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江湖有儿女

小说: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作者: 花还没开 更新时间:2021-01-14 00:50:59 字数:4641 阅读进度:192/211

“我这有分寸,您看平时打架,都让人打了我,只有这紧急时刻,我才爆发小宇宙……”

“别贫,你清楚就行,反正我这儿有手镯。”老顾笑着摆摆手。

这不能怪他记性好,那时候俩人解决完事情,秦浩兜着屁股问了他半天关于许青打架的那些记录……

原则上来说,凡是打架都得教育一通,但对于老顾来讲,心底里对许青的观感还算可以。

一开始想要息事宁人,后来另一个人不依不饶,他也没咋咋唬唬。惹了事就认,不管罚钱还是行政拘留都特光棍,随便当时另一个人选,赶紧把事结清就行,干脆利落。

打架之前就预料了后果,那模样就像是在说:反正非要揍他狗日的一顿,动手之前我都准备好了,力道也控制着呢。

老顾今年三十六,做事这么多年,很清楚生活里很多傻哔事傻哔人,该揍就得揍,反正后果能承受得起,别撒泼耍赖地后悔就行。

许青这性格就很让人舒服。

“幸亏有你在那儿,不然秦浩……”

“也不会出什么事吧?那小子捅一刀不得赶紧跑?”

“咳……身份证拿出来。”

“哦,这儿。”

许青从兜里把身份证摸出来,瞧瞧两人,没多问。

也许是个凶犯?

不太可能。

照秦浩那性子,估计得捂着肚子继续拽着人家,然后两刀,三刀……

草!

想到这儿许青又想多给那家伙两脚了。

“热心市民许先生……注意电话,后面可能还会有事找你。”

“怎么?上报纸?”

“嘁……那人在医院还没出来呢,不过也说不定,别想太多。”

出来时已经过了午饭时间,估摸着姜禾已经吃过饭在玩电风扇,许青没有立刻回去,在外面随便找个小饭馆,点一份炒刀削面,摸出来手机看看,王子俊发了好几条消息过来。

昨晚就是这货非要上网去玩玩,扫把星,秦浩是扫把头,王子俊就是扫把杆——许青很自然的就把自己摘出去了。

他只是一个善良无辜的热心群众,又有什么坏心眼呢?

等到凯迪拉克停到饭店外面,王子俊从车上下来,更印证了许青的猜测。

一脸衰样。

“刚从医院出来?”王子俊一靠近,许青就闻到淡淡的消毒水味。

“就是从医院过来的。”

王子俊招招手,同样要一份炒刀削面,接着像看猴子一样仔细打量许青。

“我一直以为耗子是个肌肉人,没想到你小子深藏不露啊。”

“难道我学过如来神掌也要说给你听吗?”

“妈的,教我!”王子俊眼睛放光,“就那个,野马分鬃是吧?我知道我知道,好家伙……以前我就想过,要是被人绑架了,耗子飞车跑过去救我,你在后面给他定位支持,咱们里应外合,现在看你更猛……”

狗大户嘚吧嘚,一脸兴奋,虽然昨晚和个菜鸡一样只会扯着嗓子喊,但这两个兄弟够猛……

许青挖着耳朵,很理解王子俊激动的心情,毕竟昨天近距离见到了流血事件。

见到秦浩坐地上捂着肚子,血从指缝里漏出来,许青的手都在抖,幸好去了医院后发现不碍事,缝几针静养就行了。

等到王子俊表达完激动的心情,他才出声道:“那叫双峰贯耳。”

“我要学!”

“你学不了。”

“为什么?”

“肾虚。”

“……”

“真的,身体底子太差,就像……泰拳知道吧?类似,别人练泰拳天天踢树,把腿骨受力控制在极限范围里,然后硬度力度就一点点提高了,你这么虚,直接腿骨粉碎。”

许青拿着一根筷子比划比划,让王子俊大受打击。

“而且你学这东西也没什么用,主要分两部分,一部分提高身体反应和力量,一部分是找对方弱点,针对致命的地方打击……和谐社会,学这个干嘛?还得去备案。”

“那你学这个干嘛?”王子俊觉得这货双标到了极点。

“我?”

许青捏捏手指,嗤笑一声,“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是为了爱与和平。”

难道为了不被压在下面从而努力打拳练剑这件事也要说给你听?

搞笑!

炒刀削很快上来,看来王子俊从早上到现在一直都还没吃,呼噜呼噜一大盘就吃干净,然后再干一大碗汤,擦擦嘴才觉得饱了。

秦浩在医院躺着,俩人没各自回家,到超市买副扑克牌,开车又溜回了医院,陪着秦浩斗地主嘻嘻哈哈,一直到日落西山,许青搭王子俊的车回去。

进门正想打招呼,客厅安安静静没人,许青四处瞧瞧没看见姜禾,到冰箱拿盒酸奶吸溜吸溜喝着,打开电脑做事。

约莫半个多小时,姜禾挎着自己的菜篮回来,打开门看见屋里的许青,有点惊喜。

昨天到今天,好多事想说都没空来着。

“我今天去坐地铁了。”姜禾喜滋滋的。

“哦?没带什么镖啊什么的吧。”

“没有,我又不傻,坐之前查了的,只带着手机钥匙。”

姜禾提着钥匙晃晃,解释道:“其实这个钥匙只要打眼,和镖……”

“停,不要说这么恐怖的事。”

“……行吧,继续说地铁,两块钱我可以在里面吹一天空调,还能在北城南城乱蹿,不过是在地下。”

姜禾把菜放到冰箱里,再清理一下菜篮,跑过来拱到许青身上,一天没闻许青身上的味道了。

“怎么这么难闻?”

“嗯……我在医院待了一天。”许青扯着,领子闻闻,在医院待了很久现在鼻子有些习惯,对于姜禾来说就全是医院病房的那种消毒味了。

“哦~”

姜禾释怀了,如果是在医院的话这味道反而好闻,只是有些怪,她以前去医馆那味道才叫难闻。

到处都是草药和伤口的那种臭味。

“吹空调你可以在家吹,不用跑出去地铁里……

年纪轻轻活成老太太的样子,那些老头老太舍不得电费,才大夏天跑去公交和地铁里吹冷气,净养成一些坏毛病。”

姜禾不觉得这是坏毛病,站起来跺跺脚,看着地上道:“下面就有地铁嗖嗖嗖开过去,我觉得很神奇。”

“嗯,地铁确实挺……那个什么的,以后带你坐飞机更神奇。”

四通八达的地铁,在地下嗖嗖运行,这本就是个伟大的发明创造。

许青笑着看她一眼,这个小老太太也很神奇。

“这叫几千年的智慧结晶……好了,我去洗澡了,一身味道是很难受。”

把手头的事做完,他合上电脑去浴室洗澡。

再出来时,已经换上睡衣——虽然还没吃晚饭,不过早上已经不打算出门了,在家的时候穿什么都一样,如果一整天不出门,可以一整天都穿睡衣窝在沙发上鼓捣电脑。

这一点被姜禾学了个十成十。

到客厅看看姜禾的习题册,他忽然就知道了姜禾为什么要去地铁里吹空调,这样就可以理所当然地偷懒了。

“偶尔偷懒一次没问题,但是你不能放弃,知道吗?”

“我是懒得做,不然一天就把它全写完。”

“那你写一个看看。”

“不要,写完了你会再买新的,明明说要学一个月。”

“……”

许青竟然觉得很有道理。

“今天煮鸡汤喝。”

姜禾今天没有学习,出去体验了一下地铁,然后给自己买了半只鸡回来熬汤,心情特别好,躲在厨房研究怎样做的好吃又好喝。

笔直修长的腿,纤细的腰肢,她穿着修身牛仔裤在厨房晃来晃去,让许青忍不住想做点什么,想想即将进行的搬屋大计,还是算了吧。

把姜禾的练习册前面一些题检查一下,许青确认她是真的掌握了,才把练习册放回原位。

“把冬瓜抱走。”姜禾把混进厨房的冬瓜推出来。

“冬瓜,过来!”

许青招招手,冬瓜闻着厨房的香味犹豫一下,最终还是选择到两脚兽这儿看他需要什么帮助。

姜禾在门口瞧着,“你是怎么让它听你话的?”

她叫虽然也会应,但更多的时候还是看冬瓜心情。

“猫这个东西都是神经病,但是有个窍门,就是舔它一口,它就会很震惊地看着你,然后你再舔一口,它就屈服了。”

“?”

姜禾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这是猫言猫语,猫妈妈就经常舔小奶猫的毛,表示这是它的孩子,小猫不会舔老猫,这是一种阶级地位。

如果它舔你,就说明它把你当成孩子了,你是它的人了,它会护着你,反过来的话……”

许青抱着冬瓜的脑袋往她那边递了递:“要不要试试?”

“好恶心。”

“嗯,还没洗澡,确实挺恶心的。”

许青嫌弃地把冬瓜放到一边,抱起来电脑继续工作。

上次听歌他在脑袋里演了一出古装大剧,最近刷片都是朝着这个方向来刷的,素材已经准备差不多。

没有像往常一样做武侠合辑,而是古风自制MV。

「林间伞下

你与我执手信步伞下

竹上隐客惊起了雀鸦

速决高下挥剑一刹那」

四句歌词加上前奏,足有三十四秒的长镜头,画面本来是一对男女撑伞同游,许青在找素材的过程中,忽然发现有一段单人撑伞的剧特别适合这里。

巧了,许青脑袋一抽,画风突变。

「入鞘还家

你莞尔沏来春涧草茶

子落楸枰雨落鸳鸯瓦

经年相伴心饴不化」

歌词是一男一女,画面上依然是男人自己沏茶,只是沏了两碗,这是他找的最久的一个片段,电影里没找到,最后在一个剧里找到的。

歌声时断时续,许青坐在沙发上闷头摆弄电脑,厨房里姜禾熟练地切着菜,高压锅发出吱吱的声响,冬瓜卧在一旁,凑在电风扇旁边眯眼睛吹风。

剪辑是一个很累人的工作,如果随便剪剪还好说,要把几个甚至十几个影视片段组合到一起变成另外一个故事,看起来还非常顺滑,工作量就无比巨大了。

之所以没有敷衍许文斌他们找个工作,然后兼职来做自己喜欢的事,就是这个原因,他不想粗制滥造,本来更新就慢,如果再找个工作压缩自己的时间,就更加困难。

“准备吃饭。”姜禾做好晚饭端出来的时候,许青还在闷头操作电脑。

“稍等一下,马上,只要一小会儿。”

“你这是在做什么?”

姜禾没急着装汤,把锅盖盖上,出来坐到许青旁边。

“古装大戏。”

“哦。”

虽然听不明白,但是很厉害的样子。

“你听这首歌,故事是不是很明确?”许青问。

“嗯。”

“但是我这样一搞,就变成另外一个怀念的故事……”

视频还没做好,不过已经有了大概脉络。

“这个女的是早就死了?”姜禾瞅着他做的视频问。

“嗯,都是他的想象。”许青把手头一点做好,保存进度,站起来伸个懒腰。

“就像那个你怕我打你的视频,这样断章取义有什么意思吗?”

“可以把无数片段拼凑成另外一个完整的故事,这就是它的魅力啊。”

“我不喜欢这个故事。”姜禾觉得配上这个画面歌都完全变味了。

本来一男一女闯江湖的故事,变成一个男的独自过两个人的生活。

“但是有人会喜欢。”

许青笑笑,洗手去盛饭,视频才完成了三分之一,快速把饭吃完,晚饭后的时间他也没有督促姜禾去学习,又一头扎在电脑前继续捣鼓。

“喜欢做一件事,并把它当成事业,这是很难的,很多时候你把乐趣当成事业之后,就没有那种乐趣了,所以我一直叫你不要急……你现在还喜欢玩游戏吗?”

“喜欢。”姜禾把头靠在许青肩膀上,瞧着他工作。

昨天见到许青大半夜身上带着血回来后,她就一直想更亲近一点。

“那就认真做吧,期待你打到1600分。昨天敲的音乐怎么样?”

“好像效果很好。”

“什么叫好像?”

“我在游戏上一开始和人打架就没关注了,后来你一直不回来,我也没看那个数据,只是礼物很多。”

“嗯……你为什么要摸我肚子?”许青低头看看。

姜禾的小手不知道什么时候伸过来,又在他肚子上摸来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