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揭秘,出逃

小说: 我能用匕首屠神 作者: 空山一游 更新时间:2020-10-19 04:57:04 字数:3429 阅读进度:2/13

“醒一醒同学,你到了。”不知过了多久,林一在司机的提醒下缓缓苏醒。

他挠了挠自己略微卷曲的头发,心中疑惑。

以他的警惕性是不怎么可能在陌生环境入睡的,可能是最近的几个生意让他有点劳累过度了吧。

兰德斯,是一所私立性质的学院机构,只不过在多方媒体和社会知名人士的渲染下充满了传奇色彩,可以说进入了兰德斯就是走向了成功。其独特的选拔机制也让想加入的人没有任何渠道和方法走途径,据说是通过结合大数据调查来查找初中到高中期间的学生——当然也有少部分大学生,林一将其大致范围规划为了14——18岁之间。可是这所学校的具体地址和联系方式无人知晓少家长想联系自己的孩子都需要等到孩子毕业。

林一带着自己的包下了车,在目送林肯车离去后慢慢的向大路的另一边走去。

这里的景色和联邦大不相同,两旁都是二十多米高的针叶林,它们茂密而紧凑的生长在道路两旁,而近地面这因为缺乏阳光大部分都是裸露的黄土或是一些地衣苔藓类植物,只有道路的两旁种植了一些灌木。

可这种环境应该出现在更北方阿萨帝国的霜狼北境,可此地的光的直射角却又明显不是北境所能拥有的。

正当林一思考的时候,他已经不自觉的来到了兰德斯的门口。(思考时忘记自己所处环境这是他的老毛病了)

“欢迎来到兰德斯学院,林一同学。”

面前这个男人那精致的笑容上挂着的是一双咪成一条缝的笑颜,透过这眼睛中的寒光让林一不寒而栗。

“请去校长室报道林一同学,对了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来找洛老师我,作为教导主任我会尽可能的帮助每一位同学的。公事繁忙,恕我失陪了。”

看来我就是要孤儿到底了是吗,看着面前的大门林一露出了一丝苦笑。

慢慢的走进学院,兰德斯的构造与林一所想的贵族学校很不一样,这里没有任何老式的哥特建筑,去而代之的是高科技构成的现代化建筑,许多的墙面都是用的交互式界面构成(智能触屏),这就相当于在拿金子铺地板啊,在脑内计算了一下物价与面积后林一更加感到了世界对穷人的不公。

可是从林一刚刚进入学校的时候他就感到了一种怪异的违和感,先进的校园,特体大方而设计独特的西式校服,和完善的公共设施——甚至都还有电影院,林一始终觉得自己没抓住那飘渺的感觉。

“别跑你个混蛋。”

身旁的一个同龄男生正在和一个女生打闹,正常的就像那林一从未体验过的校园生活一般。

直到那个男生突然从背后伸出了一对羽翼飞上空中,而那女孩也不甘示弱,手上出现了一个晦涩难懂的铭文图案,整个人也随之浮空冲向男生。

林一看见后,下意识将自己的右手放入自己工装裤的口袋中。

“开什么玩笑。”

林一喃喃自语到,这一切所带来的震撼让他有一些无法接受。

他似乎想清楚了一些什么,为什么兰德斯的招生标准那么独特,为什么没人会知道兰德斯的具体位置——这里是一个超凡学院。

林一感觉背脊一寒。

魔法,异能,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而拥有这些能力的人则被称为超凡者。只不过大部分的超凡者都直接受国家的管控和监视。

本身是想直接退学离开这个镀金学院,可谁知这竟然是个超凡学院。

这种掌控之外的事情总会让林一感觉不好,他本以为只用过来拒绝入学就行了。

可现在他总感觉下一秒就会被抓去做实验。

想到这便飞快的冲入校长室,万一这所学校隶属于蜂巢财团就惨了,他可不想被那些蜂巢的疯子给分尸。

“校长,你找我吗?”顺着交互触屏的指引林一找到了校长室,并在自我介绍时极力挤出了一个自认为最具亲和力的微笑。

虽然说林一心里却是很慌,但是在进入校长室之前他还是露出一副年轻人的无知和兴奋避免自己暴露。

校长是一个白发白胡茬的白种人,他的脸上都是一种上了年纪的慈祥与和蔼。

“你就是林一吗?”

罗德打量着面前这个少年,略微自然卷的头发,散漫的眼神,和脸上那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让罗德的嘴角微微一抽。

“我叫罗德,如你所见我们掌握着你的详细信息,我们十分清楚你的为人。我也知道你的心里有许多不解,但是放心你不久就也会适应的。贺娟,你给他看看文档。”

林一看着面前这老人身旁的高挑的女人拿着一份文件给自己并让自己就坐,林一疑惑的看了一眼这份档案便心里一惊。

林一,男,18岁,联邦居民

x月xx日涉嫌谋划银行劫案

x月xx日涉嫌进行欺诈勒索

x月xx日涉嫌参与谋划杀人

x月xx日涉嫌参与并谋划网络洗钱

x月xx日涉嫌参与并谋划诈骗

“你没有证据,而且这些资料可联邦政府所没有的。”

林一淡淡的说道,他也不是第一次面对这种事情了。

“我甚至可以告你诽谤,这些案件我都有不在场证明。”

成步堂-林一拿着档案拍了拍又说道“就算你对犯人进行拷问,你们也没办法确定我是谋划者。”

罗德拿起桌上的红酒,缓缓的听着林一的叙述。

“所以说你还是没搞懂我的意思啊。”

罗德轻轻的捏着眼睛。

“这么和你说吧,我们的学院是一所无政府属性的私立学院。宗旨是让各位学生能够好好的利用自身的能力,做到保护自己和造福他人。你所担心的潜在威胁并不存在。”

林一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面前这个貌似思想和外貌一样天真的老男人。

一所全是超凡存在的学院,怎么可能会不受国家的管控?

那不就是傻子吗?

把良好的兵源和实验材料放在自己眼前却不要?

要知道,兰德斯学院的影响可是全球的,而不是只在整个联邦。

可要说这些国家高层不知道兰德斯的真正面貌,林一打死都不会相信的。

如果按照以上推论全都成立的话,林一都不知道该说这个世界的各国领导人是理想远大还是蠢来形容了。

“你其实可以离开。”

罗德摇了摇手中的酒杯突然话锋一转,他依旧慈爱的看着林一,完全没理会他的反应,而是自顾自的打断了林一的思考。

“只要你现在自己离开了兰德斯,没人会追究你的责任。”

“即使是我看见了这么多我不应该知道的,你也会放我走吗?”

林一不认为自己还可以安全的离开。

“每一位新生都可以尝试离开,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接受这种事实。这句话只有现在有效,考虑清楚哦。”罗德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勾起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现在就可以吗?”

似乎为了研究罗德不像是说谎的样子,林一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口,但眼神没有离开过罗德满是皱纹的脸。

“是的,不过首先声明一切意外事件后果自负哦。”

罗德饶有兴趣的看着面前的青年,对他的要发生的遭遇十分感兴趣。

——————————

又回到了校门口,林一看着门外延伸到天地尽头的公路感到一丝苦恼。

可他往前还没走出几步就被一块突出的岩石绊倒在地。

“嘿,看看这家伙真的是有够难堪呢。”一个金发的青年对着他嘲讽道,手上那悬浮着的土块十分的显眼。

林一摸了摸自己的口袋,确定自己随身物品没掉,丝毫没理会那个青年。就再次向校门外走去,而门口的许多人正围绕着他评头论足。

笼中鸟,局中棋。

这是林一最不喜欢的感觉,他现在就像是一颗被人摆布的棋子,还是一颗送死棋。

“真的是,人越老越精啊。”

这件事情古怪而蹊跷,没有所谓的记忆删除,也没有麻药催眠,就这样光明正大的走出校门也没人拦着,而同学们看戏的表情明显说明了这种事情也不是第一次发生了。

毕竟当你知道自己是身处超凡的一份子还有可能以原来的身份回归生活吗?

而很显然同学们看戏的表现也预示了每一个尝试离开的学生的下场。

那很显然他一定会输,他就是一颗必死的棋子。

但是无论是他的资料还是他那突如其来的申请贴,他不喜欢不在掌握中的东西。

所以说,即使他知道自己一定会输,只要在输之前吃掉对面一颗大棋他也就是赚到了。

至于什么回家的,林一估摸着也没什么可能了,反正那家也就只有自己和一堆泡面垃圾罢了。

林一拍了拍身上的泥土重新站了起来,淡淡的看了一眼学院,那校长室正好就在大门中线上,而他也与罗德在此时目光相遇。

他在下一刻就将飞快转身冲向路旁的树林,隐去了自己的身形。

在一层楼道上一位银白色的头发的少女向那片少年隐去的地方望去。

“那是他吗?”少女的低喃并没让他人听见。

而就在此时,不止少女的身旁,所有的墙面上都显示出了林一的照片并印着“在逃”二字,那红色的字体配着警戒线显得十分显眼。

接着的是一张白发少年的照片上面印着“追捕者”三个大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