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小丑与判官、赛前准备、夜的秘密(四千字大章)

小说: 我能用匕首屠神 作者: 空山一游 更新时间:2020-10-19 04:57:10 字数:4657 阅读进度:9/13

d2班上的同学们都开始谈论起了林一之前的举动,无论是那病态的狂笑或是那大胆的战书都让班上有些人心惶惶,毕竟他们本身就已经没有额外的学分去支付了,如果输了就是树倒猢狲散了。

林一无视了那些起哄的声音自顾自的走进教室,他径直走向那个老是偷看他的白发少女身旁。

“你的眼睛真好看,”林一突然的话语让祸戎有些不知所措。

“但是窥探一些不该看的东西眼珠是会被老鹰叼走的哦。”

祸戎看着林一眼中露出的寒光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便把头埋进了胸前。

此时的意识空间中,西装男身上突然出现了一副手铐与脚铐。

“你真的是个疯子,我说了别去惹其他的麻烦,你去惹这个女孩干什么。”

“哈哈哈,没事没事的。我只是一个善意的警告不是吗?”

西装男右手捂着脸笑的一抽一抽的。

“潜在价值不应该被表象否定,我也警告过你别乱来了,只不过看来你又要关禁闭了。”

林一轻皱着眉头,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那穿着西装林一就随着一阵阵的讥笑消散在了眼前。

此时的赵峰民和张凯航也将那受伤的同学带了回来。

面对着同学们眼神中投来的疑惑和质疑,林一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表情,镇定的向同学们解释道。

“各位,我知道你们都害怕这场对决的失败。但是如果我们不去面对这种恶人,他们就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来侵扰我们,我们必须试着争取不是吗。”

同学们面前的这位疯子上一秒还在狂笑,现在又变得正常如初,真的是怎么看都有一种诡异感。

但是人家毕竟是班长,而且所言之事倒是句句在理。可能只是作风上比较极端罢了?

再说了,只要参赛者不是自己,那么即使输了也怪罪不到自己,只需要去责怪班长和参赛者就好,如果赢了自己还得到了好处,岂不美哉?

“如果大家没有异议的话。那么参战人员就我、赵峰民和张凯航三人吧。”

班上大部分选择了沉默,也有部分在给林一加油的——他们大部分都不相信d阶可以赢过c阶。

毕竟就算不同意,班长权限在林一手里他大可为所欲为而不去顾忌班上的心情。

他现在只需要去找赵峰民和张凯航二人好好商量一下计划就行了。

下课后,在那个放着杜鹃花的办公桌前,秦兰手指节奏的敲击着桌子,看着那个面前的男孩。

“所以说你是要我给d2班借2点学分?”

秦兰轻轻的按着鼻梁,毕竟面前这个家伙真的是太能惹事了。

“如果输了,我的队伍愿意一同偿还,而且赵峰民愿意先垫付着。”

林一面容平静的注视着秦兰,希望她能同意这个大胆的举动。

“可以,我同意了,但是你需要给我支付一打啤酒作为辛苦费。”

秦兰最终还是同意了下来,因为她也需要观察这个林一的潜力究竟如何,她开始就答应了贺娟要好好的关照这个家伙的。

“成交。”

得到答复后林一完全没有继续停留的意思,直接起身离开了办公室,并且用手机发出来几条短讯。

计划已经开始了。

林一三人又一次在那个图书馆的角落碰头了。

在一堆书籍的掩护下,赵峰民从角落走了过来,怀里还抱着一大堆的档案。

一坐下,赵峰民便开始抱怨了起来。

“你知道吗,这些班级资料全是在老师办公室里面的,我可是费了好大尽才没被发现的。希望这可以派上用场。”

“毕竟只有三个人,而且我们之间的能力并不能有很好配合。”

张凯航将手中的冷饮递给气喘吁吁的赵峰民接着说道。

“我们可以去尝试利用他们的能力弱点去逐个击破,但是3v3就会有很多的顾虑。比起单挑,这团体战更加要注意敌人的牵制。”

林一和赵峰民听后都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接着三人围着面前的文档开始一起翻阅起来,在寻找着c2班对手的详细资料。

“赵峰民,你将你购买的他们三人的战斗记录拿出来,我查阅一下。”

在兰德斯学院中的每次比赛录像都会被收录,而且会以固定的价格售卖——这点很符合林一的胃口,他相信一切情报都是价值。

林一放下自己手中的文档,手指轻轻的触碰一下桌面将其调换成了视频浏览模式。

赵峰民将自己的终端放到桌上轻轻拖动了一个文件夹出来,接着桌上的触屏便显示出了一个有二十多个视频的文件夹。

林一用手指调试了一下,便用着四个屏幕开着64倍速飞快的浏览了起来。

“我去,林一你的异能是不是还有脑力强化的效果啊?魔法师的信息处理速度都没你这么快啊。”

张凯航看着林一若有所思的样子惊的连文档都掉下来了。

“嗯······哦?······呃。”林一飞快的一遍又一遍看着面前那近乎残影的四个屏幕。

而在他的记忆宫殿里,他和那个手脚上锁的自己一起对照着每一处的细节进行对比分析。

刚刚才回过神来的林一将视频暂停了。

“我好了,你们呢?有什么发现吗。”

林一用询问的眼神看向二人。

“这里是他们三人的资料,上面有能力评测和详细评价。”

还是赵峰民先反应过来,从震惊中脱离出来,将三个文档摊开放到林一面前。

——————

夏淳:c2班,异人

职位:班长

异能:驭土

描述:可以将四周的土石砖块进行操控,可以制造小范围地形(作用半径八米),可以将土元素浮空操纵并且进行远距离射出。

——————

张翔:c2班,异人

职位:学生

异能:兽化(蜥蜴特征)

描述:典型的兽化能力,使用后会有部分蜥蜴特征,并且伴随着嗜血和分辨能力下降。可以进行血涌来二次将特征强化,可是极易在受伤状态下失控。

——————

刘祖:c2班,魔法师

职位:学生

能力描述:是北欧神话中的故事之神、谎言之神与恶作剧之神的洛基的代言人,但是由于是恶作剧之神的代言人,其力量经常在关键时候不稳定——就像是个玩笑一般。但是可以通过讲述一个有趣的故事或是对其撒谎使其满意便能够在一定不确定的时间中进行法术释放。洛基代言人并没有治愈以及直接杀伤类型的法术,相反的释放此类魔法都会变成幻术。

——————

三人看着面前的档案展开了针对计划的讨论,林一则是对着两位二人招了招手示意他们看面前的录像。

“我发现他们三人的作战几乎是进行单打独斗,而且往往都是刘祖无法独立应对敌人必须要等到其他二人结束战斗后让张翔去帮忙,至于夏淳则是完全的在边上看戏。”

林一看向赵峰民,手指落在夏淳的档案上。

“你来对付夏淳,你的能力会让他无从下手。”

“张凯航你的异能是什么?”

林一又看向张凯航。

“我的异能是往物品中注入动能,并且可以引爆物品,当然注入时间与物体大小挂钩的。”

说着他拿出一张扑克,只见扑克表面泛起一阵紫色的光膜。

随着一声空气的蜂鸣,扑克直接以一种极快的速度插入了对面的书架上。

“那你来对付这个刘祖,上场前先多做一些准备,让他无暇顾及就好。”

看着那种泛着紫光的扑克,张凯航擦了擦鼻子笑着拍了拍林一的肩膀。

“我知道的,乱棍打死老师傅吗。像我这种爆发选手当然是去切法师的啊。”

“那个张翔兽化后明显会变得迟钝许多,到时候我就可以边应付他便进行多方支援。”

“那只要战场是保持着割裂状态,有林一你的瞬移支援,我和张凯航不就都是在二打一,而那个笨高个张翔也被你牵制着无法来帮忙。”

赵峰民先反应过来,猛拍手激动的叫道。

“但是你这样子吃得消吗。”

张凯航略有些担心的看着林一。

“没事,毕竟为了d2班的学分我也要拼命的。”

这波,这波是正道的光(伪)

林一用眼神示意张凯航放心,围绕桌前的资料着将具体计划再和二人讨论了一个中午。

在图书馆的另一边,一个银发少女透过书架中的细缝注释着林一,眼神中有水波闪烁。

“我会去看你的,林一。······他们没人敢动你,我保证。”

少女手中紧握着一个略有些简陋的手工白皇后棋子,在深深的看了林一一眼后便转身离开了图书馆。

“那么资料都已经备份好了,麻烦赵峰民同学你再将档案偷偷的还给c2班班主任的桌子里吧。”

赵峰民收到了来自林一和张凯航的甩锅的微笑,默默的在小本本上又记了一笔。

为了在班上营造一个团结的气氛,林一也在和他所观察到的各个小团体的领头进行交流沟通。

只要有所谓的“共同爱好”、“共同利益”在加上一点点的性格应和,就能以十分惊人的速度融入一个团体中。

这便是人类最奇特的地方,狮子都不会收容那些他们成年的儿子,可人类却可以因为几句没有实际收益的好话化敌为友,即使他清楚那句话有很大的程度是假的。

所以在林一传达了所谓的友好信号之后,大部分的同学开始持支持态度在班级宣传。那些一开始就不报有希望的同学,则是被煽动起来他们对自身弱小的炮口转向夏淳的恶行。

这让现在的d2班在至少在表面上“十分融洽”且“一致对外”,而且经过这一顿操作,也是侧面的拉高了林一的话语权。

毕竟现在的d2班急需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而一场急需的胜利相比可以唤醒他们的斗志,林一作为团队的核心,自然也可以得到最大的收益——话语权和地位。

夜晚降临,独立宿舍中亮着桔黄色的霓虹灯,照应着少女的银发闪烁着相同的光辉。

少女蜷缩在床上,床头柜上摆着一把aps冲锋手枪。

桔黄色的呼吸灯染在她的面颊上忽暗忽明,仿佛少女会随着点点的流光一起消失在那个呼吸间隔中一样,像一朵摇曳的百合随时可以随风飘散。

她紧握着手中的棋子,睡梦中带着笑意。

而在另一侧的楼顶,林一俯瞰着这座巨大的学院,远处的鹰唳传入他的耳中让他得到了一丝的放松。

“你知道的,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嘻嘻。现在没时间玩捉迷藏呢。”

林一看着窗外自顾自的说道,夜晚骤降的温度让他的嘴里呼出一阵阵白雾。

“我只是需要一点放松,不然你又要跑出来了,不是吗。”

西装林一耸了下肩膀,便悬浮在林一眼前跳起了小天鹅。

“又是一个夜晚,但是我们还有好多事情需要准备不是吗?”

林一的视线透过跳舞的西装林一看着远处的星空,露出一个苦笑。

“无论是明天的决斗还是以后的布局,都有很多值得思考的地方。”林一抵着下巴思考着,手指轻点面颊。

接着又笑着说道。

“但是无论如何我们都要赢,也必须一直赢下去。”

身穿西装的囚犯也跟着笑了。

“毕竟我们只有自己,一定要赢下去才能接近那个往日的真相啊。”

西装林一望着下楼的林一在消散前大喊道:“嘻嘻,记得如果计划出错,让我来接手!我可好久没办派对了!”

说完,无论是声音还是人影,都消散在了这夜色的楼顶上。

视线从楼顶向下拉进,眼帘中的是一个空旷的运动场。

在空旷的操场之上,只有天上的繁星与张凯航作伴。他何尝不想让班级前进,他也曾担任过班长,可是于事无补。

一圈,又是一圈。仿佛只有这样挥洒汗水才能让他和这点点繁星述说着自己的苦闷。

最终依旧只能看着同学们感叹自身的能力不足或是他人的强大——并不应该如此的。

楼道中的最后一盏灯也熄灭了,但这还不够。

汗水从他的额头缓缓的渗出,张凯航却只是将眼角的汗滴擦干便继续保持着节奏。他的开始身上泛起淡淡的紫光,而张凯航的速度也开始进一步的提速。

看着一盏盏的小街灯,他的眼前浮现出了那个熟悉的赌场。

不问对错,只问利弊。

他既然已经爬出了那个地方,就必须要做出改变,那些仿生人令人作呕的虚假面孔依旧可以清晰可见。

十年,他用了十年才从个该死的活死人城爬出来。

不变强就无法守护任何东西。

张凯航知道,夜还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