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Chapter09

小说: 她所爱 作者: 之越 更新时间:2022-06-24 字数:3411 阅读进度:9/23

时栗愣在那句熟悉又陌生的称呼里。

一只手还被顾洵按在他心口,她只能颤抖着,用另一只手抱住他的肩,几乎是气音地喊他:“十三……?”

顾洵没应答,只是攥着她的力度愈发加大。

像是终于找到什么依靠,他额角抵在时栗下颌,卑微又无力地蹭了蹭。

顾思迪人不大,说话却犀利,她不喜欢宋雪妮就是不喜欢。现在居然还欺负到她哥哥头上,小女孩火气直直冲到头顶。当着宋侯的面把宋雪妮痛骂一顿,奇怪的是,作为堂哥的宋侯并未阻拦,只陪在顾洵身边,帮时栗把人扶起来。

顾思迪恨恨看着宋雪妮:“我们家不会欢迎你这样的坏女人!我回去就会和我爸妈说清楚这件事!但凡你今后还能踏进顾家一步,我顾思迪就跟你姓!”

她走到顾洵身边,心疼地抱住哥哥的腿,熟练地拿出他的手机,给付秘书发消息,让他过来接。

顾洵人高马大,靠在时栗怀里显得无比虚弱,他缓了一会儿,终于恢复点血色。

“哥哥没事,”顾洵费力地摸摸顾思迪的脑袋,声音很低道,“继续逛吧。”

顾思迪笑不出来,她瘪瘪嘴,抱住顾洵哭起来,内疚又自责。

时栗想去抱她,手却被顾洵攥着,动不了。

顾思迪情绪调节能力堪称一流,这边哭完,那边立刻抹了脸颊的泪水,拉着顾洵远离这片是非之地。

“我早说了,宋雪妮就是有病!”顾思迪皱着眉,“她跟我认识的所有姐姐们都不一样,她脑子有问题!”

小孩子骂人的词汇有限,这几句话来来回回重复数次。

时栗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静静陪在顾洵身边走。

从她第一次见到顾洵,就和传言中的一样。待人有距离感,是行业内称赞却惧怕的人物,对任何事都没有兴趣,只有在见到顾思迪时,会笑一笑。

这次顾洵突如其来的不适,时栗觉得奇怪,碍于顾洵本人在,也不好直接问顾思迪。

顾思迪失去度海洋馆的兴致,行程被迫结束,三个人上了车。付秘书在驾驶位,看了眼后座中间坐着的小顾总,多年的陪伴和默契,他立刻重新规划目的地,前往顾洵的个人公寓。

此刻,最应该远离顾家老宅。

车子飞速向前行驶,顾思迪知道,哥哥又是见到兔子才导致的不适,拍着顾洵的手臂,哄他慢慢入睡。

时栗的左手,依旧被他紧紧攥着。

确认哥哥睡着,顾思迪小心地溜过来,坐在时栗腿上,低声告诉她原因。

“栗子老师,你知道吗,我从小就听说一句话,叫做‘人不能有软肋’。我和哥哥长大,所有的事情都是爸妈做主,但凡我们喜欢的、想要的,都不能直接拥有。”

“因为他们永远会给我们不喜欢的东西,我最开始,不喜欢钢琴,都是他们逼我。”

时栗这才明白,为什么教顾思迪的第一天,明明在琴房说很想留下她,出去之后却说想换了她。

这种家庭教育方式,时栗无法理解。

顾思迪看着时栗,认真地说:“我第一次见你,就知道你跟之前给我代课的老师是不一样的,他们不会告诉教我流行乐曲,也不会对我这么正常。”

“他们会叫我思迪小姐,会恭恭敬敬,我声音稍微大点,他们会立刻道歉。”

“我不喜欢他们这样。”

她莫名地,想和时栗多说点什么:“我从小就知道,顾家是个很特殊的存在,爸妈对我和哥哥教育方式,和其他家里不同。”

富有家庭会给予一切能够给孩子的资源,希望他们可以更好,掌握更多的技能,让他们变得更加优秀。

顾家却不是。

时栗听出顾思迪对其他孩子的羡慕,只能摸摸她的头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我还好一些,哥哥比我大十四岁,我要是做错什么事情,哥哥会帮我说话。但他小时候,只有他自己。”

顾思迪往时栗边上靠了靠,闭上眼睛:“哥哥……他不能看见兔子。”

时栗静静听她叙述。

顾洵九岁的时候,养过一只通体雪白的兔子。

喜欢到每天做的最多的事,就是蹲在笼子旁边,看兔子吃菜叶。

孩子这样特殊的举动,必然会惊动家长。顾父得知后,将他叫到院子里,当着他的面,揪着兔子耳朵,把活物拎到空中。

兔子的四条腿无力地在空中蹬,眼睛被迫对着自己的主人。

小顾洵眼里都是泪,哀求顾父放过它。

顾父却越来越兴奋,他扣住小顾洵的下巴,癫狂地说:“你养它有什么用呢?你看啊,我揪着它的耳朵,它动都动不了一下!”

小顾洵跪在他面前,拽着顾父的裤脚无声地哭:“求你……放过它。”

他一下一下,重重把头磕在地上,脸上额头都是灰尘,“我会努力学习的,你说什么我去做,你别伤害它……!”

“顾洵,抬头。”

小顾洵还在拼命给他磕头。

顾父一脚踢开他,正中他胸口:“我让你抬头,听不到吗?!”

小顾洵被踹得打了个滚,手背重重嗑在院子台阶中,他捂着疼痛的胸口,咳嗽着爬起来,按照顾父说的,抬起头。

“你看它这副任人宰割的样子,你想变成这样吗!说啊!你想变成这样吗!”

小顾洵一个劲儿摇头。

他想救下它,除了这只兔子,再也没有人可以陪着他了。

看出孩子眼里的渴望,顾父很满意,他招招手,喊来管家,让他去厨房烧水。

小顾洵呆呆地看着管家离开的方向,胸口还在闷闷地疼,低声问顾父:“爸、爸……你能放了它吗?”

不等顾父说话,小顾洵急忙补充,“放生,送人都可以!我都答应您。”

顾父没说话,拎着这只兔子在小顾洵面前晃了晃,随后笑了:“放了我可舍不得,这是我顾家的东西,死也得死在顾家。”

管家很快回来,将开水壶递给顾父。

身后的两个保镖收到指示,上前一步按住顾洵。

还没反应过来,只听顾父说:“这是壶烧开的水,如果浇在它身上的话,你猜,这只兔子活下来的几率有多大?”

意识到顾父要做什么,小顾洵努力挣扎:“不要!求你!你放了它!!”

顾父笑笑,一手拎着兔子,一手是滚烫的开水,将冒着白烟的开水,浇在活物身上。

劲过于大的小顾洵被两个保镖按在地上,侧脸贴着地面。水顺着兔子身上滴滴答答流在地上,顾洵半张脸都沾着水,还能感受到水致命的高温。

“把眼睛睁开看着!你不是很喜欢它吗,连最后一面也不想见了?!”

“不、不……”

那只兔子在空中扑腾几下,一壶开水浇完后,被随意丢到一边。同时,小顾洵被松开。

他跌跌撞撞爬到兔子边上,嚎啕大哭。

兔子还没断气,四肢抽搐。纯白的毛发都贴在一起,眼睛变得血红。

“对不起……对不起……”小顾洵跪在它身边,不停道歉,想伸手触碰,又怕它疼,只撑在它旁边的地面,默默地哭。

“我不想待在这里了,我要回去,我要回孤儿院……”小顾洵捂住脸,哭着说,“那里有我的……”

“有你的什么!”

“——”

小顾洵的声音戛然而止,随后头发被揪住,被迫仰头和顾父直视,他又问一遍:“说啊,有你的什么?”

小顾洵艰难开口:“兔子……兔子糖画。”

小孩子喜欢的东西都很奇怪。顾父信了,松开手,让管家带走那只兔子。

小顾洵打开管家的手:“你别碰它!”

“十三,”管家蹲下来,说道,“它现在半死不活,更难受。”

小顾洵愣住,支撑的双腿失去力量,重重跌坐在地。

管家拎走那只兔子,去了厨房。

晚饭时分,桌上的荤菜第一次摆得离小顾洵这么近,顾父笑眯眯地给他夹了一块肉:“快吃,补补身体。”

小顾洵盯着碗里那块肉,木讷地问:“这是什么。”

“就是那只兔子啊顾洵,你忘记了吗?”顾父往嘴里塞了块肉,点点头,“厨子手艺越来越好了。”

闻着这味道,小顾洵觉得反胃,推开碗冲到厕所,止不住开始干呕。

顾父冷哼一声:“不吃是吧?那这辈子就都别吃了。”

小顾洵又被关进禁闭室。

这里只有一个小小的窗户,朝南。

没有灯,没有暖气,没有床……只是孤零零一个房间,到晚上更冷,小顾洵只能缩在角落,把自己抱紧,手心里紧紧攥着一个卡子,他哭不出来。

眼泪已经流干了。

以顾父的性格,他不把那盘兔肉吃下去,绝不会罢休。

他不会吃,谁会吃自己的朋友。

小顾洵绝食了三天。第四天,被管家送到医院,打着葡萄糖续命。

病房里只有两个人,看到小顾洵睁开眼,管家从不多话,沉默半晌,说道:“好歹要活下去。”

是啊,好歹要活下去。

他还有兔子糖画。

他盯着天花板,嘴唇干到出现裂纹:“吃。”

他没什么表情,转头对管家说:“拿来,我现在就吃。”

那盘兔肉随着顾洵住院,也被带来医院。加热后,放在小顾洵面前。

顾洵拿起筷子,一块一块往嘴里塞,吃噎了就喝口水。有的甚至没嚼,直接被水带了下去。

他没掉一滴泪。

小顾洵得到了顾父的夸奖,也解除了禁闭。

之后,就是莫名的、半个月的失声。

庆幸的是,他保住了自己的兔子糖画。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