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吃白肉的恶僧

小说: 孙言田霖月 作者: 半夜起来吃宵夜 更新时间:2021-10-25 字数:2309 阅读进度:10/645

那老僧见唐三藏是一僧人,欲要引接,可当瞥见一旁那面容极为可怕的猴时,却是被吓得不清。

连退几步,那老僧双手放在了那敞开的大门之上,似要将几人关于外头。

唐僧眼疾手快,一手顶在了那木门之上,单手作礼,轻语道:“您不必如此惊慌,我这徒儿虽是样貌丑陋了些,却是不伤人不害命,贫僧来自东土大唐,见天色已晚,想在此借宿一宿,望大师前去禀告该寺院主持。”

见那妖猴并未看向自己,老和尚咽了咽口水,旋即便是急忙朝着院内跑了去。

也不知是去禀告主持了,还是被吓跑了。

唐僧也是不急,虽寺庙大门已是打开,但不经允许,他自是不进。

片刻,一老和尚带领着一众小僧来到了门前。

老和尚名为金池,是这观音禅寺中的主持。

那名主持见孙虽惊,可也无惧,似乎也是见过如此妖魔一般。

打量着唐僧,那主持便是问道:“请问您就是那位来自东土大唐的高僧,唐三藏是否?”

唐僧微微点点头,默认了此。

老和尚主持从一旁小僧手中接过一幅画对比后,发现眼前这位正是那准备前往西天取经的僧人,唐三藏。

“圣僧远临,小僧有失远迎,还望见谅,还望见谅啊!”

说罢那主持竟要对唐僧行跪拜礼。

可那主持的双膝还没接触到地面呢,便是被唐僧一把扶住,将其搀扶了起来。

“主持您无需如此,贫僧来此只为暂借一宿,待鸡鸣之时便会自行离去,不知可否行这方便?”

金池长老怎会不行这个方便。

他甚至求之不得呢!

“当然,圣僧借住,乃我这观音禅寺蓬荜生辉之事呀!两位,里边请。”

走进寺庙中,孙久久不语。

并不是他不想说话,主要是怕惊扰到了这些凡人。

自己是一只丑陋吓人的猴就算了,要是还会说话的话,那这算个什么事啊?

而白龙马敖沁也是在他的嘱咐下终是安静了下来,仿佛就像是一只真正的马儿似的。

进入寺庙,将白龙马安顿在了马概里后,孙唐僧两人便被引到了一小屋内。

桌前,那金池长老喋喋不休炫耀着自己这花费万两黄金所铸造的寺庙,语间尽显得意之色。

孙也是百般无聊的听着这聒噪的声音。

他的心思一直都放在了这寺庙下的泥土地中,毕竟那还没被时间所湮灭的尸骨残骸可都尽埋于此。

说着说着,那金池长老忽然指着唐僧身上的袈裟道:“圣僧,做为一僧佛,袈裟一事可是不能含糊,我也是那袈裟喜好之人,今日便让你开开眼见,如你喜欢,送你一件又有何妨?”

不等唐僧拒绝,那金池长老便是朝着屋内禅室里走去,不一会儿便是拎着好些袈裟走了来。

“圣僧您瞧,这是那镶金砌玉袈裟,由八十一金线所织,八十一颗珍玉所点缀,异常之珍贵。”

“还有这件,这是由天竺云绸加以佼人青丝所造,身着在身,无比舒适。”

……

光是介绍这些袈裟,那金池长老就足足花费了一炷香的时间。

而孙于一旁只觉得无语。

由金线和宝石做一件袈裟就算了,这怎么连少女的头发都拿来弄了呢!

这就离谱。

详解完毕后,金池长老满是枯纹的脸上尽显笑意。

望向唐僧,他问道:“不知圣僧可有喜爱?如看上哪件,您尽管拿去便是,就当是为了取经一事贡献自己那一份力。”

唐僧久久没回话,半响,只见他缓缓从行囊中拿出了那么一件袈裟。

那袈裟并未用任何珍贵材质织做,可却是神光四溢,让人难以移得开眼。

再观桌上这些华丽袈裟,却是显得庸俗了。

“这……这……世间还有如此神物?”瞧那锦襕袈裟一眼,金池长老便是呼吸变得急促,那张开的嘴,也是再也合不上了。

反观一旁默默无的孙,他是傻眼了。

在书中,这袈裟应该是由自己拿出来的才对,怎么这却是变成由唐三藏自己给拿了出来呢?

一切都变得奇怪了起来,唐僧取经为的不是普度众生,而是为了取代佛祖。

白龙马也从敖烈变成了他的妹妹敖沁。

这些事总让孙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但却是不能发现得什么。

旋即他也不再去想那些奇怪之事,眼下最重要还得是将这观音禅寺里的情况弄清才对。

再看那金池长老,不知怎的,他望着那锦襕袈裟,居然还看哭了来。

“金池主持,您这是怎么了?”唐僧顿时起身,披着袈裟来到了那主持身旁不解的问道。

那金池长老一边轻抚着唐僧身上的袈裟,一边啜泣着:“圣僧,不知您这袈裟可否借我观上一晚,待明日圣僧启程时,准时交还。”

孙本以为唐僧会这老和尚的,可事实证明是他想多了。

他不但没有拒绝,反而是没有一丝犹豫,从身上将其解下,便披在了金池长老的身上。

“贫僧当是何事,主持尽管观赏便是了,明一早,贫僧再来取走。”

不光是孙没猜到这唐僧的一一行,就连金池长老本人也很是错愕,似不相信这般珍贵的袈裟,居然就披在了自己身上。

“主持,禅房已按你要求备好。”就当这时,一小僧忽敲了敲门,便是走了进来。

“嗯,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待小僧离去,金池主持的目光这才重新落在了唐僧身上。

“圣僧行路百里,想来已是疲惫,不如您先去歇着,待明日一早,定交还与你。”

唐僧起身,点点头,旋即望向了孙。

“好!既然如此,那悟空,我们便先去歇息吧。”

“是,师傅!”

待孙与唐僧离开禅室,那金池主持犹如变脸似的,眼神忽变得阴翳起来。

去到备好的禅房,孙这才开始说了起来。

“师傅,刚为何要将那袈裟借与此人,您就不怕那老和尚起了那贪婪之心?”

唐僧嘴角微微升起一抹难以琢磨得透的笑意。

“怕?为师可真希望他真起了那贪心呢!如此一来,倒也有理屠尽这寺庙百余僧人了。”

孙心脏狂跳,自己这师傅如此之猛?竟早想着让着观音禅寺血流成河了吗?

只是,或等不到鸡鸣时,这些吃白肉的恶僧便会对自己一行人动手了吧?

s..book353711983789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孙田霖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