经的叛徒人称藏剑尊者的广沧其实是一个夺舍狂人。

这点贺炎和他很像,贺炎已经迈出了第一步,很可能会步广沧的后尘。

“出手吧,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了解地元境中期究竟是何实力了。”

贺炎不再墨迹,拔出了手中长剑,一柄中品高级宝剑在他手中灼灼生辉,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贤侄,这么迫不及待,那老夫岂有不成全的道理。”

易天成话音未落浮尘已经挥出,一股暴虐的元气攻击波动,猛然震荡在四周空间里,所有看戏人皆是身体震荡,稳住身形抵御这股绝强的波动。

实力稍弱的甚至被这股震荡之势击退了好几步,而实力未达到真元境的无一不被震得胸口剧烈起伏,纷纷运功抵御,更有甚者由于实力境界低微,被这股波动冲击到了内脏,只一瞬间便口吐鲜血、狼狈不堪。

贺炎也在易天成发出攻击的一瞬间拔剑而起,准备迎面硬刚。

下一瞬间,由于元气暴走,周围空间被搅动得昏天暗地,看戏人纷纷退走,只敢远远观望。

好强的元力!易天成感受到贺炎长剑轰击出的力量,绝非地元境初期实力所能施展,他不再保守,使出九分元力,将仙鹤门独门绝学冰鹤舞仙运用到极致,浮尘狂舞,元气攻击疯狂向贺炎飞去。

而贺炎毫不畏惧,一剑剑破解这绝强的攻击,身形逐渐向易天成靠近。

天元大陆元气充沛,几乎所有人都修炼元气,而元气入体转化为天元真气,真气再形成实体攻击。

易天成的攻击却是实打实的元气,这让所有人都疑惑不已。

这样的攻击,虽然看不出有什么厉害之处。但刚才看戏的人们已经明显感受到了威力。这朴实无华的攻击,竟然是将真气又返璞归真转化成了元气再形成攻击。这对于抚仙城的人说是天方夜谭,甚至来说整个东南域都没人听说过有这种真气运用方法。。

但这么奇特,这么强的攻击,贺炎居然能毫不费力的化解掉,可见其实力之强,恐怕是在这小小抚仙城再找不出其他对手了。

抚仙城最强的那几个人也才地元境中期修为,而实力最强的目前来看无疑是易天成了,他在贺炎手中却仍旧讨不到任何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