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不一样的唐僧

小说: 孙言田霖月 作者: 半夜起来吃宵夜 更新时间:2021-10-25 字数:2236 阅读进度:6/645

“你这泼猴,前方有通天大道你不走,却是宁愿任那漫天神佛摆布,我不妨直接告诉你,你的一切早已被那神佛给规划好了,就连三百年前的那名人类女孩,如今也正被封印在那灵山,你……确定不和我去那西天?”

开始任由那唐玄奘如何百般劝说,孙都不予理睬。

可当他说出三百年前的那少女时,孙眼神中忽然出现了一丝涟漪。

原来,自己这一生已经被安排好了吗!?

眼下他心中的所有疑惑都解开了。

在这漫长的几百年中,似乎除了她,自己就再也没见过别的人类了。

莫说人,在自己这方圆百公里的范围内,更是不见任何动物踪迹。

想想也是,自己身为万妖之王,众魔之主,近几百年来,确实是没见到过任何一只小妖。

这五行山,也不是什么普通人都能进来的。

难怪那女孩能够拿得动那金箍棒。

如此想来,她定然是那神佛所安排的了,所为的,不过是让自己听从管教罢了。

如今田霖月灵魂被封灵山,如需拯救于她,除了成佛别无选择。

唐玄奘眼神是多么毒辣,他不过是一眼,便是知晓了孙此时的心中所想。

于此,他抬头望着那天,说:“你想救她,唯有成佛,如今,你想明白了吗?”

说到这里,唐玄奘便是径直朝着那陡峭的五指山攀爬上去。

三两时辰后,他满手鲜血终于是到达了那五指山的最顶峰。

那被刻在字帖上的六字真,下一秒便是被撕了下来。

唐玄奘那一只由于攀爬所磨破皮的右手,此刻正死死的捏着那一张金色字帖。

望着下方那只泼猴迟迟没有任何动作,他也是不紧。

手持九环锡杖,迎着扑面而来的狂风,他的声音随同那狂风一起,向四周飘散开来。

“孙悟空!!!想要成佛,唯有让那诸佛灰飞烟灭,想要做神,唯有屠尽那漫天众神,你可愿同我一路,踏上西行,佛挡诛佛,神挡灭神?”

这话,他似说给那只猴子听,又亦是说给己听。

总之,那只猴动摇了。

半响,五行山外围的人们忽听一道惊天爆炸之声,紧接着一声咆哮震彻了整个天地之间。

“师傅在上,弟子,出来了!”

……

崩碎的五指山下,一只猴子将身上早已破败不堪的盔甲一一从身上扯掉,换上了那僧人递来的虎皮裙,黄色衣帽。

孙虽知晓那黄帽之中藏有那紧箍,却也是毅然而然将其戴在了头上。

望着地上那早已被如来一掌击碎的锁子黄金甲,诛佛之心愈发浓烈。

然他也清楚,眼下还不是找那如来和那太上三清麻烦的时候。

只有护佑这与他想象中不太一样的唐僧取得真经后,再集结各方妖魔,助这金蝉子成为新佛祖,才有那么一丝可能改变这一切。

“孙悟空!”唐僧虽现还是一介凡体肉胎,可语间宛如有那天之大道加持一般,稍显得有些威严庄肃。

“师傅,弟子在!”孙回应道。

见着泼猴与想象中好似不太一样,唐僧霎时便有些错愕。

这孙悟空他不是没有了解过,在很久以前,他早已注意到这只不凡的生灵了。

天生地养,无父无母,身上的草莽义气更是让他难以被任何人驯服。

可就是这样的野猴,此时竟镇压了内心的狂野,这让他有些不解。

其实不怪唐僧心中疑惑,毕竟就是那圣人,也绝不会想到,如今的孙悟空早已换了一人。

虽还是那个悟空,可却不是那个悟空。

今日的悟空,识天时知地利,明辨今后,能够最大程度趋利避害。

毕竟西游记这个故事,谁家不知,哪户不晓?

“悟空,为师刚在那黄帽之中藏有一法宝,法宝名为紧箍,为师并未想过用此物限制于你,只是这一路上我们的一一行早晚会被那诸天神佛知晓,为掩人耳目,只能暂时让你受制,还望你勿怪为师。”

“师傅莫疚,悟空早已知那黄帽中藏有何物,既然师傅需老孙戴上那紧箍,老孙戴上便是,绝不多。”

孙对于唐僧的做法并未想太多,以他刚才那一番不敬神佛的语。

自然需谨慎些许才可不让那神佛察觉到这金蝉子内心逆反之心。

灵山,大雷音寺。

一众佛门之人正瞧着那五行山中的一幕幕。

“观世音菩萨,刚才那金蝉子踏五指山之巅似是说了一,不知你可知晓他说了何语?”观物投影面,燃灯古佛皱眉道。

然那观音却是摇摇头,也是不知。

细思片刻,观音道:“金蝉子佛灵还未归身,理说无法施展这等神通,我观此术似有无上道法,疑似那三清或是四御其一。”

“道术?东天天宫竟插手于佛门之事?”众佛皆怒。

反观大殿宝座那西天如来,他不怒不喜,观众佛怨怒,他道:“取经此乃大功德之事,灵山一方难以独享,无妨,待取得真经,得到那无上功德,我自会将其夺入囊中。”

另一边,东天天庭九重天。

凌霄宝殿轮回境之中,师徒二人的一一行也被尽收眼底。

只是与那灵山一样,众神也是无法辩清那金蝉子在山巅之上所出何。

虽不解,但也未过多去想。

毕竟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得想法从那佛门之中抢夺无上功德。

夺无上功德,享超脱圣人之位,这才是最为紧要的一事。

凌霄殿上,四御之一玉皇大帝指着西海龙王,道:“龙王,听闻你座下有一逆子,此番西行我观那金蝉子肉体凡胎,一路上难以颠簸,不如……让你拿逆子化身为他坐骑如何?”

大殿之下,西海龙王面色一惊。

颤巍仓皇求道:“陛下,我那逆子生性顽劣,如西行路做出了有损取经之事,那可如何是好?”

说是这般说,他心底知晓,一旦自己那儿子去了那西天前往取那真经,便是难以获得一个好下场。

无上功德虽很诱人,可事物都有着它天生的两面性。

有无上功德,成圣人之位,自然有那冲天因果。

一旦被那因果缠身,十世、百世、千世、万世得下场极其悲凉。

s..book353711983789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孙田霖月');;