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白银旅团,全员恶人

小说: 玩家超正义 作者: 不祈十弦 更新时间:2020-10-17 23:19:44 字数:2729 阅读进度:685/706

绚烂的、梦幻般的光芒,从丧歌公国昏暗不见光的地底缓缓绽出。

一个新的发光体就径直穿过岩层,直接慢悠悠的飘了进来。仿佛没有遇到任何阻碍一般。

那银灰色的泡泡,宛如火柴擦出的幻梦一般……连带着泡泡中间的宝船“白银”也显得那样虚幻而无力。

在它逐渐于平地上停稳之后。

那泡泡突然破裂。

里面包裹着的巨大船只立刻显现了出来。

而之前被隔离在内、完全被屏蔽掉的声音,也立刻浮现出来:

“……就是这样,我们到了。”

塞利西亚那清冷的声音从船头上响起:“按照规矩,你是不是该请我们进去坐坐?”

“……来这里坐坐吗?船长你确定?”

独眼的艾蕾只是轻笑一声:“如果你们愿意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

一道光流闪过。

纯粹的、由七彩的虹光组成的虚幻台阶,浮现在船头连接大地的位置。站在最前面的,除了塞利西亚船长之外,便是旅客艾蕾。

其他的船员,也随之一并下船。

宝船“白银”不是普通的船只——它是活着的、船形的魔物。因此“白银”并不需要水手、不需要大副、也不需要木匠或是导航员……它自行导引、自动航行、自我修复,也根本不会遇到其他的敌人。

因此,所有的船员都是战斗员。因为它们只能作为战斗员……唯一的工作,便是搬运食物和水上船。

以及给船长提供乐子。

但与“石中船长”本身的战斗力相比,他们其实也起不到多少必要的“保护船长安全”的作用——更精准的定位,应该算是“朋友”或是“家属”吧。

当然,在艾蕾看来。

恐怕更准确的词,应该是“宠物”。

那位几个小时前,被艾蕾看到过上半身的奥菲诗·丹尼索亚,已然穿好了衣服。

艾蕾得知,他就是丹尼索亚的六王子,真正的王室继承人——在一次旅行之后,他倾心于身形娇小而具有某种魔性的塞利西亚,愿意像其献出忠诚。

这样的举动,自会让他作为王室继承人的身份被贬值……就如同卡芙妮所面临的情况一般。

忠诚于君主是一回事。

但没有人会愿意侍奉于疑似被他人控制了的傀儡。

不过对于奥菲诗来说,这倒是没有让他觉得哪里不对。他侍奉塞利西亚的时候,实际上就已经自动放弃、退出了王选。

因为他相信——同时也想确定,塞利西亚并非是因为自己的身份,才爱上的自己。

为了夯实这份爱的根基,他放弃了自己前半生为之付出的一切。父母、朋友、事业、宿命……他离开丹尼索亚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带、只带了一把黄金竖琴。

那是一柄由黄金与檀木所制的七弦琴,它散发着温润的光。

而这位有着琥珀色瞳孔的诗人,仿佛忘记了之前的所有尴尬。

他只是对着艾蕾轻轻一笑,便是自古的弹起琴来、低声吟唱着。

那不是轻浮的、雀跃的、令人欢欣的爱情民谣。

而是低沉而有些沙哑,听起来有些悲凉的古老乐曲。

艾蕾一时有些恍惚。

她听出来了……那是丹尼索亚人的歌剧中常用的一段琴曲,其名为“叶子”。最初的原型由雅翁亲自写下,通常是剧情进行到用来表述“宿命”时以三弦琴来独唱,表述一种沧桑感。

而奥菲诗将其重新演绎为七弦琴的版本。这使得乐曲又出现了一种史诗感……

这当然不是奥菲诗的改编。

——在艾蕾很小的时候,她曾想去听哈罗德大师在冻水港所开的音乐会。

这些从丹尼索亚而来的艺术家们,自然是因为鬼才阿莫斯的名声,才会千里迢迢从丹尼索亚跨越整个诺亚王国、一路跑到最北的冻水港来。

而将三弦琴曲《叶子》改编为七弦琴曲,将荒凉落地的枯黄落叶、如奇迹般变成了燃着火而迎风飞舞的树叶的……就是哈罗德大师在冻水港的那场演出。

就是艾蕾原本想听,最终却始终没有那个机会听到的……她死去那年的演出。

“这首歌送给你……小艾蕾。”

一曲奏罢,奥菲诗轻笑一声将黄金七弦琴收起。

“别送给人家这么慷慨激昂的歌啊,奥菲诗。”

嗤笑声从他身后响起:“整的好像人家要去送死一样。”

正在说话的,是有一头绚烂金色卷发的贵族青年。

他的皮肤异常白,甚至堪称苍白的程度。他的瞳孔如同流动的熔岩一般,明亮到光是与他对视就会感到刺眼,因而不得不移开目光。

那是不可直视的辉煌目光。

他穿着红白相间的立领斗篷,斗篷上的图案像是流动的火、又像是燃烧着的云,看起来异常显眼。

明明奥菲诗本身就是丹尼索亚的王族,世上最为高贵的血脉之一——但这位青年看上去的感觉,却像是自己的血脉比奥菲诗更加高贵一般。

“亚瑟阁下。”

艾蕾对着金发青年礼貌的点了点头。

亚瑟·灼牙对她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右手抚胸、有些夸张向艾蕾行了一礼,非常礼貌的说道:“艾蕾小姐,我就不去了。如果您遇到了什么盗墓贼,只需赶回到船上即可……

“没有任何敌人能够战胜我们。凡是能与我们为敌的,都不是我们的敌人——‘白银旅团’在这个世界上是战无不胜的。”

亚瑟微笑着,露出商人介绍产品般的迷人笑容。

艾蕾敏锐的捕捉到……那是与塞利西亚类似,却又完全不同的傲慢感。

如果说塞利西亚是完全的自我中心、近乎狂徒般的自恋……那么亚瑟·灼牙便是完全的和缓。

——是的,和缓。

对于暴脾气的、极具权利欲的破坏巫师来说,亚瑟完全是一个怪胎。

但这不是因为他脾气好。

相反……是因为他脾气过于不好了。以至于他根本没有将任何敌人放在心上,因此根本没有紧张感、也完全不生气。

他看待自己,就如同圣人一般——他宽容的允许其他人的错误、失败、冒犯、攻击。这或许是因为从最开始,他就没有把其他人当做和自己相同层次的人。

不过,这些男人并不重要……

真正重要的是——

艾蕾将目光看向了女士舱房。

从那边出来两位女性。

一位是有着玲珑身姿、黑色长发的……马人。

她胸脯高耸,裸露在外的大腿圆润。看上去似乎与美貌的少女没有任何不同——除了她多了一双腿。看上去就如同蹦蹦跳跳的小鹿一般。

而另外一位,则是戴着面具的、有着古怪头发的成年女性。

她的头发是失去了生命、如同水银般沉重的银灰色,而在靠近末端的位置则是与船上一模一样的粉紫色。而她的脸上始终带着面具,看不清她的真实面目。

或许见过她的脸的,只有船长塞利西亚而已。

“走吧……莉莉,露西娅。”

塞利西亚招呼道:“让亚瑟看家,我们下去逛逛。”

艾蕾的目光看向那位带着面具的女性。

她早就知道了这个人的名字。但她从中嗅到了谎言的味道。

这对艾蕾来说是本能。

她察觉到……

——那个带着面具的女人,根本就不是莉莉·拉斯普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