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分班,黑市商人,黑(色)往事

小说: 我能用匕首屠神 作者: 空山一游 更新时间:2020-10-19 04:57:06 字数:3285 阅读进度:5/13

异常的生命形式一直存在着,而拥有这种特质的人被称为超凡者,现已知的超凡者多以两种种形式出现。

异人

这类人的能力隐藏在他们的基因序列之中,他们是一个特殊的人类群体,会在达到固定的年龄时觉醒自己隐藏在双螺旋之中的异能,并且大多拥有超于常人的身体素质。

但也有些异人的觉醒可能更加是偏向一种变异,他们可能是基因产生的突变,也可能是药物带来的特殊现象。而这也让两种异人区分开来,他们的异能更加的不稳定但也具有更大的塑造空间。

魔法师

这种存在至今都没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据多年的探索与研究,他们大部分拥有超于常人的灵感而且存在着家族式的知识积累。

有些法师的施法来源是各种传说或是前所未闻的存在借取力量,当然所付出的代价也并不相同,据记载一位三位一体的神明则最喜欢让他们的代言人肾虚。

也有部分的法师施法不需要力量媒介只需要做出对应的手势或者是咒语就可以完成,比如一种叫做“阿瓦达索命”的强效灵魂魔法就无需任何存在的介入就可以做到。

而为了对这些超凡者做出管制研究和利用,许多国家和机构都做出了自己的收容措施或是秘密实验。

兰德斯学院绝对是其中最特立独行的那个,无政府也无立场。

这里的分班制度很简单,按照能力的强弱分为了a/b/c/d四个等级,而同级之间都有两个班,这样排列形成一个a1班在最前的列车状班级制度,而在学院中的资源和权限也是从列车前方开始发放的。

不同等级的班级所拥有的权限也不同。

在图书馆、商城、甚至是食堂都有着阶梯制服务。

a1班的学生穿着专属的红色金丝的西装校服,吃着最好的牛排和面条,享受着最好的服务和最高的折扣。

d2班的学生则是穿着灰色的同样校服,吃着廉价的面包或是一些低性价比的快餐食品,去图书馆甚至都无法查看一些深层次的书籍。

d2班,顾名思义则是纯粹筛选所剩下来的渣子所组成的班级,或者是像林一这种遭遇处分以及dp总额连续两个月低于3000点的学生也会被刷下来(前提是d2班缺人的情况下)。

在这所学校里,dp就是日常生活开销的流通电子货币,作为这所学校中最瞩目的逃兵新生,林一是全校唯一没有任何积分的人。dp则是由学分按1:1000转换而来。转换的多少则是由班长决定(但最低两点),每个班级的排位也会在每个学期末重新排名。

在经历了昨天高强度的战斗后和一些插曲后,回到自己的单人寝室的林一就直接睡觉去了,丝毫没察觉到明天所会遭遇到的痛苦。

由于没有dp点,这一个上午林一都是空腹状态度过的。

班上同学们都在愉快的玩耍着,而林一则坐在后排看着这个由14——18岁之间的学生所组成的教室观察者每一个人。毕竟对于一个插班生,像融入形成的交际圈还是比较困难的。况且他也不是什么轻小说主角,是不可能有妹子来找他搭讪的。

倒不如说他享受着这份宁静和孤独,他可以利用这段时间去观察与熟识每个人的特点并将面容和终端上的信息对号入座。

“咕~~”林一的肚子发出了不争气的惨叫。

喝完了中午在医疗室偷出来的葡萄糖溶液后,林一整个下午都是出于低电量状态的躺在座位上试图减少能量损耗。

虽然如此,他依旧是眼眸在班级上游动。试图利用上所有的时间。

毕竟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掌握信息是最重要的一件事。

虽然说现在插班的情况下没法融入已经成型的个个交际圈中,但是依旧可以通过每个人的微表情和肢体语言进行粗略的人物临摹,来揣摩出相对应最适合的话术。

不过为什么有个女生的男朋友和她自己都对这男朋友的死党流露出了爱意?

果然三角形是最稳固的结构吗?

“咕~~~~~”

林一绝望的趴在桌上,再次放弃思考,化作了一滩烂泥。

“菜鸟,看你快不行了,这东西你需要不?”

一位瘦瘦的男同学坐到了林一的面前,将一包压缩饼干递给了林一。

林一不由分说的拿起来就吃。

“我看你也饿的不行,不如我带你去食堂买点东西算了。”

抹了抹嘴巴,林一赶紧点头。

面前这个猴头猴脑的家伙叫做赵峰民,外号“瘦猴”,他在学院算是小有名气的“黑市商人”据说他总能搞到一些他人无法搞到的违禁品。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搞不到的,这便是他在这里打下的良好口碑。

商人的款待一般不是什么慈善行为这点林一深知,但是他饥饿的胃让他分分钟妥协。毕竟对于一个0dp的人来说,他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朋友,所以说你在外面刚进来身上有没有带什么东西来啊?”

终于在林一吃完饭后,瘦猴也图穷匕见了。

林一将身上的私人物品全部拿了出来。

一张5星级别的球员卡,一台掌上游戏机,一盒本打算贿赂老师的香烟,三块泡泡糖和一本小杂志。

“球员卡收集的人不多……游戏机与香烟倒是可以卖给未成年人还是比较可观的收入。

本来我这人第一次和一个人交易都要收1000的dp作为诚信费,我看你可怜,就抵消你今天两层的饭钱好了。”

说着的同时赵峰民拿着手上的个人终端一直加加减减,手指仿佛在进行着一场舞曲。

在结算后,林一的账户上有了8848dp,不过林一瞥了一眼赵峰民的终端,上面显示的六位数着实吓人。

对于饭钱自己出林一还是没多大反感,毕竟赵峰民也算是救济了自己而没让自己饿死在教室。作为一个商人他已经仁至义尽了。

回教室的路上,林一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有很多双轻蔑的眼睛在盯着他和赵峰民这两个明显的代表着d2班的“灰色制服”,赵峰民则继续哼着小曲向前走去丝毫不在意,林一则在赵峰民的背后轻轻的笑了笑。

学校的物价他刚刚在吃饭看价格时在心里有了一个大致的推算。

他知道做为一个老道的商人赵峰民在固价上不会有任何问题,即使他嘴上不饶人,可实际还是为林一多给了许多的dp,只不过为了自身商人的口碑没说出口罢了。

同时在这短短的接触中,林一也可以感觉到赵峰民的善意。这种人其实是比较好利用的,只要对应他们心里的弱点下手,绝对是拿捏的死死的。

可赵峰民既然可以当上学院唯一的黑市商人,也证明了其能力并不只是如此。

只是尚未更多的了解之前,林一无法做出完全的准备。

————————

在教室和赵峰民分别后,林一独自向校长室走去。

结束了一天的理论和文化课后,许多的学生都愿意走出大楼去呼吸着公园的新鲜空气,走廊上的林一看着远处的夕阳和窗外散步的学生和情侣,眼眸中没有任何的波澜。棕色的虹膜衬应着那漆黑的瞳孔,就像是一个逐渐下坠的深渊。

“明天放学后来校长室一趟,我有话想对你说。”

回想起罗德校长在昨天领他去宿舍时那和蔼的表情,林一心里就像有个疙瘩——他甚至无法在那老校长的胡须和眉毛中间读出任何的信息,比那个笑面虎洛主任还难搞。

走廊拐角的一个银色身影闪过,把林一来回了现实。他摇了摇脑袋没有多想便直接往楼顶的校长室走去。

“真的是他吗。”

一个银发的少女站在拐角后,淡蓝色的眼眸波光荡漾,那精致的如同洋娃娃的脸上写满了纠结和疑惑。

此时又站在校长室门前的林一有一种回到昨日的错位感,可已经发生的早已无法改变,懊悔只能浪费时间,只有迅速的采取对应措施才能及时止损,创造价值。

深知此道的林一并不打算在试图逃出学院了——毕竟自己连怎么离开这个独立异空间的方法都没有。

“别站在门前了,进来吧。”

思绪被一个沧桑且富有磁性的声音拉回,进门后的林一不动声色的扫视了一下四周,确认是否如常。

橙色的夕阳从巨大的落地窗飘入,室内这次只有校长一人,那位冰山美人贺娟并不在。校长叼着雪茄看着窗外,他那白色的头发和胡须在火星和夕阳的映衬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沧桑,那阴影下的皱纹也仿佛在述说着自己的故事。

“罗德校长,我按你所约定的时间来找你了。”

还是林一率先打破了这个沉默。

“像,真像。”

“你就和你的父亲年轻时简直一模一样,那种散发着阴暗险恶却又让人想要窥探的气场也只有你们父子能做到了吧。简直就和窥探深渊一样。”

罗德校长又像回忆又像对话的自顾自说着。

“你认识我的父亲?”

林一平静而理智的眼神中露出了一股无法遏制的恶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