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Chapter12

小说: 她所爱 作者: 之越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3463 阅读进度:12/23

办公室里只有她和顾洵两个人,顾洵说的每个字,时栗都听的清清楚楚。

就算再觉得匪夷所思,也的确是从面前这个人嘴里说出来的。

多年没联系的好友找上门,何况被找的这个还是拥有一切的上位者,怎么想,都是顾洵说的话最在理。

想来,顾洵还是给她留了点颜面的,前面铺垫了这么多,又是感谢又是询问,其实几句话就能概括所有。

——我早都忘了你了,你找我这么多年,图什么?

——知道我现在有名有利,想得到什么你直接说。

——鉴于你之前给我的施舍,我可以给你一切你想要的东西。

单时栗前面说的那些理由,似乎并不能完全让人信任。

仅仅为了一个儿时短暂交集的“朋友”,跨越几百公里过来上学,把他当做目标,找到他之后又只是问了现状。

一颗心直直凉的彻底,时栗没力气再跟他较真,只点了下头:“嗯,挺好。”

她站起身,衣服上还有未干的茶渍。看着顾洵,笑了笑:

“我没什么想要的,谢谢顾总。”

她不再喊十三了。

都是过去式,如俞弯弯所言,人不能一直活在回忆里,要往前看。

时栗拉开门,没再留恋,连回头的机会都没有,门在身后合上。

门外等候的工作人员并未离开,见她出来,也没想到这么快,迎上去道:“您和小顾总聊完了?”

“嗯,聊完了。”时栗跟着她往前下楼,默默把包背上。

两人到了一楼大厅,时栗没让她送到门口,而是自行出门,工作人员回到前台。

时栗听到身后的对话。

-“这次的和那些都不一样。”

-“你看之前来的那些,哪个不是哭着走的?”

……

时栗出门,呼吸到外面的新鲜空气,有种从未有过的解脱。

时栗多年的目标完成,奇怪的是,她没有一点点的开心,甚至有些隐隐的失落。

在公交车和出租车间,时栗选择了后者,迅速回到学校,睡得天昏地暗。

时栗醒的时候,两位室友正在追一部动漫,刚巧是男女主分手的虐心场面,两人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顾及着还在睡觉的时栗,不敢哭出声。

直到时栗醒来,打开手边的灯,两人带着哭肿的眼睛齐齐看向时栗,而后爆哭出声。

时栗:“?”

“妈的太虐了,这人为什么不说啊!感情当然更重要!这女主等了他这么多年,他说的话也太伤人了吧。”

“换我我就不说,我已经知道我喜欢的女孩现在特别好,如果表白肯定会打扰她的生活,我才不说,我打死也不说呜呜呜。”

时栗听得头疼。

她坐起来,靠在墙上,给时母发消息。

面对如此令人欣喜的事情,时母却并未表露太多感情。先是恭喜女儿完成心愿,才犹犹豫豫地问,她今后的打算。

[时栗]:[回家,不想离你们太远。]

[时母]:[嗯,刚巧,你姑姑拿到了开办幼儿园的资格,你回来给她帮忙,也不错。]

[时母]:[特别巧,就在楼下,多方便啊。]

时栗愣了愣,才回道:[好。]

几个小时前发生的事恍如隔世,时栗脑子混沌,但知道是饭点,于是下楼吃饭。

临走前,两位正在哭的室友委托时栗带上来两根烤肠,时栗应好,听着两人的讨论声离开宿舍。

没有人规定,多年的等待一定要有个结果。只是从观众的视角来看,相爱却不能在一起的男女主是天大的悲剧。

但那仅仅是影视剧罢了。

现实生活要比艺术呈现的世界残酷得多。

时栗去一食堂点了份拌面,坐在桌前一口一口慢吞吞地吃。身边突然坐下个人,抱着她一只胳膊,脑袋也靠上来。

闻雯闭上眼:“我太累了,让我歇会。”

时栗把刚买的热饮递给她。

闻雯不跟她客气,拿起来喝了一口,像是立刻满血复活,拿出手机接着回消息。边打字还在哼哼地冷笑,到最后,脸上的笑都没了,紧紧皱着眉,把手机摔在桌上。

时栗把她手机拿起来,先看背面有没有摔坏,抽出纸巾细细地擦:“怎么了?”

“这简直太离谱了,”闻雯抬手按着太阳穴,“学生会老娘不待了,爱谁待谁待吧!”

时栗满脸问号,让她先消消气。

很快,闻雯在学生会的同学坐在对面,先把闻雯要的面放下,看她表情,叹了口气:“那边又说什么了?”

“说什么了?”闻雯手指点着桌子,说道,“人大少爷不能见风见太阳,所有的行动都要在室内。因为是冬天,室内的温度不得低于二十八度。大少爷不能见太多人,所以要求这次现场人数不得超过三十个,其余的只能在线上观看。车子要一路从大门开到活动室门口,活动室的空气要新鲜,不然人家会过敏。那个喝的水啊,必须得是进口的,本地的人家不喝。”

闻雯笑起来,“好的呀,不如直接说大少爷脚不能沾地,我找人给背进来得了?哦对了,演讲又费精力又费口水,我是不是得去买个能读取脑电波的仪器,到时候不用他开口,我帮他复述,多爽啊。”

时栗听得一言难尽。

对面的男生也面露难色:“去年不也是顾洵来的吗?我看还挺随和的,挺好说话,什么都不喝只要白开水,吃饭也不挑,我记得他当时还买了碗拌面……对,就是时栗吃的这家。”

时栗手一顿,没说话,接着吃面。

闻雯侧身面对时栗,问道:“现在知道了,顾洵这人,就俩字儿——矫情!”

时栗默默吃着饭,又喝了口豆浆。

“明年一定换个人演讲,少了他难道我们就做不成演讲会了吗?”

手机震动,闻雯又点开消息看了眼,她没回消息,转而点开另一个聊天框,备注写着“会长”。

时栗看见她又快又狠地打下三个字:[不干了。]

商院的演讲会,每年都会请一些知名大佬过来分享经验,去年是顾洵,因为说的实在让学生更容易理解,今年才破天荒又发了邀请函。

而这次应公司要求,上面写的不是“顾洵”,而是“顾家少爷。”

时栗对此不解,作为对接人的闻雯同样想不通,但他们既然提出这个要求,也就顺从去办了。

不过“少爷”这词儿,听起来多少有些喜感。

一梦回百年。

时栗看闻雯气得不轻,小声问道:“你和顾洵直接对接的吗?”

“当然不是,我和他秘书聊的,姓马。”

姓马?

时栗有些纳闷,拿出手机给闻雯看:“你们是不是弄错了?顾洵秘书姓付,我还有他微信呢。”

闻雯也把微信调出来:“怎么可能?我爸找人拿到的,不会假——”

两部手机平行摆放在桌面上,上面的确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头像和昵称,微信号也完全不同。

时栗和闻雯对视一眼,后者立刻起身:“我去打个电话。”

不用想,这通电话一定打给她爸爸,询问是否真的要错了电话号码,核对他们请的,是不是真的顾洵。

天已经黑透了,远处图书馆楼的灯亮着,路灯也已经全部打开。闻雯就站在食堂门外,叉着腰给爸爸打电话。

时栗又想起今天见到的顾洵,细细回忆,是和平时有些不同。不管是说话还是做事,每一处都在凸显两人的差距。

实话说,时栗不想承认,心心念念这么多年的人变成了如此势利的模样,但另一方面,又觉得他这样不错。

至少物质上,顾家没有亏待过他。

时栗把最后一口面吃完,拿起豆浆小口小口喝着,对面闻雯的朋友喊了她一声,问:“你四点钟方向那个男生,认识吗?”

时栗借着回头看闻雯的机会,转头过去,发现是江柏中。

“看样子是认识,”他笑了笑,“我看着像江柏中?”

时栗点头:“是我学长。”

“这眼神可不仅是学长这么简单,”他用筷子戳了戳面,说道,“我听闻雯提过一句你跟他的事,但是‘般配’这种事情,从来都不是别人说了算。”

时栗静静听着,又记下他的话。

人活在世,做事情从不需要别人来评价。

时栗点头,轻声道谢。

“不用谢我,你这个阶段我也有过,我很明白。”他笑的时候,两颗虎牙露出来,“但是我现在跟她很好,希望你也可以。”

时栗深吸一口气,想起早上顾洵冷淡的态度,勉勉强强笑起来:“谢谢,借你吉言。”

两人还没再聊些什么,闻雯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一坐下,她就拉起时栗的手,宛如发现新大陆一样激动:“栗子!我刚刚知道了一个惊天大八卦!”

时栗:“?”

“你敢信,我们这次请来的不是顾洵?”

时栗皱起眉:“不是顾洵?那是谁?”

闻雯还沉浸在得知八卦的激动中,压低声音说道:“是真正的顾家大少爷,就是你教课那小姑娘的亲哥!顾洵居然不是顾家的亲生孩子!”

“罪过啊罪过,我居然以为这些奇葩要求都是顾洵提出来的……栗子你要是见到顾洵,记得帮我道歉啊,我可真不是故意骂他的。”

得知来人不是顾洵后,闻雯一改之前的颓态,撸起袖子大喊要会会这方神圣。

之后,和对面的人继续聊演讲会的安排。

时栗垂下眼,把最后一口豆浆喝完。

顾家是已经公开顾洵不是亲生的消息了吗,那顾洵和顾思迪……?

时栗拿出手机,顾洵的消息却立刻弹了出来:

[栗子老师,哥哥原来不是我的哥哥……]

[时栗]:[思迪?]

[顾洵]:[那我呢,我会不会也是他们抱来的?]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